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将军是妻控

作者:笑白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屋内之人皆是一惊。
      顾泠月这是把顾泠雪当作四房邢氏的女儿了?!
      
      顾泠芷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捂着嘴偷笑道:“嘻嘻,月姐姐你认错了,雪姐姐是柳夫人的女儿。”
      
      刘氏忙将顾泠芷的拉到自己怀里,略显尴尬:“方才姑娘们见安,雪丫头还没来及介绍自己呢,这不…误会了。”
      
      的确如此,方才大家相互见安时,顾泠雪偎在顾老太身边,是最后一个过来的,并没说自己是哪房的。可顾泠玉几个人都说了自己是二房、三房的嫡女,顾泠月自然而然地把顾泠雪当作了四房嫡女了。
      
      江氏也忙打圆场:“月丫头才回府,认错也是情理之中。”
      
      “柳夫人的女儿?”顾泠月拧眉想了想,状似恍然地望向一脸愠色的柳氏:“原来是这样啊…”
      
      柳氏勉强地冲她扯出一丝笑,哪知顾泠月却转过头对邢氏俯身道歉:“四婶,泠月失礼了,实在是没能想到…”雪姑娘竟只是个庶女。
      
      后半截话,顾泠月含在嘴里没讲,但在场的人,心下早已了然,就连正在小声斥责顾泠芷的顾泠玉,都忍不住转头去看顾泠雪的表情。
      
      邢氏见顾泠月非但没提出拿回手钏的事,还对她有礼的道歉,当下就挺了挺胸脯,斜眼看了一眼柳氏,又走近两步拉起顾泠月的手:“哎呦,月丫头不必慌张,我是你四婶,哪有什么失礼不失礼的?本来嘛,方才介绍的时候雪丫头也没说清楚不是。”
      
      柳氏的眉尾轻挑,下意识觉得邢氏的话没说完。
      
      果然,邢氏拍了拍顾泠月的手,不怕事大地说:“雪丫头也是有福气的,瞧瞧这自幼在老祖宗身边养出来的矜贵劲儿,别说月丫头你刚回府看不出,就连我这入府十来年的老人,若是不知道的,也看不出雪丫头是‘妾’生的姑娘呀…”说罢,又像是突然想到什么,转头看向顾老太,“母亲,说来咱们府上还有不少庶出的姑娘在后罩房里待着呢,要不这会儿让姑娘们都出来聚上一聚?”
      
      “胡闹!”顾老太的面色早就成了菜色。
      她知道邢氏看不上柳氏,平日里也总拿话刺人,可她实在没能想到邢氏会在这个场合给柳氏难堪!
      
      邢氏闭了嘴,只面上的表情一派自得。
      
      顾泠月有些愧疚似得走过去,拉着顾泠雪的手:“实在是姐姐的不对,妹妹可别怪姐姐。”
      
      顾泠雪一张小脸憋的通红,贝齿咬唇,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了。实在是她自出生以来就没被人这么下过面子,哪怕她知道自己娘亲只是媵妾,并非大夫人,可这十几年来,谁不是把她当作大房嫡女看待的?!
      
      柳氏看得心疼,正要开口说什么,却见顾泠月转过头来。
      
      顾泠月先是叹了口气,又板起小脸说:“柳姨娘,这就是您的不是了。方才怎么也不提醒泠月一句,凭白让泠月下了雪妹妹的面子呢?”
      
      柳氏张了张口,当下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顾泠月张口一声“姨娘”就已将她打入深渊。她自欺欺人了十几年,没想顾泠月一回来就彻底露了怯。对,她是媵妾,可媵妾又如何?说到底,还不只是一个妾!面对顾泠月这正儿八经的嫡女,她半句狠话也不敢出口。
      
      顾泠雪瞪大了双眼,没想到这个月姐姐不但下了自己面子,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斥责母亲。
      
      “你怎么能这么说母亲?!”顾泠雪气地声音都变了:“府上从来没人称母亲为‘姨娘’,你作为一个晚辈,怎么能…”
      
      顾泠月皱眉,有些赌气地将顾泠雪的手甩开,垂首往后退了一步,暗暗抬眸看向顾老太:“老祖宗,泠月倒是不知府上不许用“姨娘”这样的称呼呢,孙女在水月庵没学过多少高门大户的礼仪,还真不知要如何称呼‘柳姨娘’呢。”
      
      顾老太这下被推到了风口浪尖,满屋的人都齐帅刷地望着她。
      
      心下叹了口气,顾老太微微闭了闭眼又睁开,笑着招呼顾泠月过去:“柳氏说来与你母亲是堂姐妹…”
      
      顾泠月歪着头问:“那就是姨母了?”
      
      顾老太皱眉:“那自是不能称‘姨母’的…”
      
      顾泠月又不懂了,委屈道:“那孙女该称什么?也称‘柳夫人’?还是像雪妹妹一样,称柳姨娘为‘母亲’呢?”
      
      顾老太的手一紧:“这是什么话!哪有叫姨娘为“母亲”的道理,传出去不得被人笑掉大牙?”
      
      这话说出口,顾老太自己就默了。
      没想到初来乍到的顾泠月,竟如此轻而易举地撕下了存在于顾府十几年的“假象”。
      
      在顾泠月和柳氏之间,她必须做出一个选择——
      原先因柳氏虽为媵妾,却极有手腕,年轻时在凤家累计的资源让她与京中各大世家夫人交往游刃有余,在她手下做事这些年也算兢兢业业,她用着极趁手。凤氏在后院半死不活这么些年,她自是早就将柳氏当做了大房的儿媳。是故,中馈也敢放心地交到柳氏手上。就算知道顾泠雪喊柳氏“母亲”是不对的,她也默许着。可眼前…
      
      顾老太眯着眼,将顾泠月重新打量一番。
      想她在水月庵那种佛家之地长大,竟对嫡庶之别看得这么重?
      
      若说之前还把顾泠月看作个心思纯良好欺的小丫头,如今却再看她回府后的一举一动,却像是一步步早就计划好的棋局…这丫头不简单,不是个什么善茬!
      
      偏凤家和沈家还都亲自去接了这丫头回京,沈家就不说了,那凤家对这丫头似乎也很在意,日后说不得凤家与顾府就能重拾往来…
      
      顾老太真的是个太清楚自己要什么的人,当下就换了一张慈爱的脸,将顾泠月搂在怀里:“你这丫头可真是心窄的主儿啊…”
      
      被说成“心窄”的顾泠月恍然不觉是什么坏事,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气势:“倒不是孙女小心眼,只外祖一家从不这样。孙女想着,若是称呼都能随便唤着使,那嫡女的身份岂不也能随便换个人来做?”
      
      顾老太再度被顾泠月这么冷不丁地一句话戳中心窝,只道这顾泠月到底是从哪儿学来的骄纵派头?原来是与凤家有关…
      
      顾老太拍着顾泠月的背:“这话怎么说的?嫡女就是嫡女,哪能换人来做?只雪丫头年纪小,说话没个规矩,你别与她一般见识。咱们府上也没有不许用‘姨娘’这样称呼的说法,自然是该怎么叫就怎么叫的…”说着,看了一眼柳氏,“只不过以往咱们府上的规矩是松了些,日后必定要严苛起来了。”
      
      “老祖宗?”顾泠雪有些不敢相信,往日偏疼自己的祖母怎么说变就变了?
      
      她还想说什么,却是被柳氏拉了过去。
      
      “母亲…”
      
      柳氏忙捂住了她的嘴:“雪姐儿,以往都是妾身管教不当…日后,雪姐儿只能唤大夫人为‘母亲’才是。”
      
      顾泠雪张了张口,眼中的委屈显而易见。
      
      然而屋内众人都像是没好到似得,往日与她关系要好的几个姐姐妹妹也每一个站出来帮她说话的。
      
      顾泠月对此很满意,总归没像上辈子那样,被人轻易占了嫡女该有的尊荣。
      
      顾老太见这边缓和下来,拍了拍顾泠月的头:“月丫头一路回来也累了罢,不如今儿就先回院子休息。明儿叫府上各房的姑娘、哥儿都来,与你好好见一面。”
      
      顾泠月破涕为笑,又娇又软地说了句:“泠月都听老祖宗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满脸兴奋·顾泠月:大家不该夸我演技拙劣?(这有什么好夸的???
    闷闷不乐·沈辰风:目测下章还没我?(诶...嘿嘿,您猜~
    一脸算计·凤栖桐:嘿,不好意思,下章有我!(被捂嘴——不,没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