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将军是妻控

作者:笑白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顾泠月不知怎么回的映月阁,混混沌沌间似又看到上辈子临终前的凤氏。
      
      妙真瞧她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颇为心疼,想到方才的事,心下更不舒服,拉着顾泠月手道:“妙月,师太说 ‘江南多妖魅,盛京尽魍魉’果然没错!不若还是跟我回水月庵吧?若不舍得你母亲,将她也接去水月庵就是。”
      
      顾泠月回神,唇边泛起一丝苦笑。
      谈何容易?
      
      她一直以为母亲是因多年病疾,外加当时自己出了那样的事被送进皇子府当妾,惹得母亲心力交瘁,万万没想到,其中竟还有这些曲折。
      
      上辈子在皇子府乃至进宫为后,她见过的手段不计其数,用香包、香料谋命的手段着实算不得上乘。可谁能想到,那香包竟是淬了毒的呢?那可是父亲给母亲的啊!就算两人没甚感情,也不至于这样对母亲吧!
      
      母亲常年昏睡在床,香包内的郁香毒已慢慢侵入她的体内,头发脱落只是开始,慢慢地牙齿也会掉光,最后身体里的每一处细小骨节都会松脱…那该是怎样蚀心的疼!
      
      这简直比上辈子赵子麟直接挑断她的四肢还要残忍,还要狠!父亲何故要如此对母亲?这该是有多大的深仇大恨才能想到的毒计?!还是说那香包也经了旁人的手?
      
      无论怎样,父亲如今尚在宿州,她根本无从印证。再想到凤氏得知香包有问题后露出的那抹笑,看上去一点儿也不难过,反倒像是松了口气…
      
      顾泠月觉得一股冷意传遍全身,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心被人撕开了一个口子,比上辈子被挑断四肢还疼。
      
      妙真叹了口气:“要我说,那汤药也别喝了,根本不治病的。”
      
      顾泠月一惊,眼睛睁大,小手紧紧抓住妙真的袖子:“你说什么?药也有问题?!”
      白妈妈说,汤药是顾老太专意请了大夫开的。
      
      妙真忙道:“你别急,汤药没问题,否则方才我也不会让你母亲喝了。”
      
      顾泠月眉心稍松。
      
      “只那汤药单有寻常助眠的温补之效,治不了病。俗话说,是药三分毒,不对症的汤药,倒不如不喝。”妙真说:“看似吊着一口气,其实也助长了郁香毒的蔓延。”
      
      顾泠月怔住,抓住妙真袖子的手紧紧攥起来。
      
      父亲在母亲房内放了有问题的香包,而顾老太却用温补助眠的汤药吊着母亲一口气…他们这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妙真突然拍了下光洁的脑门:“对了,我倒忘了一件事——我记得师太曾说原先结识的一位神医,什么病都能治!”
      
      顾泠月回神,抿唇道:“已经渗入体内的郁香毒也能治?”
      
      妙真张了张口,思量再三:“这个嘛…我也不好跟你保证什么,不过有总比没有好罢。”
      
      顾泠月点了点头,她原本就打算给母亲寻一位名医来着,只那位名医隐居多年难以寻迹,若不是上辈子偶然听得一句,如今恐也难知其名。既然师姐说师太也认得一位神医,想来能先找到其中一个便好,总归要先减缓母亲身上的痛楚才是。
      
      妙真也知她心急,当下就道:“既然这样,我明日就启程回水月庵同师太问那神医的下落。”
      
      顾泠月原本是打算让师姐在盛京多待一阵子的,但依着现在的情况来看,势必不行了。
      
      “那就劳烦师姐了。”
      
      “唉呀,你我之间还说这些客套话作甚?”妙真咧着嘴,轻轻拍了拍顾泠月的头。
      
      妙真与顾泠月年岁相当,如今刚过十五,却已是水月庵里正儿八经的佛门尼师,所以看上去比顾泠月成熟不少。因为两人从小住一起,顾泠月的个头又小,总像个小尾巴似得跟在她身后,妙真很自然地将她划拨到自己的保护范围内。
      
      想着顾泠月这个半调子师妹,虽说起佛经头头是道,但始终武艺平平,想着她日后一个人在盛京,心下还是有些担心的:“妙月,你我从小在水月庵长大,心思自是比不得盛京之人复杂,日后你一个人在这边可要多多小心才是。”
      
      顾泠月笑着点了点头:“师姐无需担心我。”
      
      “哪能不担心?”妙真叹了口气,又似想到什么一般,眼睛亮了亮:“对了,若是你有什么麻烦,就找今日那个黑壮大个儿去,我瞧他武艺倒是不错,同你师姐我有得一比。”
      
      顾泠月反应了一下,才会意师姐所说的“黑壮大个儿”是沈辰风,免不得失笑。
      
      “笑什么?”妙真很是认真地看着顾泠月:“我醒来后可是听人说了,那黑壮大个儿就是与你有婚约的人,是与不是?”
      
      顾泠月被问得有些不好意思,也不好说什么,只轻轻点了点头。
      
      “那黑壮大个儿虽然粗鲁了些,不过只要能护着你,就是个好的,你别总使小性子…”
      
      “师姐,我哪里使过小性子啊?”
      
      “还说没有小性子?我可是记得清楚呢,小时候…”
      
      妙真说起两人小时候的事,滔滔不绝。
      顾泠月也没打断她,方才起伏颇大的情绪也渐渐缓和下来。
      
      天色深了几许,妙真也该回房就寝了。
      
      莲儿等在门外引着人去了厢房,不一会儿就回来了,手上还端着盆热水:“姑娘,天色不早了,婢子伺候您洗漱更衣吧?”
      
      顾泠月原本倚在小塌上,靠着窗发呆,听到莲儿的声音才缓缓起身。收拾妥当后,散下了头发,入水一般的青丝垂下来,显得人更小了。
      
      莲儿看她神色淡然,小心翼翼地从袖口拿出一个小木雕:“姑娘,二门上的张顺让奴婢把这东西交给您。”
      
      顾泠月微微蹙眉,看着那个状似兔儿般的木雕有些疑惑:“张顺?”
      
      莲儿的脸颊微微泛出红晕:“是、是同奴婢一起进府的小厮,同奴婢关系不错。”
      
      顾泠月皱起的眉心并未舒展,一个二门上的小厮怎会给她送东西来?况且,她根本不认得那人。
      
      莲儿抿了抿唇,又拿出一封信来:“姑娘,这里还有一封信。”
      
      顾泠月犹豫了一下,先将那封信接了过去。
      
      信封没有粘,很轻易就打开了,里面只有一张薄薄的纸。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绿树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