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武郎将的闲适生活

作者:巫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九章

      顾澹连忙往院里躲,但钱更夫早就发现了他,大喊:“人就在那儿,别让他跑了!”
      
      院门“啪”地一声被顾澹快速关上并落栓,他反应极快,立即奔向后院,想翻墙往屋后的树林里逃。
      
      身后的院门被撞得啪啪作响,撞门声夹杂着士兵的骂声,还有钱更夫的催促声,令顾澹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轰隆一声,大门硬是被撞开了,四名体格强健的士兵冲进院来,追捕顾澹。
      
      顾澹听得身后巨响,知院门被撞坏,他没回头,用力攀爬上院墙,正欲跃身往院墙外跳,忽觉脚腕被人大力抓住。顾澹双脚用力向后踹,将钳制他脚腕的人狠狠踹开,他连忙跳向墙外,身子滚落地,他起身想跑,突然就被人扑倒在地。
      
      两人扭打在一起,顾澹被对方摁在地上,当兵的手劲比他大,他没占着好处,而且后面追赶的人已经赶至,顾澹务实地放弃挣扎。
      
      “别打我!别打我!我不跑了,你们要做什么?”
      
      顾澹仓皇从地上爬起,抬手去挡挥来的拳头,嘴里讨饶。他吃一堑长一智,知道硬碰硬不行,再说他也不想再一身伤,老疼了。
      
      “做什么?当然是来抓你这个逃户。”钱更夫裂嘴笑着,露出两排大黄牙,笑得还挺得意。
      
      顾澹看到钱更夫,心里恨着,他胡扯:“我不是什么逃户,我是武百寿的亲戚,不信咱们去村正家当面问村正。”
      
      两名士兵拿绳索要捆顾澹,将顾澹双手拉往背后捆绑,此情此景似曾相似,顾澹简直欲哭无泪,也只得老老实实让他们绑。
      
      钱更夫揪住顾澹领子,用手拍拍顾澹的脸,阴险道:“你算是他哪门子的亲戚,武百寿自个都来历不明。我告诉你,过些日子我还要带人去抓他咧!”
      
      算来,在一年前,顾澹刚穿越来孙钱村,钱更夫就曾想将顾澹充作流窜的盗贼,抓去官府换赏钱。
      
      都这么久了,他原来还有这个念头。
      
      “钱更夫,我和百寿跟你无冤无仇,你别太过分!”顾澹气恼不已,但对于这种没皮没脸的老无赖,他又没辙。
      
      顾澹目光不停地往院门外张望,希望武铁匠快点回来。
      
      “你跟我无冤无仇又怎样,我偏要拿你换酒喝。”钱更夫老早就想将顾澹报官,领几个赏钱花花。当初要不是村正和武铁匠拦着,这妖狐般的人,哪还可能让他白白待在村里。
      
      钱更夫对武铁匠是有些不快的,在武铁匠来到孙钱村前,钱更夫虽然酗酒误事,但村民没别的人指望,在村里他可是有排面的人。武铁匠来了之后,钱更夫就感觉地位下落,前些日还让村民好好奚落了一番。
      
      “别废话,走!”
      
      士兵绑住顾澹双臂,用劲将人推搡。
      
      “你们要把我抓往哪去?”顾澹心中怔忡,不肯走。
      
      士兵挥拳要打他,他躲避开,仍是问,带着请求,双眼含泪。
      
      大概是看他长得文弱,年纪轻,泫然欲泣的有点可怜,人又被绑着,也跑不掉,年长的一位士兵道:“周店军所。”
      
      “周店军所在哪?很远吗?”顾澹面上可怜巴巴的,他心里亦是一惊,听地名就不是什么好去处。
      
      听说逃户被抓到的待遇都不好,被关被奴役,不过眼下战事迫切,似乎是要被直接抓去兵营里。
      
      另两名士兵推着顾澹走,喝道:“问那么多作甚,去了就知道!”
      
      钱更夫在后头取笑,说算你运气好,以前抓到逃户要先关起来,饿两天,打三十大板,再发配去城头敲石子,给守城的士兵干苦力,现在前头的都省了。
      
      顾澹在心里咒骂钱更夫穿肠烂肚,不得好死。
      
      在士兵的押解下,顾澹穿过倒塌在地的一扇院门,再往前就要迈出大门,顾澹回头看他与武铁匠的房子,依依不舍。
      
      顾澹忽然蹲下身,放声哭道:“当兵的大兄弟,你们让我等等再走吧,让我跟百寿兄弟话个别。”
      
      钱更夫拿脚踹顾澹背,骂道:“快起来!”
      
      他似乎瞧出顾澹就是在故意拖延时间,而且他显然也担心武铁匠等下回来。这个老无赖,肯定是趁着武铁匠不在家,才敢领着士兵过来。
      
      顾澹哭得像模像样,直到士兵扯他领子,将他提起,他才继续走。
      
      怎奈武铁匠仍未回来,钱更夫还特意领着士兵走一条偏僻的出村路,避免路上撞见武铁匠。
      
      顾澹被押着走,路上瞅见一位挖笋的村民,为尽量引起注意,不管士兵和钱更夫怎么催,大声呵斥,顾澹就是不肯快走,说他适才从墙上跳下来,摔得腿疼。
      
      顾澹放慢脚步,希望挖笋的老农看见他。
      
      有村人目睹他被抓走是最好的,武铁匠会来搭救。顾澹此时并不太绝望,他以前就听阿犊说过,那些官吏啊士卒啊,给钱就好说话,武铁匠应该可能也许,还是有几个钱能赎他的吧?
      
      今日,村正家中有几个陈村的客人来访,村正之所以将武铁匠唤去,是因为他们商议的事需要他在场。
      
      如今官府在各乡里征兵,许多青壮要去从军,以后面对石龙寨的侵扰只会更被动。
      
      村正和陈村的人商议一番后,想将两村的男子召集起来训练,让武铁匠多少教他们点本事。
      
      出乎村正的意料,这事武铁匠拒绝了。
      
      武铁匠明说村民最好不要与山贼械斗,一旦双方手中有武器,村民必将非死即伤,平日种田的村民是绝然打不赢杀人越货的强盗。
      
      对抗像石龙寨这样盘踞在当地数年的山贼,最好还是由官兵出面。
      
      然而官兵又不肯出面剿贼,于是武铁匠这些话引得众人不满。
      
      村正也不知道怎么武铁匠突然变得冷漠,不近人情,不过看他冷静饮酒,任由众人非议,村正直觉他应该另有什么打算。
      
      村正抛开武装村民的事不谈,想回头自己再劝说武铁匠,转而跟陈村的人商量在桃花溪畔围木栏事。
      
      对于这个策略,武铁匠很赞同,并建议枯水季时在桃花溪下流截流,让溪水充溢,使山贼想过溪就必须得借助木舟。
      
      另外他还提议,让要进山採山货的村民务必结伴出行,并带面锣,一旦遇到山贼就敲锣,为得不仅是召人撵贼,也是为吓唬。
      
      吓走就行,非不得已,村民不要与山贼正面起冲突。
      
      陈村来的人还是第一次见到武铁匠,早先已有耳闻他很有胆识,武力高强。此时陈村来的人也纳闷,他教的怎么都是避免正面冲突的法子,一点强势、霸道都没有。
      
      不过实用,对村民而言确实挺受用的。
      
      天近黄昏,武铁匠离开村正家,走在回家的村路。他的脚步很快,想顾澹应该在等他,若非村正唤他,黄昏时,他会与顾澹坐在桑树下吃饭,闲话。
      
      一张木案,两条席子,双人对坐。如果菜色丰富,又有酒,两人会对饮,喝至月亮出来,满天星辰,携手同眠。
      
      武铁匠远远看见自家的院门,就觉不对劲,大门倒下一扇,另一扇被撞歪了。武铁匠忙进院喊顾澹名字,没有回应,他四处查找都没有顾澹的影子。
      
      在看见被撞坏的大门时,武铁匠就有一股不详之感,接着发现顾澹失踪,只是坐实了这份预感。
      
      武铁匠低头察看地上的脚印,地上脚印凌乱,似乎有不少人进来过这院子。
      
      此时天已经快黑了,武铁匠点上油灯,在院门前低头查视,就在那些杂乱无章的脚印下,他认出地面有字,用树枝写的字,有些字已经脚印踩得模糊,但勉强能辨认,那是六个字:我在周店军所。
      
      写得很仓促潦草,写字的人,显然是在很紧迫的情况下写的。
      
      全村识字的人屈指可数,而这种简化的字,只有顾澹会写。
      
      武铁匠仿佛看见顾澹被人押着走,走至院门前,他蹲身在门口不肯走,趁机在地上写字,留下信息。
      
      周店军所,武铁匠知道,那是本乡的一处驻军地,平日有二三十名士兵在那儿驻扎,头子姓罗,人称罗长上,此人贪财好利。
      
      顾澹既然被带往周店军所,带走他的人自然与石龙寨无关,跟近来的征兵极可能也无关。
      
      顾澹是黑户,征兵征不到他,多半是被人报官缉拿。
      
      知道顾澹还是黑户身份的人可没几个,而会做出这种事的村民更少,这人必是与他或顾澹有嫌隙。
      
      黑暗中的屋院,空空荡荡,没有灯火,没有温热食物,武铁匠仿佛回到他独自居住的时光里,那时他身边还没有顾澹。
      
      武铁匠进厨房,他看到灶台上顾澹剥好的一大盆莲子,能想象到顾澹原本是要用莲子做粥,但因自己还没归家,迟迟未作饭,在等他。
      
      顾澹被抓走的时候,连晚饭都还没吃上。
      
      武铁匠擎灯回到寝室,他看见两张床中间的木柜上摆着一瓶插花,莲蓬、荷叶,错落点缀,清雅别致。顾澹喜欢花花草草,时常摘些回来,装点寝室,有时还像个傻子那样,摘花藤盘成花冠,戴在头上。
      
      武铁匠的手指碰触嫩红的荷花瓣,花瓣坠落,掉在他手心,武铁匠握住花瓣,没多久,他收起思绪,手掌松开,花瓣落地。
      
      武铁匠抬脚将自己的木床踢开,他蹲身掀墙砖,从砖洞中取出一只沉甸甸的木盒,木盒有巴掌大,通体髹漆,纹饰精美。
      
      武铁匠打开盒盖,顿时金灿灿映目,这是满满当当一盒的小金饼,每块金饼比栗子略大,厚实。武铁匠取出一枚金饼,把木盒放回砖洞,填上墙砖,将床复位。
      
      武铁匠不慌不忙出寝室,出屋,把屋门落锁,他没有搭理倒塌的院门,径自前往村正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导演:原来你才是全村最靓最有钱的仔。
    ————————————
    感谢在2020-05-17 15:56:07~2020-05-18 11:15: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二步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木兮兮 2个;伊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春和草木、兰薏 10瓶;喵嗷喵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