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武郎将的闲适生活

作者:巫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八章

      药叟被杀死在松林里,位置离他平日采药的小屋不远,离山神庙也不远,他直挺挺地躺在地上,他身中数刀,死状凄惨。他死时手中仍捏着把草药,草药篓子被扔在尸体的旁边,像似他刚采完药回来,要返回小屋,突然遭人袭击。
      
      杀人者的袭击迅速,很凶残,药叟连反抗都没有就被杀害。
      
      武铁匠察看药叟的伤口,确认是两把不同的利器造成,行凶者至少有两人,再看被砍的部位,明明已致命,却还多加了几刀,这明显是报复。
      
      武铁匠神色凝重,他伸出手,帮药叟合上眼睛,许久未说话。
      
      这一路过来,从村民议论声里,顾澹大致了解到药叟近来都是结伴上山,就昨儿突然独自一人进山采药,然后就出事了。
      
      药叟原本今早就该下山,他家人见他午时都还没回家,到山上的采药小屋找他,这才在小屋附近发现药叟的尸体。
      
      此时,药叟的老妻早已哭瘫在一旁,有几个妇人安慰着。
      
      有些村民围聚在尸体旁边,有些村民待在附近,他们议论纷纷,有人义愤填膺说一定是山贼干的,山贼就是来报复。
      
      有人小声说药叟就不该独自一人进山,山贼最近太猖狂,药叟老糊涂,把命丢了。
      
      还有人说上次抓到山贼就该放掉,村正不也是个老糊涂,杀猪的和打铁的都自以为有本事,不懂江湖规矩。还说了一通歪理,什么贼有贼的贼路,官有官的官道,官贼各行其道,没你当民的事。
      
      说这话的人是钱更夫,他一点也不因药叟的死亡而感到难过或者惊慌,反而像在幸灾乐祸。
      
      阿犊听得火大,他大声道:“你到底哪边的?说的什么胡话!”
      
      往年别村也有过打伤山贼,又怕得罪,将山贼放了,结果山贼带人下山报复的事。
      
      就是任由欺凌,打不还手,也只会被欺负得更厉害而已。
      
      “就是,当得哪门子的更夫!老是出去喝酒,夜里找他巡村都没个人影。”有位男村民抱怨了起来,显然他夜里也在巡逻队里当值,对钱更夫这个不尽职的更夫很是不满。
      
      村民们你一句我一句,数落钱更夫的不是,他是个更夫,本该保护村子,现下村民被害,他还说风凉话。也有人怪是钱更夫的外甥孙吉把山贼引进村,这才害死了药叟,钱更夫吃瘪,溜之大吉。
      
      武铁匠待在尸体旁,模样静默,村民的议论声他像似并未听见,他在思考着什么。 
      
      “百寿。”顾澹抓了下武铁匠的手,发生这样的事令他不安。
      
      顾澹和武铁匠一同生活了一年,他还是第一次见他露出这种神情。
      
      武铁匠看了眼顾澹,未言语,他站起身,对村民说:“去山神庙看看。”
      
      他的声音很沉寂,却让人感到冷意,仿佛是寒冬里兵刃贴碰肌肤,顾澹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那个被山贼和孙吉欺负的老庙祝,他是如此淳善,在山贼受重伤后还拿药救治他们,难道他也会惨遭不测?
      
      本在说话的村民,顿时安静无声了。
      
      山神庙的大门半掩,老庙祝脸朝下趴在脏乱的院中,身上苍蝇飞舞,散发着不好闻的气味。阿犊将老庙祝的尸体翻过身,见到他胸部有个口子,位于心脏附近,他是被人一刀扎死的。
      
      顾澹眼泪不由自主地溢出,他还记得当时他被捆在柴房里,老庙祝拿石片帮他割开绳索,还给他药粉治伤。
      
      在山神庙被解救后,顾澹曾和武铁匠上山给老庙祝送过粮,当时老庙祝还安好无恙,将他们送出院门。
      
      在场的村民都吓懵了,脸色苍白,噤若寒蝉,有胆小的双股打颤,瘫软在地。一连见到两具死状凄惨的尸体,村民们活了大半辈子也没见过这样的情景。
      
      阿犊一顿咒骂,捶打院墙出气。
      
      “你们庙附近找个地方挖坟,好把他掩埋。”武铁匠的神色静穆,他弯身抱起庙祝,将他的尸体放到石条砌的廊道上。
      
      尸体一被移动,苍蝇嗡嗡四散,一些污血也从庙祝身上渗出,沾染到武铁匠的衣服,他并未介意。
      
      庙祝死亡时间比药叟早,他死了应该有两天,尸体僵直,有腐败迹象。在场的村民见到尸体都避开不及,也就阿犊和武铁匠敢接近,并为他敛尸。
      
      一些村民在庙外的松林里挖坟,一些村民伐木,武铁匠有木工手艺,他给庙祝打造一口粗棺木。
      
      众人从庙里搜出庙祝的一些物品,搬至松林坟坑,一并陪葬。
      
      老庙祝并无家人,子然一身。
      
      早年山神庙本是有几个道士,后来老的老死了,年轻的受不了山贼的骚扰,纷纷下山,就老庙祝一人守着这破庙。
      
      埋完庙祝,村民急匆匆离开,这片山林,他们往后是再不敢涉足了。
      
      顾澹摘来几个野果,一束野花,摆在坟前作祭,他在坟前拜了三拜,念念有词。
      
      武铁匠背靠着一棵老松,看坟前作祭的顾澹,偶尔他目光收回,远眺叠翠的群山,他似乎正越过山脊,望向那掩于密林山崖之后的石龙寨。
      
      已是傍晚,山中野兽鸣叫,松风阵阵,没有了主人的山神庙,越发显得死寂,甚至看着阴森恐怖。
      
      顾澹拍去膝盖上的泥土,他跟前是武铁匠用刀刻的一块木质的墓碑,刀力透板,痕迹深刻。
      
      “百寿,我们回去吧。”顾澹轻唤,他看着武铁匠的侧影,晚霞映红他半身,显得那么沉寂。
      
      武铁匠起身,转过脸来,面上看不出什么情绪,他对顾澹道:“走。”
      
      **
      
      庙祝和药叟被山贼所害,两条人命绝非小事,村正匆匆报官,然而捕役三日后迟迟才到。
      
      夏日炎热,本来药叟的尸体停放在桃花溪畔,想等官吏过来调查,后来实在等不及,只能先掩埋。
      
      捕役过来走个场子,随便问两句话,敷衍了事,在村正家喝过酒,便就走人。
      
      村正送行,委婉表示只要官兵肯进山擒贼,孙钱村和邻近的村落一定出钱犒赏。
      
      身为捕役的头目,窦应捕对村正实说:现在上头催着征兵,谁还有空管这等事。人死了也就死了吧,反正也都七老八十了,活到头。现在不只你们村出盗贼杀人的命案,别处也有呢。
      
      原本也没指望他们真能上山抓贼,但做做样子,吓唬吓唬山贼总行吧?村正听他话语明白是彻底不管,只能无奈叹息。
      
      自从发生这么两宗惨事后,孙钱村的村民再不敢单独进山採野货,人人自危,不过对山贼的恐惧并没有持续几天,因为征兵的命令传来了。
      
      药叟被杀的数日后,募兵命令已经变为征兵,要求各家各户,有两个成年男子的,征一人,以此类推,三个征两人,五个征三人。官府显然没招募到多少人,开始采取强硬措施。
      
      家家户户犯愁,百姓厌恶战争。
      
      日子过得实在不太平,对孙钱村的村民而言,一向挺艰难的。
      
      早上,顾澹和孙三娃去村南的莲湖摘莲蓬,顾澹坐上三娃家的小船,孙三娃执船桨,将小船驶进莲湖中。
      
      莲湖很大,一望无边,来摘莲子的村民也不少,很多都是邻村的。
      
      孙三娃说去年就没什么人来摘,莲子都烂在湖里,哪像今年,这么多人来。往年大家到山林里能捡不少山货呢,莲湖的莲子多,不稀罕。
      
      小船搁在水浅的地方,顾澹扎好袖子,挽起裤筒,蹚到水里摘莲蓬,他效率不错,很快摘得一大捧。
      
      孙三娃在湖里像条鱼,哪里莲蓬多,他往哪里钻,他摘来的莲蓬都扔到船上,顾澹摘的也往里头扔,渐渐把小船装满。
      
      两人把船推入水深处,顾澹拿桨,学习划船,他学得还挺快,其实上手也容易。
      
      小船穿行在莲叶和莲蓬间,满载而归。
      
      孙三娃光着上身躺在莲蓬堆上,他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顾澹聊天,他道:“顾兄也要去从军吗?”
      
      “我不用,官兵要是挨家来拉人,我就躲起来。”
      
      他是黑户人口,官府没他的户籍。
      
      木浆荡出涟漪,顾澹把船儿往岸边划,他划得慢,空出一只手,将一株半开未开的荷花折下。
      
      “我明年才到从军的年纪。”孙三娃有点庆幸,而且他还挺乐观,认为也许明年就不打仗了呢。
      
      孙三娃拿起一根莲蓬,剥出莲子,边剥边吃,他道:“阿犊得去从军,他到年纪了。”
      
      “村正家有钱,可以雇个人,替阿犊去当兵。”孙三娃嚼着莲子,含糊道:“顾兄,你知道那得花多少钱吗?”
      
      “不知道。”顾澹来到这个时代,就没见过几个铜板。
      
      小船靠岸,採来的莲蓬对半分,顾澹装得一大筐,背着回家。一支未绽放的荷花用荷叶包着,搁在竹筐里,顾澹带它回家,可以插在房中。
      
      荷花盛开的季节已经过去,过些日子就见不到荷花了。
      
      回到家里,顾澹坐在屋阶前剥莲子,刚剥出来的青莲子,去青皮除芯就可以吃,味道清甜。顾澹吃不习惯生莲子,他剥出一大盆来,准备下锅煮,做莲子粥。
      
      今日武铁匠不在家,他去村正家还没回来,顾澹看看天色,把剥好的莲子拿进厨房。时候不早,可一时也不知道武铁匠几时回来,顾澹想等等再做饭。
      
      顾澹把荷花拿到屋里头,插在一个长嘴的粗陶罐里,陶罐里装水。
      
      一同插上的还有荷叶和莲蓬,错落有致,倒也好看。
      
      走出房间,顾澹到院中收拾、打扫,扔垃圾。
      
      忙完这些事,武铁匠还没回来,顾澹站在院门往外张望。他没看到武铁匠的身影,反倒见到五个人急冲冲往武铁匠院子的方向赶来,领头的人顾澹认识,是钱更夫,另四个人看装束是士兵。
      
      身为黑户人口的自觉,顾澹连忙往院里躲。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导演:
    铁匠会给他们报仇的。
    ————————————
    感谢在2020-05-16 12:54:02~2020-05-17 15:56: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梦荨浅鸢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梦荨浅鸢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有點甜 2个;--孤單旅程。、斩春风、布林的星星、伊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伽蓝 10瓶;苗苗pan 7瓶;乐在其中 5瓶;业精于勤荒于嬉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