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比我更懂主神

作者:木结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黑夜传说

      “牧师大人,这里还有一个活人!”
      
      年轻的骑士侍从梅格呼喊了牧师,然后拔出了自己的侍从长剑,慢慢的靠近霍音,用剑身在她肩膀上拍了拍。
      
      “喂!还活着吗?”
      
      霍音被他拍了两下,身体颤动,装作刚刚醒来的样子,醒来之后抬头瞟了一眼,然后就发出一声惊呼慌忙的往角落里躲。
      
      见到这幅胆小平民的样子,梅格的心反而放了下去,将长剑收回了皮革剑鞘里面。
      
      这时候牧师也走了过来,视线在霍音身上一扫而过,看到旁边的粮食袋子后,眼睛微亮。
      
      他露出了和蔼的笑容:“可怜的孩子,没事了,出来吧。”
      
      霍音小心翼翼的抬起灰尘扑扑的脑袋看向牧师,眼睛里绽放出惊喜的光芒。
      
      顺理成章的,霍音自然是被这位暂不知姓名的牧师收留了。
      
      不要想得太美好,这并不意味着霍音获得了多好的保护和照顾。
      
      骑士侍从梅格搜刮了一下村长家的食物和值钱的物品之后,将收获搬上了他们骑来的三匹马,然后让霍音汇入他们带来的流民队伍里。
      
      没错,牧师们身后还带着一群流民,梅格告诉霍音:“他们是我们经过上个一村庄救下的人,他们的村子一样被狼人袭击了。”
      
      “大人,什么是狼人?”霍音用带着惊惧的声音问梅格:“家里人让我躲在地窖里,我不敢出声。”
      
      “一种力大无穷的黑暗生物,比狼更凶猛,他们会袭击村庄,吃人肉。”梅格一边放粮食一边顺口回答。
      
      “大人,您这么厉害,一定可以对付他们吧!”霍音像是抓住了什么希望一样,小心期待的问他:“如果、我说如果有您还有牧师大人在,我们再遇到狼人,可以抓住他们……不,可以杀掉他们吗?”
      
      霍音此时脸上布满了灰尘,相较于西方人来轮廓柔和的五官,加上纤细的身材,在这个时代偏社会底层人士的审美眼中,外貌条件那可是真·平平无奇了。
      
      是以哪怕知道她是女性,年轻的梅格也觉得霍音是个干巴巴的小丫头,对她毫无兴趣。
      
      不过面对弱小者的崇拜,这个年龄的男人都不可能不会升起虚荣心,听到霍音的话,梅格自信一笑,摸了一下身上的佩剑:“当然,狼人对付你们平民就像狼对付羊羔,但是对上我,就是遇到了猎人!哈哈……”
      
      “在说什么呢,梅格?”另一个看起来稍微年长一些的骑士骑着马过来。
      
      “布尼安,你回来了,怎么样?”梅格看起来经验和地位要稍低于布尼安,见他过来,连忙收敛了笑容,做出沉稳的姿态。
      
      布尼安拉了拉马的缰绳,放缓速度靠近,他的目光在霍音身上一扫而过,没有引起多余的注意。
      
      “没有,我在西面没有找到活着的平民,这个村子遭遇了很严重的袭击,连教堂都被烧毁了。”说到这里,他在胸口画了一个十字,露出厌恶的神色:“真是亵渎。”
      
      梅格听到一愣,而后跟着咬牙切齿道:“别让我遇到它们,我会替主驱逐邪物的!”
      
      布尼安眉头紧皱:“真正遇到了你可不能大意,那种黑暗生物喜欢成群结队的行动,你单独对付一个没有问题,遇到一群一定要保护好牧师大人,让他来施展神术。”
      
      “是、是。”梅格连忙应承,转头看到旁边低垂脑袋的霍音,又觉得有些尴尬,打发道:“你去队伍里面吧,跟着我们,我们会保护你们,直到遇到一个愿意收留你们的领主。”
      
      霍音已经从两人的对话里套出了不少内容,鞠躬感谢,背着破旧的布袋,默默的向沉默的流民队伍走去。
      
      “慢着。”布尼安看着霍音的布袋:“你那里面是什么东西?”
      
      “啊?”霍音转过身,有些紧张的提起布包:“这个?”
      
      布尼安高高的骑在马上,审视的看过来,充满了压迫力。
      
      不远处的流民也看了过来,盯着霍音的布袋,在众人不同意味的目光下,霍音‘手忙脚乱’的展开了布袋,将里面的东西摊了出来。
      
      刀具和钳子碰撞发出叮咚叮咚的响声,唯一看起来能食用的,是一些晒干的褐色的可疑草药。
      
      霍音开口解释道:“我是一个医生。”
      
      见状,布尼安眉头一松,挥了挥手,示意霍音可以走了。
      
      如果布袋里是粮食,他肯定是要让她上交的。
      
      原本露出贪婪目光的流民们也收回了视线,没有粮食,霍音显然吸引不了他们的目光,而且这个医生的身份,也更打消了一些潜伏的恶念。
      
      这自然是霍音故意为之的,不然她有的是办法让布尼安不会注意到她的布袋。
      
      这么一番动静之后,霍音不起眼的汇入了这支十多人的流民队伍里。
      
      队伍中有男有女,还有跟在母亲身边半大的小孩,可能是因为面对高头大马的骑士和尊贵的牧师,也可能是因为失去了家园之后不知道如何面对自己未来的命运,总之一个个神情麻木,瑟缩得像鹌鹑一样,如非必要,不敢做任何多余的交谈。
      
      发福的中年牧师从村长家出来,从布尼安口中得知这里的教堂被烧毁的事情,又带着一大伙人去了一趟,对烧毁的教堂念诵了一段经文,临近中午的时候,才继续出发。
      
      流民里明显没有人知道他们具体的目的地,看这些人的神情就知道没人敢多问。
      
      牧师和两个其实都有马匹可以骑,两个骑士一前一后的保护着牧师,而后面的流民则是自发的跟上,走到下午的时候,路上有衣衫褴褛的人支撑不住倒地了,周围没有人帮助,也没有人停下脚步。
      
      前面的老爷们甚至不知道这件事情,没有提高骑马的速度,就已经是他们的仁慈了。
      
      霍音看了一眼掉队的人,饥饿和筋疲力尽,身体机能已经彻底崩溃,刚刚能走那一段,不过是回光返照。
      
      这不是‘病’,医生治不了。
      
      她观察周围其他人的神情,大多数人已经是麻木,有的甚至还露出了窃喜。
      
      窃喜的原因,霍音在傍晚的时候得到了答案。
      
      傍晚入夜之前,牧师已经确定了今晚的扎营地点,并让骑士制作了篝火,他呼唤所有流民过去,在篝火前开始祈祷。
      
      霍音跟在人群中,发现之前还麻木的流民们此时异常的认真虔诚,有人甚至伏跪在地亲吻牧师面前的草地。
      
      在祷告仪式结束后,牧师拿出了一个木碗,舀了一碗稻米,倒进了篝火上的石锅里。
      
      所有流民渴望的目光顿时落在了那口不大的锅子上。
      
      牧师点了点头,去一个干净的地方吃起了面包,剩下的则由一名骑士监督,保证秩序,流民中的一个妇女拿着勺子站在石锅前,流民们则排着队,用自己身上携带的大小不一的器皿去领取食物。
      
      不过无论他们的碗有多大,最终得到的食物都是一勺的分量。
      
      这点分量的食物在现代人看起来根本不可能顶饱,但是对于这个时代的流民来说,有这样的食物,已经足以维持他们的基本生命和行动力,并且让他们对牧师感恩戴德了。
      
      霍音翻了一下自己的布袋……她没有碗。
      
      其他流民没有发现她的窘境,或者说发现了但是没有什么反应,甚至还有些高兴,如果霍音不能去领取食物,代表他们能分到更多一点。
      
      就像今天掉队死去的那个人,少了一个人,意味着其他人的食物增多。
      
      霍音当然不用吃这些东西,她可以从主神空间里取出储备干粮,但是在这些人眼中一直不吃东西显然很不合理,于是她在其他人排队领取食物的时候,去旁边砍了一截木头,坐在角落用凿子慢慢掏空中心,准备做一个木碗,或者说木杯。
      
      她这番动作,肯定是赶不上领取今天的食物了,很快,负责舀食物的妇女将锅里最后一点汁水刮到自己的碗里,用勺子敲了敲锅的边缘,表示食物已经派发完成。
      
      流民们津津有味的吃着主要由草汁和一点劣质小麦构成的墨绿色不明液体,注意到霍音没有得到食物,越发握紧了手中比平时稍微重了一点的碗,露出些许幸福的表情……
      
      霍音打了一个寒颤,也越发专注于自己的手中的木头,着实为自己能躲过一劫而松了一口气。
      
      吃过了食物后,这个临时营地里弥漫安宁的气息,所有流民的全部在篝火的一边,自己找位置休息,有的以家庭为单位靠在一起,但大部分都是独自一人,直接找个稍微干净点的地方就躺下了。
      
      篝火的另一边搭建了简易的帐篷,那自然是牧师休息的地方,两名骑士则是守在帐篷旁边。
      
      天黑了,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可不会有现代人会有的夜猫子,哪怕是骑马的牧师和骑士都疲惫的睡着了,更别提其他一直在用双腿走路的流民们。
      
      很快整个营地都陷入了沉睡之中。
      
      霍音在角落里吃了干粮,又用今天在路上采摘的一些草药糅合成了能驱蛇虫的药草,在自己周围撒了一圈后,倚靠着一棵树闭目睡下。
      
      第二天清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篝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燃尽。
      
      “啊——!”
      
      一声尖叫惊醒了所有人。
      
      众人循着尖叫声看过去。
      
      那是一个灰尘扑扑的中年男人,指着自己旁边不远处的位置,那里放着一些干草,从压痕来看,原本应该睡着一个人,而此时只剩下了一摊血迹。
      
      流民们连忙围拢过去,七嘴八舌的小声讨论着,但是又不敢靠近那摊血迹,仿佛害怕从里面冒出什么未知的生物。
      
      太像了,他们会成为流民,就是以为村庄遭遇了狼人的袭击,而那些黑暗生物就是这么掠走他们的亲人朋友的。
      
      “怎么回事?”听到动静的牧师和骑士都赶了过来,看到眼前的情况,牧师眉头紧皱,看了一眼血迹后面挣扎的痕迹,对布尼安说道:“去查看一下。”
      
      布尼安表情凝重的点头,握着长剑,顺着地上残留的痕迹走在前面,牧师和梅格跟在了后面。
      
      好奇是人类的天性,其他流民见到牧师和骑士上前,也有了胆量,小心的围拢过去。
      
      沿着痕迹,一路大概走了四五十米,血腥味越发浓重,在路上出现了一只断手和断脚。
      
      “天父在上!”
      
      随着牧师握着十字架呼喊了一声,被啃食得只剩半截的尸体出现在众人眼中,血肉模糊,内脏和鲜血流在地上,引来了乌鸦啃食。
      
      布尼安和梅格第一时间闭眼呼喊起了上帝,流民们发出了惊惧的叫喊,有的直接别开了脸。
      
      霍音混在人群中,忍下了摸出眼镜的动作,目光扫视周围的环境,分析现场。
      
      从这一路看到的景象,已经可以判断出,这是一个力量和速度都远超人类的生物,直接咬断了死者的脖颈动脉,一击毙命,让他连呼喊都发不出来,然后拖着他到这个地方,残忍的啃食了他的尸体和心脏。
      
      梅格觉得不适,没有像布尼安一样上前检查尸体痕迹,别开视线的时候,却在一棵树上看到了一道爪印。
      
      “大人,这附近有爪印!”
      
      “这个伤痕,是咬出来的。”布尼安阅历更多,皱着眉头检查了半截残肢,对牧师汇报。
      
      牧师摆了摆手,已经露出了然的神色,低垂了眼帘,面色沉重地做出判断:
      
      “是狼人……一头落单的狼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求留言~
    感谢在2020-08-31 14:47:06~2020-09-02 15:57: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青山居客 10瓶;七聆止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