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比我更懂主神

作者:木结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校园漠视录

      学校后面补发了很多练习册和教材,霍音回宿舍后把课本整理了一下,放进柜子里。
      
      结果在打开书桌第二个抽屉的时候,她在里面抽屉里发现了一个首饰盒子。
      
      比起其他空空荡荡的抽屉,这个首饰盒的出现无疑显得非常突兀。
      
      霍音伸手拿起首饰盒,打开了盖子。
      
      蓝色天鹅绒垫子上,静静的躺着一枚羽毛形状的胸针,铂金质地,形状优美,羽片上零星的点缀着几颗珍珠,优雅又精致。
      
      这枚胸针,有些特别……
      
      霍音突然从衣服口袋里摸了一副金丝边眼镜,架在了鼻梁上,顿时,她的气质状态与平时相比发生了极为微妙的不同。
      
      少了平时扮演着某个角色的格式化、不稳定、不真实,更像是……恢复了完整独立的正常人格。
      
      她拿起胸针,对着阳光仔细的观察,目光专注,充满了兴趣,完全就是一个实验室里的科学家,面对一个新奇发现的样子。
      
      这枚胸针的确很漂亮,但以客观的视角来看,并不是什么审美的女性都难以抗拒的程度,此时霍音拿着它,却充满了一种想将它别在外套上的冲动。
      
      它仿佛有一种魔魅般的吸引力,区别于其他东西,让人控制不住的想将拥有它、戴上它,然后顺理成章的收获所有男性的爱慕和女性的嫉妒。
      
      这显然是极不正常的。
      
      观察了好一会,好似确认没办法看出什么,霍音才将胸针放回了首饰盒,而后摘下眼镜,放回了衣服口袋。
      
      这是主神的空间技术,轮回者拥有的装备都在里面,平时无形无质,在任务世界里想取出装备的时候,心念一动,就可以将其从类似衣服口袋这种‘合情合理’的地方拿出来——如果物品体积过大,也会从附近合理的位置出现,装备拥有者会第一时间知道它在什么地方。
      
      摘下眼镜之后,霍音周身的气质也变了,变回了之前那个除了学习什么也不感兴趣的‘好学生’。
      
      她把首饰盒盖子盖上,并且放回了抽屉。
      
      ‘好学生’霍音非常纯粹,只对学习感兴趣,其他的东西都不放在心上,甚至连女性很容易产生的虚荣和爱美之心都没有,也没有受到胸针的影响。
      
      当天晚上,霍音又做梦了。
      
      梦里还是在那个像是游泳池的地方,还是那种无法动弹挣扎的窒息感,这一次还伴随着四肢隐隐的僵直、抽搐疼痛。
      
      直到她被第二天的闹钟吵醒,才从那种环境里脱离出来。
      
      这一晚说不上睡得好还是不好,但是作为好学生的霍音是不可能让其他事情耽误学习的。
      
      她照常起床上课,只有在离开宿舍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
      
      从自己的床边,到此时站立的宿舍门口,是一排带着水渍的脚印,由深变淡。
      
      如果不是霍音的衣服干干爽爽,她留下的这串脚印像极了一个人刚从水里走出来的样子,就像昨天下午第一次做那个溺水梦时一样。
      
      把鞋底在地面上蹭了蹭,霍音背着书包离开了宿舍。
      
      好学生可从不会迟到。
      
      *
      
      霍音赶在上课铃响起的前3分钟准时进入了教室。
      
      在她从教室门口走到座位的这几步路里,有几个看到她的人神情很快变得古怪,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比平时更久,有几个稍显茫然的,也被旁边的人拉过去凑着耳朵小声说了两句,再看向霍音的时候,眼神里蕴含的情绪非常微妙。
      
      霍音循着他们的视线,一低头,就在自己校服外套的前襟口袋上,看到了那枚羽毛形状的铂金胸针。
      
      上面的珍珠在白炽灯下,散发出晶莹柔和的光芒。
      
      霍音非常确认,自己昨天之后没有再碰过那枚胸针。
      
      但既然它这么固执的要别在自己身上,那霍音此时也懒得摘下,任由它挂在外套上,反正和校服也挺搭的。
      
      原本正与同桌说笑的夏梦琪似有所感,也在这时候把视线转了过来——
      
      当她的视线落到这枚胸针上的时候,她的面庞在一瞬间肉眼可见的变得苍白,连脸上精致的淡妆都无法掩饰。
      
      坐在夏梦琪旁边的,属于她那个小圈子的另外两人,也在看到这个胸针的时候,不约而同的露出了复杂的神情,惊讶、恐惧、厌恶、心虚……又很快速地、如同本能般地收敛了情绪。
      
      回到了座位后,霍音的同桌王月心显得心神不宁,时不时转头看过来,视线一直落在那枚胸针上。
      
      终于忍过了早自习,王月心再也没忍住,微微靠近了霍音,问道:
      
      “你这个胸针从哪里来的?”
      
      霍音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问:“这枚胸针怎么了?”
      
      王月心见试探没试出来,也不敢回答霍音的问题,眼神闪烁地假笑了一下:“……没什么。”说完她就转过头去装作认真看书的样子,只是还是时不时偷偷将目光看过来。
      
      丝毫不受影响的认真听完了一节课,霍音去教室外的茶水间倒水,正回教室的时候,经常跟在夏梦琪旁边那个长相清纯的少女朝她走了过来。
      
      上次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坐在夏梦琪旁边,霍音记得她叫钟晓悦。
      
      钟晓悦外貌清丽,气质也很温和,一看就非常好相处,是正常人很难产生恶感的邻家女孩类型。
      
      钟晓悦拿着水杯,在与霍音错身而过的时候,她像是终于没忍住,有些犹豫踟蹰地开口问道:“霍音……你和薛童彤是什么关系?”
      
      “薛童彤。”霍音停下脚步,转头看向钟晓悦:“她是谁?”
      
      钟晓悦小嘴微张,脸上惊讶的表情持续了好几秒:
      
      “你不知道?那你为什么会有这个胸针?”
      
      霍音一眼就看出她的惊讶是假的,人在真正惊讶的时候,表情是不会持续这么久的,只能说明对方是故意来对她透露这些内容的。
      
      她这是……触发了重要剧情?
      
      “这个胸针有什么特别含义的吗?”霍音追问。
      
      钟晓悦这时候才像猛然反应过来了什么一样,捂住了自己的嘴:“没什么……她的事你不要再问了!”
      
      这时候夏梦琪和阮曼相携着走到露台边吹风,她往两人这边看了一眼,视线在霍音前襟的胸针上滑过,然后没有表情的别开了脸,罕见的没有平日里的甜美友善,小公主终于流露出了冰冷高傲的一面。
      
      钟晓悦看到了,像是怕被发现一样与霍音错身而过,端着杯子走到饮水机前面接水。
      
      霍音见状,知道问不出什么了,拿起水杯喝了一口,走回教室。
      
      她的身影消失在教室门口后,钟晓悦倒完水,走到了夏梦琪两人旁边。
      
      夏梦琪扭头回来看着钟晓悦,语气不复往日的温和甜美:
      
      “你没有告诉她让她把胸针取下来,别再戴了吗?”
      
      钟晓悦像是被夏梦琪突然的态度吓到了,面上浮起几分委屈,赶紧小心地仿佛被怕被迁怒般地解释:“我说了……”她往教室门看了一眼,露出一个无奈的神情:“但是她……”
      
      言下之意就是霍音依然我行我素,不把夏梦琪的话当回事。
      
      夏梦琪面色难看,但是她没有一点怀疑钟晓悦,毕竟从霍音进这个学校开始就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她的要求也许其他转学生会听,但是霍音……明显就连夏梦琪都认为不可能。
      
      夏梦琪没有再说话,在露台吹了会风,在上课铃响起的时候,她的面色又恢复了往日的甜美,拉着阮曼和钟晓悦的手,亲亲密密的回教室了。
      
      只有钟晓悦嘴角翘了翘,她知道夏梦琪生气了,不然在‘凶’过她之后,以她的‘甜美善良’,应该会马上安慰她一番的。
      
      *
      
      这天下午课程结束的时候,霍音出去上厕所,上完之后,发现厕所隔间的门把仿佛被什么卡住一样,扭不开了。
      
      透过门板下面,霍音看到了门外有几双女生的皮鞋——枫江学园作为一所不差钱的贵族学校,校服鞋子都是制式同款的。
      
      按照恐怖小说和电影的经验,有脚,应该不是鬼。
      
      进校不过一个星期,已经经历过不下三次灵异事件的霍音,对眼下这种情况做出了靠谱判断。
      
      霍音视线放在了门把上——
      
      既然不是灵异事件,那就是能用物理方法能解决的。
      
      厕所隔间门外,几个面容刻薄的女生站在一起,神情轻蔑玩味。
      
      一个短发女孩提来了清洁工摆放在拖把池旁边的水桶,里面有抹布刷子等工具。
      
      “兰姐,怎么弄?”短发女孩开口,问向站在她们中间的女生。
      
      ‘兰姐’站在一区女孩中间,她个子最高大,浑身肌肉紧实,扎了个歪马尾,上面别满了花花绿绿的发夹,看起来像是个不良体育生。
      
      她此时还在漫不经心玩手机,听到短发女生的问话后,看了一眼水桶里的东西,才开口道:
      
      “先拿水管吧。”
      
      短发女孩秒懂,拿起桶里的塑料水管,旁边另一个女孩拿过水管的一头,就要接到洗手台的水龙头上。
      
      “啊!”在外面卡住厕所隔间门的女孩惊呼一声,飞快撒开了手,退后一步。
      
      随后只见厕所门把手‘咔哒’一声,从里面被人撬开,直接从门上掉了下来。
      
      门扉应声而开,霍音神色平静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手中握着一把成人手掌长度的匕首,刀柄呈古旧的褐色,刀刃则富有光泽,在灯光下铮亮而冰冷。
      
      “……!”
      
      霸凌者还在搞锁门泼水这一套,被霸凌者却掏出了刀。
      
      “你、你在做什么?”
      
      ‘兰姐’再怎么人高马大,也是个高中生,此时面对能伤人的冷兵器,再也没有一开始的嚣张。
      
      面对质问,霍音满脸无辜茫然,低头扫了一眼自己手中的匕首。
      
      这是她刚从装备栏里掏出来的装备,她目光看过去,脑中就自动冒出了这个装备相应的信息。
      
      打野刀9号
      
      品质:精良
      
      装备特性:不可损坏
      
      装备描述:九号(最小号)打野刀,采集天外陨铁制作,流线刀身,除了日常打野,有特殊能力的人群还可以将它用作水果刀、手术刀、飞刀、附魔武器……当然,有手艺的人也可以它用来撬锁。
      
      最后一句,仿佛是刚加上的。
      
      “门好像坏了,我就把它弄开了。”霍音边回答边走出厕所隔间,她准备去洗手。
      
      几个女生见她一动,就连忙往后退了好几步,几人全部堵在了厕所门口。
      
      兰姐声音有些抖地问:“你怎么会随身带着刀?”
      
      “啊……”听到这个,霍音侧头对众人面露微笑,在扮演期极为重视行为合理性的她,自然对此有‘完美’的解释。
      
      “我作为一个学生,平时注重饮食的健康,随身携带一把水果刀也是很正常很合理的吧?”
      
      众人:“……”正常个鬼!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作为一个作者,天天求收藏也是很正常很合理的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