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后荣宠手札(重生)

作者:笑白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7 章

      “猜的。”
      顾泠月的声音细细软软,明显带着笑意。
      
      沈辰风眉梢挑起,唇角泛起笑来:“猜的?”
      
      “沈将军找我何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了?”
      
      顾泠月知道他是有意打趣自己,转身就往洞口外走。
      
      沈辰风哪里会让她这么轻易地走掉,连忙将人堵住。
      
      顾泠月后撤一步:“沈将军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腿脚,刻意从隔壁太武院跳墙到这里来偷看我?”
      
      “谁偷看你呢!”沈辰风拦腰将人逼到洞口的石壁上:“劳资就是想你了,想见你!”
      
      洞口的光线已十分明亮,两人四目相对,可以清晰地看到彼此眼中的自己。
      
      顾泠月看着那双灼灼入火的眸子,心下有些紧张,眼底也莫名腾起一层水雾,像是一株沾了水的白玉兰。
      
      沈辰风则觉得她那双眸子,似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要将他拉入深渊,下意识的伸出大掌,覆在她眼上。
      
      长长的睫毛扫过掌心,泛起微微的酥麻感。沈辰风的心像是被羽毛撩了一下,痒痒得不行。
      
      他喉头微动,狠狠地咽了下口水,弯腰就想去捉那片粉唇。
      
      “沈将军...”顾泠月的声音传来:“你弯下腰,是不是想亲我呢?”
      
      沈辰风看着她唇边的那抹笑,脑中的旖旎顷刻消散,继续也不是,不继续也不是。
      
      心道这小娘们怎么知道他想做什么?明知他要亲她,怎么还问了出来?换作别的女子,不是羞愤欲逃就该乖乖藏在心里啊!
      
      一时的无措让沈辰风的脑门冒出青筋,他刻意加重语气,似要震慑:“顾泠月!”
      
      顾泠月丝毫不怕他,还伸出手将他覆在自己眼上的大掌拉下来:“怎么?难道沈将军弯腰不是要亲我?”
      
      沈辰风的两根手指被她小小的手掌攥着,心头冒出一团火,顷刻蔓延至全身。
      
      顾泠月瞧着半弯腰身的他,浓密微卷的睫毛映出一片阴影,而那双狼一般的眼睛里只映着自己的身影,就像是天地间只有彼此二人。
      
      她心下微动,撇过脸说:“沈将军第一次见我就又亲又抱,也没见怎么不好意思,怎么如今不过说上一说就红了耳朵?”
      
      沈辰风身子一怔,腰背都僵住了,梗着脖子道:“我这是冻得!”
      
      顾泠月这才放开他的手指,微微侧过头,看他当下的窘迫与紧张:“真的吗?”
      
      沈辰风自以为面不改色地点头:“当然是真的!”
      
      “我不信。”顾泠月轻轻摇头,又拉了一下他的袖子:“你再弯下来一些。”
      
      沈辰风下意识地照着她的话做,再度弯了弯腰。
      
      顾泠月伸出手,轻轻地捏了捏他的耳朵。
      
      想不到,身体壮硕眼神锐利的沈辰风,耳朵竟是软的。
      
      而且,这哪里是冻得,简直热得烫手!
      
      沈辰风当下并未躲闪,表现得异常顺从,耳朵被那双青葱般的柔芷揉地极舒服,眼睛也眯成了一条缝,很是享受的模样。
      
      实际上,他整个人连呼吸都不敢大声,生怕把人给吓跑了。
      
      顾泠月却再度戳穿他当下强装的淡定:“哪里是冻着了,我看分明就是羞的。”
      
      沈辰风心口一顿,皱眉道:“才不是!”
      
      “哈哈哈。”
      顾泠月掩嘴笑起来。
      
      她笑得十分生动,像个孩子般传神,眉目却又十分优雅明艳,像是三月里才会绽放一树的桃花那般。
      
      沈辰风看她笑得这般开怀,一时心旌神摇,满眼惊艳。
      
      他发现,这个未过门的小媳妇好像特别喜欢看他为难窘涩的模样。
      
      而他,偏偏每次面对她时,都会陷入窘然。
      
      深致的眉宇微动,沈辰风对于这个发现十分愉悦,朗声一笑:“哈哈。”
      
      他的笑没有任何遮掩,就那么明晃晃地刻在了顾泠月的心头。
      
      分明是略带憨憨的大笑,却冲淡了他硬朗的棱角,柔和了他的眉眼,如春风掠过冰山,似蔷薇铺落湖面。
      
      顾泠月这才知道,他笑起来的样子竟这么好看!
      
      她抬眸又垂首,状似无意道:“沈将军要不要送我几步?”
      
      “嗯。”沈辰风点头,护着她出了洞口。
      
      只顾泠月才走出两步,又扭过头看他:“沈将军要不要牵着我的手走?”
      
      沈辰风被她这句话挠得心下酥酥痒痒地,毫不犹豫地开口:“要!”
      
      顾泠月试探性地伸出手,却在马上就要触及到时收了回去:“不给你牵!哈哈哈...”说罢,笑着跑开。
      
      沈辰风愣了一下,站在原地没有再追过去,只心下将那抹渐远的身影刻在心里,反复雕琢。
      
      -
      到了午休室,用饭的人已经走得三三两两,一眼就瞧见了莲儿。
      
      莲儿一见顾泠月,便冲她招手:“姑娘,这边坐。”
      
      顾泠月走过去,莲儿将食盒打开,又拿了碗筷:“姑娘,方才夫子留您说话?”
      
      “嗯。”顾泠月点了点头:“她们都去休息了?”
      
      “是,都去厢房了。萱姐儿说给姑娘占好了房间,用了饭也可以去休息会儿。”莲儿说着,将一碗皮蛋粥推到她面前:“姑娘先用些热粥吧,因为婢子临近晌午才知道要来给姑娘送午餐,所以准备的不多,除了粥只赶着做出两样小菜来...”
      
      顾泠月瞧着桌上的一粥两菜,量不大,是她喜欢的清淡口,心下熨烫:“这就够了的。你吃了吗?”
      
      莲儿抿了抿唇,姑娘没用饭,她怎好提前用呢?
      
      顾泠月笑了笑:“坐下一起吃吧,我自己吃不完的。”
      
      莲儿忙摆手:“那可不行。婢子待姑娘用过,再去隔壁吃。”
      
      顾泠月也没坚持,喝了小半碗的粥,吃了两口菜就放了筷子,着实是有些吃不下了:“我饱了。你也快去用些吧。”
      
      莲儿看她用得不多,只当是自己做的不合口味,想来明日得提早起来做些可口的菜式。
      
      顾泠月擦了嘴,刚要起身,手上就被莲儿塞了一封信,眸去看,是妙真师姐的笔迹。
      
      “姑娘且快去休息会儿吧,婢子一会儿同府上的马车回去。”莲儿说:“夫人早上听说姑娘来了太学院,好是高兴了一阵儿,在院子里走了不少路呢。”
      
      顾泠月笑了笑,又同莲儿交代了几句才去厢房休息。
      
      休息用的厢房不大,多是两人一间。
      
      顾泠月走进去,见顾泠萱已经躺在小塌上闭了眼,就将妙真的信展开来看。
      
      妙真的信写得很长,事无巨细、洋洋洒洒,最重要的事却只用了两行不到。说的是师太相识的那位神医如今就在涤荡山上,姓孙,额间有一枚月牙印。
      
      顾泠月心下顿喜,按信上所说,这神医与她上辈子听闻的是同一个人!早上还让表哥帮忙寻人,没想到这会儿就知道其下落了!
      
      只转念一想,涤荡山虽距盛京只有二十里,但中间隔着一道冬日不冻的凌水河。那凌水河虽不宽,但水流湍急,并不易过。而且她要寻什么借口去呢?总不能让表哥一人前去吧…
      
      那边顾泠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来,看顾泠月捧着一封信又喜又愁,免不得多了个心思。
      
      她假装翻了个身,揉了揉惺忪的双眼:“月姐姐...在看什么呢?”
      
      顾泠月回神,倒是不避讳:“是师姐的来信。”
      
      顾泠萱笑了笑,知道顾泠月的话没说完,只她也不好再问,眼睛瞟到信封上,见是女子的笔迹,暗道自己想多了,撑着头问:“夫子方才留月姐姐说了些什么呀?”
      
      顾泠月将信收好,放进袖口,侧身躺在另一张小塌上:“也没什么...夫子说让我升到高级班学些庶务之道...”
      
      “当真?”顾泠萱很是惊喜:“那可太好了,只不过...这事儿是不是还得回府同老祖宗说一声啊。”
      
      顾泠月“嗯”了一声,缓缓闭上了眼。
      
      顾泠萱见她似是困了,也没再说话,轻轻翻了个身想起自己的事来。
      
      一下午过得倒是快,晚上回府时,顾泠玉同顾泠芷先拉了顾泠月上大马车。
      
      顾泠雪暗暗在一旁撇嘴,顾泠萱倒是没说什么,拉了顾泠淑去小马车。
      
      刚到府上,就见有人等在门口,说是顾老太让姑娘们一回来就去长寿堂问话。
      
      顾泠玉下意识地看了眼顾泠月,想必今天上午在兰馨堂的事已经传回来了。
      
      顾泠月倒是淡然,她等的就是顾老太的主动问话。
      
      偏顾泠雪冷不丁地冲她“哼”了一声,一路小跑,抢着头一个去了长寿堂。
      
      待顾泠月等人走到长寿堂时,正听到里面的顾泠雪在说话。
      
      “...月姐姐不但说苏家姑娘侮辱朝廷命官,还说咱们顾家也有罪,而且是要满门抄斩的罪名呢...老祖宗,这是真的吗?”
      
      姑娘们的脚步都停了下来,纷纷转头去看顾泠月。
      
      顾泠芷还眨了眨眼,小声道:“月姐姐,雪姐姐一惯都这样,你别生气。”
      
      顾泠月冲她笑了笑:“嗯。”
      
      她有什么可气的?
      该生气的,是顾老太才对。
      
      可笑的是,屋里头的顾泠雪还在问——
      “老祖宗,您是不是真的想让月姐姐去尚书府做续弦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改了书名,捉了前四章的虫…
    稍后找时间再捉
    话说…
    真的不知道还要改几次书名(咆哮吼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