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嫁后我成了凤凰的舔狗

作者:百我所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阵心

      南婵的确很难缠。
      
      白羡庭现在只想找到白拾一顿胖揍。
      
      此时,整个金迷阁都被南婵叫来的男侍给包围了,南婵一个人打不过白羡庭,就叫那些男侍不断上前骚扰。
      
      而白羡庭绝对打了他此生最憋屈的一架。
      
      那些男侍一个比一个菜,白羡庭唯恐自己下了重手让人一命呜呼,又不能过于放水,让南婵瞧出端倪。
      
      毕竟,他家闺女很有可能现在正在人家家宅里做梁上君子呢!
      
      兔子都不吃窝边草!
      
      盗亦有道!
      
      臭丫头!
      
      白羡庭折扇开开合合,在人群中穿梭自如,直将那些男侍当自家闺女一样教训,毕竟若是真见到白拾,他就舍不得了。
      
      谁让他家闺女长得太可爱呢!
      
      怪他,花灵石太多,把人养得太好。
      
      早知今日,他能省下多少灵石!
      
      随着白羡庭渐渐浸入人群,南婵自觉时机成熟,正想突袭,却突然面色大变,不管不顾,陡然飞身离开。
      
      白羡庭一直用神识注意着南婵的方位,知她离开,当即召出浮生芦,紧追上去。
      
      白拾和令狐绥绥两人浮在水面上忙着扒开水藻。
      
      也不知道那东西是什么,缠上的水澡简直就是老太婆的裹脚布,又臭又长。
      
      而且那水藻也不知道是哪里长出来的,滑不溜手,坚韧异常,弄不断,两个人只能一会儿跃出水面、一会儿潜入水中,绕行开解。
      
      水藻里的物体渐渐露出真容……
      
      “这是……”
      
      两女在水中发呆。
      
      白色的长发随意扎在脑后,露出他坚毅的容颜,每一道线条,每一个起伏,都如同刀削斧凿,不留余力,锋芒毕露,不似宝剑锋寒照九州,而是无柄之刀,无鞘之刃,可断江,可截流。
      
      而他眉心之上则是一点明黄圆点,衬得他
      
      他的身躯一览无余,高大修长,线条肌理蓬勃有力,他身上还有些水藻,堪堪挡住重点部位,静静漂浮在水面上,却蜿蜒起伏如同山脊嶙峋,有大山大河之势。
      
      白羡庭在这方面管得极其严格,这是白拾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一个男人的裸|体,还是这么好看的裸|体!
      
      看着看着,她脑子里就免不了浮想联翩。
      
      如果,这是简双至的身体。
      
      如果,简双至在她面前宽衣解带。
      
      如果,简双至就赤身裸|体静静躺在自己面前。
      
      他娘的,他为什么可能是自己祖宗!
      
      念及此处,就好像有记重锤砸在心口。
      
      不同白拾脸色乍红乍青,精彩纷呈,令狐绥绥则是整个人都僵硬着身子,就像是入了沸水的虾一般,从尾红到头,然后一脚踢出:“下流!”
      
      白拾惊醒过来,也是一脚踢出,拦住令狐绥绥的腿:“一个死人有什么下流不下流的?”
      
      令狐绥绥道:“一个死人?那他怎么不腐败?不露骨?死了还耍流氓,更过分!”
      
      白拾若有所思:“那活着还不耍流氓,岂不是更过分?”
      
      “你说什么?”
      
      “没什么!”白拾摇摇头,摇掉脑子里的胡思乱想:“阿舍之前说,内世界中的东西可真可假,他这样子,不腐不化,会不会是假的?我的意思是说,他会不会就是花种的幻象?”
      
      哗啦——
      
      两人同时转身,就见南璃从水中钻了出来。
      
      “啊——!!!”
      
      尖叫之后,南璃疾言厉色:“你们在干什么龌龊事?!”
      
      白拾和令狐绥绥互视一眼,在看看两人中间那位“裸兄”,这场面,似乎的确挺龌龊的?
      
      白拾输入灵力到简双至送她的树人手链上,一晃眼,就将那位“裸兄”收了进去。
      
      “你不怕?”令狐绥绥低声,话未尽意已至。
      
      “无碍,这是储灵空间,若是,死不了。”
      
      令狐绥绥两眼冒光,空间分大小,亦分储物和储灵,前者只能存放死物,后者却能放活物,堪称无价之宝。
      
      白拾收了收手腕:“你够了啊,我这手腕都要被你眼睛上的光烧出两个洞来了。”
      
      “你们两个,不要以为把人藏起来,就能掩盖你们做的丑事!你们真是恶心死了!“南璃大叫。
      
      令狐绥绥俏脸一扳,抬手甩出一条蜈蚣。
      
      白拾作势就要拦她,未曾想浑身骤然一冷,随即剧痛:“绥绥,快解毒!”
      
      眨眼间,白拾已经浑身挂霜,她耳朵上的阿舍一个弹跳,第一次离开主人身边,跳到了令狐绥绥身上:“不要过去,她身上冰寒至极,以你的修为是抵挡不住的!”
      
      令狐绥绥愣住,她的蜈蚣还没落到南璃身上。
      
      南璃趁着令狐绥绥发呆,放出一道飞剑,悬在蜈蚣上方就欲斩出——
      
      不过须臾,她就和白拾一样,浑身冰寒,整个人痛苦地蜷缩:“令狐绥绥,你做了什么!”
      
      此番变故措手不及,令狐绥绥茫然站在原地,看着她二人一前一后发作,很快,那股冰寒之力急速蔓延开来,整个湖面都凝结成冰!
      
      令狐绥绥瞳孔骤缩:“极冰之毒!”
      
      天地灵力有五行之分,还有一些特殊的,诸如雷、风、冰等,修士修行就是为了追寻这些灵力修炼己身,但物极必反,极灵之力不仅不能有助修行,更是天下至毒,尤其是对同属性修士而言更是如此,而且极灵之力很难淬炼出来,世间罕见。
      
      白拾和南璃身上怎么会有这种毒?
      
      就在这时,一道女声响彻黑暗地河:“何方宵小,敢擅闯我南家!”
      
      周遭黑暗如同山体崩塌般纷纷碎裂。
      
      三人再度睁眼,又是回到之前院落之中,那片湖水清泠如故,却再无一丝一毫星影入湖。
      
      院落中央,南婵单足立在男侍头上,娇颜布满寒霜。
      
      看清露出来的三个人,南婵面色一变:“南璃?”
      
      她目光游移在白拾和南璃之间,以她的修为,却也无法辨认出哪个是真正的南璃。
      
      破空声再度响起。
      
      令狐绥绥惊呼:“白叔叔!”
      
      白羡庭虽然一路跟随南婵,但是依旧在南家阵法上耽误了些许工夫。
      
      南婵听到令狐绥绥的叫声:“原来你们是一伙的!”
      
      “白羡庭,你这是要和我们凭岚世家宣战吗?”
      
      白羡庭没工夫理会她:“这是怎么回事?”
      
      令狐绥绥还没来得及说明情况,南婵的青羽风刃已经出手。
      
      “赶紧把人给我交出来!”
      
      白羡庭展扇,低喝:“山来!”
      
      “水来!”
      
      “浮生举哀!”
      
      眨眼间,大山大河庞然而至,兼有阴风测测,万鬼同哭,南婵一身潋滟青光被白羡庭压抑得宛若点烛之光。
      
      “让开,我不杀你!”
      
      南婵不屑:“那也得你有这个本事!”
      
      她蓦然仰头,修颈眨眼间竟然伸长两截,就见她张口嘶鸣,声音竟比万鬼齐哭更令人悚惧万分。
      
      白羡庭急忙召出永寿龟,在三个小辈身前拦出一道屏障。
      
      两人打得如火如荼,竟无人注意到有一团黑雾无声潜入。
      
      “殿下,那两个女子身上的毒……”
      
      黑雾变幻,同一个身影,却是截然不同的声音:“不错,至冰之毒,此毒时间难觅,当年为了对付澹台臸,本殿也是费尽力气才得到此毒。”
      
      “属下不解,为何此毒会出现在这两个女子身上?”
      
      黑雾默然不语。
      
      片刻后,一声轻笑:“有意思,原来这两个丫头身上结了同生契。”
      
      “澹台臸破阵在即,这两个丫头身上却出现了极冰之毒,总归不是巧合。不若用这两个丫头试一试,澹台臸是不是找到了解毒之法。”
      
      奔雷明白了他的意思:“那殿下要带走哪一个,送回去哪一个?”
      
      “本殿初来凭岚,索性就给澹台臸送个大礼,我们带走那个假南璃。”
      
      “是。”
      
      黑雾宛若一道游龙,冲入令狐绥绥体内。
      
      白羡庭以锦绣獾身上的刺为阵,暂时困住了南婵。
      
      旋身来到令狐绥绥的身边:“绥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羡庭焦灼异常,并没有注意到,令狐绥绥瞳孔中有黑雾一闪而过。
      
      令狐绥绥道:“那个是南璃,这个是白拾,她们身上中的毒,只有找到简双至才有办法解毒。”
      
      “什么?简双至?那是何人?何处可寻?”
      
      “简府。”
      
      白羡庭虽然一头雾水,但情况紧急,得到了信息,他揽住白拾,抓了令狐绥绥,直接乘芦而去。
      
      令狐绥绥身上一团黑雾涌出,携卷了地上另一个几乎冻僵的女子,呼啸离去。
      
      南婵好不容易从阵法中挣脱而出,就见院中空无一人。
      
      她神情一变,正要出去找人,眼前突然出现一个人影,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一巴掌。
      
      “你!”
      
      抬头看清来人,南婵收起了怒意,换上了小心翼翼的神色:“府主,您怎么来了?”
      
      说着,她挺着□□,想要靠近。
      
      简兴淮又是一巴掌甩了过去:“为什么四方阵的阵心会不见了?”
      
      南婵捂着脸,颤颤巍巍地道:“是奴家疏忽大意了,不过府主请放心,奴家已经知道阵心的去向,一定会将阵心完好无损地带回来!”
      
      “哼!你个没用的东西!若是叫上面的人知道了,不仅是你,就连老夫也会难逃一劫!”
      
      南婵从地上爬到他脚边,手指挑逗性十足地抚摸上他的小腿。
      
      “啊——”
      
      南婵惨呼。
      
      简兴淮狠狠踩碾她的手:“贱货,都什么时候了,还尽想着这档子事,本府主告诉你,你最好赶紧把阵心找回来,若是不能,你和你的南家就别想在凭岚城立足了!”
      
      “废物!”
      
      他轻蔑地啐了两口吐沫在她身上,扬长而去。
      
      南婵慢慢从地上爬起来,神色阴狠,宛若厉鬼:“简兴淮!”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编辑:我看点击(`へ?*)ノ
    作者君:我有日更╭(╯^╰)╮
    编辑:我看评论(`へ?*)ノ
    作者君:我有日更╭(╯^╰)╮
    编辑:我看收藏(`へ?*)ノ
    作者君:我有日更╭(╯^╰)╮
    编辑:……那我扶贫?
    作者君:扑上,抱住。
    ↑↑↑
    当然,这是想象。
    事实是↓↓↓
    不好意思,你还未达到贫困救济线。
    一种如鲠在喉,叫不上不下o(╥﹏╥)o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