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比我更懂主神

作者:梦满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校园漠视录

      “你是什么时候怀疑我的?”魏铭海符咒下的脸变得和之前的周文哲一样苍白,但他看起来并不在意,也没有要尝试取下符咒的举动。
      
      “你出现得很巧合,每次都是在我遇到了灵异事件的时候。”霍音推了推眼镜:“当然,这不足以构成怀疑链条,也并不能以说明什么。”
      
      “我真正怀疑你不是人,是那天我去机房的时候。”
      
      “因为我出现得太巧合吗?”魏铭海问。
      
      “不错,即使你知道那件事和出现在那里的理由看起来很合理,但是整件事情过于巧合,你简直完美的担当了送线索NPC的角色。”霍音品评道:“如果这是一部小说,看到那个位置,有的读者就会觉得太俗套或者不合逻辑而弃文了。”
      
      “……因为这个你就怀疑我不是人了?”
      
      “当然不是。”霍音继续解释道:“你还记得我当时问你游泳馆被封的问题吗?”
      
      “记得。”
      
      “对,你为了凸显你知道得很‘合理’,你还特别强调了是你撰的稿,你还记得你当时是怎么说的吗?”
      
      魏铭海疑惑非常:“我说半个月前,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就在于,你前面说自己是校报社的记者。”
      
      “校报社的记者出于职业原因,每天都会接触日期,记忆事情时间的逻辑不会像普通人一样是‘今天、明天、半个月’这样计算。”
      
      “如果你真的是校报记者,你回忆这件事情的逻辑,应该就是先想起封馆的日期,再根据那个日期推测事情距离现在隔了多久,而你偏偏却只能说出一句大概在半个月前……”
      
      “而且你还说游泳馆通知是你撰的稿,写这种通知,你肯定会确认日期,如果你记得闭馆这个事情发生的时间,那忘记它的日期显然就是不合理的。”
      
      “为了防止你真的脑回路异于常人……”霍音停顿了一下,继续道:“我最后又试探了你一下,结果你明明才从校报社里出来,在我问你当天日期的时候,本能反应却是看手机。”
      
      “原来如此……”魏铭海恍然大悟,而后又问道:“但这也不能证明我不是人吧?”
      
      “没错。”霍音低头看了一下自己外套前襟口袋的位置,此时那里空空如也,那枚属于薛童彤的胸针已经消失无踪了。
      
      她理了理衣服,道:“世间万事万物都其他运转的规律,哪怕是灵异事件,也依然如此,只是看有没有发现其中规律而已……我自从来到这个学校以来,准确来说,一共经历了三次灵异事件。”
      
      “第一次是图书馆的那一次,虽然看起来像做梦,但是我知道不是做梦,那是我真的撞鬼了,没有外力影响,我看书不可能看睡着,第二次是我一直梦到周文哲的死亡,第三次是我在宿舍发现薛童彤的胸针。”
      
      “如果把灵异事件作为一种现象来分析的话,那我们从它的作用的方式、地点和对象来着手……”
      
      霍音侃侃而谈,像是给学生在上课的导师:“作用方式不用说了,除了薛童彤的胸针,都是以梦境的行事发生的;作用地点上,我假设分析一个鬼魂的影响力,应该是以区域来界定的,那原本看起来只有第一次灵异事件符合地点这个规律,因为出了图书馆,我就再也没有做过相关的梦。”
      
      “最后则是对象,明显我和三个人都无冤无仇,和其他枫江学园学生比起来,特殊的地方就只有全校第一和转学生的身份,全校第一在我没来之前也有,可以排除掉……那灵异事件会找上我而不是其他人,特殊地方就是我转学生的身份,换句话来说,外来者的身份。”
      
      “这么一看,好像只有对象有点规律,其他无论从作用方式还是地点上,三次事件都有矛盾和逻辑不通的地方。”
      
      魏铭海神情哑然:“我第一次遇到你这样的人……”遇到灵异事件第一反应不是去追查因果,而是去分析灵异事件产生的规律。
      
      霍音微微一笑,继续说道:“还有一个疑点是,图书馆暂且不论……周文哲死了,成为了游泳馆里的鬼魂,这一点是可以确定的,但是薛童彤是明确没有死的,那为什么我身上会出现那枚诡异的胸针呢?那枚胸针和图书馆、周文哲都没有关系,哪怕是从因果的角度来分析都没有关系。”
      
      “你怎么知道这一切的?”魏铭海问道。
      
      “进校第一天,我就在图书馆得到了一串钥匙,后来在一切事情矛盾的时候,我又去图书馆,用钥匙打开了对应的柜子,结果在里面发现了三份不同校报。”
      
      “第一份比另外两份早了一年,写了关注学生心理健康的抗抑郁活动,应该对应的是薛童彤的事,另外一份刊登了游泳池的通知……最后一份我找不到什么特别的信息,只是大篇幅记载了校庆,还有休假七天,时间上正好是在游泳馆封锁半个月左右。”
      
      说到最后一条报纸的信息时候,霍音明显的看到魏铭海神情复杂,嗤笑了一声:“那个老鬼……”
      
      霍音继续道:“疑点就在时间上,那些报纸是不知道多少年前的老报纸了,但是对应你的说法,游泳馆封馆是在半个月前,明显对不上,而且这几天学校根本没有什么校庆的消息。”
      
      “要么报纸是假的,要么……现在这个枫江学园,包括里面的学生老师,也都是假的,或者说是过去存在过的倒影、幻象之类的。”霍音看了看四周变得破败的建筑,说道:“如果是后者的话,那我之前分析的灵异事件发生的地点问题,就完全解释得通了。”
      
      “鬼魂影响力只能出现在一定地域的范围内,图书馆是一个鬼的地盘,游泳馆是周文哲的地盘,而整个枫江学园……都是你的地盘!”
      
      “胸针和关于周文哲的梦,都是同一个你引起的。”
      
      “这也完美解释了我在图书馆为被你叫醒,你可以和我一起进入游泳馆的事情。”
      
      “从动机上也完全合理,第一次图书馆那个不知名的鬼魂没有对我造成实质伤害,是因为我从一进学校,就是你的猎物,你出手救了我,而图书馆的鬼魂也对此不甘,所以故意给我留下了关于你的提示。”
      
      “我还用图书馆的电脑查了三一班的花名册,发现了很有趣的事情,从二年级第二学期到三年级第一个学期,一班总共少了三个人,对应着我转学过来时候班上的三个空位,薛童彤、周文哲,还有……”说到这里,霍音笑了笑:“应该叫你魏海,对吧?”
      
      “是啊。”现在的魏海叹息一声:“好久……没有听到有人这么叫我了。”
      
      顿了顿,魏海问道:“你知道我当年是怎么死的吗?”
      
      “和密闭的环境有关吧。”霍音回答:“从周文哲之前的情况来看,怨魂死后的能力应该和死前的遭遇有关,制造幻象应该是鬼魂的基本技能,图书馆那个鬼魂也有,你对现实影响最大的是改变范围内环境的力量,还有现在四周的黑雾,游泳馆不是周文哲封闭的,而是你。”
      
      “真不愧是你……”魏海盯着她看了一会,才说道:“校庆放假的时候,萧嘉航那伙人‘恶作剧’,我被锁在教务楼的楼顶隔间,整整七天……没有一个人记得我……”
      
      “那伙人忘记了……”
      
      “我在这个学校没有一个朋友……”
      
      “我刚离婚的父母以为我在对方家里,没有一个人多问我一句……”
      
      “那个隔间好冷,我好饿……好……寂寞啊……”
      
      他慢慢蹲下身,抱着双臂,身体开始在符纸的作用下,冒出黑烟。
      
      “我不是校报社的学生记者,我不开朗不高大……只有我告诉你我喜欢看推理小说是真的,薛童彤和周文哲的事情我一直旁观,甚至……我一直知道是谁做的,但是我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不是你的报应。”一直沉默的霍音突然开口,然后伸出手,揭下了魏海额头的符咒。
      
      “你——!”魏海猛然抬头,看向霍音。
      
      黑发少女神色平静,手中的符咒在她揭下后,化为了飞灰。
      
      “为什么要这么做?”魏海惊疑不定:“这是能真正封印我的符咒,只有这一张,你不怕我杀了你吗?”
      
      霍音反问:“你一直掌握着真的符咒?”
      
      “不错,这所学校废弃已久,已经是完全的鬼蜮,这些年,不止你一个人来过,有的人活着离开了,有的人死在了这里,也有真正的高僧来过,只是他也没有看透我的幻境,这枚符咒落在了我的手里。”
      
      “我想做,就做了。”霍音推了推眼镜,微笑道:“你现在想要动手,我就放凯特出来,正好再测测她的实力极限。”
      
      魏海沉默了一下,转而问道:“你之前说的什么?”
      
      霍音回答:“我说,你最后会死,不是你的报应。”
      
      魏海把这枚符咒留着,未尝不是抱着有人能发现他把他封印的矛盾心理。
      
      闻言,魏海终于露出了不平静的神色:“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吗?霸凌发生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我漠视了薛童彤和周文哲的事情,所以到我的时候,也没有一个人伸出援手……”
      
      霍音听了后摇头:“虽然从道德上讲你没有坚持正义,但是真正的该怪的不是那些作恶的人吗?如果你把自己的死归咎于你曾经的漠视,觉得这是报应,那和那些受害者有罪论又有什么区别?”
      
      “真的吗?”魏海呆呆的看着霍音。
      
      天色渐白,清晨的第一缕天光洒向大地,勾勒出霍音精致优美的下颌轮廓。
      
      “不做英雄就是错的吗?没有谁规定谁一定要成为英雄。”她嘴角勾起了一个微笑,让人觉得莫名的温暖。
      
      “我现在是故事主角,来救你了,魏海。”
      
      一只白皙的手掌递向蹲在角落的魏海。
      
      魏海缓慢地伸出了青白的手,握住了霍音的手掌。
      
      “……谢谢你。”
      
      随着这句话,他像是之前的周文哲一样,如同橡皮擦擦掉一样淡化,直至消失无踪。
      
      唯独在霍音的手心,留下了一个水滴形状的灰色印记,她用手抹了抹,除了微微的凉意,并没有其他感觉。
      
      随着魏海的消失,整个枫江学园真实样貌的恢复,霍音紧跟着耳中轰然一响,视野中无数的流光倒转,直让人眼晕。
      
      不过瞬间,她面前已经不是枫江学园,而是一片神秘无垠的星空。
      
      霍音刚刚嘴角那种充满亲和力与治愈力的笑容消失无踪,她推了推眼镜,第一时间伸手从虚空中摸出了一块平板,新建了文档,飞快用笔在上面书写:
      
      ‘《怨魂行为模式分析报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走过路过求个收呀~~
    感谢在2020-08-18 21:33:09~2020-08-24 17:04:2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清和月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