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魔都爱我这个炮灰

作者:蠢花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3章

      姒音刚安置头痛欲裂的如兰睡下,芸娘就推门走了进来,神情很是恼怒。
      
      “你去哪里了?”
      
      “我……哪都没去呀,在房间里练字呢。”
      
      “真的吗?”
      
      “真的,你看!”姒音匆忙翻出自己前两日写的字,翻了好久,拿出来,一脸无辜地看着芸娘。
      
      “没跑了!你就是出去了对不对?既然是刚刚练的字,为何找这么久才找到?”芸娘轻易便识破了她的小动作,拉着她,便要去院子里。这是明玉坊的规矩,私自出逃者,蹲马步半个时辰。
      
      完了完了,神仙哥哥,救救我!
      
      她心里默默祈祷,被芸娘径直拖到了院子里,锦书上前来劝,却被冷冷地推开。锦书姐姐素来善解人意,芸娘或许专断独行,可她却愿意听锦书姐姐的话,这次锦书姐姐劝都不管用,看来芸娘是真生气了。
      
      “说吧,谁带你出去的?闻闻这一身的糕饼味,还敢狡辩?”
      
      “是我自己跑出去的。”
      
      姒音想到这个问题,突然傻眼了,那位神仙哥哥是谁啊?对啊,他是谁?
      
      “蹲下!”芸娘厉声呵斥,用竹棍鞭打了一下她的小腿。
      
      姒音只得乖乖蹲下,她突然觉得,身上有些痒酥酥的,只要伸手去挠,突然见湿漉漉的地砖上映出一个模糊的黑影。如她祈祷,神仙哥哥从天而降,一把拉住了芸娘的手。
      
      “芸娘好手段,我竟不知,我辖制下的明玉坊,有如此酷刑?”萧默冷声问道。
      
      芸娘倒是不卑不亢,微微倾身行了个礼,道:“这等小事,哪敢劳烦公子,歌伎偷跑,挨打是应当的。”
      
      姒音抬起头,偷瞄一眼神仙哥哥,有些不解。
      
      他冲她略略挑了挑眉,那表情,似乎在告诉她:有神仙哥哥在,一切都会没事的。
      
      神仙哥哥咬了咬唇,用一种不可置疑的语气吩咐道:“是我带她出去玩的,有何异议?你要打,就打我如何?”
      
      “奴婢不敢。”
      
      为何芸娘对他如此恭敬?“辖制?”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啊。
      
      姒音还没来得及多思考,就晕倒了。
      
      萧默连忙上前抱起她,只见她的脖子上泛出一片红晕,脸蛋也红红的,不多时,密密麻麻的红疙瘩便冒了出来,蔓延到了全身。姒音迷迷糊糊的,感觉自己被抱回了房间,浑身痒得难受,头闷胸闷。
      
      “阿音?你怎么了?”神仙哥哥抱着她。
      
      “阿音好不舒服。”小黄鹂奶声奶气的,眉毛卷成一簇,皱得他有些心疼。
      
      他冲唐氏兄弟打了暗号,他俩立马识趣,以最快的速度掳来了西市最好的大夫。那老头被架过来的时候,手里还拈着配了一半的药材,浑浑噩噩道:“我这是在哪儿啊?怎么飞起来啦?”
      
      待清醒过来,见到眼前人是那位凶神恶煞的萧王爷时,他的腿都吓软了,战战兢兢跪下道:“草民,给王爷请安。”
      
      “别请安了,赶紧看看这姑娘身上怎么样了。”
      
      那大夫凝神把脉,须臾,又吩咐道:“来,张开嘴我看看舌头。”
      
      姒音乖乖地伸出舌头。
      
      大夫很快便诊断出了结果,问道:“这小姑娘可是吃了蟹?”
      
      “对,吃过一碟蟹黄酥。”
      
      “这就对了,她这是对虾蟹过敏呀。”
      
      芸娘立于一旁,颇有些生气的意味,埋怨道:“公子如今竟也做上了梁上君子,这下可好。”
      
      姒音浑身难受,强忍着不去挠,憋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眼睛里亮晶晶的如同一汪泉水。他摸了摸她的头,安慰道:“神仙哥哥在这里,不怕啊,等大夫给你开药,吃过就好了。”
      
      “嗯。”她微微点头,蜷缩在小被子里。
      
      他怜爱地摸了摸她的头。
      
      大夫开的药很快就送去了后厨熬,唐烬蹲在火炉前,吹着火,被烟呛得连咳了好几声。憋屈!太他娘的憋屈了!
      
      他吹了吹柳叶哨,想唤弟弟来替自己。
      
      一阵哨声很快传了回来:“不干!我是暗卫!”
      
      唐烬无语望天,是啊,自己和弟弟分工明确,他在暗自己在明。
      
      可是萧默又没下死规定,弟弟却分的这么清!真是太没人情味了。
      
      他闻着这熏人的药材,有些作呕,吹着柳叶哨:“来替我一会儿,我受不了了!”
      
      “好啊,十两银子。”
      
      “成交!”
      
      唐隐轻车熟路地在脸上易容出一条伤疤,趁没人看到,飞身从墙上下来,替掉了唐烬。唐烬拍拍身上的灰,踹了唐隐一脚,没好气地说道:“切,跟亲兄弟都分得这么清,我看你以后,肯定孤独终老。”
      
      唐隐只笑笑不说话。
      
      药煮好后,唐隐亲自送进姒音的房间,萧默立马接了过去。
      
      芸娘欲言又止。
      
      姒音闻着药的苦味,更难受了,猛地拿被子盖住脑袋,闷闷说道:“我不喝!还好烫呢。”
      
      “回姑娘,这药里加了冰水,温温热正好喝下去。”唐隐谦和有礼地答道。
      
      “唐烬,没看出来啊,今天这么细心?”萧默颇有些赞赏地看了看他,吹了吹药,把姒音的被子扒开一点点,可以看到她气鼓鼓的娃娃脸。她皱着眉头,奶声奶气说道:“不就是过敏嘛,我忍忍就好了,才不要喝这么苦的药。”
      
      “姒音听话。”
      
      “那我喝了这药,可不可以吃一颗糖?”
      
      这小姑娘,原来是盘算在这呢,萧默莞尔。
      
      “当然可以,想吃什么哥哥给你变。”他二话不说答应了。
      
      “想吃糖葫芦。”她甜甜答道,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他:“你都答应了,不许反悔的。”
      
      得寸进尺啊她这是,萧默无奈地摇摇头,打个响指,唐隐就飞身出去买糖葫芦了。
      
      芸娘却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声音里带着几分愠怒:“姒音,越发没规矩了,不是跟你说了吗?你在换牙,不许吃甜食。还有,陌生人的东西不要吃,我教过你的,都忘了吗?”
      
      “哦。”姒音闷闷点头。
      
      “芸娘说得都对,你应该听她的。”萧默温柔地摸摸她的小脑袋,她黯然,却听他继续说道:“不过在我这里除外。”
      
      “神仙哥哥最好啦!”她乐得抓住了他的手。
      
      他扶着她瘦弱的小身板,坐起来,看她将那碗苦药一饮而下,顺了顺她的后背,芸娘见两个人如此亲密,甚觉不妥。
      
      唐烬轻悄悄地绕到姒音身后,她视线不能及的地方,把糖葫芦递给萧默。萧默接过来,递给姒音,“当当当当!你要的糖葫芦!”
      
      “哇,神仙哥哥你真的什么都会变啊!”姒音很是惊讶,舔了舔糖葫芦,甜甜的,是真的!
      
      芸娘目睹了整个过程,有些无语,叹道:“想不到如今萧王,也喜欢玩这过家家的把戏啊?”
      
      萧王?姒音心下一惊。
      
      她听芸娘说起过这位萧王,他是萧氏独子,仗着姐姐萧棋为皇后,行径荒唐残忍。
      
      他的恶名在上京传来,全因他十岁时候的一桩祸事,那次他在上京西市瞎逛,看上一位胡商腰间挂的和田玉佩,那商人说是重要信物不卖,为此他一怒之下拔刀砍了那商人的脑袋,血溅当场。
      
      这事引起轩然大波,差点引得两国开战,他的恶名,从此也传了个遍。
      
      姒音看着这个给自己喂药喂糖的神仙哥哥,完全不相信,他就是传说中那个凶神恶煞的萧王。
      
      一行人退了出去,他也要走,她却伸手扯住了他的袖子,眼巴巴看着他:“神仙哥哥,你多陪我一会儿好不好?”
      
      “好。”他在床沿坐下。
      
      芸娘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警告性地叫了一声:“姒音?”
      
      她知道,芸娘肯定又想拿闺阁礼仪那套来压她,以前她怕,现在她可不怕了,因为芸娘好像很怕神仙哥哥呀。
      
      她扭过头去不予理会,娇滴滴地说道:“哎呀,头好痛。”
      
      萧默凛声道:“还不退下?”芸娘顿时就蔫了,灰溜溜地退下了。
      
      果然一物降一物,姒音偷偷笑了笑。
      
      待芸娘走后,姒音立马就翻身爬了起来,拉着萧默去看她收藏的小玩意儿:有胡杨叶编的小动物、嵌着桃花瓣的假指甲、缀着狐狸毛的璎珞、闻一闻便能安眠的团扇、出自西域的沙枣花香蜜……
      
      “你喜欢这些?”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对呀!”她天真地回答,目光里满是歆羡,叹道:“要是能去西域,看看大漠,看看戈壁,看看圆月,多好呀!”
      
      他温柔地揉揉她的团子头,心情莫名有些沉重。
      
      前世,他就喜欢用这些小东西讨姒音欢心,可她的心思,从来就不在于此。
      
      她,真的是她吗?
      
      女孩摆弄着团扇,故意往他身边扇凉风,他浅浅一笑,不予理会。她便扇得更使劲了,衣袖翩翩然飘起,惊鸿一瞥,他看到她左手臂靠近关节的位置,赫然有一枚桃花印!
      
      “阿音?”他愕然,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砸得他心扉作痛。
      
      “怎么啦?”她用稚嫩的眼神瞧着他。
      
      “没什么。”他喟叹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他的语气里有那么一丝丝凄凉,姒音还没看到神仙哥哥这样失魂落魄过,扑过去抱了抱他。
      
      萧默离开后,锦书姐姐进来了,她拿着一瓶外敷解毒的白药,悉心为姒音擦拭了身上的红疙瘩。姒音突然抓住她的手,愣愣地问道:“锦书姐姐,那个关于萧哥哥的传说,是真的吗?”
      
      “什么传说?”
      
      “就是那个,他在西市杀了西域客商、差点引起战乱的传说。”
      
      “是真的。”锦书斩钉截铁地回答。
      
      姒音有点难过。
      
      锦书亦黯然,旋即目光里闪现出一丝异样的光芒,补充道:“可是,我不觉得他是那种坏人。相反,他是一位很温柔,很善解人意的公子,那件事,或许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吧。”
      
      “我也觉得!”小黄鹂的脸色瞬间阴转晴。
      
      神仙哥哥长得那么好看,怎么会是坏人呢?一定是有什么隐情。
      
      小孩子的心思变得极快,她很快就忘了这一茬不愉快。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看文的小可爱!你们的收藏就是我更新的动力~~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