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神级攻略

作者:繁人不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公子如此纯良(十七)

      咿呀~
      门推开了,有个丫环探头看了眼,没有人,什么也没有,房间整整齐齐的,没有丝毫异样,“大小姐,这里边没人呢?”
      “奇怪,我明明是看见二小姐进了这间屋子的。”那丫环道。
      “长姐,是不是你的丫环看错了?二姐姐怎么可能会与外男私会,二姐姐可不是个不知廉耻的人啊?”晏三小姐道。
      她们一班千金小姐们在后花园里赏花,晏大小姐的丫环便说看见晏二姑娘与一外男拉拉扯扯之后就进了房间,晏大小姐自然说是不信的,责骂了一番丫环,但那些个小姐们却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说什么丫环也不会空穴来风,或许不是晏二小姐而是野鸳鸯呢?便怂恿着晏大小姐,一行人就这么找来了。
      “是啊,晏姐姐,或许是你那丫环看错了,这里可什么都没有啊?”有一小姐接着道。
      “对啊,晏姐姐,你这丫环也真是,乱嚼舌根,是该好好罚罚了。”和晏芷羽比较玩得来的刘灵道。
      丫环说的是真是假,晏大小姐一手策划的还不知道,只是这怎么没人了,“青鸳,是不是你瞧错了,二小姐进的不是这屋子。”晏大小姐还是不甘心,便道。
      只是还没等那丫环回话,晏芷羽便不知从何而来,她身边还跟着些世家公子,几个皇子也在列。
      “长姐,你们这是在干嘛?”晏芷羽道。
      晏大小姐看见晏芷羽,有些吃惊,脱口而出道,“你怎么在那!”话出口她就知道不妥,赶忙又道,“二妹妹,你刚去哪呢?青鸳那婢子乱嚼舌头根说你与外男私会,长姐还担心着你了。”
      晏大小姐这会一出口,那婢女就顺势跪下,“奴婢该死,奴婢该死,是奴婢看错了。”
      那晏大小姐训斥了那婢女几句,便把人谴走了,又和晏芷羽道歉。晏芷羽也不能捉着不放,毕竟不是她长姐的错她长姐反而向她道歉她再揪着反而显得她不识大体。更何况她身边还站着这些男人。
      “长姐,妹妹刚撞见七皇子他们,便聊了几句,耽搁了,让长姐你们久等了。”晏芷羽道。
      在这些雍城数得上名的公子,还有皇子面前,没人敢造次。更何况这些公子们的模样都是顶尖的,那些个还没定亲的闺秀都偷偷整理了番仪容,然后跟着晏大小姐她们一一拜见。
      “啊!”
      就在这些小姐们行完礼,与公子们叙话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丫环的尖叫,这些个公子小姐们都被叫声吸引过去了。
      脚步声远离了,龙悠感觉身后的人没有丝毫要放手的打算。
      从门被打开的那刹那,身后这人就抱住自己跃上了这房顶的横梁。她也得以看清了这人,也不挣扎了,由他抱着去。只是晏芷羽那大部队都走了,这家伙还不放手,其他的她都能忍,可这下边那顶着她肚子的有越来越大趋势的东西……
      “快放手!”龙悠咬牙切齿道。
      “我中药了。”身后的声音闷闷的,仔细听还能听出委屈的声音。
      我去,你中药关我毛事,龙悠愤愤道,“赶快放手,要不然你信不信我能让你下半辈子只能坐着撒尿!”
      龙悠的威胁却不能撼动身后之人半分,“我难受。”他道。
      他的声音不同于往日的温柔纯澈。此刻他的声音沙哑性感,听到人的耳朵里就像是上等的美酒,刚闻到酒香就已经醉了。龙悠是一个声控,这没有人知道,在她的世界她最喜欢的就是搜罗各种声优的声音。裴洙的声音平时也好听,但还没达到让她听到声音就能忽略他的外貌。而此时,他又一次的动情,龙悠的身子毫不争气地背叛了她的理智。
      “我就抱一会,就一会就好。”
      等他的身体恢复正常,天已经快黑了。他有些尴尬地把龙悠送了回去,临走时仿佛下定了决心般,道,“悠儿,我会娶你的。”
      龙悠身心俱疲,疲于应对,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回到她的房间便一头扎了进去。
      她堕落了,她居然感觉裴洙那张脸也不是那么难以入目。
      “啊……”
      不管了,睡觉。
      第二日,满街都是关于昨日安国公府的传言,安国公府的表小姐与四皇子偷情。
      说什么表小姐与四皇子两情相悦,情不自禁,在安国公府老夫人的寿晏遇见就干柴烈火滚到了一块,只可惜被人撞见了。安国公府的老夫人听说当晚就病倒了,而那表小姐连夜就被周家的人接走了。
      街上有人骂着那表小姐不自爱,自干下贱,什么难听的都有。也有骂周家人教女无方,幸灾乐祸的眼红的顺便对安国公府踩上两脚的。而对于四皇子都是男人风流一笔带过。
      不久,周善儿就被一顶小轿送进了四皇子府。
      这怎么会变成周善儿和四皇子?龙悠不知道,不过她知道要是她没有神医师傅,要是她也是个平常的古人,她大概也会是一顶小轿抬进那天那个奸夫的府上吧……说起这个奸夫,这几天她倒是没有听说过这个奸夫的事,难不成没有人发现他被锁在周善儿房里呢?
      周善儿房里的奸夫:来人啊……放我出去……
      ……
      周善儿送到四皇子府已经过了两月有余,今上的儿子女儿陆陆续续大婚。裴洙变得忙起来,龙悠到安国公府十次有九次没有见到他。而当中,发生了一件让龙悠挺在意的事,晏芷羽进宫了,女主成了皇帝的妃子。
      晏芷羽是怎么与皇帝搅和进去的,她想要干什么?难道她要放弃美味可口的男主?享受至高无上的尊荣?那跟七皇子也好过皇帝啊,七皇子是未来的皇帝,他可比皇帝嫩多了。龙悠想不通,剧情已经像奔腾的海啸,她也不知道它最后会刮到哪?即是如此,就任它去吧,顺其自然。反正男主已经答应娶她了,他总不会食言。
      中秋佳节,月如银盘,悬挂高空。
      今日龙悠又没见着他,裴洙一早就进宫去了。中秋家宴,裴策是和龙悠一起吃的。
      “姐姐,好无聊啊。”裴策扒在桌上懒懒散散的。
      龙悠抬头看了眼天上的月道,“要不,出去玩。”
      “不要。”
      两人就这么扒在院子里,直到裴洙回来。
      “怎么这么晚了还坐在这里?”
      “嘘~小策睡着了,你小点声。”
      闻言,裴洙放缓了脚步。
      “你,最近很忙吗?”
      裴洙把裴策抱回里间去睡了,和龙悠在院子里坐了一会,月凉如水,庭院中的老树悠悠晃动,树影依依稀稀坠落脸胧,龙悠不由开口道。
      裴洙自然而然地拢住了她,把她抱入怀中,在院中坐得久了,沾染了夜的凉气,而裴洙和他温润如玉的的气质一样,身体也特别暖和,龙悠往他怀里缩了缩。
      “最近会比较忙,等明年了应该就好了。”裴洙道。
      龙悠没有说话,看上去有些闷闷的,没什么劲。裴洙便道,“是否待在家中太闷,要是太闷明日我便谴人送你与之玉到嵇州,那边的温泉汤浴很多,在那边我有处庄子,入秋了,现在过去泡温泉也是可以。”
      “是不是雍城要发生什么事?”龙悠道。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裴洙抱紧了她,“是啊,这天下就要换一个主人了。”说着这么大逆不道的话,裴洙的表情仍是那般云淡风轻。
      “把小策送走,我留下,我可以帮你。”龙悠道。
      裴洙不置可否,龙悠不服气了,从他怀里爬起来道,“你是不是忘了,我可是神医的徒孙,我厉害着了!”
      “乖,你和之玉去嵇州,我才能安心。”裴洙又把龙悠拉回怀中,继续道,“况且,之玉在那边总要有人照顾,你那么厉害,我也能放心。”
      龙悠一副恍然大悟,道,“原来我只是一个婢女,那好吧,我去就是了。”
      裴洙亲了亲龙悠的发顶,道了句,“傻姑娘。”
      月渐西移,万籁俱静,即将要分别的小情侣在这最后一个夜晚紧紧相拥,彼此眷恋着对方的身体的温度。
      “真想我们可以一直这样,一直这样,直到地老天荒,江水枯竭。”
      龙悠掏出怀里一块牌子交给了裴洙,“这是神医馆家主的令牌,要是缺人缺钱应该能帮得上你。”这当初建这个神医馆也有给他的打算,毕竟他跟着七皇子做事,这些人脉财力总有会用得上的时候。龙悠倒是不心疼。
      裴洙抱得更紧了,恨不得把她融进骨血里。
      “傻姑娘,等尘埃落定之后,我裴洙必定娶你为妻,此生必不负你。等着我,悠儿。”
      ……
      龙悠到了嵇州以后,收到消息,今上急病,已有多日未能早朝,四皇子前去侍疾,不知怎样就惹恼了皇帝,收了权赶到最远最苦寒的封地去了。
      今上病后半月,朝政交由几个皇子商议定夺。而不久发生了一件震惊朝野的大事,九皇子死在了青楼女子的肚皮上!
      还没等这事继续持续发酵,皇室中人突然开始接二连三地死去……
      五皇子拜佛时,佛像倒塌,原文中藏得最深的五皇子就这样还没开始他的大业就莫名其妙地被砸死了。十皇子骑马摔下马,死于马蹄之下。三个还年幼的小皇子一个死于高烧,两个死于溺水。就连被圈禁的二皇子也死了,死于火灾。
      这所有的皇子死亡都是看起来是意外,而查起来也是意外,这怎么可能!
      皇帝震怒,病情加重。而这时,被赶去封地的四皇子半路赶回,他找到了凶手!这一切的真凶就是七皇子,满朝哗然。
      七皇子一党被逼急索性逼宫,混乱中安国公府裴世子带领雍城的金吾卫及时阻止了叛乱,救下了皇帝。只是叛乱之中七皇子六皇子都被四皇子所杀,而四皇子也死于叛军之手。所有一切尘埃落定。而这时,人们才发现,皇上所有的皇子居然都死绝了。皇帝一夜衰老了许多。
      就在这个时候,皇帝的宠妃,羽嫔娘娘传出有孕,这才让皇帝有了些盼头,身体也渐渐有些起色。皇帝也才五十多,只要调理得当再活个二十年也是可以的。
      宫乱之时,不少嫔妃都死了,就连皇后也毙了。这羽嫔娘娘本就受宠,这回皇后去了,皇帝便封了她为贵妃,暂时掌管着凤印。朝臣心知肚明,只要她这肚子里能诞下个皇麟,这皇后之位只怕就是她的了。
      “平栀,这外边怎么那么吵啊?”
      “回贵妃娘娘,是九公主。”婢女低眉顺眼,卑躬屈膝道,“贵妃娘娘要不要奴婢叫人去把她撵走。”
      “晏芷羽!你这个无耻小人,狐狸精!不要脸!”
      “本宫真是瞎了眼才会与你交好!你这个贱女人!腌臜贱货!”
      “你害死了本宫的母后!你骗得了父皇可骗不了本宫!”
      “贱女人!去死!去死!”
      ……
      “随她去吧,她毕竟刚失去母妃。这种痛,本宫也是理解的。”晏芷羽摸了摸她微微有点起伏的肚子,“更何况她越闹陛下就会越加地心疼本宫。”
      晏芷羽笑了笑。奴婢附和着是。
      “听说九公主还没定下人家,你说把九公主与刘炀侯作配好不好?”
      刘炀侯是个异姓侯爷。长相阴柔俊美,表面是个文人雅士,背地里是个风流浪子,他眷养了十几个面首,最为重要的是,他是下面那个。这还是她刚来京城那时无意间撞见的了。
      那婢女自然是不知此事的,还在好奇这贵妃娘娘为何帮九公主找了个好夫婿,但她可不敢问出口。
      “贵妃娘娘说好自然是好。”她道。
      ……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