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妻甚妖(重生)

作者:笑白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冷风吹过,夹带着丝丝寒凉。
      
      埋藏已久的记忆像是画卷中的汪洋扁舟,孤零零的,却十分醒目。
      
      “你真是…沈辰风?”
      
      顾泠月的声音很轻、很柔,音量极小,像是生怕惊扰了任何人。偏偏又小心翼翼地,将每个字都咬重了说出来。
      
      沈辰风挑了挑眉毛,撩开腰间一角:“喏,这是我在太武院的腰牌,上面有名字,骗不得人。”
      
      顾泠月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瞧见一块巴掌大的金牌。
      
      金牌上刻有太武院的朱雀图腾,上书三个赤红大字——沈辰风,果然是他!
      
      她与沈辰风的确有着一纸婚约,是母亲早就定下的,只无论是上辈子还是重生后,两人都未曾真的见过面。
      
      上辈子她回京后就被拘在内宅,轻易不得出门,后来在初梅宴上被人下药,意外失贞于赵子麟,闹得人尽皆知。沈家退了婚,她成了赵子麟皇子府里的侧妃贵妾。
      
      起初赵子麟待她如姒似宝,登基后还不顾臣子反对封她为后,一度让她感叹自己是‘失也得也’。
      
      殊不知赵子麟竟是一头中山狼——非但利用自己外祖一家后将其满门抄斩,还在之后构陷她与沈辰风有染。
      
      要知道,当时赵子麟口中的“奸夫”沈辰风分明远在关北边境,两人哪会有染?!
      
      可赵子麟决然地挑断了她的四肢,将她丢入冷宫。
      
      作为一个无依无靠的冷宫废后,
      顾泠月以为自己活不了几日,可她愣是在冷宫苟延残喘了三年。
      
      那日,沈辰风一脚踢开残破不堪的冷宫大门,将早已烂成泥的她抱在怀中,一滴热泪滴在她早就烂掉的脸上,有些烫人。
      
      他将她从冷宫接回将军府,还哽咽着说:“是我害了你。”
      
      顾泠月不知沈辰风这话的深意,却清楚将她害到如此境地的人是赵子麟!
      
      后来,她被接到将军府的一处幽静小院,有专人伺候着。
      
      也是那个时候她才知道,传闻中的镇北将军沈辰风竟以“夺妻之恨”的名义揭兵而起直取皇城,还当着百官的面将赵子麟的人头砍落在金銮殿上。
      
      经过了那么多事后,她自然明白所谓的“夺妻之恨”只是个能说出口的由头而已,可无论如何她都把沈辰风当作“恩公”看待。
      
      只可惜,彼时她的眼睛已视物困难,看不到沈辰风的模样,只隐约听伺候她的丫头说沈将军是蓄着胡子的高大壮汉…
      
      再看眼前的沈辰风,如今还只是一个未及弱冠的少年。
      
      他的身量已十分高大,刀刻的下巴冒着青色的胡渣,浓眉斜入鬓角,眉目英姿皆有气概,只唇角噙着的坏笑像极了欺凌弱小的土匪强盗…
      
      怪不得,怪不得她认不出来。
      
      “你…为什么会在这儿?”
      
      想到前世种种,顾泠月的鼻子有些酸,眼眶有些涩,声音也十分轻飘,像是隔着一个时空传来。
      
      沈辰风不疑有他,脸上闪过一丝尴尬。
      
      刚要开口编造出个理由来,身后看热闹的人就凑了过来。
      
      “六哥听说顾家姑娘回京,怕真如盛京传言说的那般貌丑无盐,所以带我们一起先来瞧瞧呗。”
      
      “是啊,我们也想看看未来嫂子长什么样…嘿,六哥,这下不用担心了,小嫂子长得可不丑啊!”
      
      其他几人纷纷点头称是。
      
      “闭嘴!”
      沈辰风眉尾轻挑。
      
      他微微垂眸,瞧着眼前的小丫头,眸子里的笑意更胜三分。
      
      哪里是不丑,简直是漂亮极了!
      
      顾泠月闻言,有些诧异。
      难道沈辰风在这里堵她,就为了看她是不是貌丑无盐之人?
      
      “哈哈,六哥,小嫂子长得美,可这个头也太小了吧…跟个家雀似得。”
      
      “就是啊,还没我八岁的妹妹高,哈哈哈哈。”
      
      沈辰风扬手,大力将那些试图靠近的小子们往后一推:“滚!家雀虽小五脏俱全,你们懂个屁!”
      
      顾泠月眉蹙若山,眼前的沈辰风与上辈子大有不同。
      
      上辈子她跟沈辰风相处的机会不多,但在将军最后的那段时日里,也是一道说过几次话的,而且停将军府的人说沈将军是个杀伐果断沉默寡言的性子,如今怎会戏虐般地说她是只家雀?!
      
      “想不到,沈将军竟是这样的人…”顾泠月下意识地喃喃。
      
      说者无意,听着有心。
      
      那道娇娇软软的“沈将军”像是一张符咒,顷刻间把沈辰风的心唤飞了。
      
      他喉头微微滑动,眼睛发亮。
      
      这丫头不但长得漂亮,声音娇软,还甚懂他的心——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像父亲一样做个大将军!
      
      沈辰风嘿嘿一笑,露出两排大白牙,两手抬高,毫不费力地把顾泠月整个捧在半空。
      
      “啊——沈将军你做什么?快放我下来!”
      顾泠月大惊失色。
      
      沈辰风“哈哈哈”地大笑一阵,又将人稳稳地放到地面上。
      
      垂眸去瞧她那张小脸,心道这小丫头长得可真嫩,那白皙的小脸蛋,不知掐一下能不能掐出水来!
      
      “沈将军…”
      顾泠月不明所以,眼前的沈辰风双眸发亮,像是一头饿了百年的狼。
      
      沈辰风瞧着她那张粉嫩的唇轻轻开合,竟是微微地眯起眼来:“你方才叫我什么?”
      
      “沈、沈将军…”
      
      那张吐气若兰、一声声地唤着“沈将军”的粉唇,像是一张蛛网将沈辰风框柱,他觉得自己像是着了魔。
      
      沈辰风又逼近两步,危险的气息扑面而来:“你早先就知道我?”
      
      顾泠月咽了下口水。
      
      她知道,当然知道,可眼前这人与记忆中的沈将军似乎…有些不同。
      
      “怎么不说话?”沈辰风将她的疑惑看在眼里,大掌拦住她的细腰:“莫非顾姑娘早也肖想过本大爷的英姿,嗯?”
      
      顾泠月被他这拦腰一抱吓了一跳,双手推拒,却怎么也推不开。
      
      “怎么样?没让顾姑娘失望吧?嗯?”
      他的声音微微上扬,语调带着无尽地戏谑。
      
      顾泠月很想哭上一哭。
      这真是上辈子那个沉默寡言的沈将军吗?!
      
      沈辰风看她眼眶红了,眼角还噙着一抹水光,委屈巴巴地模样着实让人怜爱。
      
      粗粝的大掌不自主抬起来,轻轻地蹭着她的小脸蛋:“啧啧,你这小脸蛋还真是能掐出水来。”
      
      顾泠月浑身一颤,下意识抗拒这几近轻薄的举动:“别碰我…”
      
      沈辰风瞧她在自己怀里挣扎,力道又加了三分,还故意低下头,凑到她脸旁:“不过是碰一下,怎么了?”
      
      顾泠月贝齿轻咬,眸中露出少许惊恐。
      
      真没想到,年少时期的沈辰风竟是这般的孟浪!
      
      许是靠得近了,狐狸毛的雪披下隐隐散出淡淡的女儿香钻进沈辰风的鼻子里。
      
      他方才喝了些温酒,当下觉得一股热流“轰”的一声往头顶直窜。
      
      “沈将军,你、你快放开我…”
      顾泠月双手挡在他胸前,身子不住地往后扯。
      
      沈辰风眯了眯眼,用力将人往自己怀里带:“不放!非但不放,劳资还要亲呢…”
      
      “唔——”
      
      顾泠月脊背僵直,一时竟是忘了反抗,等她反应过来,已经被那山一般的男人揽住腰啃咬起来。
      
      男人动作突然,又粗又野,让人猝不及防。
      
      “我的妈呀,六哥太厉害了!第一次见面就亲上嘴儿了!”
      
      起哄声再起,呱噪又高亢。
      
      顾泠月怎么也没想到,这辈子与沈辰风的初见,竟是这样一番场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沈·奶凶·辰风:粑粑麻麻,素她先勾引我哒!真哒!
    顾·娇懵·泠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