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比我更懂主神

作者:梦满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校园漠视录

      得到了一些关于薛童彤的信息之后,霍音用手机浏览校内论坛,果然没有找到相关的帖子。
      
      值得一提的是,枫江学园在网络方面比其他方面严格得多,这里有网络,但仅限于校内网,校内网里有线上图书馆和各种校内论坛、社团群聊,同属于一片网络的师生间也可以单独交流,但学生无法与外界联系,形成了一个完全封闭的网络世界。
      
      手机的智能程度不够,用于基本的浏览还可以,霍音如果想要进行复杂一些的操作,还是需要计算机。
      
      帖子被删除了没关系,只要曾经存在过,就可以找到痕迹。
      
      周六下午没有课,霍音按照学生手册上的地图,来到了隔壁教学楼的最高层,这里有学校机房。
      
      这栋教学楼很安静,楼道里还残留着消毒水的味道,基本每个房间的门都紧闭着,没有看到有其他人。
      
      霍音一路没遇到其他人,结果在走上顶楼的时候,居然迎面遇到了一个熟面孔。
      
      对方看到霍音,也是微微一怔:“诶?你是……”他的声音尴尬顿住了,显然是有点不记得她名字。
      
      “霍音。”霍音接口道。
      
      “啊,霍音,好巧!”魏铭海恍然大悟,随后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多看了两眼霍音鼻梁上的金丝眼镜:“你今天戴了眼镜,我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原来你有近视的呀……”
      
      霍音也跟着笑,随手推了推鼻梁上的平光眼镜,十分和气斯文地点头:“是有一点。”
      
      魏铭海接着就自来熟的聊起来了:“你怎么会来这边?”
      
      “我来机房查点资料。”霍音反问他:“你呢,怎么会在这里?”
      
      魏铭海理所当然地回答:“我是校报社的学生记者,我们活动室就在这里。”说着,他还往楼道上的一个房间指了指。
      
      “校报社的……”霍音点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饶有兴致地问魏铭海:“那你的消息应该很灵通?”
      
      魏铭海不解其意,迟疑的点头:“算是吧……”
      
      霍音直接问道:“你知道薛童彤的事情吗?”
      
      “薛童彤啊……”魏铭海的神情凝重起来,他犹豫了片刻,看到霍音追问的眼神,下意识的转头往两侧看了看,确认没有人,这才轻声说:
      
      “这个事情我知道得也少,一年前的事情,我也是去年转到枫江的……那时候这个事情刚发生没多久,我没见到,只是听同学说过她跳楼了,当时闹得很大……现在全校师生都不让提起的。”
      
      原来出事是指跳楼。
      
      “为什么跳楼?”霍音追问:“是论坛里的帖子吗?”
      
      “你也知道?”魏铭海有些吃惊。
      
      霍音摇摇头:“不清楚具体情况,你知道帖子的内容吗?”
      
      “这个……”魏铭海露出回忆的神色:“大概说她不太检点……”
      
      他觑了觑霍音的神色,见没有变化,这继续:“说她在外□□、被包养之类的……不过她既然都跳楼了,应该是证明没有发生过这种事的吧……”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真要跳楼这么惨烈了,才能证明自己,也是够悲哀的,而且……都还有人不相信她没做过那些事,反而觉得她是心虚才跳楼的。”
      
      霍音沉默地听完,问道:“当时没有人为她说话吗?”
      
      “没有。”魏铭海说:“人言可畏……一开始可能有的,但是马上会被人质疑是不是和她有什么,这样也没人敢帮她说话了吧……”
      
      霍音点头,果然猜测得八九不离十,看来也没有必要再去机房找被删除的帖子了。
      
      “后面学校怎么处理的呢?”
      
      “论坛是匿名的,找不到散布帖子的人……”魏铭海说着好似想到了什么,顿了顿,然后才继续道:“……反正最后没有可以追责的人,就是删除任何相关帖子,禁止再提起这个事情。”
      
      在枫江学园大家都是用校内网,哪怕是匿名论坛,只要校方真心想查,也并不是查不到发布者。
      
      如果说最后查不到,那只能说明校方根本没想查,或者是……查到了却不想追究,魏铭海停顿的原因好像也是这个。
      
      两人都沉默了片刻。
      
      霍音再度开口,提起了另一个话题:“我记得学生手册上说学校夏季是有游泳课的,你来学校一年了,有上过吗?”
      
      她有点故作轻松的样子,好像单纯是为了打破有些压抑的气氛。
      
      “你喜欢游泳吗?”魏铭海愣了一下,有些诧异。
      
      “是啊,如果三年级没有游泳课的话,游泳馆对学生个人开放吗?”
      
      魏铭海挠了挠脑袋:“游泳馆好像……前段时间被封了,好像在修缮吧,你运气不好,不然每年夏天都有游泳课的,去年我们上过,三年级……不知道还有没有,个人去的话要到教务处打证明好像就可以了。”
      
      霍音佩服的看着他,夸赞道:“你知道的东西真多!”
      
      “哈哈……我毕竟是校报社的嘛!学校都通知规则这些,知道得肯定要多一点。”魏铭海谦虚摆手。
      
      “你还记得什么时候封的吗?”
      
      “你说游泳馆吗?”
      
      霍音点点头。
      
      魏铭海露出思索的神色:“可能半个月前吧……当时校报里通知的,还是我撰写的稿。”
      
      霍音看起来真的很想游泳,连忙追问:“有没有通知什么时候能开呢?”
      
      魏铭海还来不及回答,她就又问:“对了,今天是几号?”
      
      “今天……”魏铭海下意识先回答霍音后面的问题,从裤袋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今天是五月二十三……游泳馆那边……当时也没有通知什么开诶。”
      
      “这样啊。”霍音露出失望的神情:“那可能没机会了。”
      
      “你忙吧,我先回去了。”她招呼一声,就要走了。
      
      魏铭海有些疑惑的问:“你刚刚不是还正要去机房吗?”
      
      “不用去了。”霍音摆摆手,转身往下走了一步。
      
      走出一步后,她身影一顿。
      
      她忽然回过了头,看向还站在原处,逆光而立的魏铭海。
      
      又问了一个关于薛童彤的问题。
      
      “她死了吗?”
      
      “薛童彤,她死了吗?”
      
      这个问题霍音在短时间里重复了一遍,明明从之前的对话来看,这个问题的答案明明已经显而易见了,让她的发问显得很奇怪。
      
      然后她站在原地,等待着魏铭海的回答。
      
      短暂的安静过后,魏铭海的声音响起:
      
      “没有。”
      
      他说:“她那天被抢救过来了,之后就退学了,再也没有其他消息了。”
      
      霍音眼镜镜片在阳光下反射着光,看不清她的眼睛,只看得到她嘴角的微笑。
      
      “我知道了,谢谢。”
      
      魏铭海也笑了笑:“不客气。”
      
      霍音转身,伸手摸了摸别在口袋上的羽毛胸针,缓步走下楼梯。
      
      魏铭海一个人站在楼梯上,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楼道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例行求收藏~~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