代嫁后我成了凤凰的舔狗

作者:百我所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血脉

      翌日。
      
      白拾从沉睡中醒来,伸了个懒腰。
      
      简单收拾打理一番,推门而出。
      
      门外守候着一个粉衣服小丫头,也就炼气一层的修为。
      
      白拾试探地叫:“小嫦?”
      
      “奴婢见过三夫人。”
      
      白拾仔细打量她,小丫头圆脸粉扑扑的,不过十一二的样子,还是个孩子。白拾忍不住爱心泛滥——在他们山寨,孩子都是宝贝,毕竟太平年代,愿意来当盗匪的很少,愿意来当盗匪的女孩子更少,每个都是山寨未来的基石。
      
      拿出一块试灵石,让小嫦往里输入灵气,五色斑驳,是最差的五灵根,若没奇遇,炼气期就到头了。
      
      白拾忍不住想问,就你这资质,在简府混一辈子也没什么大出路,要不要来我们白家寨?我们那里有吃的有玩儿的,也不用你当丫鬟,就要你打打架。
      
      可她到底记着自己现在的身份,没出声。
      
      小嫦被她盯得有些害怕,小声询问道:“夫人?”
      
      “咳,我们现在去哪儿?”
      
      “奴婢先带夫人去拜见大夫人和二夫人,之后再回夫人的住处。”
      
      白拾迟疑:“不用拜见府中长辈?”
      
      哪怕是修士,也要顾及人伦纲常。
      
      小嫦小心翼翼道:“府里的消息说,九公子身体不好,就不必前去拜见了。”
      
      九公子身体不好不必拜见了,她们这些新嫁娘也不用拜见了?这感情好啊。不过白拾转念一想,就明白了,简府这种修真世家,最在意的是修为,简双至如今一个凡人,干脆哪儿凉快呆哪儿,不必天天瞎转悠碍眼。不过也不对,若是这人当真如此不受待见,为何偏偏要他联姻?难道真的是为了培养下一代?
      
      不过也没准。
      
      修士潜力,主要来源于三项,一是灵根,二是体质,三就是血脉,只有三者俱佳,才是顶级的修仙资质,白拾虽然灵根是单木灵根,但她既无厉害体质,也无强大血脉之力,所以至今也就混个土匪窝里的少寨主,这还是靠她爹福泽庇佑,至今也没哪个世内或世外的高人对她青眼有加,把她捡回去当宝贝,所以,她就只能当她的小土匪。
      
      在大雍,真正厉害的世家都有自己的血脉传承,或是草木生灵,或是妖兽神魔,不同血脉有不同的传承,但只有血统纯正的人才有机会获得传承,比如简府就是重明鸟血脉,南家则是青鸾血脉。
      
      也许简双至娶亲,就是为了后辈的血脉之力。
      
      想了想,白拾又问:“所以要去拜见南家的南璃和黄家的黄素音?”
      
      小嫦飞快地瞟她一眼道:“准确说,是您和二夫人一起去拜见大夫人。”
      
      想起昨天婚礼上一幕,白拾了然。这位南家大小姐在婚礼上吃了瘪,这是要找场子呢,简双至还“病”着呢,先拿她们两个妾室出出气。
      
      去吧,麻烦。
      
      不去,更麻烦。
      
      白拾忍不住叹气。
      
      白家寨虽然是个匪寨,但也是绿林圈里的高门大户,作为白家寨的少寨主,凭岚城内除了官道,其他道上但凡有人过路总要来拜见拜见她和她爹的。现在,她辛辛苦苦嫁个人,第二天还得去拜见她南璃,她十分不爽,十分懈怠,十分想罢工。
      
      “夫人?”
      
      小嫦趁着白拾走神,忍不住细细瞅了瞅这位三夫人。
      
      她虽然刚刚过了舞勺之年,身材却十分修长高挑。她穿着紫色的长裙,青丝用一根同色的发带半绾在头上,落下长长的丝绦,上面系着两个银制镂空小球,看不到里面是不是装了什么。她的耳朵上戴着两枚充耳,一枚是个黑色的珠子模样,小嫦不确定自己有没有看错,那珠子刚刚好像动了下。另一枚充耳则是一条长长的黑色流苏,几乎要落到她的肩上。她这一身打扮着实有些怪异,和大户家的小姐打扮不太一样,小嫦想到她的出身,倒也释然,也索性这位夫人的长相着实耐看,眉长且密,眼润且明,琼鼻挺翘,整张脸少了几分女儿的娇柔,却多了几分少见的英气。
      
      白拾思索了片刻,还是决定忍一时之气,让小嫦带路。
      
      小嫦回神,连忙称是。
      
      “我以后就住在这儿了吗?”
      
      “是。”
      
      出了回廊,又走了会儿,到了拱门之下,白拾抬头看上面的字:“重夕有余。”
      
      观摩了会儿,她忍不住道:“这块牌匾看起来好新啊,这院子以前也叫这名字?”
      
      小嫦拘谨道:“这院子以前并没有名字,这是昨晚大夫人吩咐人连夜挂上的牌匾。”
      
      白拾一愣。连夜跑到我的地方给我挂了块牌匾?怎么听都不像是南璃会做出来的“好事”啊。
      
      她抱臂沉思了会儿,问道:“你说说这整个院落叫什么?简九,还有那两位夫人住什么地方?”
      
      “九公子所住是在简府东南角的岁晏苑中,公子住在明月湖中心的奈何天小楼,大夫人入住了良辰居,二夫人入了美景居。”
      
      啧,良辰美景奈何天,白拾撇撇嘴,这三人这住处,怎么听都是自己多余啊。
      
      等等,重夕有余,重夕有余,两个夕字再加一个余,可不就是多余嘛!
      
      呵呵。
      
      “大夫人还在等着我们呢吧?”
      
      小嫦道:“是。”
      
      白拾笑出一口小白牙:“那就让她等着去吧!”
      
      转身回去,动作十分干脆利落。
      
      “三夫人!”
      
      小嫦傻眼,赶紧跟了上去。
      
      白拾躺在床上,翘着腿,仔细思索了下,自己要想拿到药,无疑是三条路,一条是自己探路摸索偷盗,作为一个筑基期在一个金丹遍地的简府作,白拾想说,她还是只是一个孩子。
      
      第二条路,去讨好简府的长辈高手,看看他们能不能一开心就赏下一颗药,不过看人家那不待见的态度,她就是拿命哄他们开心,估计也拿不到药。
      
      那就只剩下第三条路,找令狐绥绥,看她能不能拿到万骨枯来交换枯骨逢春。
      
      只不过这条路,无疑把宝都压在了简九身上,先不论他为人是不是靠谱,但就他一个不能修炼的凡人如何拿到简府的镇府之宝也是个问题,而且令狐绥绥了乐不乐意帮她这个忙还是两说,毕竟这可是万骨枯。
      
      说来,当年令狐家研制出剧毒万骨枯,名噪一时,人中毒之后不会立即死亡,但凡跟他接触之人,只要未至元婴,无一幸免,第一个中毒之人毒发,所有受他牵连之人会同时毒发,毒发之时,众人都宛若烈焰焚身,火势汹涌肆虐,天降大雨亦不能灭。
      
      简府不甘落后,研制出枯木逢春,扬言定能解开万骨枯之毒,结果两家举办医毒会,药能缓解,却无法解毒。
      
      简府一时名落千丈。
      
      令狐家则风光无二,整个凭岚城内,除了朝廷钦点的凭岚使以外,就属他们家最厉害。当年白拾的爹还带过她来拜访令狐家,他们白家寨要想在凭岚城立足,一方面需和官府处好关系,另一方面就是本地大户,毕竟就算是地头蛇,也打不过本地的强龙。
      
      世事无常。
      
      令狐家靠毒起家,但自身并无血脉之力,修为一直跟不上去,几个金丹老祖寿元到头,家族却后继无人,逐渐没落了,若不是有着万骨枯在手,时至今日有没有令狐家还是两说。
      
      白家当时站错了队,也受到了些波及,差点没被简府一锅端了,幸好他们家和凭岚使的那点儿关系,再加上大出血一次,才算将事情摆平了,不过白拾她爹若是知道自家女儿嫁到了简府为妾,怕是要打断她的腿。
      
      白拾想想那场景,胆战心惊。
      
      她噌一下起身,不行,她得赶紧行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简双至:谁说你没有血脉之力,你的身体里明明都是天下最尊贵的天凤血脉
    白拾:我听说我是一棵树,没听说我还是只凤凰啊?
    简双至抿唇不语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