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男配偏爱神展开[快穿]

作者:挽轻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天才画家

      
      第二天,霍涟派司机接走了陆时今,送到了霍涟的办公室。
      霍涟的秘书带陆时今上楼,到了霍涟的办公室门口,停下来微笑示意陆时今自己进去,随后便离开了。
      陆时今推门,霍涟站在落地窗前,他穿着笔挺的烟色西装,从后面看,完美的倒三角身材一览无遗。
      陆时今忍住吹口哨的冲动,轻轻叩了两下门,轻声细语地打招呼:“霍先生,我来了,我可以进来吗?”
      
      “进来。”霍涟没回头。
      陆时今走进办公室,反手关上门,霍涟叫了他过来又不怎么搭理人的态度,让他捉摸不透,不敢贸然上前。
      “霍先生,”陆时今期期艾艾地说,“请问我什么时候才能见到霍祁?”
      “见霍祁?”霍涟徐徐转过身,逆光的面部表情不明,却能听出来他语气中的阴冷,“我为什么要带你去见他?”
      陆时今愕然地睁大眼:“可是是您答应我的啊……”
      
      “我是答应过你,”霍涟一步步走近陆时今,冷峻英挺的脸变得更清晰,他挑唇一笑,“可那是因为你说你是霍祁的男朋友。”
      陆时今:“可我的确是……”
      “够了,我不想听你的谎言。”霍涟冷声打断他,“你不可能是霍祁的男朋友,我已经调查过了,他身边从来都没有伴侣,你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陆时今一时词穷:“我……”
      霍祁和陆时今见面都做了保密措施,对外又从没带陆时今公开露面过,也一直严禁陆时今对外人讲出他们的关系。
      除了极少数的几个人,没有人知道陆时今的存在。
      所以面对霍涟的质疑,陆时今的确解释不清。
      霍涟像是早就预料到了陆时今的反应一般,讥讽道:“说不出来了是吗?”
      
      “我没有骗人……我真的是……”陆时今委屈得眼睛都蒙上了一层雾气,“霍祁真的是我男朋友,你如果不信,可以带我去见他,我可以证明给您看!”  
      霍涟语气变得严厉起来,“你当霍氏的太子爷,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见的?何况,我了解到霍祁他早就有喜欢的人了,而且最近他们两人一直在一起,你现在让我带你去见他,难道是想离间我们叔侄俩的关系?说吧,你故意接近我到底是什么居心?”
      
      “你说什么?!”陆时今如遭雷击,愣在原地,“霍祁和谁在一起?”
      “呵,到现在还在装,你既然敢冒充霍祁的男朋友,难道事先没调查清楚?”在陆时今满眼不敢置信的目光中,霍涟继续说道,“霍祁有一个从十几岁起就喜欢的人,那个男人叫阮思恒,是个小有名气的青年画家,现在阮思恒回国了,两个人几乎每天都见面。而你跑出来却说你才是霍祁的男朋友,你当我霍涟可以随意被人蒙骗利用吗?!”
      
      “怎么会这样?”陆时今失魂落魄后退了两步,低头喃喃自语,“明明和霍祁交往的人是我啊……”
      “你承不承认你是个骗子?”霍涟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现在承认,我还可以当一切都没有发生,否则,后果自负。”  
      陆时今急得哽了一下,大声为自己辩解:“我不是!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霍涟沉声质问:“证据呢!”
      陆时今呼吸急促地喘了两下,垂下眼睛好像在思考该怎么证明他和霍祁的关系。
      “秘书……对了,”陆时今想到了什么,猛地抬起头,“霍祁的秘书可以帮我作证!平时都是他来接我去和霍祁见面的!”
      霍涟嗤笑了声:“你这是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我要是真去找秘书问你的事,秘书难道不会告诉霍祁?你觉得霍祁会怎么想我这个叔叔?”
      
      陆时今眼眶泛红,一下子相爱了三年的男朋友很有可能另结新欢了,可他偏偏又证明不了和霍祁的关系。
      就好像一只陷入迷途被世界抛弃的羔羊,深深的无力感攫住他,逼得他胸闷气短,脸色惨白,好似马上就要晕厥过去。
      
      “不得不说,你这副伤心欲绝的模样,演的还真是不错。”霍涟无动于衷地说,“你说你是美术学院的学生,我看不像,电影学院表演系的吧?”
      陆时今用力抿了一下唇,深呼吸了一下平静了下情绪,“霍先生不必讽刺我,你不相信我我也没办法,不过,也恕我无法相信您说的霍祁他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了。”
      霍涟眸光沉郁,“有意思,你是觉得我在骗你?”
      陆时今挺直了脊背,倔强地抬起下巴,“我相信霍祁。”
      
      霍涟不怒反笑,寒眸饶有兴趣地眯了下,“很好,我欣赏你这种不见棺材不掉泪的性格。”
      陆时今不服输地瞪回去,“除非霍祁亲口承认,否则谁的话我都不会信!话不投机半句多,霍先生如果您让我来只是为了羞辱我,那我觉得也没待下去的必要了,再会。”
      说完,转身欲走,却在心里默默念到:“三、二……”
      “一”还没数到,霍涟果然叫住他:“等等。”
      
      陆时今的手已经放在了门把手上,“霍先生还有其他指教吗?”
      霍涟漫不经心地摸了下袖扣,也往门口走,“不是想去见霍祁?我给你这个机会,但愿你见到之后,对他的信任还能这么坚定。” 
      终于坐上霍涟的车出发去找霍祁,陆时今坐在后座,努力把身体往自己那边的车门上靠和霍涟保持距离,仿佛霍涟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陆时今不理霍涟,霍涟当然也不可能和他主动说话,两人就这么一直保持着零交流。
      
      不过,陆时今有另外的说话对象,“便利店,我刚刚的演技怎么样?”
      711:“炉火纯青、出神入化、登峰造极!”
      陆时今:“你拍马屁的功力也是一样。”
      711:“不过霍涟现在带你去找霍祁,万一你们见面被阮思恒撞见,提前知道了你的存在,那该怎么办啊?”
      陆时今:“不会,霍涟目前还不会让我出现在霍祁面前。”
      711不解:“为什么?”
      陆时今:“因为他们还没到翻脸的时候。”
      
      711:“对哦,刚刚听霍涟的口气,好像还是挺在乎他和霍祁的关系的。”
      “呵。”陆时今冷笑,“他要是真在乎和霍祁的关系,直接不用管我就行了,何必还费工夫把我叫过来和我说这些。说了这么多,他就是在试探我。”
      711更加不解:“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陆时今娓娓道来:“他先是告诉我霍祁和阮思恒的关系,让我产生怀疑,可在这个过程里,他始终置身事外,看起来只是个关心侄子的好叔叔形象,不会让人觉得他别有用心。现在带我去见霍祁,明面上是想让我看到真相,可是如果我看到真相后,对霍祁由爱生恨,那么他就正好可以利用我来对付霍祁,这才是霍涟真正的目的。”
        
      霍涟自以为可以玩弄他人于股掌之间,却忘了一句老话。
      欺人者,人恒欺之。
      就看谁比谁的手段高、会演戏了。
      
      车子开了一会儿,停在了闹市区的一家画廊门口。
      陆时今装作不明所以,问:“车怎么停下了?”
      “不是想见霍祁?”霍涟一副不关己事的漠然样,手指在平板电脑上滑滑点点,“在这里等着就行了。”
      
      果然没过多久,霍祁和阮思恒从店里走了出来。
      两个人一路说说笑笑,阮思恒还不时亲热地搭上霍祁的肩膀,看上去关系亲密极了。
      霍祁和陆时今在一起时,很少露出笑容,陆时今一直以为霍祁性格就是如此。
      可是此刻看到霍祁脸上开怀的微笑,他才明白,有些人不笑,只是对着你笑不出来而已。
      
      陆时今额头抵在车窗上,想看得清楚再清楚些,因为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霍涟慢悠悠道:“看见了吗?死心了吗?”
      霍祁和阮思恒快要走远,陆时今拼命拉车门想下车追上去问个究竟。
      可是霍涟似乎早就预料到他的动作,提前让司机锁死了车门。
      
      “放我下车!”陆时今转过头,眼眶红了一圈,像只愤怒又悲伤的困兽。
      “放你下车,让你去找霍祁?”霍涟不为所动地将手上的平板电脑扔到座位上,“看你们大街上演原配小三大战,我霍家的面子还要不要了?”
      陆时今紧紧攥着拳,克制着自己濒临崩溃的情绪,“只是一起逛个街,他们未必就有什么,你放我下车,我保证不会乱来。”
      霍涟哂了声,说:“就像你说的,霍祁和你谈了三年恋爱,那为什么他有空陪别人逛街,却躲着不见你?你已经亲眼所见,难道还想自欺欺人?”
      
      陆时今咬牙:“你不是不信我是霍祁的男朋友吗?”
      “之前的确存在怀疑,”霍涟扯动嘴角,“可是看到和霍祁在一起的那个男人长什么样后,我信了。”
      “什么?”陆时今问。
      霍涟轻描淡写地指了指座位上的平板电脑,“自己看。”
      
      陆时今垂眸盯着电脑屏幕,那是一张男人的照片,等他看清了照片上男人的模样,瞳孔骤缩。
      “有没有觉得眼熟?”霍涟薄唇翕合,说的话犹如一把尖刀刺在陆时今的心上,“他就是霍祁一直念念不忘的初恋,也是你刚刚看到的那个人。”
      陆时今垂着头,指甲掐进了手心里,可胸口的起伏却越来越剧烈。
      “霍祁他,”霍涟转过来盯着陆时今,一字一顿地说,“不过是把你当成了阮思恒的替身。”
      
      大颗大颗的眼泪,毫无预兆地从陆时今的眼里滚出来。
      霍涟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没看见过别人在他面前哭了,所以看到陆时今流泪,有些微怔。
      男孩在狭小的车厢里无声地流泪,明明伤心到了极点,却仍死死用牙齿咬住了下唇,一声不吭。
      
      看陆时今哭那么凄惨,霍涟也终于良心发现,稍微放软了嗓音,不熟练地安慰陆时今。
      “这不是你的错,想哭就哭出来,心里也能好受点。”
      陆时今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无力地瘫倒在后座上,双眼空洞无神地望着心上人远去的背影。
      
      霍涟让司机开车送陆时今回去,一路上,陆时今一直保持着头靠在车窗上,默默流泪的姿势,直到哭累睡着。
      车子不小心碾过一块石头,一阵颠簸,带着陆时今的身体摇晃了一下,换了个方向,毫无察觉地朝霍涟身上靠过去。
      霍涟本能地想把陆时今推开,可一低头,看见男孩哭肿了的双眼,在睡梦中都不安颤动的睫毛,又生生忍住了。
      算了,既然想拉拢人家,关系总不能搞得太僵。
      霍涟如是说服自己。
      
      到了目的地,等车稳稳停下,霍涟才试图叫醒头靠在他肩膀上睡得正沉的陆时今。
      “醒醒。”
      陆时今紧闭着的眼皮动了动,缓缓睁开眼睛。
      一抬头,对上霍涟的侧脸。
      那张肖似霍祁的侧脸让陆时今原本就并不清明的视线,更加迷茫。
      恍惚中,陆时今以为是霍祁出现在自己面前。
      泪光重新漫上眼睫,一开口,声音软糯,似嗔似怨。
      “老公?”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霍涟:我走过最长的路,就是老婆的套路。
    随机20个红包,感谢支持~
    感谢在2020-01-10 22:47:45~2020-01-14 23:26: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醉生梦死 10瓶;欧菲北极绒 5瓶;茯苓 4瓶;昀离、英英英英、叶耶夜 2瓶;猫.Depp.猫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