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魔都爱我这个炮灰

作者:蠢花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31章

      她哪里会什么?书翁除了让她写书让她做苦力,啥都没教她好不好?!
      
      可恶!
      
      怎么办怎么办?若论武力智力,她肯定敌不过这位远古上神的。
      
      不过,好歹咱不要脸啊!
      
      她灵机一动问道:“那个,大哥你会打牌吗?”
      
      姒音心里怂得要死,脸上还堆着笑。
      
      “那是什么?”
      
      “瘟神大人,你连叶子牌都不会,哪里配当我的对手,哼!”
      
      这激将法果然管用,瘟神立马就上头了,争辩道:“谁说我不会了?来来来,咱们就打这叶子牌!”
      
      于是姒音和瘟神就在数万天兵天将还有神仙们的注视下,摆起了牌桌……她招招手,红缨会意,带着小白来凑了一个四人桌,之前在鬼市的时候这玩意儿玩得多,几个鬼都很有经验。
      
      拿着武器围观的神仙们都一愣,他们还以为要和瘟神厮杀打个昏天黑地呢,结果他要和一个小丫头片子打牌?
      
      “瘟神大人,你知道吗?打叶子牌有个规矩,输了的人要在脸上贴纸条的。”姒音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
      
      “贴就贴,本上神必不可能输。”
      
      以他千万年积累的聪明才智,自然不可能输,但敌不过姒音厚脸皮。她用眼神和红缨小白交流着,在牌桌下交换叶子牌,出出老千,以至于瘟神连输了五把,脸上很是不高兴。
      
      “怎么样?我说我徒弟就能秒掉你吧!”书翁得意洋洋地嘲讽,一众天兵天将皆附和道:“书翁威武!”
      
      只有姒音转头白了他一眼。
      
      瘟神脸上依旧贴了五张纸条了,白花花的遮住他的眼睛,他就更看不清楚情况了,姒音出老千出得不亦乐乎。到第九把结束的时候,瘟神的脸上贴满了纸条,姒音站起身来,盈盈一笑:“瘟神,咱不打了好不好?够了。”
      
      “什么够了?”瘟神的思绪尚在牌局中,他有些怀疑神生,自己做了上神千万年,第一次运气这么背。
      
      “你脸上的纸条,够封印了。”姒音说罢,催动咒术,瘟神脸上原本白色的纸条全都变成了红色,上面用血画着符咒。这是最高级的封印符咒,早些时候姒音偷偷在书翁那里拿来玩的,没想到现在居然派上了用场。
      
      “你骗我!”瘟神的话尚未来得及说完,就被封印住了,化作一只老鼠被书翁罩了起来。
      
      “等你下次出来,咱们接着打牌哈哈哈!”姒音大笑,敲了敲罩着老鼠的玻璃罩。
      
      书翁站在姒音旁边,小声威胁道:“你竟敢偷我的符咒,我饶不了你!”
      
      姒音毫不客气地回怼:“你竟敢抓我当替死鬼,我饶不了你!”
      
      一场危机就此化解,姒音理理衣裳打算回桃源继续写故事,却发现周围神仙们的神情有些异样。瘟神出世,哪一次不是伴随着战争、瘟疫以及流血牺牲?可是这一次化解掉这个危机的人,竟然是一个小小的弱女子?
      
      天帝盛宴款待她,她本不想去,可听红缨说那天帝宴会上有蟠桃可以吃,对修行大有裨益,便有些动心了。小白眼下从花妖修成人形,若是能从天帝那里诓来一点蟠桃之类的,对她的修行大有好处呢。说不定,还能让小胖这个小馋猫也顺带着修成人形,多好!
      
      如此,她便答应了。
      
      宴会当日,姒音打扮得十分朴素,尽量装出一个书翁关门弟子该有的乖觉样。
      
      她想好了,只要能讨好天帝天后和这些老神仙,多少蟠桃任凭自己取,岂不是比当初在鬼市上还爽?
      
      “姒音姑娘,你既然是个鬼魂,为何没有去投胎转世?”天帝很是和蔼。
      
      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书翁这个老头儿偷懒耍滑,把自己抓去写故事呀!姒音对书翁这些日子的所作所为非常不满,先是二话不说劫走自己,逼自己写故事,瘟神出世又拿自己当挡箭牌,太可恶了!对,趁此机会在天帝面前参他一本!
      
      她方要开口,书翁却替她回答了:“回天帝,是我见姒音姑娘天赋异禀,请她去桃源修炼的。”
      
      请?他那是劫好吗?
      
      “那修行得如何了?”天帝笑眯眯的。
      
      “呃……其实我并未学……”姒音方要回答,书翁又打断了她:“姒音姑娘将继承我所有神力,成为下一个书写故事之神。”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
      
      连姒音本人都惊呆了,书翁这是在拿自己开玩笑吗?先不论自己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弱女子,他不是素来厌恶自己吗?当初不是还派了楚韵去杀自己吗?为何现在转变这么大?
      
      这一次,他真的不是在玩笑。
      
      当即就有上仙站了出来反驳:“书翁上神之力,岂可随意让这样一个小丫头继承?她分明什么都不懂。”
      
      姒音也觉得很有道理。
      
      书翁却很认真:“她是我选中的关门弟子,上仙若有异议自然可以提,但听不听由我决定。”
      
      捋一捋白胡子,一脸你尽管提反对意见反正我也不会改的流.氓模样。
      
      “据我所知,姒音姑娘与魔尊纠缠不清,若让她继承神力,她归附于魔界怎么办?到时候势必造成六界大乱。”
      
      “对,姒音姑娘乃是天煞孤星,命格凶险,不可继承神力!”
      
      姒音清楚地感觉到,众神仙听得“天煞孤星”一说时,皆敛声屏气,神情都紧张了几分。
      
      “什么上神,我可不想当。”她笑笑,勉强打破了这僵局。
      
      书翁却很固执:“不,只能是你。”他顿了顿,质问道:“诸位反对,无非是因为她命格凶险,她的确是天煞孤星,我也曾派门下弟子下凡去杀她。可是诸位尽可以去查一查她的运簿,她克制着自己的邪恶本性,一生未曾做过伤天害理之事,此等毅力此等胸襟,不正是作为上神该有的资质吗?我知道各位都是潜行修行多年才得以飞升的上仙,看不惯姒音这个无名小辈越级成神,但她已经历人世苦痛,资历不差,需要的仅仅是时间。”
      
      “可她才在你门下修行三个月,灵力低微。”
      
      姒音心下默默汗颜,三个月?她一直在做苦役哪里修行了?哪里是仙力低微,根本是没有灵力。
      
      “上神的人选德行最重,我看中她,自然会助她修行。”书翁坚持着。
      
      姒音看不懂,书翁一向不喜欢自己,坑自己的事没少干,这次不会又是在给自己挖坑吧?
      
      他一个上神,至于如此大费周章吗?
      
      众人反对归反对,最终决定权在于书翁。宴会后,她果然从一个小鬼变成了天界登记在册的准上神,书翁的态度也庄重了许多,没有了那种为老不尊的模样,他带她回桃源,不再让她写故事,开始正经教她修炼。也是这种时候,姒音才知道书翁其实早有此想法,因为继任书写故事之神,最重要的前置条件就是能写下自己的一生的故事,若能真正放下,才有胆识面对过去,写下自传。
      
      其实,姒音做到了。
      
      书翁本体乃是一只九尾火狐,修炼的是火系法术,他悉心教授姒音,她也学得很认真。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胸疼气闷。
      
      “想来是因为资质太弱,无法承载神力吧。”书翁忧心忡忡,安慰她道:“没事,时间久了就好了。”
      
      他变得异常温柔和善,甚至寻了各种灵丹妙药,灵芝仙草来为她制药,有这些东西的滋养,姒音的修为迅速上升。这个上神她不屑做,但不做上神大概就要去投胎轮回了,她舍不得红缨她们,还舍不得那个人。
      
      这一日她又在修炼的时候晕倒了,汗水涔涔,红缨将她背去了后山的泉水里沐浴。她浸在泉水中闭目小憩,心绪宁静了许多。
      
      小胖这些日子伙食很好,又长肥了一圈,默默蹲在岸边闭目养神。
      
      “小胖,你不是什么都知道吗?告诉我,为何我修炼会这般不易?”
      
      “你是天煞孤星,想成神仙当然不容易。”他舔了舔爪子:“这是逆天改命,有违天道的。”
      
      姒音勉强接受了这个答案。
      
      “姒音姐姐,你放心,小白会和你一起修炼的。”栀子花妖将头倚靠在她肩上,乖巧得一如往常。
      
      红缨和小白泡了一会儿泉水,就抱着小胖准备晚餐去了,如今姒音的伙食都是用书翁特意准备的食材烹制的,小白自修成人形后很开心,主动担下了这做饭的差事。姒音独自一人泡在澄澈的泉水里,可以感受到灵识在一点点恢复。
      
      晚霞如绮,桃林灼灼。
      
      突然一双手捂上了她的眼睛,暖暖的。
      
      “谁?”她笑笑:“小白,你又调皮了。”
      
      “我可不是小白。”一个低沉的嗓音响起,她猛然回头,映入眼帘的是那张她魂牵梦绕的脸。
      
      “墨哥哥。”她喟叹,他突然极炽烈地吻上了她的唇,半晌才放开她。
      
      “你知道吗?魔尊府的人都在笑话呢,说我的魔尊夫人像个小孩子一样傻乎乎的。”
      
      “这怎么能怪我,天生不伶俐……”她小小争辩道。
      
      “可我就喜欢你傻。”他又吻了吻她,她可以闻到他身上那熟悉的桃花香味,笑道:“你又来撩拨我是吧?我可不怕。”她顺手一拽便将他拉进了泉水里,叫他变成了一个落汤鸡,浑身都湿透了。
      
      “好啊你!”他顺手撩起水花,洒在她脸上,她丝毫不惧怕反手还击,一切仿佛都回到了小时候打雪仗的时候,纯真烂漫。
      
      “停停停,咱们来玩个游戏好不好?”他停手求饶。
      
      “你说。”
      
      “咱们来比比谁憋气的时间长,一起潜入水中,谁先出来谁输好不好?”
      
      “比就比!”姒音以前不会水,可是这些日子书翁非说上神要学会很多技能,所以让她日日勤加练习,她自觉不会输。
      
      两人一同潜入水下,瞪着眼睛看着对方,姒音看着苏墨快要憋不住了,眼角忍不住堆上了笑意。自己赢定了呀。她得意地想着,却不防墨哥哥突然凑了上来,吻住了她的唇,两个人顿时气息相通,姒音的脑海里一下子乱掉了。似乎有水草缠住了她的双腿,可她稍加感受后意识到,那不是水草,而是有温度的肌肤。晚霞如绮,他抱着她上了岸,此处是桃花村最僻静的地方,在缤纷的桃花花瓣间躺着,她脸上飘起一阵阵绯红。
      
      天色稍暗之时,他将一袭锦袍盖在了她身上,很温暖。
      
      “墨哥哥,我不想做上神。”她叹道:“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听话,只有做了上神你才能摆脱这命格,我会陪着你的。”
      
      “嗯。”她点点头,突然见不远处的桃花枝乱颤,一位桃花村的大婶拎着篮子走了过来,惊呼:“魔……魔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