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嫁后我成了凤凰的舔狗

作者:百我所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归家

      白拾喘着粗气,倒在地上。
      
      简双至的神识太可怕了,一上来,就碾碎了她辛辛苦苦借由陆北珠结成的幻界。阿舍转动着身体,在她耳边嘶嘶:“小小小白,你还好吗?”
      
      “还成吧。”白拾仰面望着蓝天白云,道:“不过阿舍你说,他一会儿抱着我亲,一会儿又恨不得杀了我,这到底什么意思?”
      
      “这说明他对你也许有那么一丢丢的意思,同样对你心存疑虑。”
      
      阿舍晃了晃蛇身,又继续道:“不过陆贝珠本就是无限放大人心底的一些细小念头,而且你又长得不赖,换成任何其他男人进去,但凡对你心存一点点爱意,可能都会直接把你给办了,而且,他们肯定不会对你动了杀心的。”
      
      最后,阿舍盖棺定论:“所以你别想了,他对你没意思,我们回家吧!”
      
      白拾狞笑:“一点儿意思都没有?”
      
      阿舍十分肯定:“半点儿都没有!”它绝对不会告诉她,他亲她已成事实,杀她还是想法,明显爱欲更占上风。
      
      白拾一个挺身从地上跃起:“晚了,既然他不愿从我,那我就只好抢了!”
      
      “……小小小白,你做了什么?”阿舍蛇身发抖。
      
      “哼哼,我给他准备了份大礼,他就乖乖等着我去接他吧!”
      
      “……”
      
      白家寨位于凭岚城通往帝都的必经之路上,枕山抱水,屋舍整齐,任谁进来也只会认为这是个祥和村庄,而不是凶悍匪窝。
      
      当然,这只是外表。
      
      从村中主道一直前行,尽头处有一口枯井。
      
      白拾拿出令牌扣在井口上的一处凹痕内,八棱型的井口瞬间移动,变成几字型,青绿台阶一直向下延伸而去。
      
      一路向下,又经过一段拐来拐去的长长隧道,豁然开朗。
      
      也不知白家祖上是如何发现的这么一个天然地峡,占地甚广,不见天日。白家寨经过一代又一代的经营,在地峡两边峭壁上突出的巨岩上建造房屋楼台,但凡屋顶墙壁都饰以明珠彩鳞,放眼望去,一片五光十色,错落有致,在雾气缭绕之中,尤为耀眼夺目。峡壁之间皆架有云梯栈道相连,分出若干层,最底层中间有一巨型五边形圆石台,此时上方正汇聚着不少人。
      
      白拾一路向下走到那台子上,有人认出她,立马就要大叫,白拾做了个嘘声的动作。
      
      人群最前方,两个汉子正在肉搏。
      
      一个留着络腮胡,一个相对矮胖一些。
      
      两人边打边骂。
      
      络腮胡道:“卫锤,瞧瞧你那模样,阿桃要是喜欢你还不如喜欢一头猪!”
      
      “他奶奶个熊,爷爷今天非得告诉你什么叫胖子也有春天!”又矮又胖的卫锤气得整个人似乎又胖了一圈。
      
      旁观的人不乐意了:“磨叽个啥!赶紧的!踢爆他的家伙事,让他直接消停!”
      
      周围人笑作一团,有的给络腮胡鼓气,有的指点胖子,吵吵嚷嚷乱成一团。
      
      白拾认出两人,习以为常,这俩人都是寨子里有名的筑基初期体修,络腮胡叫白山,另一个叫卫锤。两个人打架是常有的事情,任何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打起来。
      
      白家寨里的人员构成主要分成两部分,一部分白姓,另一部分外姓,白姓人瞧不起外姓人,外姓人不服气,两方早有摩擦,白山和卫锤年龄相仿,再加上都是火爆脾气,一言不合就开打。
      
      而在这一片嘈杂的侧后方还有一人,年纪轻轻,面皮白净,穿着干净整洁的青布衫,头发却散乱,髻不成髻,松松垮垮地垂在脑后。他此时斜坐在扶手椅上,左手执扇,右手拎酒,扇一下,喝一口,懒洋洋地观看那二人比斗,悠闲不已。在他身前还有张桌子,上面全是灵石灵丹,分置两边。
      
      就在这时卫锤一掌拍飞白山,他人紧随其后,结结实实地坐在白山身上,后者差点儿没让他坐背过气去,进气少出气多地道:“你……他娘的……给老子滚下去!”
      
      卫锤稳坐如山,给前面的各位弟兄拱手,笑眼眯眯:“承蒙各位兄弟看好,押我卫锤赢,现在可以分钱了!”
      
      押他赢的外姓派一片欢呼。
      
      白姓派尽皆忿然:“你们也不要太得意!”说完,扔出早就准备好的臭鸡蛋、烂柿子。
      
      一个不落砸在白山脸上。
      
      卫锤赶紧离开,以免殃及池鱼。
      
      白家寨规矩,自家兄弟打架,输了要被扔臭鸡蛋烂柿子。不过,和外面的人打架输了,白家寨规矩则是,惹得起的全寨帮忙找场子,若是惹不起,全寨一起下厨,慰劳慰劳受伤的兄弟。
      
      见扔东西也扔得差不多了,众人的目光落在那一桌子的灵石灵丹上面,格外殷勤,却无人敢动。
      
      啪的一声响起,桌后面的人阖上扇子:“咦,打完了?”
      
      “寨主,早打完了,白山的脸上都被鸡蛋柿子砸花了!”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
      
      白羡庭,也就是白家寨寨主,白拾她爹,仔细瞅了瞅白山的红红黄黄的脸:“啧,输了?真难看!”
      
      白山惭愧地垂头。
      
      白羡庭又看向卫锤:“你的开山掌刚中带柔,想必是又有突破。”
      
      卫锤拱手:“果然还是寨主眼精,我近期闭关的确收获不小。”
      
      “好!”白羡庭起身,收扇执酒,朗声道:“我白家寨子弟修为又有精进,理当浮一大白,望我等兄弟能守望相助,让白家寨退能守住这一方自由,进亦可威震凭岚!”
      
      “守自由,震凭岚!”众人齐声嘶吼,纷纷从空间中取出酒壶,仰头痛饮。
      
      喝完之后,再分灵石灵丹,十分意气。
      
      白羡庭站在赌桌后面,一分一毫都算得清楚,分发财物,一时间忙得不可开交
      
      白山亦是拿出酒壶,好好冲洗了脸上的污秽,才一番痛饮。
      
      卫锤拿着酒壶去找他。
      
      白拾也趁着这个机会,端着酒到两人面前。
      
      “少寨主!”
      
      “什么时候回来的?”
      
      白拾笑嘻嘻道:“刚回来没多久,山叔叔,卫叔叔,你们刚才那一架我看了,打得精彩,让我也有不少收获!”
      
      白山拍她的肩膀:“少寨主果然厉害,刚回来就开始偷师啦?”
      
      卫锤一巴掌打掉他落在白拾肩膀的手:“规矩点儿,就咱少寨主这小身板,你也下得去手?”
      
      白山道:“我告诉你卫锤,你别得意,这次你赢了,下次可还说不定呢!”
      
      眼见两人又要杠上,白拾连忙道:“山叔叔,卫叔叔,我是特意来向二位敬酒的。”
      
      白拾先后碰了碰卫锤、白山的酒壶,那两人在白拾的注目下不情不愿地互相碰了碰,这才三人同饮。
      
      与此同时,不少人发现白拾的身影,纷纷嚷道:“少寨主回来了!”
      
      白羡庭听到声音,果然见到自家闺女的身影,将酒壶挂在腰间,拿着折扇敲了下一个人的手,道:“还算什么算,本寨主一个灵石都没少算你的,你也甭想从本寨主这里多拿走一个灵石!”
      
      那人也不恼,笑吟吟地道:“寨主,你这也太小气了,眼见着少寨主都回来了,不如分兄弟几个灵石,一同乐呵乐呵呗?”
      
      白羡庭板着脸:“那是你乐呵还是我乐呵?去去去,赶紧拿完走人。”
      
      “寨主就你这吝啬劲儿也是没谁了!到时候少寨主要嫁人你能给办嫁妆不?”
      
      不等白羡庭说话,旁边就有人道:“办啥嫁妆?咱寨主一门心思就让少寨主招婿上门,到时候不仅连嫁妆钱都省了,估计还得让那上门女婿倒贴呢!”
      
      众人笑做一团。
      
      白羡庭摇着扇子,不怒反笑:“你们懂个屁!就我白羡庭的女儿,倒贴我都舍不得嫁!”
      
      “瞧瞧我闺女那脸蛋,那性情,还有那修为,”白羡庭唰地合上扇子:“够资格娶我闺女的人还没出生呢!谁敢碰我闺女,本寨主灭了他!”
      
      他这一番说下来,就好像已经见到自家闺女嫁出去的场景,说着说着自己就先动了怒,金丹期的威压一时弥漫开来,寨子里筑基炼气的兄弟一时都禁不住跪在地上。
      
      白拾也是,强忍着威压,叫了声:“爹!”
      
      白羡庭连忙收敛,扶起自家闺女:“阿拾,你可算回家了,想死爹了!”
      
      两人站在一起,不像父女,倒像兄妹居多。
      
      ……
      
      奈何天里熏香缭绕。
      
      “公子,属下查验过了,万骨枯内的确是融入了至毒至热之物,刚好是附骨丝的克星。”
      
      附骨丝是一种蛊虫,性喜寒嗜灵,如蛆附骨,简双至是冰灵根,蛊虫入体后,他自己就成了此虫最好的温床。因为只有双手骨骼达到了玉化之境,简双至集结一身元婴期的灵力将此虫封印于双手之中,才能勉强抵制蛊虫的侵蚀。
      
      墨堤见简双至坐在狻猊香炉后,没有说话,斟酌着道:“公子,万骨枯虽然能解决蛊虫,但毕竟至毒至热,和您的冰灵之力刚好相冲……”
      
      “墨堤,我们龟缩此地多久了?”
      
      “还差半年就满百年了。”
      
      “百年,”简双至低声道:“我尝试各种方法解除身上顽疾,也有近百年了。”
      
      墨堤肃容,心绪微沉,这百年间已经尝试过不知多少种办法,明知万骨枯是天下至毒,遗患无穷,此时也只能但尝一试了。
      
      “那条鱼如何?”
      
      墨堤道:“赑屃已经将那鱼妖驮入阵中,霸下驮走的是只元婴期火蟒,还需要费些时间,倒是那鱼妖只是半步元婴,而且又是水灵根,也不知道能起多大做作用。”
      
      面对他的长篇大论,简双至清清淡淡一个“嗯”字。
      
      墨堤瞬间住了嘴,吞下了那句“您当初就不该用赑屃去救白拾”。
      
      这时,柳州从外面推门而入:“公子不好了,南璃死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恭迎少寨主回家~!
    另外,我看点击,额,没有小伙伴是跳着读的吧?
    虽然大家书龄都不浅,
    但是吧,跳着读什么的,既没有意思,也真不一定读得懂……
    另外,前18章算是一个闭环,本来,该在18章下面留言
    但是,太忙了,没来得及……
    所以,发在这章了:
    欢迎各位小伙伴收藏的收藏,评论的评论,灌溉的灌溉,霸王的霸王
    读者的支持一定是作者最大的动力~!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