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嫁后我成了凤凰的舔狗

作者:百我所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除蛊

      小楼内,墨堤将万骨枯调制成药膏后,慎重道:“公子,稍后属下会把这些药膏涂在您手上,万骨枯毒性剧烈,再加上附骨丝,两者对抗,痛苦万分,为了以妨您伤到自己,属下需要将您锁住。”
      
      简双至言简意赅:“好。”
      
      墨堤行礼,然后依次将早已备好的镣铐锁在他四肢之上。
      
      “公子,属下要涂药了!”
      
      简双至颔首。
      
      墨堤将万骨枯一点点涂抹到简双至的手指上。
      
      棕色的药膏方接触皮肤,就蒸发不见,简双至却狠狠蹙了下眉头。
      
      “公子,药效还需要一会儿功夫才能完全见效。”
      
      柳州从门外进来,行礼道:“公子,白拾来了。”
      
      墨堤狠狠皱了下眉头,等了这么久不见她来,怎么偏偏这个时候来了。
      
      简双至的额角已经渗出豆大的汗珠,闻言,微微侧首:“先让她住在重夕有余。”
      
      柳州领命:“是。”
      
      墨堤不由道:“公子,我们何不直接动手?”
      
      简双至由下至上轻撩他一眼。
      
      墨堤连忙躬身:“属下不敢质疑公子决定!”
      
      “出去!”
      
      墨堤知道他是不想于人前失态,虽然心里担忧至极,也只能领命离开。
      
      “柳州姐姐,你家公子没事?”
      
      “无事。”
      
      “那最近府上可有事?”
      
      “无事。”
      
      “……岁晏苑里小到猫猫狗狗,大到一个人,都没有事?”
      
      柳州停下来,回头看她:“你有事?”
      
      白拾猛摇头。
      
      “到了。”
      
      “啊?哦!”
      
      等柳州离开重夕有余,白拾再次跑了出去。
      
      什么事都没有,她怎么就不信邪呢。
      
      她虽然有令牌,可以不触动阵法,但是柳州和墨堤神识都不弱,若想不惊动他们,就必然有所防备,幸好他们家不仅擅长拦路抢劫,日子过得紧的时候也难免降低身段做做梁上君子,他爹专门给她炼制了一件匿纱衣,能躲开元婴期以下一切神识探查。
      
      奈何天小楼她住了那么久,自然是熟门熟路。
      
      她不知道的是,她从檐角滑向窗边的时候,檐角的铜铃微微动了下,虽然没有声音,但是守在另一侧的墨堤却瞬间有了反应。
      
      他拔剑起身,却被一人拦住:“你做什么?!”
      
      柳州道:“是白拾,由她去吧。”
      
      “你是不是疯了,公子现在这个状态,怎么能让外人入内?”
      
      柳州的声音也微微拔高:“正因为公子现在这个状态,你我都进不去,但是她可以。”
      
      “她?”
      
      “她不会伤害公子,相反,让她去,还能替我们看看公子的情况,公子开启了断音隔识的阵法,我们在外面,什么都没办法知道。”
      
      墨堤僵立片刻,抿唇收剑。
      
      白拾已经翻身而入。
      
      往里走去,就听一声嘶吼。
      
      白拾蓦然顿住脚步,又飞快跑入内室,映入眼帘的就是四肢受困的简双至,此刻,他额头青筋暴起,冷汗直流,濡湿的黑发贴在额角脸颊,更衬得他面色苍白如纸。
      
      白拾愣在原地。
      
      难道是简府或者是南家的人动用了私刑?
      
      “谁?滚出去!”
      
      一声厉喝,无数暗器灵刃铺射而出,白拾几起几落才堪堪避过。
      
      几波抽搐之后,简双至略微平静下来,他微微抬头,看清来人,不由诧异:“是你?”
      
      “嗯,是、是我。”
      
      印象里的他似乎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白拾喃喃:“对不起……”
      
      简双至瞟了她一眼,语气虚弱:“什么?”
      
      白拾却没再说,她走到他面前,捧起他的脸颊。
      
      简双至眼中一抹暗色闪过:“放开!”
      
      “对不起!”白拾大声喊着。
      
      “你说吧,想我怎么弥补?”
      
      此时,她已经认定是因为自己的过失才让简双至受罚了。
      
      简双至也猜到了她的想法,不点明,只是低喝:“放手!”
      
      像这样脸被人捧在手心里成何体统!
      
      白拾不仅没有放手,反而欺近:“看到你这样,我特别想亲亲你。”
      
      简双至心头火起,都什么时候了这女人还满脑子□□熏心!他握手成拳,正想动作——
      
      白拾的吻已经落了下来。
      
      又轻又暖,带着草木的清香。
      
      两个人就这样唇贴着唇,谁也没有再动作。
      
      直到白拾的唇率先离开,简双至若有所失。
      
      白拾将额头抵在他的额头上,小声道:“奇怪,为什么亲了你之后,我的心里还是这样难受?”
      
      明明以往亲亲他,就会觉得心有燕雀,百花盛开。
      
      简双至一时怔住。
      
      白拾用额头蹭着他的,汗水涔涔,已经分不清是谁的。
      
      她就这样轻轻地蹭,轻轻地说:“你跟我走吧,我会对你好,特别特别好,我们去结天道誓言,我让你做我的元君好不好?”
      
      简双至不由阖了阖眼眸,才缓缓道:“所以,你杀掉南璃,不仅是为了报私仇,也是为了让我在简府没有立足之地,只能和你回去?”
      
      白拾见他知道了真相,不仅不慌,反而很欣喜:“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你。”
      
      “时间紧迫,我先救你出去。”
      
      她起身,从储物空间拿出灵器,要斩断铁链。
      
      没想到一连试了几次,铁链没断,反倒是灵器碎裂了。
      
      “不用试了,没用的,这铁链材质特殊,非钥匙不得开。”
      
      白拾不信邪,还要再试。
      
      倒是耳边的阿舍看不下去了:“你用那把匕首试试。”
      
      它一直在纠结,到底是要简双至就留在这里而因为它家小小小白的过错而受罪呢,还是要他被带回去经受长时间“折磨和骚扰”呢,最后,它实在是舍不得小小小白继续这么糟蹋灵器了。
      
      白拾愣了会儿才反应过来它说的是哪把匕首。
      
      拿出那把黑色短匕,手起刀落,铁链应声而断。
      
      果然有效。
      
      白拾出手飞速,一连斩断四根链条。
      
      “我们赶紧走吧!”
      
      虚弱无力的简双至:“……”
      
      这该算是意外之喜吗?
      
      白拾扶起他,却被他猛然推开。
      
      白拾一惊,就见他整个人又急剧抽搐起来,额头青筋鼓起,脸色煞白,喉咙里不断溢出嘶吼,状若野兽,似乎比方才更加猛烈!
      
      直到看到简双至痛苦得想要以头抢地,白拾才如梦方醒。
      
      她跑到他身边,要制止简双至的自残,却把他一把推开,又要一头撞在地上——
      
      白拾施展驭灵诀,木系灵力化作灵索,死死拦住几乎癫狂的简双至。
      
      一个没了修为的修士如何有这般力气?
      
      莫非他不仅是术修,还是个体修?
      
      正这般想着,简双至突然暴起,挣脱了束缚。
      
      白拾被灵力一个反冲,向后跌去。
      
      简双至亦是跌落在地,整个人蜷成一团,痛苦地在地上打滚。
      
      却在这时,他双手上突然流出黑色的脓血,那些黑色的鲜血落在地上,瞬间腐蚀出几个黑洞,毒性之烈,可见一二。
      
      眼见着简双至一双手就要碰上自己,白拾想也不想,整个人扑上去,从后面环住他,手臂刚好抵住简双至的满是毒血的双手。
      
      “啊——”
      
      白拾瞬间发出惨叫。
      
      这是何毒,竟然如此之烈。
      
      她咬紧牙关,强忍疼痛,却也不松手。
      
      楼心月受到她的召唤落在她手上,化作拳套,白拾化拳为爪死死扣住简双至双腕。
      
      她算是看出来了,这双手就是简双至痛苦的根源,他此时已经失了神志,只能本能地想要自残以结束痛苦。
      
      无论简双至如何挣扎,白拾就像是长在他身上一般,两人就着一前一后的姿势在地上翻腾打滚,黑血洒了遍地,两人滚了一身,遍体鳞伤。
      
      又一番折腾,白拾将简双至压在身下,却听头上一声闷哼。
      
      白拾连忙抬头,果见简双至眼神恢复了清明。
      
      呼——
      
      终于能喘口气,白拾索性趴在他胸膛上,谁知道他一会儿又会是个什么德行,先让她这个少寨主歇歇。
      
      简双至渐渐想起方才发生的一切,脸色青白交加,心头怒意四起,直到白拾的脑袋重重砸在自己胸膛上,如墨如瀑的发丝披他一身,种种情绪才如潮水般从他眼中散去,只剩下浓浓无奈。
      
      “从我身上下去。”
      
      他的声音又哑又轻,偏偏冷冰冰的,落在白拾耳中,她简直要痛哭流涕。
      
      哦,她不是想,她是真地痛哭流涕了。
      
      他娘的,太疼了!
      
      “呜……你……先让我缓缓……嗝……”
      
      她一抬头,哭得凄凄惨惨戚戚。
      
      简双至想要推开她的动作停下。
      
      “好端端怎么哭了?”声音里带着不自知的温软。
      
      “呜……哪里好端端?我全身上下哪里都疼,还不许我哭了?”
      
      最后一问,当真是声震云霄,气势磅礴。
      
      简双至不说话,就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白拾在他的注目下有些不自在,埋头在他颈间,竟然没被推开?
      
      可喜可贺。
      
      她呜呜咽咽又哭了会儿,就像只小狗一样在简双至的颈项间蹭来蹭去。
      
      哭都哭了,总得占点儿便宜,不能白哭。
      
      简双至迟疑了下,微微侧过头,用下巴轻轻蹭她的头发。
      
      白拾终于哭够了,抹下脸,小脸上更是脏兮兮一片,倒越发显得眼珠子乌润明亮。
      
      “我爹说,这人该哭的时候哭,哭完了就又是好汉一条,我果然觉得好多了。怎么样,你要不要也试一试?”
      
      简双至摇头。
      
      “那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能逃吗?”
      
      简双至收回视线:“我们不必逃。”
      
      “什么?”白拾没听明白,只当他还是不想和自己走。
      
      想起从鱼妖那里看到的半吊子春宫图,白拾怒道:“我们这又滚床又滚地的,没准现在连孩子都有了,你难道还想不负责?”
      
      “咳咳咳——”
      
      简双至瞬间咳嗽个不停。
      
      白拾连忙从他身上爬下来,扶起人,给他顺气:“哎哎哎,你别激动啊,这孩子也不是说有就有的,也许得多滚几回才行!”
      
      “你——”简双至缓过气,张了张嘴,又闭上。
      
      最后只低叱道:“以后不许再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什么乱七八糟?这阴阳和合,本就是天经地义……”
      
      话未说完,白拾但觉神识一痛,整个人昏倒在简双至身上。
      
      简双至接住她,身形也是一个摇晃,动用神识之后,他脸色又苍白了些许。
      
      他环住白拾,垂眸凝视她的睡颜。
      
      良久轻叹:“傻子。”
      
      他将人打横抱起,放在床上。
      
      从床头取出一个木盒,打开,正是那枚紫色海棠花袖坠。
      
      不待简双至有所动作,袖坠自动飘在白拾上方,青色的光雾淡淡落下,修复着白拾受伤的身体。
      
      简双至却瞳孔骤缩,如今再看那袖坠,哪里还是海棠花的样子,分明就是一片绿叶子!
      
      和他梦境中小树那片唯一的叶子一模一样!
      
      可是,怎么会?
      
      眸中风云变幻,他想到一个可能。
      
      扶额轻笑,原来自己,也不过就是个傻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妈呀,我男主终于能有双好手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