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科档案

作者:静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顾楷,那个……我不是故意的。”安武阳亡羊补牢地关上车门,坐回原位后手足无措,险些将车子又发动。
      
      “别激动,我相信你。请你马上把你的蹄子按好,别闹出人命了!”眼见车子差点撞到那个疑似发酒疯的女人,顾楷急的直接打开车门准备跳车而逃。
      
      这一下车,他才发现在车道上乱晃的还是一个熟人。
      
      眼见女人又要晃到车道中心了,顾楷连忙隔着袖子单手将其拉到路边。
      
      “干什么啊!呕~”看来确实是喝多了,女人话都没说完就直接吐了起来。
      
      顾楷一个蛇皮走位就避开了这一波,下一波却被下车前来查看的安武阳给赶上,吐了一身。本来准备下车教育下这个女人的安武阳憋着的满腔道理直接变成了简单易懂的单字国骂:“艹,我怎么这么倒霉!”
      
      这小子总说自己倒霉,殊不知那都是他冒冒失失、粗心大意弄出来的。试想他要是和自己一样日常训练走位等技巧,现在还会这样吗?
      
      顾楷摇摇头,捂住鼻子给安武阳这个明明比他先进灵异科却业绩十分糟糕的同时下达了指示:“武阳,你跟她一起坐车后座,我先开车带你们去我家洗洗。”
      
      “哦,好,好,谢啦。”安武阳虽说无比膈应那个害两人丢了重要物品,还吐了他一身的女人,却还是十分小心地将女人扶上了车。
      
      顾楷正准备发动车子,后座却突然传来一声惊叫,吓得他赶忙回头:“怎么了?”
      
      “那双鞋,在她身上!”安武阳又是惊诧、又是欣喜地指了指瘫睡在后座的女人的鞋子。
      
      那是一双黑色的跑鞋,鞋面已经有些破旧了。而在几分钟前,和这双鞋子一样的鬼魂之物正被禁锢在这里。
      
      “诶?”顾楷也纳闷了,“难道这双也是鬼魂变出的跑鞋?”
      
      甚至连她突然扰乱车道的举动也是被鞋控制的?
      
      来不及多想,顾楷直接将尚未穿好“人皮”的右手按在了右眼上,观察鞋面情况。在熟悉右眼世界中,车前窗那儿放置的佛像散发着柔和的金光,将车内照的通明,之前的跑鞋鬼残留的点点黑气正被金光慢慢净化。而最关键的黑色跑鞋上却没有一点点黑气。
      
      “这鞋子不是之前那双。就是很普通的一双鞋子。”顾楷有些头疼,“一切等回家了再说吧。”
      
      半个小时后,三人来到了顾楷的家中。留守顾楷家的张鹏飞盖着顾楷友情提供的被子蜷缩在沙发上,安武阳一打开电灯就看到了:“他是谁啊?怎么在这儿睡?”
      
      “他啊!就是这次灵异事件的委托人,现在是我的租客,我让他去另一个卧室睡,他非说对卧室有阴影,我就只能让他睡沙发了。”顾楷说着从厨房搬来了一个有靠背的木椅,示意安武阳将女人放在这里坐着,别吵醒张鹏飞。
      
      可惜事与愿违,张鹏飞很快就被吵醒了。更糟糕的是,他醒来时是从下往上看的,一下子就看到了女人脚下的鞋子,睡意彻底蒸发,精气十足地尖叫了起来:“啊!鬼,鬼啊!”
      
      接着,他做出了自己最原始的求生本能,像个树袋熊一样扒在顾楷身上:“大师救命!你看,女鬼都显形了!”
      
      “……”顾楷强硬地将张鹏飞的爪子一根一根地掰开,然后退到一旁,“才分手一天你就不认识你前女友了?”
      
      恰好,此时女人似乎觉得躺的不舒服,幽幽转醒过来,正对上张鹏飞的视线。
      
      “前女友?咋回事?”安武阳悄咪咪地凑到了顾楷身旁,跟着顾楷的脚步一起愿意战场。
      
      “张鹏飞!”徐芸一下子清醒过来,情绪爆发就准备冲上前来,却被张鹏飞从头至尾的畏惧目光给转移了视线——她也看向了自己的脚部。
      
      那里有着一双让两人都极为苦恼和恐惧的鞋子。
      
      徐芸在看清的下一秒就崩溃了,像是摆脱蟑螂一样丧失理智地用脚甩鞋子,丝毫没意识到用手脱鞋更快。
      
      “死张鹏飞!都怪你!都怪你!现在那女鬼缠上我了,啊啊啊啊!”徐芸清秀的小脸上满是焦急,直到顾楷发生才稍显平和。
      
      “放心,这双鞋子上没有鬼魂了。”接着,顾楷还朝自从看清徐芸的模样便有些不好意思,还一直不说话的安武阳使了个眼色。
      
      奈何安武阳实在不上道,他只得自己拿来了一双一次性拖鞋让徐芸换上。
      
      “谢谢你,顾大师。”徐芸终于平静下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也没什么,今晚我开车的时候,你突然跑到车道上。差点撞上你,我们就下去查看,结果发现你喝醉了,就先送你过来这边醒醒酒。”安武阳此刻哪还有之前那副愤懑的模样,连说法都加上了大幅度的美化。
      
      顾楷向来免疫美色,直接切入重点:“徐小姐,你怎么这个点跑到外面喝酒?很危险的。那双鞋子又是怎么回事?你说鬼魂缠上你了,是怎么回事?”
      
      徐芸正打算说,却欲言又止地看向了安武阳身上的污秽。
      
      “哦!没事,我去洗洗就好了。”安武阳立马乐呵呵地离开。
      
      在众人都清洗了一番过后,现场四个与这次灵异事件有关的人就此交流起了鬼魂的情况。
      
      如顾楷所料,那本笔记本确实是突然被鬼魂放进了徐芸的房间的。在气愤地和张鹏飞分手后,她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喝起了闷酒,喝到后面她已经不省人事了。
      
      后面的一切她都毫无印象。她只记得自己在家穿的是拖鞋,醒来后时间变化太大不说,连她脚部的鞋子都变成了那双恐怖的黑色跑鞋。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次的鬼魂可以□□,同时盯上了张鹏飞和徐芸。
      
      顾楷那边的鬼魂可能是受张鹏飞外套上的气息以及顾楷的肉香吸引,很快就找上了顾楷。
      
      至于另一边的徐芸,鬼魂可能是想要助自己的另一□□脱困而临时跑到车道上。
      
      “都怪你!要不是你干这种事哪会这样?盯着我算什么事啊!我……我不也是受害者吗?”分手后,徐芸清醒了不少,此刻不住地批评张鹏飞。
      
      张鹏飞自知理亏,也不反驳,只求助地看向顾楷。
      
      顾楷摸了摸额头,想了想之后才开始劝架:“都这么晚了,你们俩就别吵了,现在问题是你们两人都碰上了同一个问题,得一起解决。你的问题比较麻烦,我们先处理徐小姐这边的小问题。”
      
      “嗯……”
      
      “首先要排除掉其他鬼魂作祟的可能性。徐小姐你有和什么人结怨过吗?有没有和张先生他的……额,客户们接触过?”
      
      “都没有。要是接触过,我就不可能和他在一起了……”徐芸说起来也是满脸落寞,“既然这次出现了鞋子,那肯定就是缠着他的那只鬼。顾大师,我朋友说你神通广大,还很负责。我……我为我之前取消订单道歉,希望你能帮我,钱我现在就可以补上!”
      
      “不用了,你养他这么久,是该让他出出钱了。”顾楷向来看张鹏飞不爽,此刻当然不会给他面子,“张先生,现在轮到你了,你有和你的客户们提过徐小姐吗?或者,你那本册子上有没有写过徐小姐?”
      
      语毕,两人还有一直沉默不语的安武阳齐齐看向张鹏飞,三人的眼神无比统一,像是在齐声说“你要是敢说谎我跟你没完”。
      
      张鹏飞咽了咽口水,停顿了一会儿才回道:“有跟最近的一个提过,不过她还活的好好的,不可能是鬼。我册子上没写小芸,毕竟我跟她是真心交往的。”
      
      “呵呵,交往后还去找富婆叫真心?”徐芸冷笑,鄙夷地看了张鹏飞一眼后就别开了头,不再纠结这个问题,“顾大师,没办法直接消灭那个鬼吗?比如像电视剧里一样的给它烧纸钱,或者超度平息怨气之类的”
      
      “我之前问过了,那些都没用。”张鹏飞小声提醒道。
      
      “烧纸钱没用,但是超度是有用的。”安武阳突然发声,给了徐芸一丝希望。
      
      徐芸喜出望外:“那还等什么,直接安排超度吧。我这边工作不能停,可是那鬼要再像今天这么来一次,我就彻底吃不消了。”
      
      顾楷斜睨了安武阳一眼,暗叹他的多言:“超度可不是找法师或者和尚做个法就行了的。有效的超度需要直接请地府的鬼差把鬼魂抓过去,完全不是念念经鬼魂就自己想通了去投胎那样。我们这种……属于把鬼直接抓回去的,嗯——”
      
      “强行超度。”
      
      “但问题是,地府的鬼差很忙,基本不会管这种小事。”在顾楷悄悄派了安武阳一下后,他才遏止了徐芸的念头。
      
      “那,那该怎么办?应该所有鬼魂都这么难以捉摸,你们平时是怎么处理的?总该有办法吧?”徐芸本就是被朋友介绍来的,此刻多少开始质疑起了顾楷的能力。
      
      “一般来说,只要知道鬼魂的身份就很好处理了,但现在我们不知道。”鬼魂一直借着鞋子行动,并未展现出自己的相貌不得不说很明智。
      
      “顾楷不是让你查你名册里有哪些人死了吗?还没结果?”安武阳也替徐芸着急了起来——他向来最怜悯这种明明自己什么都没干,却被别人拖累遭遇灵异事件的人。
      
      “这……我正要说呢。除了那些怎么都联系不上的人以外,我只发现了一个家属接电话说她死了的。”说着,张鹏飞拿出了早已整理好的那人的信息。
      
      姓名,难得是真的。住址在市内,但家人却是省外人,自然,她的骨灰也是在省外的。
      
      “这就至少要等到三天后,我才有时间安排,你们能等吗?”想到徐芸忧心工作的样子,顾楷十分贴心地多问了一句。
      
      “谢谢你们,但我今天本来就已经请假了,再请三天……实在请不下来,你们能卖我点符咒之类的让我这几天安然上班吗?”
      
      “这不太可能,符咒都是要会用的人主动发动才有效,不存在待机模式的符咒。”安武阳分析了一通,还是决定劝说徐芸,“工作哪比得上自己的命重要呢,你——”
      
      “武阳!停!”顾楷突来的喝止让众人都将目光聚集在了自己身上。
      
      接下来,他花了一点时间给包括安武阳在内的人科普。
      
      人死后变成鬼魂是待在阴阳交界而不是阳间,平常鬼待在阴阳交界只能看到它们死前惦记的人。张鹏飞和徐芸每次遇到灵异事件的时候,那只鬼都得从它专属的阴阳交界来到阳间。这一过程需要能量,能量的来源就是活人对它的思念、恐惧等情感,其中更以它死前惦记的人的情感最为有效。
      
      张鹏飞只要偶尔有想起过那个鬼,哪怕他并不知道对方已经死了变成了鬼,鬼魂都会因此得到能量。长期积攒下来,它就能稍微对阳间造成一点影响,比如让张鹏飞做点噩梦之类的。
      
      但想念提供的能量是最低的,就算张鹏飞无时无刻地想对方一辈子,它都只能总计在阳间待不到一天。
      
      恐惧和相信就不一样了,它们提供的力量大得多,甚至能让鬼魂的能量产生质变,让它能达到影响阳间的程度。
      
      最开始那一晚,鬼魂可能是利用了积攒的能量让张鹏飞产生了幻觉认错鞋子——初时鬼魂只能对它仇恨或者思念的人产生影响。
      
      因此,最初的张鹏飞确实是穿的那双黑色跑鞋,只是鬼让他始终将这双鞋子认成白色跑鞋。这时候的鬼魂还未能对现实产生影响。
      
      可在张鹏飞将其想成见鬼了并开始害怕时,它的能量就大了,能做到的也就多了。现在它甚至都能影响其他人了。如果继续放任这种恐惧扩大化,这个鬼只会越来越恐怖。
      
      现在,它盯上了徐芸,如果徐芸将它想的过于可怕,那它就会愈加壮大。那种暗示鬼魂可能伤害到她的话,此刻无疑是禁忌。
      
      “你这意思是,如果我当初没把它当回事,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张鹏飞有些哭笑不得。
      
      “未必然,人死之前的恨意、爱意是鬼魂的阴阳交界能量的基础,够强的话就可以让他们直接变成可以杀人的恶鬼。但显然,你这个不是。至少她死的时候可能并没有那么恨你。所以,从这点上来说,你的说法也没错。但现在也晚了,你们要避免对它的恐惧,防止它继续壮大。”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古来就有鬼神之事信则有不信则无的说法。一般来说,鬼魂要影响阳间其实是很难的。
      
      也因此,这个鬼魂壮大的速度在顾楷看来实在是太快了,居然只花了月时间就壮大到限制他人脚步让人被车撞死的地步。还有跨过让人做噩梦阶段直接让张鹏飞看到幻觉这点……放在其他普通鬼魂身上,这一阶段都得花半年时间。
      
      “那我,该怎么办呢?你说了我更没办法不怕了。”徐芸都要急哭了。
      
      安武阳也跟着着急起来:“你告诉他们这些,他们只会更害怕的。”
      
      “安心,徐小姐。从你的鞋子上完全没有鬼气残留来看,鬼魂刚刚弄出了这么大动作,能量已经消耗殆尽。接下来它只能慢慢积攒能量,什么都做不了。三天后,我们去把鬼魂解决掉,你们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至于张先生,请你务必相信我,什么都别想,只要你觉得鬼魂比你还怂,它就是个弱鸡。”
      
      安排就此定下,这三天内,顾楷时不时地带着张鹏飞四处走走,勾引下那只鬼魂,最终都是无事发生,穿着的鞋子也不会莫名其妙地变成黑色跑鞋。这证实了顾楷的说法,张鹏飞也就真的将对方看成了弱鸡,更有助于削弱鬼魂的力量。
      
      三天后,顾楷,安武阳两人带着张鹏飞前往笔记本上唯一一个证实死去的人的坟前时,张鹏飞脸上满是高兴与期待,也就那人的家属过来查看时才能变回哀恸。
      
      趁着墓园里的其他人不注意,安武阳递给了张鹏飞一把小刀。
      
      张鹏飞按照计划在食指上割出了一道小口子,然后点在顾楷举起的那张黄符上。
      
      血液沾上黄符居然立马晕开使整张符都变成了血色。接着,众人眼前出现了一道金色的大门的虚影——果然,这墓里的人死前是惦记着张鹏飞的,应该就是那个鞋子鬼了。
      
      顾楷望去时,大门大开,露出了正站在其内的女人。正是他们所要找的墓主人模样,也是张鹏飞记忆中的样子,只是憔悴了不少。眼见原本有些肥胖的女人却因生前的病痛的折磨变成这般憔悴模样,张鹏飞脸上的喜色终于彻底收敛了。
      
      “是你要害我吗?”
      
      “为什么?我知道我有错,但我们也只是各取所需,而且事情都过去了,你还是早点投胎吧。”
      
      张鹏飞真诚地问着,却从头到尾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应。
      
      “可能是这段时间能量不够,现在都发不出声音了。”安武阳小声解释。
      
      顾楷不再等待,直接举起了那张符对女鬼解释道:“这张符的作用是强行超度。它不仅可以让你的阴阳交界现形,还可以直接将你的阴阳交界打散,到时候你也会跟着魂飞魄散,想去阴间都去不了。我希望你考虑清楚,最好现在就放下执念,前往阴间。”
      
      这是灵异科目前为之最有效率的方法,找到鬼魂的坟墓,在这张被科内人戏称为强行超度符的符咒上滴上鬼魂惦记之人的鲜血,相应的鬼魂及其阴阳交界就会出现,比起勾引鬼魂出现再捕捉要有效率的多。
      
      因此,这张符位列灵异科成员最爱用的符之一。灵异科也十分人性化地将其价格从高级符咒的十积分降为了所有人都能接受的一积分。
      
      接下来,如果鬼魂配合,因此放弃了执念,阴阳交界里面就会出现阴间入口。鬼魂一旦进去就再也无法出来,只能等待投胎,算是少了鬼差的强行超度。
      
      可要是鬼魂不配合,他只能一掌将符咒打出去把阴阳交界打散。这时没有了阴阳交界的鬼魂会被空间碾碎,彻底消失,再也没有任何形式上的存在,算是强行让鬼魂灰飞烟灭。
      
      有脑子的鬼魂都知道该选哪种。
      
      这一只也不例外。在顾楷开始倒计时威胁的同时,她的阴阳交界中出现了一片黑色的海洋。
      
      她看着张鹏飞,突然笑了笑,摇摇头一言不发地走向那片黑色的海洋。
      
      阴阳交界也因为主人的消失而开始化为光点慢慢消散。鬼魂生前最大的执念随着光点飘到了每个人的脑海中……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