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偏要撩

作者:烤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高冷一时爽

      历史学老教授韩以睿办公室。
      温燃坐在老教授对面,在吃第二支花心筒冰淇淋。
      
      温燃边吃冰淇淋边说:“我就喜欢原始社会那鼓劲儿,不高兴了就打,高兴了就捂着嘴噜噜噜,大家伙儿围在一起篝火唱歌,不用担心任何社会批判,想干嘛干嘛,过得有劲又开心。爷爷,弄个原始社会那种的舞台剧怎么样?”
      韩教授七十多岁,在家里待不住,退休返聘回学校的,吹着茶水说:“所以你就是从原始社会来的,想干什么干什么,没规矩,不管别人眼光,过得有劲又开心。韩思桐要像你一样就好了,你们俩一起长大的,你怎么都没影响到她一点。”
      
      温燃笑得没心没肺,“思桐有爸妈啊,还有你和奶奶,自然要规规矩矩长大。我没爸没妈的,没规矩也没人管。”
      “瞎说,”韩教授隔着桌子弹她脑袋,“你爸妈都还活着呢,不准说那种话。”
      
      温燃撇撇嘴,没顶嘴。
      活着也不管她,跟死了有什么区别。
      
      温燃在韩教授办公室虚心请教了一小时,临近中午时,温燃正要跟韩教授去吃中饭,办公室门突然被敲响。
      
      门被缓缓推开,进来的是两条大长腿,而后是劲瘦的腰,整洁白衬衫,一只棕色保温杯,以及一双无波无澜的淡淡双眸。
      
      温燃:“……”
      让她失恋三天的男人。
      
      “爷爷,”沈砚目光落在一旁一身红裙的温燃脸上半秒,望向韩教授,“没打招呼就来看您,打扰您了。”
      “沈砚来了啊,这打扰什么啊,”韩教授笑着起身,“有段时间没见着你了。”
      
      说着韩教授给两位年轻人互相介绍,“沈砚,这是燃燃,思桐的好朋友。燃燃,这是沈……”
      温燃举着冰淇淋站起来,眼里笑容像在看已婚客户,商业化微笑说:“爷爷,我们认识,这位是沈总,我今天找您谈的主题游乐场,就是沈总的项目,我爸就是想和沈氏合作。”
      沈砚的目光在温燃拿着的冰淇淋上扫了一眼,冰淇淋化得快,柔软的纯白色向下化到了温燃指尖上,他眉头有稍纵即逝的轻蹙,而后落到温燃脸上,“温经理,您好。”
      温燃露着八颗洁白牙齿微笑,“沈总好。”
      
      “是吗,那巧了啊。”韩教授笑着让沈砚坐下,“沈砚啊,平时都是到家里来看我,这次来办公室啊?来,直接入正题吧。”
      温燃有眼力见儿地笑说:“爷爷您和沈总聊吧,我去学校里边儿转转。”
      
      她刚走出去十米远,接到石磊电话,“燃总!我给你查了三天!百分之一万确定,沈总没有女朋友!!!!!!”
      隔着电话,温燃听到了石磊口中的一百个感叹号。
      温燃心中顿时也升起一百个感叹号!!!!!!
      
      温燃立即返回去,韩教授看到她去而复返诧异问:“燃燃怎么了?”
      温燃双手抬着把椅子坐到沈砚旁边,乖乖巧巧说:“我没怎么啊,爷爷你们继续聊,我旁听。”
      说着温燃看向沈砚,“砚总,不打扰您吧?”
      沈砚平淡地看她一眼,“温经理,您随意。”
      
      温燃乖乖巧巧地坐在沈砚身边,一起听韩教授给沈砚出建议,同时余光打量观察沈砚。
      她发现沈砚身上那种对什么都很淡的情绪可能是天生的,因为他对韩教授也是那态度。
      
      韩教授作对他分析利弊,他听得认真,泰然从容地与教授交流。
      声音文质彬彬的轻淡,嗓音声线好听。
      
      中午三人一起用餐,到下午两点时结束分开。
      韩教授送俩人出去,笑说:“沈砚啊,爷爷挺希望你和燃燃合作的,你们俩一个硕士一个博士,专业方面没问题,人品也没得说,你们互相不了解,但我对你们知根知底,挺好的。”
      沈砚点头,“嗯,我会认真考虑的。”
      温燃笑得特美,脑袋往韩教授肩膀上一靠,“谢谢爷爷夸我。”
      韩教授笑着弹她脑袋,“没事儿少吃冰淇淋,对身体不好。”
      “这不是没男朋友管我嘛,”温燃眼睛盯着沈砚笑,“等我有男朋友管我的,我就不吃了。”
      
      温燃跟在沈砚身后走出韩教授办公室,笑眯眯地说:“砚总,您这个人不太老实啊。”
      沈砚颀长身影停在办公走廊中间,眼角余光向身后扫。
      
      温燃快步走到他面前,仰头对上他平淡的目光,明眸弯弯,笑得灿烂明媚,“砚总,您没女朋友哦。”
      
      走廊间有两秒的安静。
      风轻吹半开的窗,窗无声地缓慢敞开。
      浅风吹到温燃柔软的长发,发尾有轻轻的掀动,空气中弥漫着她身上的香气。
      
      沈砚淡淡收回视线,声音毫无波澜,“温经理再见。”
      而后绕过挡在身前的温燃,迈着长腿,拿着保温杯,前行离开。
      
      温燃挑眉笑了声,见好就收,和沈砚在停车场挥别,开车回公司,下班后回温家别墅。
      要不说她不爱回温家别墅,明明是她自己家,还被关在门外了十分钟,得等温家现任女主人曹忆芸的指示才能开门。
      
      温志成下午没在公司,看到温燃回家就指着她气道:“温燃你怎么回事,安全消防检查是你叫来的?自家集团也举报?你怎么这么不懂事!”
      温燃忍住心里的憋气劲儿,笑着过去抱住温志成胳膊,“我这不是为集团考虑吗,安全消防检查不就是为了安全吗,检查到位了没坏处呀。爸您别生气,您一生气我就想哭。”
      
      温志成呼吸很沉,还在生气中。
      曹忆芸过来给温志成递茶,温温柔柔地说:“别和燃燃生气了,燃燃好不容易回来一次。燃燃今晚在家吃吧?我让厨师给你做你爱吃的。”
      
      温燃对父亲还能忍,毕竟那是给她钱的人,对面前这女人就忍不了了,温燃斜眼看曹忆芸,“是吗?那你说说,我都爱吃什么啊?”
      
      曹忆芸脸上有转瞬即逝的尴尬,温燃一年到头能回来两三次,她还真不知道温燃爱吃什么。
      温志成也真是对温燃每次回来都吵架的事心烦至极,转身上楼,“温燃,来我书房。”
      
      温燃到书房就直接入正题,“爸,我要和沈氏的这个合作。你答应我,不让钱戈雅参与这个合作。”
      温志成叹气揉眉,“你总和她抢什么,不都是为了公司吗。你小时候那么听话懂事,怎么越大越任性了。”
      
      她现在是没有小时候听话懂事,那不是因为父母离婚、遭受继母和继姐的欺负、父亲还不管她吗?
      温燃向来不跟她爸说这个,说这些显得她矫情,谁在孩童时代没有心理阴影?
      
      “我没任性,”温燃坐在她爸的书房桌上,双脚晃来晃去,“我和霍氏的海洋馆合作项目,我谈了两个月,我手下的人为这个项目天天加班,结果我一个阑尾炎手术,就被她抢功了,她和她部门坐享其成,我心里不平衡,你……”
      温燃话还未说完,钱戈雅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在电话里亲昵地说:“爸,我和沈总通过电话了,下周还可以再坐一起谈一谈。您放心吧,我会努力拿下这个合作案的。听妈说你最近休息不好,您别担心了,有我呢。”
      
      温燃平静地看着她爸,清清楚楚听到她爸笑说:“行,辛苦小雅了。交给你,爸放心。”
      温燃面无表情跳下桌子,头不回地摔门出去。
      
      不想回公司,不想回家,也不想一个人。
      温燃最后在公园看了俩小时广场舞,广场舞公园人多,热闹,总归比孤单一个人的时候好一些。
      
      之后温燃回家取了两块她新做的蛋糕,按着导航开车去沈砚家。
      跟她爸说什么都没用,追沈砚更有用。
      
      沈砚家离她自己的房子还真不算太远,都是在高档洋房区,开盘时间和房价也都差不多。
      她有朋友住这个区,一通电话顺利让保安放行。
      温燃到沈砚家门口,像摩斯密码一样,有节奏地按起来。
      
      一分钟后,门开。
      九点多的夜晚,温燃弯起眉眼,仰头对开门的沈砚笑,“砚总晚……”
      
      温燃开场白停住,眨眼上下打量沈砚。
      沈砚刚洗过澡,穿着一身白色V领浴袍,胸膛一片白,浴袍袋子在腰间系得松松散散,露着的小腿细白,光着脚,连脚趾都很白。
      如此干净的一个男人。
      
      “砚总晚上好,”温燃拿着蛋糕的手背在身后,歪头笑说,“我刚才被人欺负了,一个人开车出来,路上渴了,想起砚总家住这边,就来讨杯水喝。”
      
      沈砚一动未动地垂眉打量她。
      他头发上有水,顺着额头,滑向鼻尖,摇摇欲坠了两秒,滴落下来。
      温燃盯着沈砚发尖那下落的水珠,心跳重了一拍,移不开视线。
      
      沈砚退开半步,平静道:“温经理请稍等,我去给温经理拿水。”
      温燃眨眨眼,试探地抬脚想要跟进去,沈砚用脚勾门,“砰”一声响,门关上了。
      
      “……”
      砚砚的安全意识可真棒。
      
      沈砚经过客厅去厨房冰箱里取水,坐在客厅沙发里的发小乔子执说:“沈叔坚决不允许你和温氏合作?说没说为什么?沈叔是不是还惦记着让你娶韩思桐?”
      沈砚没回他,脱下浴袍放到楼梯扶手上,上楼。
      
      乔子执:“……”
      就不能回房间后再脱浴袍吗??
      
      一分钟后,沈砚换好家居服打开门,递出来两瓶矿泉水,“温经理,晚安。”
      
      温燃:“……”
      不想晚安。
      
      温燃伸出指尖碰了下水瓶,“有点凉……砚总,有常温的吗?”
      沈砚:“稍等。”
      
      沈砚脚尖一勾门,返回房间。
      
      客厅里乔子执扬声通知说:“沈砚,我把你家房子挂到网上招合租了。”
      沈砚向乔子执看过去,正要说不需要,看到乔子执黑色皮衣上有淋上的啤酒液体。
      沈砚微微皱眉,“脱了。”
      乔子执:“???”洁癖到他身上有啤酒都管?
      
      片刻后,沈砚打开门,手上拿着一个托盘,上面分别是一杯冒着热气的热水,一杯放着冰块的冷水,以及一杯常温的水。
      
      温燃:“……”
      砚砚好体贴好温柔。
      才不是为了赶紧把她打发走。
      
      温燃眨眨眼,接过温水喝了一口,扬唇笑问:“砚总,我明天早上来接你上班吧?”
      
      沈砚眉间有转瞬即逝的轻蹙,大概是这辈子,从来没有被女生接上班过。
      
      温燃都不用观察沈砚的微表情,就知道沈砚会拒绝她。
      于是在沈砚拒绝她之前——她惟妙惟肖地模仿沈砚的表情,压低声音粗咳了一声,“咳。”
      声音犹如感冒后压低的沉,“唔,那么辛苦燃总了,明天早上我与燃总,不见不散。”
      
      温燃做回自己眯眼笑,声音柔软好听,“好呀,砚总明早不见不散。”
      
      沈砚抿得如直线的唇,有了轻微的波浪。
      应是第二次见温燃这位戏精本精,仍不大适应。
      
      然后,他平淡道:“温经理再见。”
      
      “砰”一声——
      关上门。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砚总今天大概说了这样四句话:
    温经理,您好。
    温经理,您随意。
    温经理,晚安。
    温经理,再见。
    呵呵:)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