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武郎将的闲适生活

作者:巫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三章

      月下的山神庙院门紧闭,漆黑无声,荒寂得仿若鬼庙,屠户爬上山岭,一见到庙门,提刀就要往上冲,被武铁匠挡在身前,硬是将他拦住。
      
      屠户魁梧,往时能在肩上扛两扇猪,气力过人,却被武铁匠的手钳住臂膀,他暗自较劲,吃惊于对方的力道,恼道:“磨磨蹭蹭像个娘……”他嘴巴被阿犊捂住,阿犊极小声提醒:“别说话。”
      
      武铁匠让阿犊和其余村民分别守住前后门,他和屠户进院,黑灯瞎火容易误伤。阿犊与一些村民埋伏在院门前的松林,药叟与其余村民偷偷摸向山庙后门,他们的身影很快隐没于夜幕。
      
      屠户按耐不住,死死盯着大门,恨不得抡刀直砍进去,武铁匠与他说:“忍耐片刻就能救出你女儿,我先翻进院,等我探明情况,你再进来。”
      
      屠户着急:“快去!”
      
      武铁匠借着有限月光走至院墙下,他跃身攀上高墙,矫健如豹,一眨眼功夫人已经不见。屠户哪有耐心在外头等,紧随着就也去爬墙,双脚用力蹬,好不容易爬上去,还没站稳,就听到里边有人惊呼,紧接是一声闷沉的声响,随即再无声息,屠户连忙往院内跳。
      
      屠户从地上爬起,见院内漆黑不见五指,适才喊叫的人已经没声,屠户走出两步,脚上踩着一个软物险些绊倒,他低身一看一摸,是个陌生大汉,他伸手想探鼻息,摸得一手黏糊,多半是血。
      
      庙中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似有人在奔走,东边一间屋里头有光亮起,屠户拔出杀猪刀,拿在手上,径直往那屋去,他一脚踹开门,瞥见一个身影要钻床底,他一把扯出,本想要一刀了结,仔细一看是个老头儿。
      
      老头儿干廋、苍老,看到屠户吓得直哆嗦,屠户瞅着他像庙祝,将他从地上拎起,急问他:“见没见过一个女郎,她被关在哪里?”
      
      屠户正要问庙祝话,忽觉身后有动静,他扔下庙祝,忙回头,见一个提刀大汉鬼鬼祟祟在挨近他,他连忙挥刀朝大汉砍去。大汉连忙避开,屠户的刀劈裂一堵门板,也就一瞬,屠户便觉背上挨着一下,疼得他怒骂,他用力拔出杀猪刀,与那大汉打在一起。
      
      “武百寿!他娘的你在哪?”屠户怒骂,他快招架不住,一连挨着那人两刀,他被逼到角落,执柄杀猪刀,双目瞪圆,怒视提刀大汉。对峙中,借着案上油灯,屠户看清对手的模样,此人年轻魁梧,眉眼凶恶,手中钢刀,腰缠铜带,是个狠角色。
      
      屠户往年外出宰羊的途中,也曾遭遇过山贼,可那都是小喽啰,屠户能应对。此时的对手不同,此人刀法娴熟,以这份能耐,多半是石龙寨里的小头目。
      曹六郎确实是石龙寨的一个小头目,而且他不仅仅是个小头目,他还是曹寨主的义子。
      
      原本曹六郎在庙祝隔壁的房间入睡,听到院中梁熊的叫声,他顿时醒来。曹六郎让梁熊守门,只是防范万一,谁想还真有人闯入,守在院门的梁熊很快就没了声响,曹六郎大为吃惊,他生性谨慎,藏在暗处,直到发现闯入者的身影,他才出手。
      
      屠户本就是个恃强的人,眼下女儿在贼人手中,他只能拼命。屠户挥起杀猪刀,像头发怒的豪猪般,正欲扑向对方死战,忽听得身后有人喝止,抬头一看,武铁匠就站在门口。
      
      武铁匠朝屠户扔去一串钥匙,说道:“英娘被关在柴房,你过去。”
      先前武铁匠跳入院墙,打晕守门的梁熊,从他身上搜得一串钥匙,猜测到用途。
      
      武铁匠骗屠户留外头,是打算自己一人进去解决院中的贼人,屠户做事急躁反而可能坏事。当听见屠户攀墙的声响,知道他跟随进来,武铁匠也不意外,料想他不会乖乖听话,所以也就随他去了。
      
      随后武铁匠自顾在庙中挨间寻找顾澹和英娘,他找到柴房,见柴房有锁,他往里头探看,有两个人影,知道是关在这儿。武铁匠不急于救出他们,为安全起见,得先制服山庙里的山贼再救人。武铁匠本想借着夜色的掩护,找出可能还在睡梦中的山贼,就听到屠户在一间点灯的房间里大呼大喝。
      
      到此时,两个山贼都已露面,唯独不见孙吉,院中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他恐怕是在哪处躲藏。
      
      屠户狂喜,从武铁匠手中接过钥匙,他急匆匆离开,见他离去,曹六郎没拦,曹六郎的注意力已全然在武铁匠身上。曹六郎以前见过武铁匠,那是在五年前的石龙寨里,那时武铁匠陪孙钱村的村正到寨子里赎人。
      
      曹六郎知道这个打铁的很有些武艺,不过当年他拿的是枪,这番拿的是刀,他枪法是不赖,但他使刀还能胜过自己?
      
      曹六郎阴恻恻着一张脸,冷语:“真没料到,武铁匠这么快就来搭救相好。”
      
      “能在山神庙里拦下你们自然是好,请。”武铁匠不废话,他手中握着一柄横刀,他带刀来前,就知道免不了打斗。
      
      在用刀上,曹六郎很自负,他二话不说,挥刀就朝武铁匠的要害袭来,他的刀快且狠,武铁匠眉头都没抬一下,简简单单化解攻势,曹六郎连续两刀砍空,当即心惊,他从未遭遇过这样的对手。
      
      战斗中的武铁匠有一份寻常人不具备的冷静与从容,那是见识过死亡,沐浴过鲜血的人身上才具有的,哪怕曹六郎这种杀人越货的山贼与他交手亦觉恐慌。
      
      曹六郎不信邪,挥刀再次朝武晰森的脸面劈砍,忽察觉对方的眉眼敛收,提刀的手臂抬动,他要出手了!曹六郎意识到不妙立即想避开,然而已经太迟,横刀的利刃切入他腹侧,那是瞬间发生的事。
      
      倒地的曹六郎已能明白梁熊为何只叫出一声,就再没声息,梁熊遇到的不是拿杀猪刀的莽夫,而是这个打铁的武夫。
      
      武铁匠没有补刀,他非常清楚人受到怎样的伤会失去行动能力,他瞥了曹六郎一眼,将曹六郎掉地上的大刀拾起,扔出漆黑的窗外。武铁匠没再理会曹六郎,他拿起桌上油灯,走至院中,此时柴房的门已经被打开,屠户从里头抱出英娘,柴房传出顾澹说话的声音。
      
      武铁匠走至屠户父女身边,见英娘已经被解绑,她衣衫完整,声音镇静,想她安然无恙。
      
      屠户惊讶于武铁匠出来如此之快,愕然道:“你这么快就结果他性命啦?”
      
      “还有一口气在。”武铁匠的声音冷静,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脸,但他此时应该面无表情。武铁匠把横刀上的血迹用衣袖拭去,娴熟地将刀插回刀鞘,挂在腰间,他这才进柴房找顾澹。
      
      柴房里,老庙祝用石片割开束缚顾澹双臂的绳索,顾澹因为获救而兴奋不已,他蓦然抬头,见武铁匠进来,惊喜唤他:“百寿!”
      
      顾澹原本还在睡梦中,听到开锁声才醒来,此时虽然还不知道是什么状况,但看到武铁匠也在,他就特别安心。
      
      武铁匠屈膝,将顾澹拉向自己,大力揽抱,他这番举止,一气呵成,他应道:“嗯,是我。”
      
      油灯放在地上,有限的光照出顾澹的模样,隐隐可见他一脸伤,衣领上还有血迹。他模样实在狼狈,也不知他被抓后有过怎样的遭遇,又是何人如此待他。
      
      两人虽然在柴房内,可有盏油灯在提供照明,顾澹直觉屠户和英娘都在往里头望,他伸手想推武铁匠,不想武铁匠已将他放开,问他:“还走得动吗?”
      
      “能。”顾澹低头舔被绳子勒破皮的手腕,像条舔伤的小犬。
      
      武铁匠抬手摸顾澹的脸,指腹蹭过他淤青的嘴角,顾澹忙把脸移开,是疼,也是赧。不说门外的屠夫父女,柴房里还有位老庙祝呢!老庙祝在帮顾澹割脚腕上绑的麻绳,石片锯动绳索,霍霍响。
      
      武铁匠看到顾澹的脚腕被麻绳磨破皮出血,连绳索上都沾有血迹,他问:“顾澹,抓你们的人都有谁?”
      
      “他们有三个人,一个是咱们村的孙吉,另外两个是石龙寨的山贼,一个唤梁熊,一个叫曹六郎。”获救的兴奋劲过后,顾澹开始感到疲惫,还有浑身疼痛,他的话语带着倦乏。
      
      束缚双脚的绳索终于解开,顾澹一手搭着武铁匠肩,一手扶住墙,缓缓站起,他被捆缚太久,四肢发麻。
      
      “百寿,你们怎么会找到这里来?山贼和孙吉呢?”顾澹先前光顾着欢喜,倒是忘记问,此时才想起。这里如此偏僻,而且离村子那么远,他们是如何找来的?
      
      顾澹试着往前走,一个踉跄,人险些栽倒,被武铁匠稳稳抓住。
      
      “回头再说,你们快些离开。”
      武铁匠拦腰将顾澹抱起,他抱顾澹仿佛是在抱颗西瓜,毫不费劲。突然被人抱离地,顾澹先是惊诧,旋即就感到不好意思,直觉周边目光都在往他们身上聚集。
      
      确实,不只庙祝在看他俩,屠户和英娘也一直在注视。庙祝也好,屠户也罢,他们一个老昏眼,一个粗心大意,唯有英娘,瞧出了他们间不一般的情愫。
      
      顾澹压低声在武铁匠耳边道:“我自己走。”武铁匠视若罔闻,抱着他快步出柴房。
      
      屠户救回女儿,急着要送她出去,不待武铁匠从柴房出来,他已经打开院门。英娘见顾澹在武铁匠怀里,想他不知道怎样,又一时不敢挨近,莫名的,她就是觉得顾澹和武铁匠关系特别亲密,他们间插不进人。
      
      这一晚的遭遇,已经使得英娘精疲力尽,此时她无暇去想他事,只想快些回家,回家去见母亲和弟弟。
      
      紧闭的院门终于打开,在院门外是早等待得不耐烦的阿犊,他看到英娘和顾澹都被救出来,欢喜雀跃。
      
      武铁匠走到外头才将顾澹放下,顾澹伤痛疲惫,一屁股坐在门阶上。昏暗中,阿犊看不清顾澹模样,只觉顾兄很没精神,他拿火把凑近去瞧,惊道:“顾兄,谁把你打成这样?”
      
      顾澹白皙的脸上有施暴的青紫痕迹,他嘴角破裂,眉眼淤伤,他揉揉正在疼痛的腰腹,恨道:“这帮混账,要好好收拾他们,尤其孙吉千万别放过。”
      
      “师父,我们在外边没听到里头有动静,你们遇到山贼了吗?孙吉人呢?还是他们早跑啦?”
      也难怪阿犊以为山贼和孙吉早已经跑路,因为他在外头没听到厮打声,而且顾澹和英娘很快就被解救出来,挺不可思议。
      
      “前后门都有人看守,往哪儿跑。”武铁匠一开始这么布置,就为能一网打尽,他对阿犊说:“你带人进去将孙吉搜出来,只差他一人。”
      阿犊愕然:“其他的山贼呢?”
      
      武铁匠还没回答,就已经有村民发现院门后躺着个人,惊呼出声。村民们纷纷围过去看,发现还有气,赶紧拿绳索捆住。
      
      武铁匠说:“庙祝房里头也有一个,你们小心些。”
      
      阿犊喊庙祝带路,领着一群村民进去,没多久见两个村民抬出曹六郎来,这人腹部挨着武铁匠一刀,伤势严重,已经失血昏迷。
      
      庙祝拿出药粉来,分给顾澹和屠户,剩余的药粉,他都用在那两个山贼身上。屠户在旁唾骂,说这两个畜生救他们做什么。英娘默默在旁帮父亲上药,包扎,她见血不惧,毕竟是屠户的女儿。
      
      顾澹听说这些是止血的药粉,便把自己那份给英娘,顾澹身上的是皮肉伤,屠户身上有刀伤,血殷衣袖需要医治。虽然屠户看起来精神百倍,正在跟村民吹嘘他闯入山神庙和山贼刀搏的英勇经历。
      
      早先已有人跑去通知在别处搜寻的村民,让他们赶来山神庙,此时一大群村民过来,见到擒拿住两名山贼都大受鼓舞,很快他们加入搜捕孙吉的行动。
      
      前后门有人围堵,又有二十多号人进庙搜索,孙吉就是插翅也难飞,就是想入地都没处钻。
      
      “过来。”武铁匠在顾澹跟前蹲下身,他要背他。
      
      众目睽睽下,顾澹从石阶上慢吞吞站起,说:“我自己能走。”他还不让武铁匠搀扶,一瘸一拐往前走,走得很慢,由于腰被踢伤,他弓着身子,像个老头子。
      
      武铁匠从村民那儿拿来一只火把照明,寸步不离陪在顾澹身旁,和他一同下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5-09 21:46:58~2020-05-10 19:19: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伊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斩春风 20瓶;伽蓝、春和草木、瑞月无双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