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后重生后

作者:笑白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时近隆冬,天寒水瘦。
      
      突如其来地大雪下了三天三夜,掩住天地间一些不为人知的荒谬。
      
      一架乌帐马车踏着雪泥,在官道上碾过长长的辙。
      
      眼看要到盛京的城西十里亭,马脚突然打了滑,跌跌撞撞冲向路边比人还高的雪堆。
      
      驾马的是个穿着灰色缁衣的小尼姑,见状大吼一声——
      
      “快跳车!”
      
      话音未落,小尼姑蹬了马凳往另一侧跳出去,安然落地。
      
      车厢内,顾泠月有些惊慌。
      
      她将厚厚的毯子裹在身上,小手紧紧抓住抚手。
      
      这样的情况,她如何跳得出去?
      
      失控的马儿癫狂地撞向雪堆,发出“嘭”的一声闷响。
      
      车厢歪歪扭扭的扎进雪堆,好在雪堆虽厚也松软,竟是没将车厢彻底撞碎。
      
      “妙月,你没事吧?”
      小尼姑有些紧张地跑过去看。
      
      妙月是顾泠月在水月庵的道号,小尼姑叫妙真,是她的师姐。
      
      顾泠月可怜巴巴地从破了一角的车厢探出头来。
      
      “师姐,你这是驾车?还是要命?”
      
      “咳咳…不怪我,是那马儿突然发了癫!”
      
      妙真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又问顾泠月有没有受伤。
      
      顾泠月摇了摇头,除了右胳膊被撞得有些发疼外,倒是没受什么伤。
      
      只是车厢头扎进雪堆,破角的空隙实在不规整,她只得伸出手去:“师姐,拉我一把。”
      
      妙真搭手将其拉出来,又上下看了一遭,长舒一口气:“还好还好,你若是受了伤,我回去可不好跟师太交代呢!”
      
      顾泠月笑了笑,将身上的雪披用力裹紧,这化雪可比下雪冷。
      
      两人虚惊一场,好在人都安然无恙,却见七八个男人突然从四面围过来。
      
      那些人一个比一个高壮,都穿着统一的赭色胡服,脚上蹬着厚实的鹿皮靴,走路姿势十分张狂,脚下一摇一晃的,不像良民。
      
      打头的男人身量颇高,像是一座山。
      
      他背光而立,看不清容貌,左手拎着个半大的酒袋,右手捏着块不大不小的石子,时不时抛到半空再接住,一派的玩世不恭。
      
      妙真看那人手中的石子,联想到刚才失控的马匹,当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看,果然不是她驾车技术不行,而是有人刻意拦车!
      
      “歹人,看招!”妙真手立成刀,作势出击。
      
      妙真是水月庵武力值最高的尼师,但对方个个人高马大不说,人数也比她们多上许多,只能智取不能硬撞!
      
      “师姐…”
      顾泠月出声,却已来不及阻止。
      
      妙真不傻,懂得擒贼先贼王的道理。
      
      只见她扫步上前,花里胡哨的打出一套掌法,准确无误地朝那打头男子而去。
      
      那男子压根没想着与她过招,一个侧身,一个抬手“啪”的砍在妙真颈后。
      
      气势汹汹的妙真像是突然被人抽走了骨头,软塌塌地往一旁倒,好在另有一男子将其扶住,才没让她脸朝下的载进雪地里去。
      
      “师姐!”
      顾泠月见状,连忙跑过去。
      
      哪知打头男子一个大步挡在面前,粗鲁地抓住她的手臂:“别担心,只是晕过去了。”
      
      他的声音缓而沉,粗粝又狂野,字与字之间似都带着不允旁人违背的霸道,十分特别。
      
      若换一种场景,顾泠月恐怕会觉出这声音似曾相识。
      
      但当下,只余顿惊。
      
      顾泠月下意识地想要甩开,却发现那人抓着她的力道十分之大。
      
      “你,没受伤吧?”
      男子出声,特别的声音里又带着一丝关切和隐隐的自责。
      
      顾泠月稍稍往后挪动一步:“你、你们是谁?要做什么?!”
      
      她穿着厚实的胭脂裘袍,外面罩着件正红色的狐狸毛领雪披。巴掌大的鹅蛋脸十分白嫩,眼角带着莹莹水光,像极了受惊的幼鹿。
      
      “哈哈,六哥,你吓着她了。”
      后面的几个人,除了扶着妙真的那位,个个都抱起膀子,看好戏似得抖腿。
      
      被人叫做“六哥”的男人紧紧攥着顾泠月的胳膊,轻轻往上扯了一下,只觉那厚厚裘披下藏着的,胳膊十分纤细。
      
      “问你呢,没事吧?”
      男人再度开口。
      
      顾泠月抿了抿唇,小声道:“没…”
      
      说时迟那时快,顾泠月刚说出一个字,右手从袖间滑出一把匕首,用力冲那男人挥去。
      
      刀刃与空气摩擦,发出“噌”的一声响。
      然而…
      
      顾泠月瞧着自己的右手腕瞬间就被那男人捉住。
      
      男人用了一个巧劲,在她手腕上一按,匕首凭空掉落,无声无息地没入雪地中。
      
      “呲…疼!”
      
      顾泠月呼疼的声音像是润了水,让人的心情没由来的跟着荡。
      
      男人放开她的手腕,语带笑意:“可以啊,还知道藏一手。”
      
      “放开我!”
      顾泠月想要挣开左手,但怎么也挣脱不了。
      
      她有些后悔,后悔没在水月庵多待两年,若她能有师姐那样的身手…
      
      唔…好像也不行,师姐这会儿还昏着呢!
      
      男人笑着逼近一步,反问道:“不放又如何?”
      
      特别的声音,配上狂妄轻佻的语气,让人想要对其挥拳。
      
      顾泠月怒目而瞪,只见男人不但眯着眼,嘴角还噙着一抹玩世不恭的笑。
      
      她知道自己的个头不高,但在这身高体壮的男子身前,头顶才将将超过他的腰线。
      
      差距有点大…
      
      顾泠月心下一动,左手用力往后扯,右手成拳砸向男人腹部,侧头还在男人执意不放的胳膊上咬了一口。
      
      隔着冬季里加厚的胡服,她就算是长了獠牙也咬不到半丝皮肉,却能趁男人下意识躲避的当下挣开来。
      
      可惜,男人纹丝未动!而顾泠月砸向他腰腹的拳头,也被那人反手窝在掌心。
      
      粗粝的手掌紧紧攥着粉拳,像是把玩什么物件似得,左右捏了捏:“就只这般力道,还想着反击?”
      
      “哈哈,六哥,没想到顾家姑娘还是个泼辣的!”
      在一旁抱膀围观的几个臭小子忍不住大笑起来。
      
      顾泠月怔住。
      这些人知道她是顾家人!
      
      身前的男人唇角上扬:“你是顾泠月对吧?”
      
      他微微弯了弯身子,令自己与顾泠月平视,眼噙笑意,唇齿微动:“介绍一下,我是你未来夫君,沈辰风。”
      
      沈、沈辰风?!
      顾泠月心下微沉,又惊又喜。
      
      上辈子她从城东五里坡进城,遇到同路回京的六殿下赵子麟,后来发生的事让她成为大兆国史上唯一被挑断四肢丢进冷宫的无名废后…
      
      这辈子她不想重蹈覆辙,所以刻意绕开,改走城西十里亭。
      
      谁曾想,避开了赵子麟那头中山狼,却遇到了上辈子的“奸夫”沈辰风!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开,还请各位小可爱多多收藏评论呀~~爱你们,啾啾啾~~~
    【来看排雷】
    1、女主前世另嫁品行不良(被迫),重生后不是什么良善之人;男主既霸道又害羞,不会玩手段(可能是),对除女主外都是“不服就用拳头让你服”的粗人。不喜此类的小可爱,咱们江湖再见~
    2、重生1v1,从头到尾男女主间无虐无妾无误会无小三。
    3、宅斗撕逼会有,不多;朝堂事业会有,也不多;中后期多甜腻,多日常,多撒狗粮…
    4、配角有穿越/穿书者,介意勿看。
    5、背景架空架空架得超级超级空,属于各种朝代大乱炖。
    6、高洁党慎入!考据党慎入!扒榜党慎入!
    7、想到再加...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