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妻甚妖(重生)

作者:笑白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6 章

      作为一个穿书者,顾泠萱很难不重新思考起来。
      
      书中的顾泠月胆小怯弱识人不清,可眼前这个顾泠月分明是个聪明狡黠又十分有警觉心的人!这个顾泠月到底是谁?难道跟自己一样是有奇遇的人?但她并不像后世之人。莫非是所谓的“重生者”?也不像是…
      
      若她是重生而来,为什么当初刻意避开前世称帝的赵子麟?是赵子麟对她不好?不会的,书中赵子麟对顾泠月很是疼惜,为了她甚至不惜违逆其母妃的决定…
      
      就在这时,原本一直等在门口的顾泠雪有些不耐烦了,皱眉走过来,冷声冷气地说了句:“要我说,恐怕不是想给自家哥哥牵线搭桥,而是自己想认得咱们渊哥儿罢了。”
      
      王畹玉的小脸瞬间涨红,跺着脚说:“你胡说什么呢?我才没有!”
      
      顾泠雪瞥了她一眼:“没有就没有罢,不过是句玩笑。”
      
      王畹玉瞪大双眼:“哪有你这么开玩笑的?先是在别人面前说自己嫡姐坏话,如今又来编排我?我可告诉你,我没你家姐姐那么好的脾气!”
      
      顾泠雪面上一僵,她哪里有说顾泠月的坏话?分明是顾泠月人前一套人后一套,这些人怎么都被她给骗了!
      
      “玉姐姐,你可得给泠雪做主啊!”顾泠雪连忙扑到顾泠玉身边,娇似白雪的小手紧紧拽着她的胳膊:“玉姐姐方才也在,我哪有说月姐姐的坏话?我不过是说了早上的事而已,是…是宝儿她们几个嘴快,自己扯出那么些闲话来,泠雪可没说…”
      
      顾泠雪的眼眶红红,已噙了不少泪珠子,那模样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顾泠玉一时哑然,这话让她怎么接?
      
      不过她倒也不能什么都不说,毕竟在外人看来她们都是顾家女儿,之前顾泠月与苏笙瑶闹翻,若再同顾泠雪闹僵,只会让人说她们顾家姑娘的性子不好。
      
      “你也真是,咱们同家姐妹,什么做主不做主的?”顾泠玉看向顾泠月,眼神很是恳切:“你跟月姐姐好声说一道就是了,月姐姐不会怪你的,是吧?”
      
      顾泠月心下冷笑,上辈子就知顾泠玉最是心思重,虽没坏心,却是个太懂趋利避害之人。
      
      如今想着顾全自家姐妹的颜面了,可顾泠雪说那些话的时候怎么不出声阻止?苏笙瑶指着顾府鼻子骂的时候,怎么不见她起来说话?看似对谁都面面俱到,实际从未上心。
      
      也罢,横竖她也不想跟顾泠雪计较这些。况且顾泠雪今日已经打了自己的脸,如今又把所有责任都推给了别人…想来方才她的那番话,一会儿就会传开来,恐怕日后也没什么人愿意跟她一道玩了。
      
      顾泠雪随顾泠玉一道看向顾泠月,满脸满眼的委屈,就等着顾泠月亲口说出不怪自己才行。
      
      哪知顾泠月压根没接话,起身道:“其他姑娘都要走完了,咱们也走吧。”
      
      原本就不喜欢顾泠雪的王畹玉做了个鬼脸,抢着挽了顾泠月的胳膊往外走。
      
      顾泠玉当下觉得有些难堪,却也只觉得顾泠月的脾气比她想象中要执拗不少,简单安慰了几句顾泠雪,这才同大家一道出去。
      
      不想几个人还没出门,唐夫子去而复返,而且进门就唤了一句:“顾泠月,你且等等,夫子有些话跟你交代。”
      
      顾泠月驻足,冲王畹玉等人笑了笑:“那你们先去,我一会儿再过去找你们。”
      
      姑娘们在唐夫子面前总是有些拘谨的,旁的话自然不敢再多说,个个问了好便出去了。
      
      顾泠月倒是不怎么紧张,垂眸道:“泠月见过唐夫子。”
      
      唐兰点了点头,和善地招呼她同坐:“方才看你,似乎对大赵律法很熟?”
      
      她的声音依然柔软清冷,但顾泠月却觉得,那其中多了一份慈爱之意。
      
      顾泠月抿唇,上辈子她闲来无事就会赵子麟的书房翻看一些有的没的,起初也对那些律法没甚兴趣,只是后来看得多了,就记下了。不过这话却是不能为任何人道的,只说:“让夫子见笑,说熟倒也不至于。只学生之前在水月庵的闲暇时间多,除了经文外自是也会看些杂书的。”
      
      “哈哈。”唐兰竟是朗声而笑:“真不亏是文殊的女儿啊!”
      
      文殊?那是母亲的闺名。
      顾泠月有些惊讶:“夫子认识家母?”
      
      唐兰笑着点了点头:“何止认得,你母亲算得上是我的第一个学生。”
      
      顾泠月惊诧之余,不免失笑。
      没想到,竟还有这般渊源。
      
      唐兰见她面露惊讶,缓缓道:“当年你母亲琴棋书画皆为上乘,就连策略书算也不输男儿,只可惜…可惜终归是个女子啊…”
      
      顾泠月哑然。
      
      天下美人数不胜数,但能获得“盛京”之名的,却只有“名动盛京”的唐夫子和“艳动盛京”的母亲凤氏。原以为“艳动盛京”的名号单指母亲的容貌,如今看来,怕也是因着母亲当年的才学吧。
      
      想来母亲在这里上过学,还是那般的惊才艳艳,可现如今却…顾泠月的眸子有些暗沉。
      
      唐兰忍不住叹气,转而温和地笑了笑:“瞧我,如今年岁一大,也开始啰嗦了。不说你母亲的事了,说说你吧。”
      
      顾泠月回神,再看唐兰的眼神多了一分敬重。
      
      “你既是文殊的女儿,又把律法当作杂书来看,想来定也懂策略书算?”
      
      顾泠月笑了笑,垂眸道:“学生对策论只略有涉猎,书算倒是精通。”
      
      唐兰点了点头,对她如今的境况略有所知,想了想又问:“我知你府上情况,年及笄后也是要出嫁了吧?”
      
      顾泠月怔了一下,先是点头又是摇头:“泠月虽与沈家六郎有婚约,但沈家还为正式提亲,并未说到婚期之事,所以…学生也不确定。”
      
      唐兰如有所思:“既然你入了兰馨堂,若愿意可以去高级班,由我来教授你一些庶务之道,也算是…重开高级班的大门吧。”
      
      顾泠月的眉尾微挑,其实上辈子在皇子府乃至后宫浸淫了那些年,她自有一套处理庶务的法子。
      
      但唐夫子这般看重,让她很是感激,免不得起身行礼:“学生谢过夫子。”
      
      唐兰摆了摆手:“你母亲病卧在床,顾家…我不好说什么,但你日后出嫁自是要学些庶务之道才有益无害。”
      
      顾泠月乖觉地点头应是。
      
      唐兰对顾泠月这般受教的态度很是满意,语重心长道:“其实按时间来算,你今日入学,参加校验怕是有些吃力。因为兰馨堂的校验内容侧重于琴棋书画,而不是律法书算…依我看,你倒也不必同其他人争艳。沈家虽为武将,但世代忠良,已算是个好归宿。”
      
      顾泠月知道唐兰的意思,如今大赵文强武弱,寻常贵女最不喜同武将家结亲,不过她却是不在意这个:“学生明白,而且原本学生也没想着参加。”
      
      唐兰对她这般淡然的态度十分欣赏,只笑着摇头道:“不参加倒也是不行的,只要是咱们太学院的人,都要参加校验。”
      
      顾泠月苦笑,她倒还不知原来入了太学院就要参加校验,偏这次校验又是同初梅宴一道举行,怎么想怎么觉得别扭。
      
      唐兰看她面露难色,只道她是在水月庵待惯了,不喜欢这种活动,便又出言安抚:“不用担心,只到时走个过场就是了。”
      
      顾泠月暂时想不到推拒的理由,只得先弯身道了谢。
      
      因唐兰有过午不食的习惯,就让顾泠月自己去用饭休息,她则是捧了本书,一手撑着下巴悠然地看起来。
      
      顾泠月退身出去,瞧着小花圃内的茶花,长长得舒了口气。
      
      这次校验同初梅宴一道举行,又有云王选妃的成份在,想必赵子麟等其他几位未婚娶皇子也会前往,可她还没做好与赵子麟相见的准备。
      
      她不知道,自己再见着那人会是怎样一种心态,是恨?是怨?还是不甘?越想,越是没胃口,恼人的情绪让人手脚冰凉。
      
      顾泠月搓了搓手指,她这会儿只想找地方打上一套八段锦,偏之前又跟王畹玉等人说好了寻她们的,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去午休室。
      
      出了兰馨堂往后走就是小花园,午休室在小花园东侧的跨院内。
      
      顾泠月一踏入小花园,就觉得有一双野狼般的眼睛在窥视自己,但她环视四周,什么都没瞧见。
      
      突然,一个石子精确地打落在她脚边,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那些石子十分有规律,似是要引着她去到花园角落的假山处。
      
      顾泠月皱眉,盯着假山看了片刻,隐约在洞口看到一片鸦青色的衣角。
      
      她舒展眉心舒,淡然自若地走过去,唇角微微上扬:“沈将军做什么鬼鬼祟祟的?”
      
      只一瞬间,高大魁梧的沈辰风掠到她身前,将她整个人带到假山洞内。
      
      “你倒是胆大,怎么知道是我?若是旁人呢?”
      假山洞内的光线很暗,但沈辰风的声音十分清晰,依然是那般低缓,粗粝又带着掩不住的狂野。
      
      顾泠月顿时安然,那些恼人的情绪也顷刻消散。她垂眸笑了笑,唇角露出两个浅显的梨涡。
      
      可惜光线太暗,沈辰风没看见,只道顾泠月低着头没说话,便又靠近两分:“问你呢,怎么知道是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粗长!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