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嫁后我成了凤凰的舔狗

作者:百我所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素音

      “哎呦!”
      
      白拾迎面撞上人:“黄素音?”
      
      黄素音看清楚白拾,当即色变,哆哆嗦嗦好半天说了句:“姐姐怎么走得这般快,明明在我后面,却到了我前头?”
      
      白拾暗道不好,看样子黄素音是刚见过南璃。
      
      她该说什么?
      
      额,或者怎么说?
      
      无论如何,她也模仿不出南璃的声音。
      
      黄素音却自顾自地说道:“姐姐想必是有什么急事要去处理,那妹妹就不在这里碍事了。”
      
      行个礼,匆匆离去。
      
      还没想到该如何应对的白拾:“……”
      
      这姑娘真心不错。
      
      见到南璃,白拾问她:“方才黄素音来找你做什么?”
      
      南璃满脸不屑:“还能怎么样,知道我病好了,赶紧来巴结了呗,以前也是,天天给我请安。她好歹也是个筑基期,可每天那畏畏缩缩的样子,连个凡人也不如……”
      
      白拾不耐听她这些,打断:“想出主意了吗?我怎么能拿到人间银河的花种?”
      
      “人间银河是南家至宝,就和你们令狐家的万骨枯一样,你能随随便便拿出万骨枯吗?”
      
      亲眼目睹了令狐绥绥和简双至交易现场的白拾不以为意:“能啊!”
      
      南璃一噎,又道:“那是令狐家没落了!你有本事,你去拿个简府的至宝枯木逢春给我看看啊!”
      
      刚刚服下枯木逢春进阶筑基中期的白拾十分拽:“没问题啊,不过我刚吃完,要不,我呵口气,你闻闻?”
      
      “你!”南璃只当她是在胡说,气得七窍生烟,不管不顾道:“你我签订的是同生契,你能挟制住我,我也能挟制住你!你信不信我今天就拉着你一起死?”
      
      白拾从空间取出匕首,往桌子上,十分光棍:“没有人间银河,死就死吧。”
      
      南璃狠狠盯着她。
      
      不过她到底舍不得对自己狠下心。
      
      南璃胸口起伏,不甘道:“家主每月中旬都会去金迷阁,我能带你进入南家,但是你需要找个人牵制住家主。”
      
      “行,多谢!”
      
      ……
      
      “你可能确定?”
      
      这声音中气十足,明明是一个人的声音。
      
      但是这个人却只是一团黑雾,只能勉强看出是个人形,其他一概都看不出。
      
      黄素音颤抖着向后退了一步。
      
      黑雾顿住动作。
      
      黄素音靠立在桌边,手指触及木桌上的纹理,才略微镇住心神,哆哆嗦嗦道:“大、大人,小女生来就有种能力,只要见过这个人或者听过他的话,就绝对不会忘记。再加上今日的事情,我可以肯定,现在府中有两个南璃,一个是真的,一个是令狐绥绥假扮的。”
      
      “哦?如此倒是奇了。”
      
      这次的声音声线十分嘶哑阴翳,明显不同前者。
      
      黄素音面色一变,浑身发抖。
      
      “你听出来了,小美人?”
      
      黄素音差点儿直接哭出来:“你……你不要杀我……!”
      
      “好端端地杀你做什么?”
      
      “因为我知道得太多?”黄素音颤颤巍巍道。
      
      “噗,”那人轻笑:“你倒是会自掘死路,你这理由找得好,本——我不杀你都对不起你了。”
      
      黑雾靠近了些,黄素音脚下一滑缩到了桌子底下。
      
      黑雾顿了顿,一个旋身腾至桌上,瞧着像是个人影盘膝坐到上面。
      
      “听奔雷说,你是因为母亲被嫡母害死,所以才甘愿到简府做探子?”
      
      桌子底下的黄素音缩成一团:“……她害死了母亲,我一定要为母亲报仇。”
      
      上面一声嗤笑:“胆小成这个样子,如何报仇?”
      
      “……所以才来找大人帮忙。”黄素音将头埋在膝盖间,声音小小的。
      
      上面笑了,这话半点儿错处都没有。
      
      “那你有没有想过报仇的代价?”
      
      “代价?”
      
      “对,代价,你看,我就是为了报仇,才落得如今这幅不人不鬼的样子。”
      
      那黑雾噌地一下卷入桌底,将黄素音整个拢住,黄素音只觉遍体生寒,触手冷硬不知是什么东西,她吓得哇哇大叫起来。
      
      “啊啊啊——呜呜——”
      
      “嘘——”她感觉到嘴上罩上一物,就听耳边继续传来声音:“你不要出声,我就放开你好不好?”
      
      黄素音连忙点头。
      
      黑雾松开了手,压低声音:“你说,为了复仇你能付出什么?”
      
      黄素音攥紧了袖角:“我、我愿意付出一切。“
      
      说完,泪如雨下。
      
      黑雾哂笑:“瞧你这出息!眼泪可不能帮你复仇。”
      
      黄素音默默地哭,没说话。
      
      “滚吧!”
      
      黄素音猛然抬头:“大人?”
      
      “还不滚?”
      
      黄素音连忙从桌子底下钻出,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黑雾从桌子下面钻出,低骂:“本殿竟然也有钻桌子底下的一天!”
      
      哐当——
      
      一脚踹翻了椅子。
      
      缓了会儿,再次开口:“你怎么看?”
      
      “九殿下心思叵测,属下看不明白。”
      
      黑雾沉吟道:“澹台臸从来都不是容易屈服的人,这辈子,本殿只见过他为那棵树屈服过一次,近百年,那女人一直迫他娶妻,他都不肯就范,为何会突然同意,还一次性娶了三个人?”
      
      “南家,黄家,令狐家,若九殿下想借助世家势力,那他为何会娶已经没落的令狐家?”这回是奔雷的声音。
      
      “不会,五大世家坐镇四方阵,看似守护,实则禁锢,于他而言,无异仇敌,就他那又倔又冷的臭脾气,怎么可能向敌人俯首!”
      
      “还有南璃,为何一定要是南璃,南璃,南家……“
      
      奔雷突然道:“属下在此地经营多年,发现四方阵的阵心并未设在简府,反倒有可能是在南家。”
      
      “阵心?”黑雾声音一顿:“他谋划阵心做什么?就凭他那个残破之躯还想出来不成——”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片刻后,又兀自自言自语:“今年恰巧是九星耀日之年,四方阵会前所未有地薄弱……”
      
      “哦,本殿下知道了,他一定是为了南家的四方阵阵心,其他两家估计都是用来混淆视听的!”
      
      他的声音蓦然拔高:“可是凭什么?本殿还需要借助傀儡之身才能四处行走,凭什么他想想就能全须全尾地出阵了?!”
      
      当年他设计暗害简双至,致使他手上残疾,身中极毒,困于四方阵近百年,可他自己也没落得好处,真身至今还被冰封在清平殿中,只能寄魂到傀儡之中,偏他未能如简双至一般得到偃师真传,无论是傀儡术造诣还是神识魂力都远远不足,只能和奔雷共用一个傀儡之躯。
      
      可如此一来,他又嫌弃傀儡身躯过于丑陋,是以一直以黑雾罩身。
      
      奔雷熟知自家殿下秉性,当下劝抚道:“殿下,九殿下能出来当是好事。他在阵中,受阵法之力护佑,谁也奈何不了,可他手上还有附骨丝,身上还有修为封印,若是脱阵而出,只能任人宰割。”
      
      “所以,”黑雾冷静下来:“本殿下不仅不能阻拦他,还得祝他一臂之力了?”
      
      “正是如此。”
      
      ……
      
      冷月如霜。
      
      简双至坐在桌边,迎着月光雕刻木像。
      
      清风徐徐,熏香袅袅。
      
      墨堤欣慰:“公子的手恢复得极好,制作傀儡的速度加快了许多。”
      
      木雕很快雕刻成,小狗模样,甚是讨喜。
      
      “曾经听舟鹭说,公子以前喜欢雕刻的都是那些凶神恶煞的巨型傀儡,可自从属下跟了公子,公子雕刻的都是些巴掌大的小动物,属下都觉得是舟鹭一直在诓骗属下了。”
      
      简双至停下手上的动作:“是吗?”
      
      不等墨堤回答,他问道:“你曾说我损失过半身骨血,可还有印象?”
      
      “好端端的,公子怎么突然提起这事来了?”
      
      “突然间想听。”
      
      “那还是我随师父第一次见到公子的时候,我诊断出您曾经失去过大量骨血,师父还训斥我胡言乱语,就连公子您自己都不以为然。”
      
      简双至神情微动。
      
      “公子。”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柳州的声音。
      
      简双至向墨堤颔首示意。
      
      墨堤开门,让人进来。
      
      柳州行礼之后道:“公子,那阵法成了。”
      
      简双至放下木雕。
      
      “墨堤,其他可准备好了?”
      
      墨堤张张嘴又闭上,抱拳跪下:“公子,您如今已经解除了附骨丝的束缚,实在没有必要继续下去!”
      
      简双至垂眸不语。
      
      墨堤瞧他神情,又继续道:“您是天冰灵根,凰元冰体,若是服用万骨枯无异于引火入体,虽说二者冲力能够破除您修为上的封印,但是封印中的极冰之毒也必然随之释放,届时虽能借助阵法之力将火毒□□导入火蟒和鱼妖体内,可毕竟属性相悖,后果谁也无法预料!所以,属下斗胆请公子三思!”
      
      简双至看了他一眼:“好,如今我已三思过了,何日能开始?”
      
      “……”
      
      公子,属下没有和您开玩笑!
      
      简双至的手托在他腕下:“结果如何,试过方知,不是吗?”
      
      墨堤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忍不住求助柳州。
      
      柳州瞥了他一眼,道:“我听公子的,也相信公子。”
      
      墨堤无奈,只得道:“那属下,也只有拼尽全力来帮助公子了!”
      
      “柳州。”
      
      “属下在。”
      
      “你继续盯着黄素音那里,适当的时候,给澹台臹传递些消息出去,他虽然不蠢,但也不够聪明。”
      
      “属下领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