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魔都爱我这个炮灰

作者:蠢花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43章

      楚韵的目光如此澄澈而坚定,姒音愣了一下,呆呆地看向他。他依旧是一脸从容,淡泊如秋水,让人猜不透他内心的真实想法,她终于也学得了几分他的释然,豁然开朗。
      
      “我会放下过往的。”她浅笑。
      
      黄泉之下魔尊府,苏墨一袭鹤羽黑袍,在魔尊府中独自筹谋。近些日子,自从瘟神出世之后,天界对魔界的忌惮便是一日比一日深,皆因瘟神当年被封印之地就在黄泉边,能助他苏醒的,唯有魔界中人。
      
      天帝对魔界抱有很大的怀疑。
      
      忘川乃是天魔两界的交界处,近来巡逻的天兵陡然增多,两方的士兵偶尔会拌嘴角,苏墨隐隐有些担心双方会不会打起来。
      
      “禀公子,探子送来了情报。”唐隐欠身上前。
      
      苏墨接过从天界细作处传来的情报,不禁皱紧了眉头。
      
      上书:众仙家怨声载道,对姒音继任书神之事颇有微词。
      
      果然还是没有威信啊,也是,姒音原本是天煞孤星,仙家都鄙视她这样的出身的,尤其是她还和自己这个魔尊有过那么一段过往……那些高高在上的极看重宗门的仙家,大抵是不太能接受她的。
      
      他在大殿中徘徊,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
      
      姒音喝醉了。
      
      第二日醒来的时候楚韵已悄然离开,她揉揉发昏的脑袋,只见床角氤氲着宁神的香雾,摆放着大大小小一套精致的茶具。小白见她醒了,亲自为她添上一杯茶提神醒脑。
      
      “楚公子亲自泡的茶,阿音姐姐尝尝?”
      
      她抚摩着温热的茶杯,回忆着昨晚都发生了什么。
      
      想不起来。
      
      “楚韵他早上才走吗?”
      
      “是的,楚公子昨晚上一夜没合眼,说姑娘喝醉了容易闹事,总会磕磕碰碰伤到自己,所以守了姑娘一夜。”
      
      姒音“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不知为何,心里有一丝丝感动,感觉……自己好像多了个关心自己的哥哥。
      
      姒音正喝着茶呢,突然见纸鹤带来一封书翁的传信:急报!上古凶兽出现,速来天庭商议对策!
      
      呃,这种事找她去商议,她能有什么办法吗?
      
      不过不管怎么说,她如今都是书翁的关门弟子,得勤勉一点才好,如此想着,姒音便随手摘了一朵桃花,捏了个诀儿,它便化成了一团柔软的云朵,软绵绵的,姒音一个人站了上去,悠悠然准备往天宫飞去。
      
      “呃,你们要一起去吗?”她见小白满眼向往。
      
      红缨甩了甩大红袖子,眉眼间皆是万种风情,笑道:“我可不去趟浑水。”她磕了磕烟灰,徐徐吐出一缕烟,叹道:“我回上京鬼市吧,如今你的故事已经书写完成,我留下也无甚意义。这桃源啊也太闷了,我还是喜欢上京。”
      
      姒音没有挽留。
      
      “我有空会去看你的。”她浅笑,抱着一只猫和一只花妖往云端飞去。
      
      登上九霄云殿的时候,姒音刻意理了理衣裳,变幻出一身较为正式的唐装。这是书翁交代过的,嘱咐她上天要有点神仙架子,才能镇得住这些心有微词的仙家。除此之外她还切换了一副老成持重的凝重表情,宛若一个修炼多年得道的正经神仙,走进大殿徐徐叩拜过天帝后,冷声问道:“这次又是哪个凶兽?”
      
      “是个吃小孩的凶兽,叫……呃……”那仙家面色似乎有些尴尬,姒音冷睨了他一眼:“叫什么?”
      
      “叫咕噜。”
      
      哈哈哈,谁起得这名字,好傻啊!
      
      姒音心里宛若万马奔腾只想笑,但还是憋住了,面色凝重正襟危坐听仙家们商议对策。
      
      据说这咕噜长得胖胖的,千万年前未被封印的时候,最喜欢在田间山林里行走,遇上村庄里有喜欢的小孩儿,就顺手拐去它在深山里的洞府。一来二去,凡人们都怕它怕得要死,尤其是那些孩子生得略微玲珑可爱的,甚至要让自家娃扮丑来躲避它。后来啊,据说是与书翁师出同宗的火神收服了咕噜,将其镇压在西域炎狱山之下,距今已是五千年。
      
      四千年前,火神应劫消亡。
      
      仙家们商议来商议去,把这个烫手山芋丢给了书翁。
      
      “诸位放心,我一定会将其收伏的。”书翁作揖,温尔有礼。
      
      出得九霄云殿,姒音满意地伸了个懒腰,天上别的不好,酒菜倒是十分可口,不似书翁抠搜得恨不得日日吃素。
      
      “徒弟,这事就交给你了啊!”书翁一脸和蔼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我?”姒音惊得一跳。
      
      这糟老头子怎么回事?
      
      “上次瘟神你都能随随便便镇住,一个咕噜兽算什么?”书翁振振有词:“我可是六界第一战神,这种小兽还轮得着我出手吗?”
      
      “你就不怕它吃了我?你还能活几年啊,有空培养新徒弟吗?”姒音牙尖嘴利,梗得书翁一时哑然无语。他捋了捋胡须,笑吟吟道:“你要是不去呢,我就剥了你上神身份,把你丢回轮回里,让你作为天煞孤星生生世世被迫害追杀。至于徒弟嘛,仙界多的是根骨奇佳的新人,谁都会乐意拜入我门下的吧!”
      
      ……
      
      算你狠。
      
      姒音不情不愿地答应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若她是一个人,重返轮回也无妨,可现在她心里有羁绊。小白小胖,红缨,还有那个人……
      
      “喂,说真的,你有没有什么护身的法宝给我?”姒音不死心地问。
      
      她如今也算书翁的正经徒弟了,他总不会真的让她白白送死吧。
      
      “没有哦。”书翁贱兮兮地笑,指了指绮丽云霞下隐隐约约现出的一座山,那山与周遭山水截然不同,云雾荟蔚,幽深晦暗,开了天眼的神仙可以看到那山中妖气浓厚。“喏,就是那座巫九山。”
      
      得嘞,不就是抓个凶兽嘛。有什么好怕的?
      
      上次瘟神出世她用符纸封印了他,这次也一样:找到咕噜,给它贴符纸封印上,多简单!
      
      她摸了摸口袋里剩下的符纸,一个翻身往巫九山飞去。
      
      “啊啊啊你慢点!俺要晕了!”小胖在她怀里疯狂扑腾。
      
      “这你都晕?小白怎么就没晕呢?”姒音嘴上这么反驳,可还是放慢了飘飞的速度,揉了揉小胖毛绒绒的圆耳朵,温柔地抚摩了一下它的背。小花妖悠哉悠哉从她肩上滑下去,坐到小胖毛绒毯一样的肚皮上。
      
      御风飞行了没多久,巫九山便近在眼前,云雾缭绕,颇似仙境。
      
      “快停下!”小白突然大喊。
      
      “怎么啦?你是不是又预见什么了?”姒音乖乖停下,她知道,小白灵识很强。
      
      “我……我刚刚看到阿音姐姐的法术失效了,我们都掉了下去,摔得血肉模糊。”小白眨巴了一下水灵灵的大眼睛,吓得脸色苍白,姒音听见也忍不住后背冒冷汗,她沉思了下落在了山脚的溪谷边,打算徒步前行。果然,一走进山里,她便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法术失效了,连小白都变回了原型:一枝栀子花,小胖也失声了。
      
      空气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可怕,若是刚刚小白没有预见到,待自己飞进这巫九山绝对会摔得粉身碎骨。
      
      她小心翼翼抱着猫捧着花,往山里前行,小白小胖没了声音,整个山里好像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瘆得慌。她凭借着自己的灵识往山的深处走去,越走越感觉荒凉,满目都是蓊蓊郁郁的原始森林,青苔藤蔓爬满古树的树干,其间错落生长着奇花异草,别有一种幽深阴冷之感,而越走,她越可以感觉到浓重的妖气。
      
      别怕!她默默给自己打气。
      
      “苦哇!哭哇!”两声凄惨的鸟叫声响彻山涧。
      
      姒音吓得立在原地不敢再动。
      
      耳畔响起一阵细碎的沙沙声,她回头望却什么都望不到,只见齐腰的箬竹叶层层叠叠铺满山谷,遮住了视野。随即,十尺开外的一棵箬竹颤抖起来,沙沙声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难道是……蛇?
      
      姒音吓得一哆嗦,手忙脚乱地从行囊中翻雄黄酒,突然感觉后背被人重重地拍了一下。
      
      “啊!”她惊声尖叫,手里的雄黄酒掉在地上,酒瓶骨碌碌滚下了山坡。
      
      “姑娘,你怎么会在这!”她转身,这才发现拍她肩膀的是一个穿着鹿皮大褂的猎人,他眉毛厚重,一张脸凶蛮得堪比画上的关公,语气却意外地温柔:“前面可不能去!赶紧下山去吧!”
      
      她当然不想去,都怪该死的书翁。
      
      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这点道理都不懂吗?非要揽下来,丢给她一个弱小的修为浅的小仙。
      
      “大哥,你对这一带很熟悉吗?”她定定神问道。
      
      “那可不,这山里到处都是猛禽,没人敢来的。”他得意地摸了把胡须:“不过嘛,偶尔冒一下险还是值得的,我去年在这山里抓了一只狐狸,足足卖了八百两呢!剥皮的匠人都说那是灵狐,那狐皮,啧啧啧,油光水滑,谁都没见过。”
      
      姒音不是很想探讨这种血腥的话题。
      
      猎户大大咧咧坦言道:“不过我也只敢走到这里,再往里面走有一群猛虎,我以前蹲树上见到过。乖乖,足足有十多只呢,个个膘肥体壮,立起来估计比人还高。村子里的人都说,那些老虎是一个大妖怪的守卫,所以啊,姑娘你可千万别进去!”
      
      看来,就是这里了。
      
      “知道了。”姒音笑笑,拂开眼前的箬竹叶往更深处走去。
      
      猎人吓得哑口无言,呆在原地,片刻之后若有所悟地点点头:这姑娘肯定一心求死。
      
      “喂,姑娘你有什么想不开的,跟哥说说!别自杀啊!”
      
      “我好着呢!”姒音只留下一个招招手的背影,往前的每一步,都走得他心惊肉跳,仿佛下一秒就会有一只猛虎从箬竹叶中飞身跃起,扑倒她把她撕得粉碎。
      
      “没救了。”猎人摇摇头,一咬牙还是逾越了那条边界线,把手里的弓箭全塞到姒音手里:“保重!”
      
      而后又像踩了雷一样迅速跳回安全地带。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