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科档案

作者:静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 章

      “其实前几天我就感觉脚有点僵了,但今天我的脚居然开始不受控制了,我有好几次走着走着就突然莫名其妙地转弯,完全不跟着我的意识走,虽然一般过一会儿就好了,但我总担心情况会变更差!万一哪天我的脚不听使唤突然带着我跳楼了怎么办?”张鹏飞说着说着就把自己吓到了,猛地抱住自己的脚唯恐它失控。
      
      “大师,请你一定要帮我,再这样下去,我真的会死的。”
      
      张鹏飞确实是怕了,竟主动捂着头辱骂起自己来:“我知道大师你瞧不起我,看不起我。其实我也是,我要是早知道这世上有鬼,早知道会有报应,我肯定不能干这么缺德的事。”
      
      眼见顾楷面色有些松动,他又迅速光脚跑到被前女友摔到地上的笔记本旁边,万分讨好、万分委屈地指着上面一个个名字对顾楷说道:“大师,你看看这些名字,你觉得是真名吗?大家都是玩玩而已,谁会拿真心对待。你看她们为我付出了这些钱,但那算什么?对她们来说什么都不算。我也付出了啊,这只是交换而已。虽然有错,但,但——”
      
      “怎么也罪不至死啊!”说到最后,张鹏飞一幅要哭出来了的模样。
      
      顾楷见不得一个大男人在自己面前哭,直接摆摆手,万分烦躁地问道:“得了!我又不是那个害你的鬼,你跟我说有什么用。你这么会讲,去对着那双鞋子说啊!”
      
      “我也想啊,大师!可是我都不知道那个鬼是谁,我……根本无从说起呀。您神通广大,求求您,告诉我这个鬼到底是谁,我,我我,我给她好好祭拜,我给她烧纸钱……”
      
      “停停停!你说的那些毛用都没有。你有这时间求我,还不如自己一个个打电话问问,看她们是不是还活着。”
      
      “诶?我怎么没想到,好办法啊!”张鹏飞本来还没哭,此刻直接喜极而泣,“大师,你这是,准备帮我了?”
      
      说话的同时,张鹏飞还十分上道地在手机上直接给顾楷转了个一千,接着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所有的毛爷爷按在顾楷手里。
      
      “没——”看看张鹏飞那奋力讨好自己以求救赎的样子,还有自己空虚的余额,顾楷实在说不出拒绝的话,只能催促对方赶紧打电话。
      
      其实张鹏飞有些多此一举了,早在他说“万一哪天我的脚不听使唤突然带着我跳楼了怎么办”时,顾楷就已经动摇了。
      
      深知人鬼之别的他明白死其实是最严重的一种惩罚,而张鹏飞纵然有错,目前看来却罪不至死。若是现在不管,等到日后真发展到那种情况,灵异科的人还是得出动,处理那只让他死亡的鬼,索性从源头处理掉。
      
      尽管如此,心软的顾楷在钱上却非常狠:“张鹏飞,你今晚不会是要住我这儿吧?还是解决那只鬼之前都住我这儿呢?”
      
      “这……现在的情况我根本不敢出去啊!”张鹏飞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只得间接地让顾楷收留他,“只要你让我能安全地待在你这里,我睡哪里都可以。”
      
      “那你随意,”顾楷打了个哈欠,“啊,对了,房租100,往后每天递增100,日付,不接受赊账,不设上限。”
      
      “……”张鹏飞第一次沉默了。
      
      “咳咳,别这么看我,我这是在用金钱逼迫你早点查清楚到底是你的哪个富婆死了还缠着你不放,你要心疼钱就赶紧联系你那些老相好们。”顾楷也有些不好意思了,直接避开对方的目光朝浴室走去,准备洗洗就睡了。
      
      接下来的打电话时间,不知道是不是顾楷的错觉,总觉得张鹏飞的语速变快了不少……
      
      顾楷这一觉直接睡到了第二天中午,将之前战斗所消耗的精力都补了回来。张鹏飞则是到了这时候还在持续奋斗,让人不得不感慨他之前的业务量之巨大。
      
      顾楷稍微走近一看,就被他眼眶里繁密的红血丝给吓到了:“你要是实在工作量太大,那不如陪我一起出去走一趟,把那双鞋子直接勾引过来抓住?”
      
      然而张鹏飞明显已经被吓疯了,“鞋子”两字一说出口,张鹏飞直接抖三抖,然后猛烈地摇头。
      
      “得,那你慢慢来吧。今晚我会晚点回来,有事打电话,别自己瞎琢磨。”
      
      “你去哪里啊,大师?”张鹏飞似乎终于从昂贵租金的打击中活过来了,这时才恢复了昨日的态度,主动关心起“大师”。
      
      “我去忙你的事。”顾楷穿鞋的动作刚停下就走到张鹏飞面前,拿起了他平整地叠放在沙发上的外套——这小子居然还有点小洁癖,不管是昨天的清洁还是今天放衣服的习惯都让顾楷有点儿惭愧。
      
      虽说是忙张鹏飞的事,顾楷却先来到了灵异科。说是“科”,其实规模十分寒碜,就只是一栋偏僻的三层民居。一楼接待,二楼办公,三楼后勤,是顾楷今天要问罪的地方。
      
      仔细算来,自己的全部身家几乎都赔在那个女鬼身上了。存款自不用说,那其实都是小头,大头是他随身携带的符咒法宝。
      
      那些都是有钱也买不到的,是最让顾楷心疼的部分。
      
      就拿他所用的高级符来说,这种东西要在后勤部拿到,至少得花十积分。积分是灵异科的特色,有两个获取途径。一是接任务,每接一个灵异事件的任务,都有1积分,根据任务的完成度后续可拿积分在2到6不等,也就是一张高级符就抵过一次任务了。
      
      二是拿钱换,1000元可换1积分。也就是说那一张高级符就已经是10000元了!想想他昨天用了多少张高级符?
      
      想想他昨天那两个报废的法器价格,啊……心好痛,果然不能用钱来算,这样算下来,昨天他已经在孟宁身上赔上了一套房的钱了。
      
      换成单纯的任务积分的话……马丹!还是好痛,他相当于去年一年白做了啊!还有那张新型阵法图,他昨天愣是不敢回去取,也不知道今天是会被人当垃圾一样扔了还是……
      
      越想越遗憾,他都希望后勤部给他的实际上是假的了。
      
      然而,那两个负责后勤的人前后给他核实了三遍记录都显示没错。他又没有原物来对峙,只得万分幽怨地看着那俩人,大约单方面地看了两分钟后,对方终于妥协了:“算了,看你这么倒霉,我就免费赠送你几张符咒。还有你这案例我就帮你报上去,看怎么处理了。那女鬼听起来就很不简单啊!”
      
      “勒索”完成,顾楷将符咒揣在身上,披上外套便朝外面的街道走去。
      
      此时时间已经来到午夜,周围的人少到极致,顾楷顺着大路走还是感到空荡荡的,周围只剩下自己单一的脚步声。
      
      “哒、哒、哒……”得益于常年为任务锻炼身体,顾楷的脚步声整齐而干脆。
      
      可不知何时开始,他的脚步声中开始出现杂音。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有什么,在跟着他,听声音,像是在他身后十米开外。
      
      他毫不畏惧地转身,一眼望去,竟是没有看到张鹏飞所说的鞋子。此时,脚步声也停了,周围惊得连他的呼吸声都听得到。
      
      顾楷将右手从外套口袋中抽了出来,迟疑了会儿又将其放了回去,继续顺着原来的路向前走去。
      
      “哒、哒、哒哒……”又是那双重的脚步声,只是这次对方变聪明了,居然学会跟着顾楷的步调一起走,若不是偶尔因路面因素造成的杂音,常人几乎听不出来。
      
      顾楷再次转身,身后依旧没了声音,也没有鞋子,但他却觉得这次身后的脚步声听起来似乎近了些,在五米以内,似乎只要一招手就能触碰到他了。
      
      额角微微滴汗,顾楷面色如常,继续朝前走去,却在中途转了个弯,面向此时还是绿灯的人行道。
      
      按理说他该走了,可他偏偏要等到黄灯时才开始行动。
      
      踏过三条斑马线,走进车辆行驶的区域,此刻顾楷又听到了那错开的脚步声,这一次,离得更近了,近的恍若咫尺。
      
      这一次,顾楷没有回头。他直接低头望向脚下——早晨换的皮鞋此刻已经变成了一双有些破旧的黑球鞋。
      
      身侧传来一阵车鸣声,时机刚刚好。双方相撞只在数秒之间。
      
      顾楷微动双脚,却发现自己的脚完全动弹不得,就像是被橡胶粘在了地上一样,使劲扯儿都扯不开。
      
      而这一瞬间,车已到达身侧,急促的喇叭声就像是人死前最后的惊叫,一声比一声尖利。
      
      猛烈的刹车声更是让人听得头皮发麻。那双鞋子也在此时蔓延出了一阵黑气,将顾楷试图直接从鞋子拖出的脚踝拉扯的完完全全!
      
      突然!本该惊叫、怒吼、呐喊的顾楷竟是泰然自若地直接坐在了地上,同时用双手按住了自己脚上的两只鞋,看都没看近在身侧的车。
      
      “嘟……嘟……”
      
      顾楷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接通后,车内和手机里突然同时传来同一个人的声音:“你小子玩的都是心跳啊!别说,看你这样,我还真想压过去了。”
      
      “呵呵,有心思开玩笑还不来帮我一下。”顾楷顺着脚踝将鞋子往下拽,拼命拽了两下才拽下去了三厘米,始终无法使其完全脱落,“先把我搬上去再往我家开去慢慢处理。”
      
      车上下来了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他十分听话地将顾楷搬上了自家的小轿车。
      
      恰在两人上车的刹那,车窗前放置的一个佛像突然发出点点金光,刚才还死活脱落不了的鞋子瞬间脱出。
      
      顾楷这才将手松开,把这双鞋子并排放在了正副驾驶座之间。
      
      只见两只鞋子上各粘有一张黄色的符,鞋子在符下微微震动,却再难成气候——后勤部赠送的束缚鬼魂的符咒倒是比昨天的高级符咒表现的好太多了。所谓空手套白狼大概就是如此吧。
      
      “靠,你也是神了,随便套一件别人的外套就能勾引鬼上钩了。我怎么就没你这么好的运气呢?这算不算钓鱼执法?”
      
      顾楷并不理会男人的调侃,直接将带有龙形疤痕的手按在了两只黑色跑鞋上。鞋起初还在微微震动,待手放上去,手上龙纹轻轻游动时便恢复了安详。
      
      顾楷也闭上了眼睛,虔诚地看向了脑海中的新增的记忆画面——那是他向来尊重的每个鬼的一生。
      
      忽而,一阵急刹车,车身跟着猛地翻腾,即使有安全带的保护,顾楷也还是猛然前倾单手脱离鞋子,同时记忆中断,并未能看到任何画面。
      
      “怎么了?”顾楷还来不及看清情况,车身又跟着猛地几个急转弯,就是定不下来。
      
      恰在此时,座椅之间鞋子随着距离的震动被高高扬起甩到了后座。
      
      来不及查看,惊魂甫定的两人死死盯住了还在他们车子前方晃荡的一个女人。
      
      这人似乎喝醉了,刚才疯狂地发着酒疯,突然冲上街道左右摇晃给两人带来了巨大的困扰。
      
      负责驾驶的安武阳是个暴脾气,直接就开了车门准备下去理论一番。
      
      突然,一道黑影像抛物线一样跟着大开的车门飞了过去,给安武阳有掉发趋势的脑袋带来了一缕清风。
      
      “额……那是啥?”安武阳摸了摸后脑勺,有些不安地问道。
      
      顾楷一撇车后座那两张瘫在地上黄符,喟然长叹:“是我找你帮忙就是个错误的证据……”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