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奈何是妻控

作者:笑白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5 章

      顾泠月步步紧逼的气势,十分有压迫感。
      
      苏笙瑶当下咽了口水:“你、你什么意思?什么叫给你顾府一个交代?!”
      
      “苏姑娘今日之话传出去,毁的不止我顾泠月一人的名声,而是整个顾府的。就算顾府如今没有侯爵之位,家中仍有两位朝廷命官。官职不大,那也是官…”顾泠月说着,竟莞尔一笑:“苏姑娘恐怕不知,直呼其名算是侮辱朝廷命官吧?按大赵律法,侮辱朝廷命官该当何罪呢?”
      
      苏笙瑶一愣。直呼其名算是侮辱朝廷命官?她往日也这么叫过别人,别人怎么不说是侮辱呢?!
      
      “看来苏姑娘不知…”顾泠月笑着摇了摇头:“难怪,苏大人是礼部尚书又不是刑部尚书…不过但凡是当官的,都该知道这些呢。还是说,苏尚书知道,只是没教过苏姑娘你呢?”
      
      这话说得委婉,却在说苏笙瑶有人养没人教。
      
      “可不就是没人教,还是堂堂的尚书府嫡女呢,说出来得话比那南北巷口出来得人都不如!”王畹玉当下附和。
      
      在座的姑娘们都知道南北巷口就是盛京最有名的烟花之地。
      
      苏笙瑶当下就怒了,抬手就要朝王畹玉那边扇巴掌。
      
      顾泠月一把攥住她的手腕,指尖微微用力:“苏姑娘不知侮辱朝廷命官罪当如何吧?我来告诉你,按大赵律法,侮辱朝廷命官轻则三十大板,重则——”说着,抬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杀头!”
      
      苏笙瑶的眸子瞬间掠过一丝惊怕,梗着脖子道:“不过是直呼其名罢了,怎么可能杀头?!”
      
      这丫头还不傻,不过也不聪明。
      
      顾泠月又道:“苏姑娘方才说我顾家‘要以女儿换官职’,这可是行赇之罪。若真是这样,我顾家恐怕是要——满门抄斩呢!”
      
      话音刚落,一道声音传来:“说得不错,律法有言,行赇者满门抄斩,受赇者不得为吏,且子孙三世禁锢。”
      
      那声音极柔,却又十分清冷,如击玉磐般掷地有声。
      
      顾泠月闻声去望,只见一妇人从门口缓缓走近。
      
      众姑娘纷纷起身,规规矩矩地行礼:“学生见过唐夫子。”
      
      苏笙瑶也连忙甩开顾泠月的手,转身对其行礼。
      
      唐夫子的身量不高,十分清瘦,穿着宽松圆领夫子袍,一头墨发束成男子发髻,整洁又严谨地盘在头顶,通身上下透着一股子深沉到骨子里的书卷气。她的脸上自然地展露清醇爽朗之感,若不是那双眸子太过饱经世事,根本看不出年龄。
      
      顾泠月不由得暗叹,果然是曾名动盛京的大才女,人如其名,玉洁如兰。
      
      唐兰扫了一眼众人,看向顾泠月:“你认为行赇受赇之罪有多重?”
      
      顾泠月拱手道:“非学生认为,而是律法明言,行赇受赇同不孝、谋杀等重罪并列,遇赦不原。”
      
      唐兰点了点头,看向苏笙瑶:“你们可还要继续争辩?”
      
      苏笙瑶哪里还敢继续说,立马摇了摇头。
      
      唐兰笑了笑,转身道:“今日授课内容且放一放,夫子要先跟你们讲一下校验的事。”说着,就去往了前面的授课台。
      
      众姑娘见状自然乖乖落座,一个个仰头开始听唐夫子讲话。
      
      顾泠月刚坐下去,王畹玉就凑了过来,轻轻拉了她的袖子:“你可真厉害,竟还懂律法!”
      
      顾泠月冲她笑了笑,手指抵在唇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
      
      王畹玉立刻会意,笑着吐了吐舌头,乖乖坐好。
      
      其实唐兰所言同之前王畹玉说得一样,往常只在年关半月前举行的校验,今年却要同初梅宴一起,设在这个月的最后一天举办。
      
      校验原是学院内的年终审考,太学院和太武院的学生都要参加,往年的校验内容分别是词赋诗文、琴棋书画和骑射剑术。今年因为同初梅宴合办,便又多加了一项内容和形式无所限制的“才艺展示”。
      
      在此四项校验获得优秀评价者,可进入第二阶段,届时自有朝臣陪同圣上一道观看。到了第二阶段,比试的内容就更为丰富了,有策论书启、刑礼吏法、历算医卜等,暂且不表。无论如何,校验对于太学院和太武院的学子来说都很重要,无论男女,都希望能在校验上出风头。
      
      男子是为了在御前博得一个直接入仕的机会,而姑娘们则是为了表现自己的才华能力,好在日后嫁人时增加一些筹码。
      
      王畹玉正垂头,掰着指头数日子:“呀,只剩下十天时间了呢,也不知道今年会有多少人参加。”
      
      其他的姑娘们也纷纷小声议论起来。
      
      顾泠月神色恹恹,压根对此没甚兴趣。
      无论是校验还是初梅宴,都有可能再遇到赵子麟,她并不打算去。
      
      唐兰说完校验的事,已近午休时间,挥手让大家用饭休息。
      
      太学院有专门用饭午休的地方,在兰馨堂后面的小花园跨院,一般到了这个钟点,各家的书童小厮和丫头们早就备好午餐等着了。
      
      有不少人已经收拾好离开。
      
      因为午休的时候,大都还是同家姐妹们坐一起,加上方才发生的事,原本同顾泠雪要好的几个姑娘都匆匆走了,只留她一个人别扭地站在门口等。
      
      顾泠萱侧目看向顾泠月:“月姐姐,咱们也走吧?”
      
      顾泠月想了想,说:“我早上没跟莲儿讲,不知那丫头会不会来。”
      
      “这还用你讲?”林碧莲突然凑过来:“你的丫头要是没来,回去就打她板子!”
      
      “哎呀,你就知道打板子…”王畹玉道:“月姐姐放心,你的丫头没来,就同我们一道吃嘛。”
      
      顾泠玉走过来:“月姐姐别担心,就算早上没讲,府上也会交代,莲儿怕是跟我们几个屋里的丫头一道过来了。”
      
      顾泠月抿唇点了点头。
      
      顾泠菡和顾泠菲也过来,笑眯眯地看着王畹玉:“畹玉,往日你同玉姐姐最是要好,怎么今日对我家月姐姐也这般好呢?说,你到底有什么阴谋?”
      
      “哪有?我对你们也很好啊!” 王畹玉噗嗤一笑,又去看向顾泠月,有些惋惜道:“说来倒也可惜,没想到月姐姐已经有了婚约。我原本还想把家中哥哥介绍给月姐姐呢。”
      
      顾泠月倒是不觉惊讶,王畹玉这话完全是无心的,毕竟这个年纪的姑娘,总是喜欢乱牵线。
      
      不过经过此事,相信不用到晚上,满盛京的人都会知道自己是同沈家六郎有婚约的。这样好,可以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况且,那番“行赇受赇”论很快也会传进顾老太乃至苏尚书的耳朵。她就等着看,等着看顾老太和尚书府敢不敢顶风行事!
      
      那边顾泠菡却还捂着嘴笑道:“你们倒是来瞧瞧,这丫头才多大就想着当红娘了?”
      
      顾泠菲跟着说:“就是,还是给自己找嫂嫂呢,羞死人了…”
      
      “哈哈哈。”
      一旁的顾泠玉和林碧莲,忍不住笑出声来。
      
      顾泠萱虽然同几人不甚熟悉,却也乐得听她们相互打趣,只眸子有意无意地停在顾泠月身上。
      
      她愈发觉得,眼前这个顾泠月跟她在书中看到的不一样。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