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神级攻略

作者:繁人不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公子如此纯良(十二)

      渊都皇帝身患隐疾,需大秦的国宝九转玲珑玉做药引,配以大量奇珍药材,由神医的独门手法研制才能解毒。原文里并没有二皇子刺杀一事,大秦的国宝很难到手,渊都皇帝才在大秦逗留。只可惜等九转玲珑玉到手,他们找到神医,神医却不愿出手了。因为那时的神医无夷子已死,神医已经是女主的备胎了。没有了药,渊都皇帝的结局就是暴毙了,要是渊都皇帝不死,这男主能不能落到女主家都悬着了。  
      渊都皇帝回国了,小师叔也被她送人了。龙悠深感无颜面对神医谷父老,拔剑自刎了。好吧,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龙悠隐隐察觉到了小师叔对她感情的变化,除了一开始的剑拔弩张,一直以来小师叔对她的感情就是师弟对师姐的那种敬重,在后来相处地久了就变成亲人间的亲昵。她一直以为是这样的,直到昨夜小师叔抱她回去临走时唇上的那一吻。龙悠不敢确定了。
      她的任务可是男主啊,龙悠很肯定,她对她这个师弟绝对没有那种男女之情,为免他越陷越深,只能把他打包送给渊都皇帝了。但愿渊都皇帝给力点,争取早日把小师叔拿下。阿弥陀佛~
      腰间的玉佩一晃一晃,龙悠停下,从腰兜把它取了出来。拿在手上,龙悠看了好一会,这玉佩做工精良,玉色纯透,要是卖了肯定值不少的钱。只可惜不能卖……
      这玉佩是渊都皇帝的,是她临走时给她的,说是有事可以拿着它去找兵部尚书王玉郎。兵部尚书王玉郎?哎呀妈呀~不得了了!龙悠抖了抖!这渊都皇帝手伸得够长的,要是她想要大秦,龙悠不敢想。还好还好,小师叔早一步帮她挡下了渊都皇帝,要不然男主……咳咳~龙悠发四她绝对没有暗暗心喜。
      不管怎么说,她还是有几分对不住小师叔的,不过焉焉了几日龙悠又故态复萌,开始该吃吃该喝喝。小师叔早被她忘到爪瓜洼了!
      “小策,我们今天去哪啊?”
      裴策爬到龙悠身旁,朝她耳朵嘀嘀咕咕了几句。
      “不好吧?小策你还小,你哥哥不会同意你去那种地方的。”
      “你去不去,不去我自己一个人去!要是我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缺胳膊断腿的,我看你怎么跟我哥哥交代。”
      “你缺胳膊断腿的关我什么事?”龙悠把一串葡萄往嘴里送,裴策一把抢过,“我缺胳膊断腿的你不心疼,你不心疼我哥心疼,到时候我哥就让你缺胳膊断腿的谁叫你让我缺胳膊断腿的!到时候我就不相信你不心疼!”
      裴策一把把葡萄塞嘴里,咬得咯咯地响,龙悠都替葡萄心疼。
      “好了,怕了你了。”
      ……
      “大大!”
      “小小!”
      “买定离手咯!”
      “开!大,两位公子你们又输了。”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们把桌上的银两往怀里揣,笑的花枝乱颤。
      龙悠还是第一次来勾栏院赌钱的,来勾栏院赌钱不丢脸,最丢脸的是一把没赢。
      “两位公子,有空再来玩啊!”女人们把输得精光的两人送走,喊的和旁边那送大爷走的姑娘一个样,只不过人家大爷走的是春风满面,而他们两人是衰神附体,霜打的茄子,蹦哒不起来。
      “都怪你,我都说是大的啦,你干嘛一直买小!”
      “喂喂,小鬼头,上一把的是小你自己却说是大,还赖我!”两人不甘示弱,在勾栏院门口吵吵闹闹。
      “唉,慢着小策,那个好像是你哥?”龙悠眼角突然瞄到了个像是裴洙身影的男人进了二楼一间厢房中。
      堂堂安国公世子居然来逛青楼,龙悠有些不可置信。
      “不可能的啦,姐姐我哥怎么可能来这种地方。”裴策是很信任他哥哥的人品的。
      “正所谓人不可貌相,我们俩不也来了。”转念一想,龙悠也觉得正常,这男人嘛,有需求的,更何况是像裴世子这样血气方刚年纪的男子,她懂。
      “可我们不一样。”裴策道。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龙悠道。
      裴策是不相信他哥会来这里的,但还是和龙悠偷偷摸摸地往二楼而去。
      这烟花之地果然不愧是各种文学创作中最适合密谋会谈的场所,这隔音效果是相当的好,他们两人晃了一圈屁都没听到一个。
      这样不行啊,龙悠打了个手势。
      裴策收到很有默契地敲响了门。
      “谁啊!”里面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那女人的声量明显不小,但门外的人也只是隐隐听到而已。
      裴策和龙悠对了个眼色,龙悠捏着嗓子大声道,“花怜小姐,妈妈找您。”
      里面过了好一会那女人才回道,“好了,你先下去,我等会就过去。”
      “是。”龙悠道。
      没过一会,那女人就出来了,挺漂亮的一个女人。龙悠都快下不去手,直到裴策踢了踢她,她才勉为其难伸出罪恶之手。
      “花怜姑娘,这么快就回来了?”龙悠没有看错,确实是裴洙,只不过这里可不止裴洙一人,还有七皇子,九皇子,将军之子刘臻以及一位有些面生的公子哥。
      “回九爷,是妈妈以为花怜没客人,叫花怜去陪王大爷。”花怜姑娘似有些创伤地道。
      “怎会?那老婆子今日可是见过小爷的!小爷来这花月楼当然是找花怜姑娘的!”九皇子怒道。
      “九爷您错怪妈妈了,这不关妈妈的事,是……是花怜命苦罢了。”花怜姑娘姗姗欲泣,可怜得很。
      花怜姑娘这么一说倒是让九皇子有些蒙了。
      “九爷,这花怜姑娘所在的花月楼就像这官场,这官场里尔虞我诈,踩高捧低妄图上位的多了去。花怜姑娘也只是这花月楼中的可怜人罢了。”那位面生的公子哥说道。这倒说得通,花怜姑娘如今是花月楼的当家花魁,眼红的人肯定不少,今日这一出一来可以让妈妈说她一通,二来可能引起客人的不满,即便不成功,看这花魁跑来跑去也是个消遣。只不过这花怜姑娘也不傻,直接抖了出来,给男人塑造了个单纯可怜的青楼女子形象。那公子哥深深地看了一眼花怜姑娘。
      “呵~”花怜姑娘突然一声轻笑,道,“这位公子说到哪去了?花怜也真是该打,公子们来玩图的就是个乐子,花怜也真是太失礼了。该罚,该罚。”
      花怜姑娘自斟三杯,饮尽过后道,“花怜给公子们弹个曲子助兴吧。”
      不等他们表态,花怜就自顾自走到帘后弹起琴来。
      常来的九皇子倒是觉得今日的花怜和往常有些不一样,不过也没多想。
      琴声响起,几人又重新开始他们的高谈阔论。
      那个面生的公子哥叫于则,满腹经纶,志气凌然。谈吐幽默风趣总是妙语连珠,让人不时发笑也不免深思。连裴世子的脸上不时也出现认同以及敬慕之情。
      坐在帘后的花怜姑娘脸色忽然变了……
      晌午已过,不一会就日落西山。日落西山兮夕鸟归飞,也该是散场的时候。
      “天色不早了,两位爷,景之该回去了。”裴洙起身道。
      “景之表哥,我与你一起。”七皇子也起身道。两人一同离去。
      “七爷和裴世子都走了,于则也该回去了,要不然于则那老爹就该罚于则了。”那公子哥道。
      “想不到于则兄家中还有门禁,于则兄这爹也太严厉了吧?”那刘臻调侃道。
      “是啊,我可不像刘兄那么潇洒,睡哪都行。”那公子哥道,“九爷,于则先行告退。”
      那公子哥离开后,剩下的两人也打算离开了,只不过临到门前那九皇子说道,“阿臻,你先走吧,我还有些事。”
      那刘臻看了眼花怜姑娘了然地点点头。
      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花怜姑娘,不,是龙悠的脸上挂上了鬼畜的微笑。这班畜生!老娘弹了一个下午的琴,临走了你们还在那唧唧歪歪拖拖拉拉,苍天啊,还有没有天理了。
      “九爷,您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
      “怜儿,这里没有外人了,你我不必那么生疏。”九皇子说着就把他眼前的姑娘搂入怀中,怀中的姑娘立马僵硬了。
      “九……九爷,我……花怜,花怜……”
      “怜儿。”龙悠想挣扎一下出来又被九皇子啪的一下抱了回去,这胸还真是硬邦邦的,她那人皮下的脸可能撞红了。
      “怜儿,你在这里是不是过得不好,有人欺负你是不是?我帮你赎身好不好?”九皇子声音轻轻格外温柔地说道。
      我去,这九皇子真的是个渣,那头就要娶皇妃了,这头倒是想纳小妾。更何况他娶的可是丞相的嫡长女,这个女人可不是善茬,在她心里只要能给她至高无上地位的男人她就爱,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恶毒至极。这花怜柔柔弱弱的简直就是羊入虎口嘛。
      “殿下,听说您就要成亲了,而且新娘还是雍城第一美人……”
      九皇子一愣,龙悠趁机推开了他,声音带着哭腔,“殿下,您就把花怜忘了吧!”转身,背对着九皇子,“殿下,您很清楚,现在是非常时期,您可不能做太过出格的主动。”
      这纳一个青楼女子在这个节骨眼可是对九皇子只有弊没有利。相信九皇子不会做自毁墙脚的事。只不过龙悠低估了九皇子的渣属性。
      “怜儿,我可以把你养在外面。”九皇子愣了一会突然道,“我在京郊有一处宅子,你住在那没有人会知道的。”
      这是连个妾都捞不着,做个外室在龙悠看来是比妾舒坦得多。但在古代的女子思想里,这做外室,生下的孩子不能认祖归宗,自己的男人不能认,自己是个见不得光的存在,这简直就是侮辱!
      “殿下,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现在这多事之秋的时候,您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看着,花怜可舍不得殿下冒险。”
      “殿下,您要是想花怜了,就来花月楼看看花怜就好,花怜会一直等着你。”滚吧,渣渣!
      九皇子大受感动,又说了一大堆肉麻兮兮的话终于滚蛋了。
      “哎~终于走了,再不走我真的撑不住了。”裴策从龙悠的裙底爬出来,摊在地上,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花怜姑娘穿的裙子款式比较宽厚,他就躲在裙底下跟着龙悠进来,本来想进来后找个地方藏起来,谁曾想这里面连个可以藏身的地方也没有。
      龙悠把脸上的□□剥了下来,这□□虽然逼真,但戴久了对皮肤不好,她可得靠这张脸吃饭。
      “姐姐,你给我吃的那什么丸还有吗?再给我几颗呗。”那东西还真厉害,居然可以收敛人的气息。要不然他肯定会被哥哥发现。
      这就是做为神医弟子的好处了,什么奇奇怪怪的药丸都有。
      “你以为那什么丸是大白菜啊,随随便便种就一大把。”这可是售价四百五十两一颗的敛息丸。吝啬鬼龙悠怎么可能拔毛。龙悠把裴策伸出的手啪的给打了回去。
      “不给就不给嘛,用得着那么使劲嘛。”裴策嘟囔着爬了起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