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魔都爱我这个炮灰

作者:蠢花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5章

      姒音因为螃蟹过敏,满身红疹,芸娘特意准了她不用参加晚上的花宴。锦书姐姐为她敷好白药,便回房练琵琶去了,她一个人缩在被窝里,很快就陷入了沉沉的睡眠。
      
      隐隐约约似乎听到,梦中有说话声。
      
      芸娘:“公子,她只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心智不熟,若入王府,该以何等身份自处?丫鬟吗?还是大小姐?”
      
      苏墨的声音很坚决:“可她在这里,终究不过是个歌伎,比丫鬟还低一等。她是我一见钟情之人,我愿意等,等她慢慢长大,慢慢喜欢我。今天的事你也看到了,她对我没有防备心,甚至允许我和她独自待在她房间。”
      
      “求公子,放过她,她是我唯一的女儿。”芸娘施施然下跪,艰难地道出了真相。
      
      苏墨无语望天,招招手便走了。
      
      天色很快暗沉下来,苏墨独自一人守在姒音屋外,忽然感觉到一阵寒意。一个鬼魂,悄悄飘到了他身旁,是宿主萧默。
      
      “喂!你干点正事好不好,天天浑水摸鱼。今天要见租地的庄主,你忘了吗?”
      
      “我不干正事?你还有脸说我,我问你,你生前做了些什么?让芸娘这么忌惮你?都怪你,我没法带阿音回王府。”
      
      萧默吐吐舌,一脸无辜,“也就……杀了个回纥客商,集结了一伙江湖侠士帮我在西市收买路钱,砍了两个议论我阿姐的太监,抢了……呃,十二个民女入府,府中那十二个大丫鬟就是,哦,还有个民男。”
      
      哈?苏墨恨不得把萧默头给拧下来。
      
      难怪,难怪每天他在书房里处理公务时,身边的丫鬟总想吃他豆腐。
      
      他陡然站起身来,掐住萧默的脖子,把他按在门上,火冒三丈。
      
      “我告诉你!等本尊回到魔界,第一件事,就是告诉阎王爷,把你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哎,好说好说,你帮我报仇,我啥都听你的。”
      
      此刻生气也无益,苏墨招招手,便把萧默挂在了廊檐上。此刻若有通灵的道人路过,便可以看到一个俊俏的小鬼,倒挂着,他脸色铁青,头发长长地垂下来。
      
      “你又来这招!”
      
      苏墨莞尔,施施然下楼去参加上元花宴了,一边走还一边叹:“良辰美景哟,与何人说?”
      
      萧默恨得牙痒痒,却无可奈何。
      
      自己用血阵召唤出的魔尊,哭着也要忍耐下去,只是这魔尊,在玩蛇呢?这都夺舍上身三个月了,他除了撩明玉坊这位小妹妹,还干了啥?啥都没干啊!说好的复仇大计呢?说好的谋权篡位呢?
      
      姒音本就身子弱,这一病就更弱了,睡醒后拉开房门,一眼就看到她的神仙哥哥,在倒挂。
      
      他这是干嘛呢?
      
      神仙哥哥好像睡着了诶,倒挂着也能睡着吗?她想摸他的鼻子,可是太矮了够不到。
      
      她灵机一动,回房找了个毛绒绒的鸡毛掸子,去挠他的脸,萧默睡梦中被挠醒,有些不耐烦,吼道:“哪个狗|日|的碰老|子?”
      
      姒音愣了一下。
      
      神仙哥哥,在吼她?
      
      好巧不巧,苏墨坐在宴席上,远远地用法术窥探到了这一幕。
      
      苏墨捏了个千里传音入耳的诀儿,萧默只听得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响起:“你再吼她试试?”
      
      “不敢了不敢了。”萧默传音回去,瑟瑟发抖。
      
      苏墨坐在席间,手指微动,操控着萧默对姒音说道:“阿音,哥哥错了,哥哥不该吼你的。”
      
      姒音天真地看着他,眉眼间满是好奇,她突然拍了拍手掌,大喜道:“神仙哥哥!我知道了,你这样倒挂,就是在学蚕宝宝对不对?挂上一会儿,就能变成蝴蝶,然后扇扇翅膀飞走啦,对不对?”
      
      这什么清奇的脑回路。
      
      苏墨一口酒差点呛出来,操控着萧默,微笑着回答:“当然,阿音猜的都对。”
      
      姒音笑了,萧默却要哭了。
      
      他可是堂堂郡王,冤魂滞留人间为的就是复仇雪恨,这魔尊倒好,拿他哄小孩儿玩?奇耻大辱!
      
      这一夜明玉坊办上元花宴,灯火辉煌,席间来的都是上京的贵公子,其中不少都与萧默熟识。苏墨坐在席间,自斟自饮,如坐针毡,为什么感觉有好多目光都在看向自己?
      
      甚至有个眉墨如画,肤若凝脂,生得比女子还美丽的公子,频频看向他,眼神里有些复杂。
      
      他终于忍不住了,召了萧默的魂魄来用鬼语问:“那个白面小生是谁?”
      
      “咳咳,那是我的知己,丞相府长子白玉轩。”
      
      苏墨闻言,冲那个白公子微微一笑,尽量显得温和有礼,他可不想被看出破绽来。
      
      可是那位公子的表情,似乎,有些失望?什么情况?
      
      他本想用读心术,窥探一下这些人的想法,可想到这里是凡间,法术不宜常用,便收了手。
      
      酒过三巡,白玉轩突然站起身来,独自敬了苏墨一杯,目光里满是温情:“三月不见,萧兄近来可还好?”
      
      “甚好甚好。”苏墨彬彬有礼,执酒回应。
      
      隐隐约约,可以嗅到一丝幽雅的兰花香味。
      
      萧默在他身边,拼命地摆手,“你得对他凶一点,不能这么温柔!”
      
      哦,苏墨不是很懂。
      
      白玉轩敬完酒,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不甘心,怏怏地落座了。
      
      彼时夏锦书带着歌伎班,上来弹琴奏乐唱曲儿,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苏墨听得很满意,情不自禁地用手指轻扣桌面,这凡间的曲子,比他魔尊府的那些魔姬,也差不了多少嘛。
      
      一扭头,发现白玉轩又在看他!
      
      不是,大哥,你不能因为我好看就老是看我啊,怪瘆人的,你要是喜欢看美男子,自己去找个镜子看自己好么?
      
      苏墨心底有些不悦,突然间白玉轩起身便要离席,似乎是要去方便一下,他临走时候,给苏墨甩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走走走,你也跟着去。”萧默在苏墨耳畔催促。
      
      “我为什么要跟着去?”苏墨一脸不屑,甚至因为白玉轩老是看他,心里很不爽。
      
      “那可是和我走得最近的知己好友,三个月不见,他都暗示你有话要私底下说了,你不去,不就露馅了吗?”
      
      好吧,苏墨勉强答应,远远地跟了去。
      
      白玉轩的脚步很仓促忙乱,全因他此刻的心情也是乱的。又落雪了,簌簌雪花,配上上元节的各式花灯,以及庭院中灼灼盛放的梅花,别有一分温馨暧昧的兴味。
      
      苏墨一转角,就被白玉轩拉到了一个光线昏暗又没人的地方。
      
      “萧郎,三个月你都未来找过我,是忘了我吗?”他用一种极低沉的颤音问道。微热的鼻息让苏墨整个人都清醒了,他还没来得及回答,那人就紧紧地贴了上来,一点点咬着他的脖子,随即又去咬他的耳垂。
      
      苏墨连连推开他,身为魔尊,竟然脸红了,磕磕绊绊问道:“没,没忘。”
      
      他一边退,一边剜了站在暗处的萧默一眼。
      
      祸害小姑娘不说,还祸害这等温润如玉的美貌公子?还骗他出来跟这公子私会?
      
      萧默一脸无辜,摊手道:“别推开他啊,我的轩轩会伤心的。”
      
      白玉轩果然一脸沮丧,喟叹道:“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你我乃上京双璧,缘何待我如此礼貌疏离?”
      
      苏墨不答,心里对“上京双璧”这个说法表示怀疑。
      
      白玉轩试探着往前一步,将苏墨堵在了墙角,叹道:“我怎么感觉你今天换了个人似的?以前都是你主动啊,今夜席间我敬酒,你对我也那么客气地回礼,往常你可不会这么做。”
      
      魔尊大人表示很懵,他只想对他的小黄鹂亲亲抱抱举高高。
      
      遇事不决先演戏,苏墨面无表情故作高冷,沉默了半天,才轻飘飘地回答了一声“嗯。”
      
      嗯。
      
      嗯?
      
      气氛顿时有些尴尬,连雪落在竹叶上的沙沙声都能听到。
      
      白玉轩一袭白衣,脸色苍白,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纠结许久字斟句酌的质问,就换来一个“嗯”字?
      
      萧默也好心痛。
      
      “苏墨,你还是亲回去吧。”萧默捂脸。
      
      苏墨现在只想宰了自己的宿主,把他丢进十八层地狱,千刀万剐!裹上面粉先煎后炸!
      
      他腹语跟萧默商量:“兄弟,你我的夺舍约定里,可只提了帮你复仇一个心愿。”
      
      “求求你……”
      
      萧默都要哭了,因为他的轩轩,此刻委屈得眼睛都红了。
      
      “我不干!我夺舍是来找我娘子的。我今天要是亲了他,日后怎么跟我娘子交代?我死都不干!”
      
      苏墨信誓旦旦。
      
      萧默一脸冷漠,意味深长地说道:“可惜了。轩轩是丞相府独子,以后肯定是权臣,你伤了他的心就不能笼络他了,还怎么复仇?不能帮我完成复仇心愿,夺舍就会结束,萧王会一命呜呼。”他狡黠地眨眨眼,叹道:“那时候,你的姒音就得守寡喽。”
      
      所以,这是在让媳妇守寡和让媳妇被绿之间,二选一?
      
      魔尊苏墨现在有点怀疑魔生。
      
      他堂堂一个魔尊,竟会被一个小鬼掣肘?
      
      “我亲,我亲。”他腹语回答萧默,萧默高兴得就差没飘天上去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