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攻略的女主(快穿)

作者:明照万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

      周之恒跳了起来,推的周母一个趔趄,周母扶住了桌子,好险没闪到腰。她没管自己的腰,反而一叠声的问,“手没伤着吧?我的儿,你的手是写字的手,别干这些粗活,有什么时候跟娘说。”
      周之恒冷哼一声,开始苦思冥想前世发生的事情。前世有发生过退婚这出吗?
      当时他把员外家的小姐攥的死死的,还拿到绣了小姐闺名的绣帕,担心夜长梦多,所以干脆的让周母出面退了婚。整件事情他根本没出面,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员外家的小姐傻,员外可不傻,虽然看中了周之恒年纪轻轻中了童生,对钱财却把稳的很,嫁了女儿之后,却让女儿搬出去住,美其名曰嫁人之后该让夫家负责吃穿。所以周之恒得到最大的福利也就是吃穿不愁,再想多的,没有。
      庸庸碌碌人到中年,三十来岁周之恒才考中了秀才,在府城领取秀才的功名,他才知道,他当年退婚的未婚妻,居然是流落在外的千金小姐!而他,空有宝山而不自知,眼睁睁的看着一座移动金山,就这么扔了出去!回家之后越想越气,周之恒很快发了高烧,一命呜呼之后,回到了十六岁那年。
      也就是昨天。
      周之恒忘记了退婚这回事,美滋滋的等着当高官女婿,谁知道他娘就告诉他,退亲了!!!
      谁断了他的青云富贵路,亲娘也不亲热了!周之恒一把拽过了玉佩,“给我!我去找江越!”退亲!死都不能退亲!
      周母皱着眉头,“儿啊,江越有什么好的!一家子都是女人,阴气重,江越更是克父,你说的员外小姐不是挺好?”她说这话时俨然忘记了江父是为什么而死的。“再说了,昨天不是你让我一大早就去退亲的吗?而且江越被陈家的管事看中,也是你告诉我的!”
      周母絮絮叨叨,“好好的姑娘,偏偏要出去抛头露面!赚什么银子!不守妇道!”
      周之恒语塞,他总不能说他知道江越会变成千金小姐,他得提前把握住!于是他不耐烦的说,“娘!我有我的打算!江越她,旺夫!”
      “玉佩给我!我去说!”他扯断了玉佩上的红丝绳,掖进袖口,快步走出院子。
      两家同住一村,想见面快的很,那些看热闹的村民还没散,又瞧见事件主人公出现,暗自嘀咕,还要再吵一架?
      反正有热闹看就行!
      江家的院子里,江大姐正心疼的说,“伤脸上了!还在流血!我给你找蜘蛛网去!”蜘蛛网止血,是她们这里的土方,小伤口涂上蜘蛛网,很快就好了。
      江母扶着江越在院子里坐下,眼泪朦胧的,“你这孽障!好端端的寻什么死!世上的好男儿多的是!他周之恒瞎了眼,周家昧了良心,你也没必要糟蹋自己啊,你让我跟你姐怎么办?”说完搂着闺女呜呜咽咽哭。
      江越猝不及防的被搂个正着,只觉得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在起立,苍天作证,她这辈子都没跟人这么亲密过!但是江母作为江越的亲娘,她贸然推开,会不会让人觉得江越性情大变?
      她正进退两难,突然发现篱笆外头站了个男人,对着院子张望,而邻居们也正在指指点点。
      “娘,有人在看。”江越一边说,一边借着巧劲挣扎出来。
      “有什么好看的!”江母不悦的说了声,扭头一看,嘿!陈世美还敢来他们家!看她不拿大扫把抽他!他这样的,也就配当垃圾伺候。
      江母松开了江越,从木门背后拿出一柄一人高的扫帚。村里人做扫帚的多是用硬竹枝,打起来人来还挺疼,一般父母都用来吓孩子,再闹腾就大扫帚抽你!
      江母捏的就是这么一柄扫帚,犹如护崽的老虎,随时准备进攻。
      周之恒在外面探头探脑没看到,周围的人议论也隐隐飘进耳朵,他想了想,整理了衣裳,摆出最礼貌的架势,敲响了江家的门。
      “你来干啥?”江大姐找了一屋子没找到蜘蛛网,正好过来开门,皮笑肉不笑的问。
      “我来是还玉佩的。”周之恒拿出了从未有过的好态度,“我娘看着玉佩的穗子旧了,想换个新的,也许说错了什么话,请大姐不要放在心上。”说完深深一鞠躬。
      江大姐懒得再听,啪的一声把门关上,让周之恒碰了一鼻子灰。
      他吓了一跳,倒退了三步,对着江家的大门喊,“开门啊大姐!我做错什么了我!”
      江大姐拍拍手上的灰,该!还敢上门!
      “把门打开!”背后江母的声音传来。
      江大姐以为自家娘的老好人性子又犯了,平时总是劝她们与人为善,吃亏是福,家里没有顶用的男人,一定要多结善缘。江大姐正想劝娘硬气一回,回头一看,她娘举着人多高的扫帚,蓄势待发。
      “那我开门了娘!”江大姐偷笑一声,打开了门口后的栓子,努力给娘让出最大的活动范围。
      周之恒一连敲了十几下门不耐烦,正想上脚揣,门猛地打开,险些让他闪着,他扬起笑脸,准备拿出刚才的说辞,一口咬定是他娘拿着婚约信物回去换了穗子。
      他嘴刚刚张开,喊了一声“江,”迎面而来就是一把大扫帚,劈头盖脸,抽的他抱头鼠窜。
      “打了老的,来了小的!要脸吗!要脸吗!”江母心里的怒气快要突破最高值,“退婚也是我们退婚!不知廉耻的男人我们江越不稀罕!滚啊!”
      于是那些邻居们,就看着平日衣冠楚楚,拿鼻孔看人的周之恒,被扫帚打的到处跑,连身上的衣裳都扯烂了,露出白色的里衣。结果里衣裳还绣着一大块的补丁!
      哄!那些邻居们笑的前俯后仰,原来童生家里也是驴粪蛋表面光,平时还表现的多不屑跟他们泥腿子为伍呢!
      周之恒狼狈的逃窜,眼神狠狠的盯着江母!这个仇,他记下了!想想江母也不过是江越的养母,以后等江越人一走,他多的是办法收拾她!
      这些年在员外手下讨生活,他学到了许多整治人的办法,保管让人有口难言。
      周之恒恨恨的瞪了这些人几眼,把他们的长相记在心里拂袖而去。
      江母把人打走了,一把扔了扫帚,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关门!”江母喊着。
      江大姐偷笑着关门,扶着木愣愣的江越进了她们两的屋子。
      姐妹们睡的是同一间屋子,炕上摆着各自的被褥。江大姐小心翼翼扶着人进了床,一叠声的问,“还疼吗还流血吗?要不我在抓一把香灰。”
      这种没消毒的玩意儿江越哪里敢往头上抹,伤风感染了没地方医治去。要不是为了安全,江越早就让系统花费积分给她修复好额头了。
      “坐下吧,姐。”江越拉着人做在床边,屋子没凳子,来人都是直接坐床。
      江大姐坐下,细心的扒拉着她的额头,忧心忡忡的说,“女孩家重要的是颜面,怎么能磕伤头呢!”
      江越顶着满身的鸡皮疙瘩,顽强的说,“没事,不会留疤的。”
      “你气性也忒大了,一言不合就朝着柱子撞去,吓死我跟娘了。”江大姐牵着江越的说,语重心长,“他们周家不地道,满嘴喷粪,我们何必跟他们一般见识?好男儿多的是,找个好的,气死他!”
      “像姐夫那么吗?”江越添了一句。
      江大姐脸上一红,松开了江越的手,一朝得救,江越感觉好过了不少,顺势挪开了一尺的剧情。
      “什么姐夫!乱喊什么!我们还没成亲呢!”
      江大姐知道她说的是在府城遇到的客栈的小伙子,是个孤儿,家里没着没落的,但是每次只要江大姐过去,菜一定是最新鲜的,水一定是干净的,时不时还送点水果。
      两人郎有情妾有意,就差捅破窗户纸,小伙子也答应了很快找媒人提亲。
      “还有心情调侃我,那肯定是没事了!”江大姐站了起来,“虽然说人活一口气,但是活的是争气,而不是怨气,咱们走出了周家村,看看有几个人认识我们?别把退亲的当回事。”
      “没事,姐,我本来也没有当回事,就是觉得周家欺人太甚,当时一口气上来也不知道怎么滴,就冲动了。现在想想,实在太不值了。”说着江越还摸了摸头上的麻布,“我这不会留疤吧?”
      “没事,额发能盖住。”江大姐看的仔细,那块伤,刚好在发际线上,影响不大。
      说着,她站了起来,“不行,你流了那么多血,我还是给你补补,做个红糖鸡蛋。”她手脚麻利的很,很快跳下炕,三两步跑到厨房,扯嗓子喊,“娘!红糖在哪里?”
      江母气鼓鼓的说,“还吃红糖!”少倾又喊,“磕两个蛋,你也吃一个!”江母就两个女儿,一碗水一直端的。
      “我不吃,我给妹子吃!”很快厨房里锅碗的响动撞了起来,江大姐开始忙着烧热水做饭,顺便煮红糖鸡蛋。
      确定短时间江大姐不会过来,江越终于蹦了下来,“启动全身清洁。”她早就受不了了。
      对于她奇怪的要求,系统只回答以播音腔,“滴,花费5积分.清洁完毕。”
      江越舒缓的叹息了一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