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神级攻略

作者:繁人不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全息游霸主(十)

      “阿炎哥哥,那我们去找楚客哥哥吧!”晴天南他们是发现了楚客留下的记号才找了过去,只是他们倒霉遇上了白虎。
      “楚客哥哥留下的最近的一个记号是二十分钟前,我们走快点应该能追上的。”
      晴天南说的是还没与白虎遇上时的时间,他们与白虎一战耽搁的时间不少,现在恐怕很难追上楚客他们。
      待在原地也无用,唐牧炎和沈御行没意见,所以一行人还是继续走。
      他们走了两个多小时,楚客他们留下的记号要么是刻在树上要么是石头上,一个箭头,还有一些可能只有他们傲世神域内部的人才能明白的特殊符号。
      “想不到你们傲世神域的人还会使用这种落后的方式联系。”沈御行也不知是在夸赞还是嘲讽。
      唐牧炎没有管他,他仔细看了下石头上的记号,是十分钟前留下的。
      十分钟走不了多远,全员加速,很快就追上了他们。
      只是,只有两个人,楚客和扶裳。
      他们到的时候,扶裳走一个下坡的路滑了一下,楚客拉了她一把,谁知道人没拉住楚客反而被带着滑了下去。
      倾国倾城的女子被英俊魁梧的男子压在身下,一黑一白本是两种冷烈的颜色碰撞在一起却分外暧昧。停驻的人不少脸上都起了调侃的暧昧之色。
      强烈的男性荷尔蒙袭来,冷静自持的扶裳意外地羞红了脸。
      “楚客哥哥!”晴天南叫了一声,打断了这暧昧的气氛。
      没有人知道她此刻有多么气恨。大部分的女人都会嫉妒比她漂亮的女人,晴天南就是那部分。她本来就不喜欢扶裳,什么蛮荒霸主第一美人,还不是虚荣之下的产物,那么美还用提高50%?本来只是普通的同性之间的排斥,可现在扶裳居然敢勾搭楚郁,她看中的人就只能是她的,谁也不能指染!
      晴天南表面看是单纯无害的,可凡是得罪她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被她盯上的扶裳也不例外。身败名裂,被逼退学,一出强、暴的戏码就葬送了一个花季少女。晴天南真的是极其可怕之人!
      而现在那些都没有发生,扶裳也还不是那个精神崩溃疯癫的女子。现在的扶裳还是那个有些骄傲的神采奕奕的美人宗主。
      楚郁站了起来,出于绅士他伸手拉起了扶裳。
      “谢谢。”扶裳声音冷淡礼貌地回了句,只是脸上的灼热却不似她声音的冷淡。
      “扶裳姐姐你没事吧?楚客哥哥你也真是的,怎么也没拉住扶裳姐姐。没拉住就算了,楚客哥哥你那么重还压住了扶裳姐姐,扶裳姐姐肯定被你压坏了。”
      楚郁没有说什么,扶裳倒是开口了,“没事的,楚客宗主他不重的,小妹妹。”
      “哈哈哈,小妹妹?美女你可别被晴天南骗了,晴天南那喜欢装嫩的家伙肯定比你老。”唐牧炎和楚郁打了个招呼,听到扶裳叫那晴天南小妹妹忍不住嘲笑了两句。
      晴天南呲牙咧嘴,装作凶神恶煞地叫道,“阿炎哥哥坏蛋!大坏蛋!讨厌鬼!”
      晴天南比唐牧炎还大两岁,每次听她叫他阿炎哥哥,虽然不至于恶寒,但还是觉得有些别扭的。不过其他被晴天南叫哥哥姐姐的都挺开心的,因为晴天南的长相实在是太具有欺骗性,长得太可耐,声音也超级可耐!被她甜甜软软的叫哥哥姐姐别提多舒坦了。
      可爱的东西总是招人喜欢的,面对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扶裳也是挺有好感的,很容易便和晴天南玩到了一块。
      傲世神域的人差不多聚集了一半。三个宗门的宗主都在一起了,便没有继续去找其他人。沈御行抗议,但抗议无效,他一个人也不敢去找他们血罗刹的人,只能跟着他们。
      “我和扶裳宗主在一个废墟中发现了一些壁画,那些壁画应该能帮助我们找到令牌。”
      楚郁和扶裳两人降落秘镜的地点离得不远,他们结伴同行,在路上没走多远就发现了一个废墟。废墟里面的墙上有大量壁画,因为年代久远,壁画大多已经模糊不清,仅剩的壁画中他们大概得知这壁画记载的是秘镜主人云羲氏的生平。
      这些有意思的壁画有一个很特别的场景,整幅壁画都是海水,而海水里闪烁着耀眼的光茫。
      这片海水并不是九渊翰海,那么只有一个可能,这是秘镜中云羲氏的葬生之地,令牌在那里的可能性最大。
      壁画上楚郁他们还发现了秘镜的地图,虽然不完整,但从这残缺的壁画中还是能大概得知秘镜的全景。
      “从这里翻过前边那座山,再穿过峡谷和平原就是一片海洋。”楚郁说道,“我们先到那里去。”
      没有人有异议。
      一行人翻过山峰,山峰险峻,攀登颇为困难,不过有惊无险还是顺利下来了。
      只是到达了峡谷的地点,一行人傻眼了,这……要怎么过去。
      两旁绵延不尽的悬崖峭壁之下是一条平静却又不平静的河流。平静是因为河流像是死水一样没有流动的迹象,不平静是因为河流边搁浅的沙地上扒着的鳄鱼。望眼所见,河流边成百上千的鳄鱼。河流浑浊不堪,无法得知那水里边到底还潜伏着多少鳄鱼。
      这是谁也没想到的情况,一时都驻足,没有人再向前。
      沈御行扔了块木头下去,瞬息之间鳄鱼便蜂拥而来,发现不是食物后才四散开来。
      壁画上通往那一片海只有这一条路。
      两旁的峭壁上光秃秃的,没有植被,灰黑一片。峭壁高耸入云,大多呈九十度倾斜。要是爬过去怕是很困难了。
      可是别无他法,比起走满是鳄鱼的河流显然是峭壁更为安全。
      队伍中的人大多是有攀岩经验的。于是就地取材,楚郁吩咐他们做了些简易的保护措施,就一个接一个攀上了悬崖。
      “我来背她吧。”
      现在这种情况龙悠是个麻烦,一个人攀岩都困难,更何况还要背上她。楚郁并不想碰陌生人,只是考虑到唐牧炎的体力问题,楚郁才开口道。
      “我能行的,阿楚你不用担心我!”
      唐牧炎没有在意楚郁说的话,他选了几根柔软牢靠的藤蔓把龙悠绑在他背上,跳了几下,龙悠牢牢地靠在他的背上,还是挺结实的。
      “放心吧,我会帮忙照顾着点龙神的。”沈御行拍着胸脯保证道。
      唐牧炎要自己背,楚郁只能紧紧跟在他身边,看着点。
      唐牧炎伸手抓住岩石的凸起部分慢慢地向前移动,找寻下一个落脚点。
      沈御行在唐牧炎前边,他抠住上方岩石的缝隙,回头提醒唐牧炎注意着脚下不要踩空。
      横向攀岩时要贴稳岩壁,保持身体的重心在脚下,减轻手指和臂腕的负担,这样才能坚持攀得久一点。 
      女孩子的体力比较弱,十七个人中加上龙悠也就只有五个女孩子,她们的身旁都跟着比较擅长攀岩的男孩子。游戏不比现实世界,即使他们在游戏世界变成普通人总是比现实强上许多。所以前半段路还是挺顺利的。
      到达峡谷的中心地段,悬崖的峭壁已经是和河流接近,没有了沙地,也看不见鳄鱼的身影。
      风刮得越来越强劲,一个个像蝙蝠一样挂在峭壁上的人在风中摇曳艰难行进。
      队伍静悄悄地,没有人开口说话,都在认真地攀岩着。
      “啊!”兀地,前边响起一个女孩的尖叫。
      一个女孩脚下的岩石碎裂了,没了支撑女孩猝不及防掉了下去。
      还没等人搭救,河流中突然跃起一条鳄鱼一口把女孩咬住,拖进河里,不一会,河面就恢复了平静,只有河面上那不断漫延开来的血红召示了这里刚才发生过什么残酷的事情。
      一时鸦雀无声,悲伤怯意在漫延。
      “大家冷静点,继续前进。”楚郁的声音不大,这寂静空寥的地方却传得很远,能安抚人心的镇定声音让他们暂时忘却刚才发生的事,继续全神贯注攀爬着岩层。
      沈御行心有余悸,他张口灌了一嘴风,回头看了眼唐牧炎艰难地说道,“唐牧炎,你可得给我稳住啊,你死了不要紧,但是龙神可不能陪你死。”
      “你闭嘴吧!”
      唐牧炎本来有些力不从心,但听到沈御行的话,硬是抗了下去。
      沈御行说过话,就转头继续走,只是有些人天生就是乌鸦嘴,刚才叮嘱过人家唐牧炎,沈御行衰神附体,转眼他脚下的岩石就裂开了,裂开了……
      “啊!”
      沈御行吓得惊慌失措,双手慌乱中到处抓,试图抓住石头救命。
      一番扑腾,沈御行稳住了,“好险。”
      沈御行呼了一口气,还好上帝垂怜,他没有掉到河流里成为鳄鱼的盘中餐。只是他抓住的石头手感似乎有些不对劲,太软了些。
      沈御行抬头看去,撞进了唐牧炎隐忍而饱含怒火的眸子。
      沈御行慌乱之中竟然抓住了唐牧炎刚踏过去的右脚。唐牧炎的手臂青筋暴起,崩得紧邦邦的,脚下的石头有些摇摇欲坠。
      “放手!”他咬牙崩出两个字。
      沈御行被风吹得抖了抖,他低头往水中望了望,两米之下是河流,而河面此时不知何时浮出的鳄鱼正盯着他,满眼是垂涎。
      “不放,我不想死!”
      唐牧炎额上冷汗直流,他一脸唾弃,“你再不放手,我们都会死的,你死了不要紧,难道你想下下陪你一起死吗?”
      “不要!”沈御行当然不希望龙悠和他一起死,但他也不想自己死,“你快拉我上来啊!”
      卧槽!他要是能拉他早就把他拉上来了啊,沈御行当他是神啊!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混蛋!
      “啊!沈御行你这混蛋快放手!我不行了!”唐牧炎抠住岩缝的手已经发白,慢慢地往下滑,就快要抓不住了。
      沈御行的脚在下边的岩上扑腾,希望能找到支撑的岩石,他感觉到唐牧炎也跟着下滑,脚立马停止了扑腾,“唐牧炎你要稳住啊!”
      他不能连累了龙神,沈御行想,要是龙神醒来发现自己死了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龙神肯定会对他失望的。
      没关系的,痛一下而已的……沈御行安慰着自己,没什么大不了的眼睛一闭一睁他就又满血复活了。
      这样安慰着自己沈御行便松手了……
      流着黄色的水浑浊得望不见底的河流里那水一定很凉,沈御行想,他掉下去鳄鱼应该会像那个女孩那样把他一口咬住,然后拖进河里,被河里等待的鳄鱼一口一口分食吃掉。
      只是一想到他的一世英名就要葬送于鳄鱼口,沈御行就心痛不已。
      沈御行预感中的被鳄鱼咬一口的疼痛并没有到来,而是腰间一疼,勒得慌的感觉。
      原来是楚郁出手甩出藤蔓缠住了沈御行,沈御行热泪盈眶,天不亡他也!
      沈御行赶紧顺着疼蔓爬上去,只是还没等他站稳,他听见岩层裂开的声音,他随着声音望去,是唐牧炎脚下的岩层……
      “阿炎!”
      “唐牧炎你混蛋!”沈御行暗恨不已,唐牧炎那个龟孙子自己掉下去就算了居然还要拉他垫背!
      “啊——”
      惊叫愤懑之声响彻云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