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后重生后

作者:笑白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 章

      顾泠月难耐笑意,这样自负的沈辰风,与上辈子不同又相同,没由来得让人安心。
      
      “踢踢踏踏”的马蹄声渐近。
      
      一匹高头白马从盛京方向而来。上坐一人,面白无须,很是俊朗。
      
      来人遥遥地冲这边挥手大喊:“泠月表妹——”
      
      顾泠月闻声转过身去,见到来人,笑颜如花。
      
      沈辰风循声去看,眉心紧蹙,本就高扬的头抬得更高了。
      
      “你这丫头,之前不是说好从五里坡来吗?怎么中途改了道?”来人跳下马来,看着倒在一旁的妙真,又看了一眼眉目不善的沈辰风:“什么情况?”
      
      顾泠月有心解释一二,孰料沈辰风却是先开了口。
      
      “你好,在下沈辰风!”沈辰风上前一步,指着顾泠月说:“就是与她有婚约的那个沈辰风!”
      
      来人扬了扬眉:“你就是沈家小子?”
      
      沈辰风的眉尾持续上挑:“你又是谁?”
      
      “凤栖桐!”来人挺了挺胸膛,昂着头指着顾泠月:“她表哥!”
      
      凤栖桐个头不算低,可在沈辰风面前还是矮了一个头,只他气势上却不输人。
      
      只见凤栖桐梗着脖子将沈辰风挤开,自己挨着顾泠月:“你这人当真无礼!虽你与我表妹有婚约在身,可如今还没成婚呢,当属外男,怎能与我表妹接触?”
      
      沈辰风大手一挥,灵巧地将凤栖桐与顾泠月隔开,自己站在中间:“你又不是她亲哥。俗话说,表哥表妹迟早一对。要说不放心,也是我不放心你才是!”
      
      “那个…”
      顾泠月刚要出声,就见两个男人像是斗鸡似得瞪起了眼。
      
      “你先别说话!”
      沈辰风和凤栖桐几乎同时脱口而出。
      
      顾泠月抿了抿唇,无奈看戏。
      
      那边,凤栖桐瞪大了眼,用力推了一下沈辰风:“你怎敢说那样的浑话?”
      
      沈辰风抱起膀子,借着自己更为壮实的身体直接将凤栖桐往后逼退:“怎么?那话不是俗语?旁人说得,我就说不得?”
      
      “哼,果然是粗莽武夫!”凤栖桐也想硬碰硬,可他着实碰不过,刚只轻撞了一下胳膊,他就觉得自己快要残了:“那话是能随便说的吗?我与表妹清清白白,怎么到了你嘴里,却成了那般腌臜了?”
      
      沈辰风冷呵一声:“哪里是我说的腌臜,分明就你们这种文弱书生自己想的腌臜!要我说就是你们这些文人,才最是虚伪!平日里说得尽是礼义廉耻,回屋头还不是抱着自家女人闻香香?”
      
      “你…你…”
      凤栖桐被他说得满脸通红。
      
      “你什么你?”沈辰风直接摊开双臂:“不服?不服咱就打一架!”
      
      凤栖桐被他说急了,当下就扯掉了披风:“好啊!打就打,谁怕谁?!”
      
      顾泠月实在看不下去,真真是没想到两个大男人能这么幼稚!
      
      “够了!”
      
      顾泠月上前把两人隔开,先冲沈辰风看了一眼,目带娇怨。
      
      沈辰风被她那么一瞧,整个气势都没了,还忍不住冲她笑了笑。
      
      顾泠月又看向凤栖桐:“表哥,马车坏了,师姐还昏着。你倒是想点法子,难不成让我在这十里亭过夜?”
      
      凤栖桐立刻对沈辰风挑眉,意思是:瞧见没?表妹有事还得找我这个表哥!
      
      沈辰风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放心,马车这东西,分分钟就给你弄来。”
      
      凤栖桐捡起自己的披风,又拿出一个哨子似得东西冲着天空吹出一道橙色的烟来。
      
      不一会儿,就有人架着马车赶来。
      
      凤栖桐命人将妙真抬上马车,又将顾泠月拽过去,回头冲沈辰风炫耀:“瞧见没,丞相府的马车!”
      
      沈辰风用手在唇边环成一个圈,吹出号子,顷刻就有一匹高头大马奔驰而来,随后还跟着六七个骑马的小子,正是方才被他赶走的小子们。
      
      凤栖桐一见来人那么多,攥着顾泠月的手不自主的紧了紧。
      
      “怕什么?”沈辰风得意地摆了摆手:“我们就是送一送。”
      
      凤栖桐气结,转身把顾泠月推上马车,自己跳上了之前的大白马。
      
      -
      一路上,凤二和沈六像是较劲似得,凤家的侍卫和沈六的兄弟们也相互攀比着,一个比一个腰背挺得直。
      
      两队人马分居左右,将顾泠月所在的马车护在中间。
      
      如此这般,还没到盛京,一行人就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有好事者,鞍前马后地将马车中所坐之人问了出来。
      
      “原来里头那位,就是盛京城平顺侯府家养在水月庵十四年的嫡女,也就是丞相府的外孙女,顾泠月。”
      
      得知其身份后,众人不由得侧目,怪不得排场这般大呢。
      
      知道内情的人说话了:“知道为什么送她去水月庵吗?因为那顾家嫡女的八字极硬,生下来就克得其母患病在床。后来顾家请了高僧,说那顾泠月幼年克母,少年克父,成年克祖…”
      
      “如此说来,岂不是个妖物?”
      
      “可不是?要么能让她在水月庵一待十四年?如今谁家的女儿,不是娇养大的?听说原本顾家是想将其溺死的,后来是其母不舍,硬着头皮将姑娘送去了水月庵…”
      
      “哎呦,那顾家可也是心狠啊!”
      
      “心狠?呵,不割谁的肉,谁不疼。若你家出个这样的闺女,你敢留着吗?”
      
      众人沉默起来。
      
      不一会儿又有人问:“既然这样,如今怎么突然回京了?”
      
      “还不是看着姑娘要及笄了…对了,据说顾家姑娘许给了沈家小子呢!”
      
      “沈家?哪个沈家?”
      
      “还有哪个沈家!镇北将军沈明武的儿子,盛京小霸王沈辰风!”
      
      “哎呦,那可了不得,一个命硬的许了一个天煞孤星,可真是绝配了!”
      
      “哈哈哈哈…”
      
      路人的议论自然传不到马车内,可马车外的凤二和沈六都听到些许,两人脸色皆黑了三分。
      
      马车内,妙真尚在昏迷。
      顾泠月轻手轻脚地将车窗帘撩开小小的一角。
      
      一丝冷风灌入,让人随着清明三分。
      
      大雪后的盛京城依然千红百绿,行人熙攘,繁荣得不像话。
      
      瞧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一切,顾泠月的眼底藏了一份凉薄与荒芜。
      
      凤栖桐瞧她拉开了窗子,忙挥手道:“别看了,仔细吃凉风!”
      
      沈辰风见状,在另一边说:“来这边看,我帮你挡着风,保准吹不到你。”
      
      两人的眼神在空中交汇,激出“劈哩啪啦”的火/药味。
      
      顾泠月失笑。
      
      没想到,这辈子由着她走出的一步乱棋,竟是彻底改变了上辈子初入盛京无人问津的局面。
      
      这辈子的路,应该不一样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幼稚·凤栖桐:你、你别过来!你到底要做什么!
    同样幼稚·沈辰风(拳头咔咔作响):别怕,我真的只是送一送...
    看着两个幼稚鬼忍不住翻白眼·顾泠月:够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