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魔都爱我这个炮灰

作者:蠢花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53章

      要么消亡要么孤独……
      
      这八个字像烙印一样重重地打在了姒音的心头,她开始后怕,会不会自己也会走到绯云上神的那一步,到时候苏墨和苏茜该当如何自处?难怪,难怪锦书姐姐和风神江宸生生世世困苦,都是因为这个作为上神承担的诅咒。
      
      书翁看出了她的疑虑,笑道:“说起来,当初苏墨和你一样也走到了这一步,可他怕与你再也无缘相见,所以放弃了一切。做了上神的人,几乎是要断情绝爱的。若不是你的命格太过凶险,他不会出此下策。”
      
      他放弃了……
      
      这样的念头萦绕在姒音心头,让她一阵苦涩。
      
      原来他只是在骗她啊,什么心怀愧疚修炼时走火入魔,都是假的,他其实是怀着能够再见到她的微小期待,放弃了成为上神的机会。可是如今轮到了她的时候,他却擅自为她做下了决定,让她成为上神,将她推远。
      
      她很想去质问他。
      
      “别去了。”书翁拦住了她:“这就是代价,你不可能两者兼得的。”
      
      “我现在还能放弃吗?”
      
      “不能,一旦放弃你只会继续堕入轮回,每一世都早夭凄惨,你还会不记得他们。与其那样,不如做一个高高在上的上神吧,虽然再也无法相守,可至少你们彼此都能安稳地生活下去,这样难道不好吗?”
      
      姒音好恨,恨自己所无法把握的作为天煞孤星的命运。 
      
      “所以,安然接受吧。”书翁突然跪了下来,低声下气道:“算我求你,待我仙逝这世间就再也没有上神了,这份力量你一定要继承下来,唯有你能够守护这芸芸众生。为了你自己为了众生,这难道不是最好的结果吗?”
      
      “好,我接受。”
      
      上神的继承大典在九重天之上进行,依旧是在那个比试的瀚海厅。云海翻涌,金光闪闪,众仙家正襟危坐在云端之上,屏息凝神注视着她。
      
      “听说她之前是天煞孤星呢,命格极硬。”
      
      “对呀,当日被鸦七那般算计都没死,可见其命硬。”
      
      “书翁这次禅位之后,姒音上仙就成了最后一个神吧,这小丫头能扛起来这重任吗?”
      
      “为了做上神连夫君女儿都可以舍弃,怎么扛不起。”
      
      不管如何再没有反对的声音了,她缓步走上圣坛之上,一袭仙袂飘飘,发间的白色蔷薇花穗随着她的脚步轻轻摇晃,她披散着墨色长发从书翁手中接过一只上古香木制成的笔,在上神契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随即放下笔,摊开双手的一瞬间,众仙齐刷刷地跪地道:“恭迎姒音上神!”一瞬间,天地间放出圣光,耀眼的金色光芒如细碎的萤火虫般萦绕在她周围,随即在她的衣裳上铺开层层金色丝线的纹路,她发丝上的蔷薇花环变为金色,如王冠一般衬托得她愈发高贵优雅。
      
      她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这份成为上神的重量。
      
      她扫视了一下神坛之下团团冲她跪拜的众仙家,里面只有楚韵一个人是她熟知的。红缨、苏墨、苏茜还有方卿玖,以后都不能有任何往来了。她会是一个孤独的上神,继承书翁的神力还有责任,为了这芸芸众生活下去。
      
      最后一步,需要天帝签上名字。
      
      这老头也老了,捋了捋白花花的胡须走上神坛,冲书翁笑道:“以后就是这些晚辈的天下,咱们俩该隐退江湖啦。”
      
      “是啊。”书翁也有些触动。
      
      他为了守护六界的平衡,曾极力阻止这份上神之力落入天界之人的手中,没少和天帝对着干,如今一切尘埃落定,他终于不用忧心忡忡了。只见天帝拿起笔正要签名,却突然停下了动作,嘴角浮现一抹笑意。
      
      “书翁,如今这世间只剩下姒音一个神,为苍生计,姒音上神该诞育继承者才是。”
      
      神的后裔从血统上就是上神。
      
      “天帝,您应该比我更清楚身为上神背负的诅咒。”书翁死死盯着他:“上神都会孤独终老,若与谁相爱则会应劫消亡。”
      
      “所以呀,嫁给一个不爱的人,仅仅为苍生计诞育后代即可。”天帝笑笑:“我想这六界之中,最适合和上神结合的血统,就是我方家高贵的血脉吧。若姒音上神答应嫁给我天族太子方璟,我现在就签下自己的名字。”
      
      书翁冷哼。
      
      果然他不会善罢甘休的,上次的鉴仙大会没能杀掉姒音他心有不甘,所以还留了这一手。既然无法阻止姒音继位为上神,那就把她变成天族人,还真是算得一笔漂亮账呢。可是眼下他还有什么方法阻止呢?没有天帝的签名,姒音会是一个不被承认的上神。
      
      姒音万万没想到天帝还会这样算计一道。
      
      方璟?传说中骄奢淫逸只顾享乐的天族太子,让她嫁给他?
      
      “我不嫁。”
      
      “是因为魔尊吗?”天帝喟叹道:“姒音上神果然对魔尊旧情犹在,如此怎么能做一个公正的上神?众位仙家你们说是不是?”
      
      “对啊,怕是等继承了这份力量,就要变成魔界中人了!”
      
      “上神须得不偏不倚,姒音上仙和魔尊纠缠不清,本就不该继承这上神之位。”
      
      众人墙头草一般起哄,姒音被逼得有些力不从心,看向书翁,他沉默半晌后最终无奈地点点头,示意姒音答应这个要求。
      
      她想要拒绝却被书翁用法术牢牢封住了嘴,睁大眼睛盯着他,只见他坦然道:“好,为表姒音上神与魔界断绝关系的决心,她会嫁给天族太子方璟,以此为众生造福。”
      
      她想挣扎,却收到了书翁的腹语:“阿音,求你了。”
      
      “不可能!我死都不会嫁给那个什么天族太子!”
      
      “我们没得选。”书翁正色,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随即咳出了一大口血,当场晕倒在地。姒音连忙上前去把他从地上扶起来,他躺在她臂弯里颤抖着说道:“阿音,我求你……我已经时日无多了。”
      
      她最终艰难地点了点头。
      
      天帝颔首微笑,执笔在册子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从今以后她就是名正言顺的上神了,她会和当年的绯云上神一样无条件地爱护苍生,为了庇护他们,和一个自己不爱的人生育后嗣,让自己的后代和自己一起背负起作为神的重任,她本想反驳,可是想到梦境里的绯云上神,没再多言。
      
      绯云上神和书翁,千万年来苦心守护的六界安稳,不能因为她的任性而陷入混乱。
      
      风神或许可以和锦书姐姐一起跳忘川,她不可以,因为她是最后一个神。
      
      继承大典结束之后,书翁宛若秋叶一般凋零衰老,他了却了所有心结,安然地在桃源等待死亡的到来。上神可以拥有永久的生命,但是他们却大多为了苍生消亡沉寂,剩下孤独活着的神在世间流浪,如书翁这样的,没有了生存下去的动机,就会自己慢慢陷入衰老沉睡,在某个晨曦明媚的清晨再也不会醒来。
      
      书翁这些日子咯血咯得很严重。
      
      他和月老张罗着为姒音和那位不曾谋面的天族太子方璟准备婚礼,几度不小心把血咯在聘礼上,后来索性放弃了,任凭红缨小白他们去处理。
      
      姒音再没见到过苏墨。
      
      她发出去的所有千纸鹤都石沉大海般再无回应,时不时来桃源玩耍的苏茜也消失不见,姒音感知不到他们在哪,但也不想去感知。他大概是不想让自己太伤心吧,从一开始书翁把自己抓来桃源的时候,他大概就猜到了这个结局。
      
      不出现,是对彼此最后的一点温柔。
      
      半月后乃是良辰吉日,天界将这场千年难得一见的盛会准备得十分隆重,连桃源里的那些散仙都被邀请了,天帝更是网开一面,允许红缨小白这些鬼魅之族帮姒音梳妆打扮,护送她至天界。
      
      桃源的桃花又迎来了一次盛放,绯红色的轻云蔓延至天边,和朝霞渐渐渲染到一起。
      
      姒音坐在阁楼的窗前,看着漫山遍野的桃花,头隐隐作痛。书翁今日气色好了不少,强撑着病朽残躯起身,换上了一身正式庄重的袍子,坐在一侧静静看着她梳妆,那种温情脉脉的眼神,就好像在看他自己的女儿一样。
      
      果然,片刻之后他开口了。
      
      “阿音,你真的挺像我女儿的。”
      
      她很想反驳点什么,想痛斥书翁把这样沉重的宿命交给她背负,可话到嘴边还是化作了一缕若有若无的叹息。
      
      “她叫什么名字?”难得的,姒音主动问起了书翁的往事。他的眼眸里闪过一道光,心里小小的惊愕了下:她这么关心自己的伤心往事,难道说她原谅自己了吗?
      
      “她叫花烬。”
      
      书翁有些凄怆地微笑着,补充道:“当日绯云让我隐忍,花烬被我训斥一通后去寻了火神倾诉,火神大怒屠城犯了上神的大忌。花烬她心有戚戚随火神一同消陨了,她说她要赎罪。”
      
      “火神竟愿为她犯如此大忌?”
      
      “也许这就是他的劫难吧,火神原是看着我们家花烬长大的,一直怜惜她爱护她。”
      
      书翁说至此处,隐隐有些动容,他正色道:“都是陈年旧事了。”
      
      “若你愿意,请把我当做你的女儿吧。”姒音笑道,又恢复了以往任性不羁的态度:“糟老头子,你这不还没死呢么,给我送亲怎么样?到时候在大典之上我总不能没有娘家人吧。”
      
      他的表情再度错愕,随即有些激动地流下了一行热泪。
      
      “极好,极好……”他喃喃道,转身在阁楼一个隐秘的角落取出一只上着锁的木匣子,颤抖着手将其打开,里面静静躺着一枚花枝。初看是一枝桃花,但细看就会发现,这桃花枝乃是用玉石雕琢而成,却丝毫不显得死板,一花一叶精致匀巧栩栩如生。
      
      “这是什么?”
      
      “这是蓬莱玉枝。”书翁像看着宝贝一样看着这花枝,轻轻把它捧出来,解释道:“这是出自方外蓬莱仙山的花枝,凝聚着天地灵气,是一枚上好的神器,寻常刀剑皆无可与之比拟。”
      
      他轻轻把它递给姒音,她小心翼翼接过,却猛然发现这原本玉石制成应当很沉重的玉器,轻飘飘地如同一片羽毛。
      
      “看来她与你有缘啊。”书翁笑笑:“这蓬莱玉枝可不是谁都能拿得起来的,在修为浅的上仙那里,它会无比钝重,根本拿不起来。”
      
      姒音默然,轻抚着这花枝。
      
      “当年我原想等我们家花烬做上神的时候,将这神器传给她。”书翁喟叹:“如今你既然愿意让我这糟老头子为你送亲,我便把这蓬莱玉枝赠予你做嫁妆吧,你一定会是一个受万世景仰的上神。”
      
      她点点头道:“多谢。”
      
      那蓬莱玉枝果然是通灵的,自觉地飞到了墙边挂住,和姒音的斩雪剑和谐地挂在一处。
      
      一切都收拾好之后,姒音正欲出门,只见红缨急急忙忙走了上来,手里捏着一只雪白的千纸鹤:“阿音,魔尊来信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