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魔都爱我这个炮灰

作者:蠢花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42章

      回想到此处姒音已不忍,这些已是千年前的记忆,可如今回想起来还是历历在目,锥心刺骨地痛。
      
      她仿佛回到了那个夏日的清晨,在南诏风景旖旎的蝴蝶谷,她对瘟疫发作的他拼死相护,将最不设防的后背留给他,可他却一剑刺穿了她的胸膛。难怪他说,他此生所做之事都只是为了补偿。
      
      “阿音姐姐,饭都凉啦!”
      
      姒音如梦初醒,魂不守舍地从阁楼上走下来,只见桌上摆着桃花酥、灵芝煲鸡汤、素什锦和八宝粥。
      
      小花妖盛了一碗粥递给她,她尝了一口,甜甜的很暖胃。
      
      红缨察觉到了她的异样,关切地摸着她的手,问道:“今天是怎么了?还是不舒服吗?”
      
      “无妨,我只是回忆起了前尘往事。”
      
      她捂着太阳穴,脑海里一幕幕闪过之前的记忆,有些头痛得紧。《花落墨》上册有写她前世就是天煞孤星,煽动战争在南诏被砚妖苏墨杀害,却没有写死后的事,而她怎么回忆都想不起来,这中间出现了一个断层。
      
      用过晚膳,她坐在廊檐下默默思索着。
      
      桃花芳菲,这桃源的日子还真是如流水般从容惬意,她找出在天帝宴会上受赏的仙丹喂给小白,她乖乖咽下,眨巴着水灵水灵的大眼睛看着她,可爱得不像话。
      
      小白的模样,像一个十几岁豆蔻年华的小女孩。
      
      姒音看着她,不自觉地就想到了自己。
      
      前一世,十几岁的她在战火中流离失所,不惜在死人身上翻粮食果腹;这一世,十几岁的她生来父亲下狱母亲沦落秦楼楚馆,同样凄惨。想来,果然是天煞孤星的命数吧,苦闷终生。
      
      可是那个人,改变了这一切。
      
      如今书翁一改为老不尊的态度,勤勤勉勉教她修炼,助她成为上神,一切看起来都那么顺利。
      
      可她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
      
      前世苏墨是书翁的得意门生啊,想必他也曾怀着让他做上神的希望培养他吧,为何……为何他成了魔尊?
      
      小白此刻正拿一根绸缎发带逗猫玩,小胖在这桃源里住久了,长得愈发肥硕,像个球一样咕噜咕噜打滚。偶尔小白给它洗个澡,水浇上去,一身毛耷拉下来后整个猫还是胖墩墩的,实心胖无疑。
      
      “你啊你,看看小白都修炼成精灵了,你怎么还不变个猫妖给我瞧瞧?”
      
      姒音揉了揉毛绒绒的猫肚子,小胖很凶地一爪子甩了过来。
      
      她灵巧地躲开,扼腕叹息道:“哦豁,修为不涨脾气倒是不小!我可是你主人!”
      
      “喵。”
      
      你才不是我主人。
      
      小白摸了摸小胖的脑袋,它却一点都不反抗。
      
      “哎,这猫怎么回事?不认我了?”
      
      小胖傲娇地翻了个身,露出洁白柔软的肚子任凭小白摸,甚至还开心得喵喵叫。
      
      姒音觉得自己心里极度不平衡!
      
      当初在鬼市上把小胖小白买回来的是她,连名字都是她取的!
      
      红缨也笑了,她穿着一袭如火的红衣,站在桃花树下摘桃花,盈盈一笑道:“小胖这是真的认主人了,只和小白玩呢。”
      
      “行吧。”姒音叹了口气。
      
      一只千纸鹤悠悠飞过来,姒音抱着半分期待的神采打开,却发现那不是给她的。
      
      “红缨:见信如面,你在桃源过得可好?鬼市上见不到你,大家都颇为想念呢,愿你安好。”
      
      信末留言的名字是:林公子。
      
      红缨拿着信兴冲冲去写回信了,小白抱着小胖在庭院中玩着毛线球,姒音突然有些惆怅,小白有小胖,红缨有林公子,自己有谁呢?苏墨吗?可是他也说过,神魔殊途,无论如何自己以后都会和他走上相反的道路,若今后神魔大战,自己恐怕也会和风神江宸一样,为天下苍生灭亲绝爱,对他痛下杀手吧。
      
      两世的情伤,她已经承受不起这份痛楚。
      
      上神之路,果然坎坷。
      
      她突然开始憎恶这份力量。
      
      小白突然放下毛线球,跪坐在庭院中一本正经听着什么,闭着眼,神态颇为庄重。
      
      “怎么啦?”姒音见状,担忧地问道。
      
      上次瘟神出世小白就预知到了,这一次,她难道是又预知到了什么吗?
      
      “有人要来了。”小白甜甜一笑,起身拍了拍沾了灰尘的裙裾,抱着小胖,牵了牵红缨的衣袖:“红缨姐姐,我们先回避吧。”
      
      晚霞如绮,在火红色的云霞处隐隐约约飞来一只雪白的仙鹤,光芒耀眼,比人身还大上许多。姒音见过书翁的真身,足足有房子那么高的九尾火狐,所以对这么大的仙鹤见怪不怪,许是什么神兽吧。
      
      那仙鹤飞近了,姒音才发现那鹤背上迎风立着一个人。
      
      白衣胜雪,皎若云间月,楚韵是也。
      
      “好久不见,卿可安好?”
      
      “桃花酿依旧醉人,书翁的胡须依旧雪白。”
      
      言下之意,一切安好。
      
      红缨一行人去阁楼上整理书籍了,姒音静静地为楚韵斟上一杯桃花酿:“尝尝我酿酒的手艺如何?”
      
      酒过三巡,姒音明显看到楚韵的脸上飘起了一抹绯红,他醉了。
      
      “你打算怎么办?”他突然开口,极认真地问道:“和魔尊就此一别两宽互不相欠吗?”
      
      夕阳的光辉在他脸上镀上一层金粉,从姒音的角度看,他的侧脸如此完美。
      
      “我不知道。”
      
      书翁说过,做神仙最重要的是豁达,想来也是,不然如何忍受千万年的孤独呢?
      
      她应该学会放下。
      
      “你都想起来了?”
      
      “嗯。”
      
      楚韵的神情一瞬间冷了一下。
      
      姒音猜想,他大概是回忆起了前世的惨烈吧。
      
      她莞尔道:“你恨我吗?”
      
      “恨?我既然把江山拱手相让,又怎么舍得恨你……”他若有所思,苦笑道:“都是情劫,也是托你的福,我得以在死后飞升上仙,如今过着逍遥快活的神仙日子,恨这种情绪,千年过了也该散了吧。”
      
      他比自己要豁达多了。
      
      “是啊,爱恨情仇终不过一世情劫!是该放下!”姒音倒酒,先干为敬。
      
      “不,恨意可以放下,可是爱意却只会被时光酿得愈发深沉。”
      
      姒音沉思着,楚韵突然放下酒樽,在绮丽的晚霞映照下,他缓缓转过光洁的脸看着姒音。姒音抬头相望,有那么一瞬间她有些恍惚,楚韵就好像是另一个苏墨,如光风霁月,清丽脱俗,优雅得不可方物。
      
      他情不自禁地俯身,吻了上来。
      
      她有些恍惚,在唇瓣即将相触的一瞬间,她别过脸去。
      
      楚韵视野里只剩下她光洁而坚毅的侧脸。
      
      他噗嗤一笑。
      
      果然,她和他已不是可以随意亲吻的关系了。
      
      姒音记起来了,记得他废了她的双腿,记得她亲手杀了他。这一世在凡间,她没有恢复记忆,肆意出入青竹院向他倾诉心事的时光,恐怕是他余生仅有的温暖时光了吧。
      
      她不是真爱他,那么裂痕无可弥补。
      
      他突然滋生出一种异样的情愫来。
      
      吃醋,嫉妒,不甘,还有妥协……
      
      能给阿音幸福的,只有那个人了吧,即便是违背天道又如何呢?
      
      “阿音,你是不是很困惑前世今生之间,你在哪里?”楚韵突然开口,似乎是鼓足了勇气。
      
      “你知道?”姒音陡然提起兴趣。
      
      “嗯。”
      
      楚韵默默给自己又倒了一杯酒,开始诉说起来……
      
      那个时候,姒音喝过孟婆汤走过奈何桥,她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却还隐隐约约记得一个誓言。
      
      她记得,在熊熊烈火中,有一只火红的狐狸对她怒目相对,那时她对它起誓说:她一定要为某个人报仇,哪怕是煎熬成枯骨,葬身在黄泉的彼岸花下永世不得超生,也会为他报仇。
      
      她已身处黄泉,前尘往事斩断,想来,是已经报仇成功了吧,那她就应该信守诺言。
      
      于是她徘徊在忘川河边,寻了一处最为繁盛的彼岸花丛,躺下,沉沉睡去。
      
      “那时候苏墨已是砚泫上仙,和我一同被书翁点化飞升。”楚韵尝了一口桃花酿,笑道:“可是他大概是太过善良,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了真相,知道书翁为了让他成仙,给你捏造了罪名。我再见到他的时候,他便已经走火入魔堕入魔道,正逢魔界内乱,他一力肃清各派党羽做了魔尊,就这么过了一千年。”
      
      “书翁其实是想让他做上神的。”
      
      “他一直在找你,却怎么都找不到,殊不知你就躺在他魔尊府外面绵延千里的彼岸花海中。”
      
      “是我超度了你让你得以重入轮回,我想你不该就这么长眠在黄泉的。大概是母女心有灵犀,你们的孩子苏茜自你沉睡起就沉睡了,你醒来,她也醒了,所以苏墨才会知道你又入了轮回,不惜以夺舍之法附身萧默,想还你一世安宁。”
      
      楚韵站起身来,随意翻了翻书翁的柜子,在极其隐蔽的一个柜子上找出来一本古籍递给姒音。她接过去,原来是《六界通史·魔界篇》,上面有记载:天历五万四千一百三十三年,上仙砚泫,于桃源书写故事之时,陷入魔障,自立为新魔尊。
      
      若他能无情一点,冷面无私写下自己的故事,便能如书翁所愿飞升上神,接过书翁的衣钵,为六界所有人敬仰,可他没有。
      
      她黯然,原来堕入魔道之人,也许才是最情深之人。
      
      陈旧的书册间,弥漫着腐朽晦涩的气息,她却在其中嗅到了一丝桃花香味,那是苏墨身上的。她闭上眼感受着,精准无误地在魔界这堆书籍记载中,翻找到了一封信:阿音,你在哪里?如今我已是魔尊,拥有至高无上的力量,可我却一点都不开心,我不想去征伐天界,就让那群伪善之人彼此消亡吧,我只想找到你,让你记起我,用我拥有的一切来弥补你。我寻遍了六界都没能找到你,孟婆也说你再也没从这奈何桥上走过,难道你真的魂飞魄散了吗?
      
      信的落款,注明日期:天历五万四千九百九十九年。
      
      距离他成为魔尊,已经近千年时光过去了,原来他,一直在找她,却不知心心念念找寻之人,就沉睡在他每日都要经过的彼岸花下。
      
      她突然没那么恨他了。
      
      那时候她喝了孟婆汤,忘却一切沉睡了,可他,却守着痛苦的记忆,孤独千年,寻觅千年而不得,有什么比这样的惩罚更痛苦呢?死实在是最简单不过的一件事了,活着才是痛苦。
      
      “阿音,与他重修旧好吧,前尘往事不过是过眼云烟,你还爱他不是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