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魔都爱我这个炮灰

作者:蠢花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0章

      他牵着小女孩的手,陪她去洗手,女孩的手软软的,暖暖的,像一只羽翼未满的鸟儿,触碰着他的手心。一路上他的心脏都在颤抖,宛若背负着厚重积雪的竹子,被风一吹,就摇晃不止,随时都可能分崩离析。
      
      姒音丝毫没有察觉大哥哥的异样,洗干净手,闻一闻,指缝间还留着糖炒栗子香喷喷的味道。
      
      她很满足,把手伸到他面前,问道:“哥哥你闻,香不香?”
      
      他轻嗅,除了栗子香味,还有小孩儿身上的奶香,于是璨然一笑,答道:“可香了,不若以后,我就叫你小香猪吧。”
      
      小女孩果然恼了,小嘴一撅,嘟囔道:“你才是猪呢。”
      
      说罢,捏着衣角闷闷不乐地走了,发髻上的红绸带,在他眼前一晃一晃的,晃得他有些心绪不宁。
      
      同样的名字,同样爱吃甜食,眼前这个女孩,真的是自己等待千年的那个人吗?漫长的等待中,他一度以为她灰飞烟灭,再也不会回来了。
      
      他定定神,只见她小心翼翼拎着裙子上楼梯,进了二楼夏锦书的房间。
      
      他轻轻一跃,便飞上了二楼,贴在窗缝前偷瞄。
      
      这么做,好像非君子所为,可是自己为了姒音放肆做出格的事,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多这一次又何妨?
      
      只见屋内,暖玉生香,女孩红彤彤的脸上隐约有些委屈的神色,她走过去,轻轻摇着锦书的胳膊,奶声奶气地问道:“锦书姐姐,我是不是很胖呀?胖得像个小香猪?”
      
      锦书被她这样的说法逗笑了,捏了捏她的小鼻子,安慰道:“我们家姒音一点都不胖。只不过啊,以后得少吃甜食,不然牙齿吃坏了可就不好了,若是牙齿里长了小虫子,就得用夹火炭的钳子,把牙齿拔了,可痛了!”
      
      “嗯?”女孩惊呼,连忙用双手捂住嘴,那惊恐的小眼神,逗得窗外偷窥的人会心一笑。
      
      两人还说了什么,萧默有些听不清,只见屋内人影攒动。他连忙闪身躲到旁边,只见穿着红梅对襟长裙的姒音,和穿着银狐白毛袄的锦书,一红一白,走到了阳台上来,跪坐在红绣芙蓉软垫上。
      
      锦书素手拨弦,调试好了琵琶的音,递给娇小的姒音,她小心翼翼地接过去,尝试着弹了一曲《阳春白雪》,这些曲子她早已听得烂熟于心,但是上手弹琵琶,却还是第一次。
      
      她刻意模仿锦书姐姐的手法,而锦书姐姐,也在一旁为她打着拍子,目光里满是鼓励和赞许。
      
      琵琶声初时有些生涩,可姒音找到感觉后,乐声就洒脱活泼了许多,叫人想起雪霁初晴之时,冰雪消融,绿草如茵的溪谷间,一头小鹿撅着修长的腿在林间活蹦乱跳。乐声琳琅,如大珠小珠落玉盘,倾泻而下,在竹枝间旋转跳跃。
      
      萧默闭上眼,静静听着,随着曲子的节奏情不自禁地晃起手来,她的琵琶技艺不算娴熟,但一个小孩子能把这么复杂的曲子弹到这种程度,倒也不易。
      
      正逢此时,芸娘走了过来,欠身行了个礼。
      
      “公子。”
      
      他眉尖微蹙,芸娘便懂了此刻不便打扰,循着琵琶声看过去,她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弹琵琶的人,竟然是姒音!她什么时候学会的这手艺?
      
      芸娘从来只让她当一个默默无闻的婢女,什么都没教她,更没见锦书教过她,难道她仅仅靠听靠看,就潜移默化学会了吗?
      
      意识到这一点,芸娘有些震惊,姒音,是个天才。
      
      一曲罢,余音绕梁,久久不散。
      
      萧默这才回转过来,赞叹道:“这姑娘弹琵琶的手法不错,你什么时候收进来的,我怎么没发现?”
      
      “回公子,她只是个婢女,以前从未弹过琵琶。”
      
      “哦?这就有意思了。”萧默眼睛里闪闪发光,定定地看着姒音。
      
      没错,一定是她回来了,前一世的她,也弹得一手好琵琶,若非前世因缘,她今日如何能无师自通?
      
      芸娘看着萧默的神情,心里明白了几分他的意图。
      
      上京人人都知道,萧皇后之弟萧默,乃家中独子,一家人宝贝似的宠着,给他惯出了一身的傲娇毛病。凡是他看中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对看中的人亦是如此。
      
      偏偏他又是个风流性子,十五岁封了郡王,赐了府邸搬出萧府去,愈发没个拘束,府上丫鬟个个是如花似玉的美人儿。
      
      她可不愿意让才八岁的姒音落在他手里。
      
      芸娘略一思索,盈盈一笑道:“公子,你若是喜欢这小姑娘,带回去如何?她才八岁便有如此天赋,若悉心教养,以后必定弹得一手好琵琶,宾客宴饮之时,随侍公子左右,必定能增添几分色彩。”
      
      若单单从集市上买一个丫头回去,不会有人说闲话,可若是从明玉坊买一个回去,性质就大不一样了。姒音虽是婢女,可还是属于乐籍,若要带她回府,还得去官府走一遭,活动活动,如此一来这消息不免就会在同僚间传开,对于正在图谋晋升官位的萧默来说,十分不利,弄不好被弹劾,还会是触怒龙颜的大罪。
      
      芸娘肯定也知道这一点,所以这样说反话激他。
      
      他微微一笑,对芸娘的意图了然于心,问道:“这姑娘什么来头,你要这样护着她?”
      
      芸娘闻言,神色一凛,并不答话。
      
      “好好养着吧,如此天赋,浪费可惜。”他云淡风轻的一句话,就改变了姒音的命数。
      
      她的一双纤纤素手变得珍贵起来,芸娘总不叫她干活,怕弄糙了她的手,甚至还给她安排了一个叫如兰的婢女伺候她,而她每日的任务,就是跟着夏锦书演习各种琵琶名曲,乐得逍遥。
      
      冬去春来,姒音的琵琶,练得颇为娴熟,她看着仆人们在院子里扫雪,那雪地上,露出尖尖的竹笋芽儿来,便有些雀跃。
      
      这一日,芸娘为她挑的是一件鹅黄色的棉绫裙子,用浅葱色的腰封将她的纤腰束得不盈一握,再配上一件短小的毛绒披肩,小家碧玉,扮得宛若一只黄鹂鸟儿。一头堆云盛雪的乌发绾成团子髻,插上两朵指尖大小的黄花簪,娇俏可爱。
      
      今日是上元灯节,一早,就听得墙外的街道上热闹非凡,院子里仆人们扫完雪,也挂上了各式各样的花灯。
      
      好想出去玩……可是芸娘吩咐了,今晚有重要的演出,她是锦书的替补。
      
      锦书姐姐这时候正在廊檐下练习曲子呢,好好的,哪里需要替补呢?无非是芸娘找了个借口,要把自己拘束在坊中。
      
      “如兰。”她百无聊赖地唤了一声,和她同年岁的婢女巴巴地跑上来。
      
      姒音一双眼亮晶晶地瞅着她,说道:“你知道吗?上京西市有家叫漱玉斋的茶点铺子,那儿的桂花蜜酒汤圆,可是一绝。咬一口,软软糯糯,满嘴都是甜汁儿,再配上一袋糖炒栗子,整个人都能甜化了。”
      
      她说着,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叫如兰的小女孩,是个结巴,不常开口说话,被她逗得,眼睛里也有了别样的神采。磕磕绊绊说道:“可,可是……”
      
      “可是我们没有钱买对不对?”姒音会意,晃了晃手里的钱袋:“我请你呀,芸娘给我的胭脂钱我克扣了一半。”
      
      如兰脸都憋红了,拼命地摇摇头:“可是芸,芸娘……”
      
      “放心吧,芸娘不知道的。”姒音拍了拍她的肩膀。
      
      “可是……芸娘,说,说了,不许你走。要,要我,看着你。”
      
      姒音嘟起了嘴,什么嘛,如兰也被芸娘管教得服服帖帖,看着自己?难不成自己还能插上翅膀飞了不成?
      
      两个小姑娘头顶上的房梁上,一袭黑衣的暗卫静静蹲着,他显然偷听到了这对话,悄悄隐匿在了黑暗中,快马加鞭,赶到了上京东市的萧王府。
      
      萧默正在书房中挑选裁制春装的布料,这些都是岁末蜀地新上贡的布匹,皇后赏赐下来的。
      
      哪一匹,更适合阿音呢?宝蓝色的这匹缎子,典雅华贵,但老气了些;葱绿色的这匹,轻盈透气,只是太单薄,若做春装给阿音穿上,恐怕她得着凉;大红色的呢?配上阿音那件大红色斗篷,似乎正好相宜。
      
      唐烬进门的时候,萧默太过专注,都没有发现他,他只得轻轻咳嗽一声:“公子,那小姑娘说,想吃漱玉斋的桂花蜜酒汤圆。”
      
      “知道了,正好你回来了,把这匹红蜀锦,还有这份图纸送去锦荣堂,让他们给她裁制春装。”
      
      萧默吩咐完,迟疑了下,“等等,让你弟弟唐隐去吧,这种事他比较细心。”
      
      公子,居然对一个八岁的女孩如此上心。
      
      他忍不住提醒道:“公子,阎王爷都查过了,运簿里已经千年都没有姒音的记载,她必定已经灰飞烟灭。这女孩,不是她。”
      
      萧默剑眉一挑,眼露凶光。
      
      唐烬只得吐吐舌头,退下了。
      
      姒音枯坐在廊檐下,院子里的雪没有了,湿漉漉的,花灯不到晚上不会亮起,看着也无趣。她怏怏不乐地回房,如兰紧紧跟着,她吩咐道:“别跟着了,我一个大活人,还能蒸发了不成?”
      
      “好。”说一个字的时候,如兰倒是不结巴。
      
      姒音闷闷地合上门帘,在屋子里翻来倒去。
      
      开窗看看,要从这里出去得爬屋顶,屋顶的黑瓦被雪洗得滑溜溜的,一不留神滑下去,肯定得摔得粉身碎骨,她不能冒这个险。
      
      另一扇窗呢,下方是小河,跳下去可以游出去,可是她不会水。
      
      再不然,就是从后厨运食材的巷子跑出去,可是有如兰跟着,巷子里此刻也在搬运晚上上元宴的食材,人来人往,没等跑出去就会被发现的。
      
      愁煞人也。
      
      蹲在房梁上的萧默,看着她如一只在金丝笼里扑扇翅膀的黄鹂鸟,微微一笑。
      
      他轻轻跳下去,落地的一瞬间,故意假装崴了脚,“哎呦!”地叫唤一声,愁眉苦脸地趴地上。
      
      小黄鹂果然眨巴着大眼睛走了过来,他借机往她脚边一歪:“哎呦,我脚扭了,扶我一把。”
      
      然而姒音满心里想的都是:这人是谁?
      
      敌不动我不动。
      
      萧默愣了一下,继续哀嚎道:“小姑娘,扶我起来好不好?脚好痛,怕是骨折了。”
      
      看着他的桃花眼,姒音总算想起来了,这人,不就是那天叫自己“小香猪”的那位吗?
      
      哼,她才不想扶他起来呢!她有些生气,小嘴一撅,愤愤道:“骨折了才好呢!”连带着还踹了他一脚。
      
      不是很痛,萧默挑了挑眉,这小黄鹂脾气倒不小。他嘴角微微上扬,坐在地上掀开了自己带来的食盒。里面,是一钵桂花蜜酒汤圆,旁边还放着一叠糖炒栗子,香喷喷的,还冒着热气……
      
      姒音看得眼睛都直了。
      
      不是,他怎么进的自己房间?怎么还带着自己最喜欢的吃食?汤圆好香,栗子也好香……
      
      这种时候,当然得卖个乖啦。
      
      她扭头就把萧默给扶了起来,吹嘘道:“啊这是天上掉下来的神仙哥哥吗?长得如此好看!刚刚我是在夸你来着,又仙又美。瞧瞧这身段,瞧瞧这容貌,国色天香,倾国倾城,保管那些男人见了你,迷得眼睛都睁不开……”
      
      芸娘每次这么夸坊里的姐姐们,她们都会娇羞脉脉,对芸娘百依百顺。
      
      拿这套话去夸夸这神仙哥哥,他一高兴,肯定也对自己百依百顺,什么汤圆栗子,肯定通通送给自己吃啦。
      
      姒音的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可是为什么?这神仙哥哥的表情,有点古怪,像噎着鱼刺似的,脸憋得通红。
      
      半晌,他才回过神来,颦起剑眉问道:“谁教你说这些话的?”
      
      “我自己跟芸娘学的,怎么样,我聪明吧!”她嗤笑。
      
      “小傻瓜!”他敲了敲她的团子头,心里颇有些无奈。
      
      之前说自己小香猪,现在又说自己是小傻瓜,这人怎么这么喜欢给人起绰号?姒音歪着头,有些想不通。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818那个风流倜傥家财万贯却偏要做外卖小哥的萧郡王。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