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乖[姐弟]

作者:潆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

      自那夜与郭君昊吃过饭后,郝晓静回去收拾了几件衣服便一直没再回过那个家,而是住在公司附近的旅馆。她身上也没多少钱,工资又下个月才能拿。看着荷包里仅有的三百块钱,郝晓静有点担心这接下来的日子怎么熬。
      
      这三百块,勉强够付今晚的房费。明天怎么办?露宿街头?
      
      这期间姜明轩给她打过几次电话,她想也没想就按掉了。她不知道那日自己离开后,姜明轩的伤口裂开了,被杨帆再次送进了医院。
      
      姜明轩有杨帆这样的好朋友是他的幸运。为了怕他在私自离开医院,杨帆这几日几乎是寸步不离在病房守着。
      
      姜明轩因为联系不上郝晓静,愈加烦躁。每天都黑着张脸,每次都吓着来换药的护士小姐。
      
      杨帆看了看表,已经五点多了,严梦岚还没来。早上她在电话里说晚上会给他们送饭。因为明轩的母亲今天早上终于回去了,在姜明轩的强烈威胁下---不回去我就出院。他今天中午没吃饱,如今是饿的手脚直发抖,但想到严梦岚在电话里说下午五点左右会到,便决定忍一忍。还没到是怎么回事?
      
      才想着,杨帆的电话就响了。
      
      “喂,杨帆。”电话里是严梦岚温柔的声音,“不好意思,今天下午我姨妈跟表弟突然过来了,出了点事,我可能不能去医院了。”
      
      “行,那你忙吧,这边我可以搞定。”听到这消息杨帆也很无奈,肚子咕咕叫的一声比一声响。
      
      “一定要看紧明轩啊,不要让他再溜出医院。”严梦岚临挂电话前还不放心地叮嘱道。
      
      杨帆摸了摸扁平的肚子,严梦岚不来送饭,就算他不吃姜明轩也要吃啊,看来还是得去外面买点东西。只是姜明轩这家伙状态那么不好,万一趁自己去出那空档溜了,伤口再次裂开就不好了。
      
      杨帆来到接待处,对着那个已混的很熟的美女护士嬉笑道:“美女,能不能帮我看下21号床的朋友?我肚子饿了,想出去找点吃的。”
      
      护士抬起头,笑道:“又不是小孩子,怎么还要人守着呀。”
      
      护士嘴上虽如此说,心里却暗暗感叹,如今好男人哪是在坏女人那里,好男人是在好男人那里啊。呜呜,莫非这就是自己单身的原因?
      
      “拜托啦,美女姐姐,我真的快饿扁了。”杨帆充分发挥帅哥的优势,哀求。
      
      “行吧,快去快回。你那朋友还挺凶的。”最后一句话护士是压低音调说的。
      
      “谢谢小姐姐!”
      ……
      
      杨帆前脚刚走,姜明轩便着一身便服从病房走出来,立刻被那个美女护士叫住了。
      
      “姜帅哥,你朋友让我看着你呢,想去哪?”
      
      姜明轩指了指洗手间的方向,冷冷说了句,“厕所。”
      
      美女护士被吓到了,连忙垂下头继续分配药。呜呜,妈呀,好吓人啊。为什么两个都是帅哥,一个那么温柔,一个却那么凶?昨天新闻好像才报道了个什么什么医生被病人桶了几刀的,这几年网上也在议论着越来越紧张的医患关系……
      
      姜明轩来到走廊尽头,打开安全门,从楼梯走了下去。郝晓静联系不上,他心里实在是不安。虽然母亲在医院里照顾了他两天后就被自己赶回去了,她们不会再在H市碰见,但那日这样的情况下分开,他的心一直很不安,特别是她连着不接他电话的情况下。
      
      姜明轩离开医院后直接来到郝晓静公司楼下,等了一会见她下班出来。
      
      郝晓静笑眯眯与同事告别后不是往他们住的方向走,反而是顺着小巷一直走,最后走进了一家如家快捷旅馆。
      
      姜明轩眯眼看着眼前这家旅馆,藏在闹市的深巷中,门面看起来也挺陈旧的,应该是有些年份。但这不是关键,关键是,来这住的人肯定什么三教九流多有。这几日她都是住在这里吗?想到这姜明轩心中涌起一股无名火,尾随着郝晓静进了旅馆。
      
      叩叩叩……
      
      郝晓静进到房间才刚坐下便听到有人敲门,这几日因为心情不好,拼命工作麻痹自己,搞的几乎是一倒床就能睡。这下听到有人敲门,她累的都没力气问一句是谁便把门打开了。可能是服务员给她送棉被来了吧,昨晚睡到半夜冷醒了,今天早上临上班前她特意吩咐前台晚上给她送多床棉被。
      
      可是一打开门……郝晓静反射性立刻想关上。
      
      姜明轩在她再次关上门之前钻了进来,看了下那狭小的房间以及桌面上摆满的桶装方便面,心中那股无名火越烧越旺。
      
      “你都是不确认下是谁就随便开门的吗?”一个女孩子独自住在旅馆里,有人敲门,竟然都不确认下是谁就把门开了。今日来的幸好是他,万一是那些有坏心的色狼呢?
      
      郝晓静头本来就很痛,见到他,心情烦躁,头就痛的更厉害了。
      
      “你管的着吗?我爱给谁开门就给谁开门。”郝晓静口干舌燥,扭开放在桌面上的纯净水便猛灌了几口。
      
      “为什么不在家里住?”姜明轩眉头一皱,不忍她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
      
      “我没有家。”
      
      “跟我回去。”姜明轩拉住郝晓静的手欲往外走,却被她一把甩开了。
      
      “放开我,我住哪用不着你管。”
      
      “郝晓静,你就非得让我这么担心吗?”姜明轩朝她吼起来,“住在这个地方真的那么舒心吗?我承认那天我母亲的突然出现让你很不开心,我跟你保证以后没你的允许她都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行不行?快跟我回家,你到底要任性到什么时候?”
      
      郝晓静被吓到了,认识姜明轩这么久,他还是第一次以这么凶的口吻对自己说话,愣住了,不会反应。
      
      “你这样我真的很担心,如果可以,我也真想自己能不理你。可是我做不到,我总是时刻在想着,郝晓静现在在哪里?今天干了些什么?是否有吃饱睡好?在这分别的几年里,我常常半夜惊醒,常奢想,要怎样我们之间才可以回到像以前一样?后来想通了,回不去也没关系了,你恨我也没关系,只要我能照顾你就可以了。”
      
      郝晓静被姜明轩此番深情款款的表白吓到了,心跳越来越快。虽然她隐隐约约感觉到这个弟弟一直很喜欢自己,可没想到有这么喜欢。为什么?
      
      “郝晓静,我很喜欢你,喜欢到我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喜欢你,喜欢到我都分不清自己是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喜欢你的,也许是上辈子,上上辈子……在刚知道我妈妈与你爸爸的关系时候,我又恼又慌,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怕你知道受了不打击,我怕你知道后会离我而去。我哀求过母亲,暗示过叔叔,可最终事情还是发展成这样了。”姜明轩满脸疲惫把郝晓静拥入怀里,在她耳边低喃道:“我真的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的……”
      
      在得知郝晓静父母出车祸身亡的那一刻,他也觉得自己的世界塌了。塌的那么彻底,再也无力翻身。
      
      郝晓静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流下眼泪的,这场大人们犯下的错,原来痛苦的不仅仅是自己,他也是那么痛苦的。
      
      姜明轩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吻上郝晓静的,一切是那么的自然,起先是蜻蜓点水般的轻啄,越演越烈,最后变成了深吻。郝晓静的唇似是有魔力的,总吸引着他。
      
      只要这样吻着她,这么感受着她,心中的无助、孤独、恐惧就会被驱赶的无影无踪。
      
      直到唇边传来疼痛感,郝晓静才惊恐地发现自己竟然沉醉在与姜明轩的这个吻中,没有反抗,没有不开心,甚至找到点点……慰藉?
      
      姜明轩极不情愿地结束这个吻,把郝晓静紧紧拥入怀里。
      
      “晓静,不要再逃避了。正视它,接受它,战胜它,这样才不会永远被这痛苦的回忆折磨。你以为躲避就能摆脱掉过去吗?不能。”这几年来,就算你不回家,我母亲仍然知道你的消息。还记得你找的那份兼职吗?那老板其实跟我母亲认识。后面几句话是姜明轩在心里说的。
      
      郝晓静既惊又怒,她也自己幼稚,以为不再见就不会再有关系,就能彻底摆脱张玉华忘了过去。但她逃避的另一个原因是,郝晓静知道自己心里住了个魔鬼,她真怕自己再见到张玉华的时候会失去理智杀了她。
      
      “不过没关系,这些都过去了。除非你愿意,不然我不会让母亲再出现在你面前的,也绝不会让她干涉你的生活。晓静,我们回去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