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神级攻略

作者:繁人不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公子如此纯良(七)

      这个世界,有五个大国,大秦的地理位置占据大陆的东方,地广物博,人杰地灵,是其他国家眼中的香馍馍,都想一口吞下。北方是刺勒国,游牧民族,地广人稀,但兵强马壮,只是资源较贫乏,常常入侵他国,抢夺物资,首当其冲的就是大秦,两国常常打得不可开交,势如水火。南方是渊都,渊都物产丰富,但土地不广,对大秦一直虎视眈眈,渊都之人善于蛊毒,是不可小嘘之国。东南方是长乐国,长乐国离三国较远,气候要么是酷热难耐要么是持续滂沱大雨。还有一个大国在西方,西方在海外,亚斯特帝国是海外一家独大的国家。造船技术还不太成熟,到海外是九死一生,传闻亚斯特帝国是一个极乐世界。除了这五个大国,还有其他的一些小国,小国一般都是大国的附属。
      渊都皇帝在大秦强抢民男,把大秦皇帝的脸面往地上踩,大秦皇帝除了发一通火也是无可奈何。根据秘探汇报,刺勒国似乎在打着与渊都联手的主意。这渊都本就对大秦觊觎已久,若是两国联手……
      “皇上,要不干脆……”某位大臣做了个割颈的动作。
      “这……”渊都皇帝神不知鬼不觉来到他大秦,若是杀了……大秦皇帝眼神闪烁。
      “不,皇上,这渊都皇帝不能死。”宋太傅出列,与丞相相对,“渊都皇帝既然到了大秦,又堂而皇之出现在都城,必是有恃无恐。渊都人善于蛊毒,对大秦觊觎已久,若是贸贸然出手,恐怕既不能杀了渊都皇帝,反而给了他们开战的借口。”
      “宋太傅也太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我大秦国强兵壮又岂会怕他区区一个渊都。”兵部尚书与丞相对视一眼,出列道,“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渊都皇帝尚且说不上强龙,但既然到了大秦都城,必是插翅难飞,只要渊都皇帝一死,渊都必会大乱,届时大秦挥兵南下,定能扫平渊都。”
      “是啊?父皇,渊都皇帝这跳梁小丑也敢觊觎我大秦,儿臣愿领兵出战荡平渊都。”二皇子道。
      二皇子做事冲动,好大喜功。明面上丞相一党支持二皇子,背地里都是为五皇子做事。大秦还未立储,皇帝已老,皇后膝下无嫡子。现在表现得比较有竞争力的就是二皇子、四皇子、七皇子与九皇子。
      皇帝共有十五个儿子,十皇子以下的都是稚儿,生母品阶都不高。
      大皇子与八皇子于四年前与刺勒临川一战时战死。大皇子生母只是一个普通的宫女,生下大皇子后封为贵人,大皇子死后为贵嫔。
      八皇子与四皇子是兄弟,母妃是四妃之一的淑妃,淑妃是宋太傅之女。
      二皇子母妃是四妃之首,贤妃,贤妃的兄长是大将军,手握大秦三分之一的兵力,也难怪二皇子行事那么嚣张,只是大将军是个愚忠之人,现镇守北方边城。
      三皇子早幺。
      五皇子生母出身低微,过继给无子的良妃,良妃只是一小县令之女。五皇子平日就表现得与世无争,好禅喜佛。
      六皇子与七皇子一母同胞,是德妃的儿子,六皇子腿有残疾,身不全者于皇位已是无缘,德妃背后是安国公府。
      九皇子是已过世的刘贵妃之子,刘贵妃是骠骑将军的妹妹,刘臻是骠骑将军之子,骠骑将军也是手握重兵现镇守南方的边城。
      十皇子的母妃是惠嫔,惠嫔的父亲是户部尚书,九皇子与十皇子走得较近。
      ……
      二皇子是个首当其冲的炮灰,现在与渊都开战实是不明智之选,宋太傅道,“不可,二皇子。”
      宋太傅转身道,“皇上,若是真杀了渊都皇帝,两国开战,届时刺勒国也必定会攻入我大秦,我大秦兵将与刺勒胶战多年,师老兵疲。一旦开战,将腹背受敌,大秦危以。”宋太傅没有说,现在朝中党派之争已愈演愈烈,朝中争权,朝外圈钱,民不聊生哀鸿遍野。一旦开战,大秦……
      “父皇,太傅说得没错。刺杀渊都皇帝不明智。大秦与渊都不宜开战。”四皇子道。
      除了二皇子,其他几个参与上朝的皇子也附议道。
      “父皇,这是个机会啊!渊都皇帝为何会悄无声息来到我大秦,必定是有所图谋。他本就觊觎我大秦,此番前来说不定就是想挑起两国战争,既然迟早要开战,擒贼先擒王,只要渊都皇帝一死,群龙无首,必能趁乱剿灭渊都。”二皇子道。二皇子那么积极主战,只是想要拿到南方的兵权。骠骑将军手上有全国四分之一的兵马,只要拿到手加上他舅舅手里的,这大秦还不是他说了算。一个小小的渊都他可没放在眼里。
      其实二皇子分析得也没错,不过前提是大秦内部要团结一致,才可能与渊都一战。且渊都实在是不能小瞧。渊都地处山地洼谷地区,那里的气候湿热,多瘴气,大秦的兵将很难适应。一旦开战,大秦必处于下风。
      对于朝堂内的动作,皇帝其实也有所了解,他也是经过夺嫡之战才坐上如今的位置的。几个皇子的小动作怎么能瞒过他?一切还在他的掌控之下。二皇子注定难成大器,皇帝叹息。 
      “好了,好了!”皇帝开口道,“众卿家还有何见解和建议?”
      “皇上,臣有个建议。”丞相开口道,“结盟,而结盟最好的方式是和亲。”
      丞相这话一出,朝堂议论纷纷。
      和亲之举不是没有过,上一代的上一代帝皇就曾与渊都有过秦晋之好。
      “渊都皇帝是出了名的怜香惜玉,嘉荣公主貌美,若是能达成姻亲,两国重修旧好,于国于民都好。大秦与渊都的关系不比大秦与刺勒的关系。大秦与渊都还没有过大冲突。两国和亲交好是现在最好的办法。”
      嘉荣公主就是九公主,九公主是皇后唯一的孩子。九公主心仪安国公世子众所皆知,皇后的背后是赵御史与赵国公府,赵御史是两朝元老,影响力是极大的。若是九公主嫁入安国公府,那就等于皇后与七皇子是同一战线。雍城出众适婚的男子就那么几个,九公主无论嫁与谁,都会给他们各自的对手添加助力。若是九公主嫁与渊都皇帝,结果就会大不同。大臣皇子们都是聪明人,既然得不到,那大家都得不到。
      没有人有异议,除了……
      “皇上,臣觉得不妥。”赵御史道,“只有无能之国才会有和亲之举,清治帝时之所以会与渊都和亲,正是因为忌于渊都,才妥协,现在的渊都云鹤楼是当年公主陪嫁的金银珠宝所建,现在的渊都同洲当年是大秦的同洲啊!皇上和亲是万万不能的啊!”
      “御史大人严重了。”丞相反驳道,“当年的大秦可不是现在的大秦,现在的渊都也不是当年的渊都。现在的大秦与渊都旗鼓相当,和亲也是正常的结交姻亲。”
      其他大臣也附议。
      “父皇,儿臣觉得御史大人说得在理,和亲是窝囊之举,儿臣恳请父皇让儿臣出战,扫平渊都。”二皇子道。
      “是啊,皇上和亲是万万不能的啊!”赵御史情绪激动。
      其他大臣也你一句我一句,整个朝堂吵吵嚷嚷,皇帝的脑仁都疼了。
      “各位大人,能否安静一下。”一直默不作声的七皇子开口道。
      七皇子龙章凤姿,一表人才,也难怪女主会看上他。
      “渊都皇帝来朝的目的暂且不明,各位大臣在此争论太多也是无济于事。倒不如开个宴会宴请渊都皇帝,渊都皇帝既然来了我大秦,大秦既然做了东道主,总要尽尽地主之宜。父皇,您说是不是?”七皇子道。
      刚才听大臣们吵了那么久,皇帝其实也有些倾向于和亲,但又有些拿不定主意,倒不如像七皇子所说的,先见着人,知己知彼后再做打算。
      “皇儿说的有理,渊都皇帝今日缺席,孤做为东道主,总不能怠慢了他。这事就交由七皇子去办吧。”皇帝道。
      这边的大臣皇帝在议事,那边因赏花宴会而来的公子小姐遭到滞留。
      皇帝走得匆忙,皇后也没收到指示,便让这些个公子小姐先原地活动,赏赏花,喝喝茶。
      没有戏看了,龙悠也只能溜了。本来还想看裴洙被这样那样的,居然没了,真是遗憾。至于赏花喝茶,还不如回家吃枣晒太阳。
      龙悠往后挪去。
      “公主,这样不好吧?要是被皇后娘娘知道了……”
      “啰嗦什么!再废话给本宫滚回去!”
      呀,怎么那么倒霉,碰到这刁蛮公主。龙悠刚走出御花园,转角就碰上九公主与她的侍女。
      “你,你!站住!”龙悠还来不及溜走,就被这九公主看见了。
      龙悠左右张望,确定这四周真没有别人了。
      “别看了,说的就是你!”
      一身嫩黄色繁琐的宫装,头上带着羽冠,鹅蛋脸,柳叶眉,大眼睛,高鼻梁,樱桃小嘴,两颊嫣红,客观来说这九公主真的算是个大美人。如果性格温柔点,再贤良淑德点,她保证她绝对会爱上她的。
      “本宫怎么没见过你?”九公主姿态高傲上下打量着她,“你是哪个宫的?长得不错,本宫要你了!”
      龙悠惶恐,她是有听说过古时的宫廷怨妇之间有磨镜之合的,这可怎么办啊?她还小,她还有远大的前景,她还有未完成的理想与抱负!她还不能就此夭折。2037,救命!
      “你这小丫头,抖那么厉害做甚?难不成本宫会吃了你?”
      九公主已经隐隐有些发怒的迹象,她知道她如果再不说点什么来自救的话,迎接她的可能是半个月起不来床。
      “不不不,公主大人,奴婢只是太激动了,奴婢,奴婢……”
      “公主,怎么这么巧?”这声音,温柔纯澈,撩拨的人心尖,九公主耳尖微红,双手交叠,神情那样娇羞。而龙悠,不知为何心里有点淡淡的失落感。
      “裴哥哥,好巧。”七皇子与裴洙是表兄弟,公主算起来也是可以叫裴洙一声表哥的。
      “嗯……公主,臣有个难言之隐,不知当说不当说。”裴洙皱眉,似乎有什么痛苦的事。
      九公主心疼心上人,担忧地道,“裴哥哥,怎么了?出了什么事,裴哥哥你不要吓我……”
      “嗯呵~”裴洙轻笑,眉眼疏展,让人像坠入春风里绵绵的细雨擦肩而过的温柔。
      “裴哥哥……”
      “公主,好了,不逗你了。”裴洙掩嘴笑道,“不过,臣确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事……公主,能否让这婢女给臣带路,臣找不着茅房了?”
      “咳咳咳……可,可以。”九公主一激动,咳得脸颊通红,跺跺脚,拉着她的侍女跑开了。
      “世子大人……奴婢有个难言之隐,不知当说不当说。”龙悠皱眉,似乎有什么痛苦的事。
      裴洙眉头蹙起,龙悠一个宫外人混进皇宫,要是被发现了,唯有死路一条,他也是好管闲事了,裴洙是真有些生气了,“下次龙姑娘要是再遇上麻烦事,我定会敬而远之的。告辞了。”
      “别走……”龙悠拉住了他,痛苦地道:“我真的没有骗你啊!真的快出来了!”龙悠脸皱成一团,今天早上,枣吃得有点多了。
      “拜托,带我去茅房……”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