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神级攻略

作者:繁人不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公子如此纯良(十)

      “父皇,既然今日是赏花宴会,那就以花为题,如何?”九公主开口道。
      大秦皇帝道了声好,“今日百花齐放,春光明媚以花为题再好不过。”
      大秦皇帝以手抚须,正色道,“那既然是嘉荣出的题,就嘉荣先来,嘉荣可得努力,父皇可是要看看你功课最近有没有偷懒哦!”
      “父皇~”九公主娇嗔道。皇后与后妃相携一笑,一副皇家共享天伦之乐的和美画面。
      九公主起身一拜,道,“各位,那嘉荣就先来个抛砖引玉。”
      九公主看着御花园中的百花,思索片刻,便开口吟哦,“黄鹂声声慢,懒起对红妆。昨夜春风暖,一树桃花艳。团团美人扇,轻衣半掩面。不知谁与言,桃花比人妍。”
      “嘉荣献丑了。”九公主盈盈一拜。眼神不自觉往裴世子那瞟去,今日她一直都在注意着裴世子的动静,父皇有意要她和亲,她母后已经告诉过她,可她心仪的人是他,她不想去和亲!可她的心上人今日一直在那喝茶,看花,就没往她这瞧过。九公主心中不免失望。
      客观来说,九公主做的诗一般,也称不上好,不过大臣们还是很给面子地夸赞一番。
      “你啊你~”皇帝笑道,“人家的都是人比花娇,你倒是花比人妍了。”
      “父皇,花本来就是比人美嘛。”九公主嘟囔道,“裴世子哥哥,你说是不是?”
      九公主的突然话转,让气氛变得有些怪异。
      被白色牡丹簇拥的裴洙,手捻茶杯,半束的发丝被风吹起,遮掩了半张脸,他伸手拂开发丝,开口道,“公主天真烂漫,做的诗也是天真烂漫。”裴洙嘴角噙着抹恰到好处的微笑。
      “确实如此,九公主天真烂漫,做的诗也是天真烂漫,自有一番味道。”宋太傅开口道。
      宋太傅的这一开口,倒是化解了这一尴尬。只有渊都皇帝从九公主提到裴世子便是一直盯着裴洙瞧,龙悠的眼睛已经冒出了星星之火。我去,有了小师叔还不够,渣渣!
      “太傅和裴世子过誉了,嘉荣这孩子做的诗实在是难登大雅之堂,倒是太傅的孙女,那可是有雍城第一才女之称。”皇后道。
      “皇后娘娘缪赞,臣的孙女不才,可还得继续学习了。”
      来了,原文里与女主争夺男主的第一女配,雍城第一才女,宋玉颜。这情敌还真多,男的女的,要忙死了……龙悠瞄了眼还在盯着裴洙的渊都皇帝,无比怨念。
      青衣素衫,乌发斜斜地挽着,额角上别着一只碧色流苏,看上去有些柔柔弱弱,但眉间那股书香气质又让她分外坚毅,矛盾又和谐的美人。
      “芍药绽红绡,巴篱织青琐。繁丝蹙金蕊,高焰当炉火。翦刻彤云片,开张赤霞裹。烟轻琉璃叶,风亚珊瑚朵。受露色低迷,向人娇婀娜。酡颜醉后泣,小女妆成坐。艳艳锦不如,夭夭桃未可。晴霞畏欲散,晚日愁将堕。结植本为谁,赏心期在我。采之谅多思,幽赠何由果。 ”(摘自古人杰作,某才疏学浅,这里是属于女配的原创,莫怪。) 
      果然不愧是雍城第一才女,出口成章,文采斐然。一片赞美之声。
      “各位大人缪赞。”
      宋玉颜朝两位皇帝行礼,又拜谢各位大臣的夸赞,才施施然回到席位姿态优雅地坐下。
      “姐姐,你看看人家,这才是女子的典范。德才兼备,温柔似水。”临出门前,裴策看见龙悠本对这些宴会不感兴趣的他也吵着要来,裴洙没有办法,只能带上他。
      “那你是喜欢她还是喜欢我?”龙悠不以为意。渊都皇帝的目光终于移开,她也舒了一口气。
      “姐姐,我当然是喜欢你了,可哥哥喜欢谁?我就不知道了。”裴策凑近,小声地嘀咕,“我娘亲以前挺喜欢她的,我父亲也挺满意的,她可能是我未来的嫂子。姐姐,你可得努力了。”
      “我努力什么,我对你哥哥可没想法。”龙悠反驳道。
      “我懂,我明白的。”女孩子脸皮薄,不好意思说呗。我哥哥那么美那么温柔,哪个女孩子不喜欢。裴策了解地拍拍龙悠的肩。
      这孩子了解个什么?龙悠一脸蒙。
      两人嘀嘀咕咕的时候,已经有几家千金作完了诗作,现在轮到丞相千金,雍城第一美女了。
      娇艳欲滴,艳美绝俗,就如盛夏的蔷薇,热烈,张扬,不可忽视!
      丞相府的大小姐起身,行礼后道,“皇上,臣女才疏学浅,为免失礼于前,臣女想弹奏一曲,所谓‘诗言志,歌咏言’,臣女虽不善诗,但歌还是有所造诣。不知可否?”
      丞相府的嫡长女,文学平庸,可她的琴与歌可是雍城一绝。在大秦,琴师与歌者的社会地位是很高的。
      “早闻丞相千金的琴声美妙,歌声悦耳。今日既然是赏花宴会,图的是一个雅趣,有何不可,准!”大秦皇帝道。
      侍者搬来琴,摆好,丞相千金调试好琴,便开始弹奏。
      袅袅的琴声倾泻,让人仿若置身于流淌着清泉的森林。
      “春风起兮草萋萋,”歌声从那半点胭脂的檀口传出,清悦空灵。
      “花飞满天乱人眼。”琴声低低又带有无法言表的欢欣,漫山遍野的花遮住了前去的路却让人恼不起来。
      “黄莺啼,燕迟迟。谁家少年离?”黄莺婉转地歌,燕子缓缓地飞,那是谁家少年郎走过?
      “杨柳依依,絮雨淅淅,不可知兮。”柳儿的枝条茂密,柳絮不停地飘飞,阻碍了我的视线,我无法看清那少年郎?琴声绵绵,转调凄凄,那惆怅的心谁人可知?
      “朝日丽,江山清,画船听风戏。”朝阳多么美好,风景多么美丽,想什么少年郎,躺在画船里享受这春光才是人间美事。琴声一转刚才的惆怅变得欢快起来。
      “一曲霓裳羽衣,遍江湖山河颂。前程往事随秋月而去,我心飞扬兮。”随江而下,看遍大好河山,心境旷达,已不再拘泥于这俗世,琴声澎湃归于平静。
      ……
      一曲毕,掌声不绝于耳。
      “歌声动听,绕梁三日曲不绝。这位小姐歌唱得可真好,人也挺美,就是不知道寡人是不是你那情郎啊?”渊都皇帝□□熏心,开口调戏道。
      还不等别人说些什么,他的爱妃倒是醋意大发,“陛下,这歌臣妾也会,您要是爱听,臣妾回去给您唱。而且,臣妾可比这小姐美多了,您看臣妾就好。”
      那凰妃一撒娇,渊都皇帝就立马回头哄她,也让人知道这宠妃的分量可不小。
      “凰妃娘娘自然是美,而且美得像牡丹,端庄华贵。”丞相千金道。
      被人夸赞,还是被这大秦雍城所谓的第一美女称赞,凰妃还是很受用的。
      “臣女的妹妹倒是极善于牡丹的诗作,不如让臣女的妹妹为凰妃娘娘作诗一首。”
      这丞相千金的话一出口,凰妃娘娘倒是有些玩味。“本宫也还真是爱这牡丹花呢,那就请你的妹妹做一首好了。”
      丞相面色不愉,其他人不知道他还不明白,这大女儿分明是因为他把芷羽放在她娘名下而不满,才想让她当众出丑,不知轻重,丞相府一荣具荣,一损具损,她妹妹出丑不就等于他们丞相府出丑。真是枉费他平日的教导。
      女主?能在这里看见女主,龙悠倒是不惊讶。女主那么厉害,在这种场合肯定要来大放异彩。只是和人家女主的速度相比,龙悠只能说汗颜。
      晏芷羽起身行礼,不卑不亢道,“臣女不才,若是作得不好,请多多包涵。”
      “落尽残红始吐芳,佳名唤作百花王。竟夸天下无双艳,独占人间第一香。”
      “臣女这还有一首。”晏芷羽道,“迟开都为让群芳,贵地栽成对玉堂。红艳袅烟疑欲语,素华映月只闻香。剪裁偏得东风意,淡薄似矜西子妆。雅称花中为首冠,年年长占断春光。”
      “好好!”渊都皇帝率先道,“大秦的小姐们果然是多才多艺,大秦皇帝所言不虚啊!”
      “哪里哪里。”大秦皇帝客套了几句,“丞相这位千金倒是没听说过?”
      姿色算是中上,但是才情却堪比宋太傅家的千金,这么出色的女子怎么就没有听过,不仅皇帝疑惑,其他人也疑惑,这赏花宴会来的公子小姐都是嫡出的,而丞相这嫡小姐像是突然蹦出来的。
      “皇上,这是臣的二女儿,自小就身子虚,所以送到庄子里静养,前些日子身子已经大好,臣才把她接了回来。”丞相道。
      晏芷羽俯身拜了拜。
      大秦皇帝抬手,道,“丞相有一双好女儿,孤也是羡慕啊。”
      “父皇,儿臣也很厉害的啦!”九公主撒娇道。
      “好好,嘉荣也很厉害。”皇帝笑道。
      丞相千金作完诗,因为有丞相嫡长女的先例,剩余的小姐也各自展示自己的拿手才艺。场面是空前的精彩。
      “今日听了那么多的诗作,寡人感觉自己也会作诗了。”看完小姐们的精彩表演,渊都皇帝笑道,“嗯,寡人来一首好了。那就以春为题。”
      渊都皇帝开口道,“春风一日雪尽藏,庭深花亦争先艳。唯恐谁人堪它怜,香熏满院不肯休。”
      “如何啊?大秦皇。”
      “那还用说,陛下作的最好了!”凰妃娘娘道。
      此种诗作充满了讽刺意味,但大秦皇帝也只能陪笑。
      “不错,不错。”大秦皇帝道。
      渊都皇帝大笑,笑声嚣张肆意!
      春风呼呼地吹,百花摇曳,香气盎然。
      突地,剑光一闪,一群黑衣人忽然出现,不一而是提剑往渊都皇帝那刺去。
      “有刺客!保护皇上!护驾!”有人叫道,场面有些混乱,有的小姐尖叫,只是还没来得及逃逸,那十几个往渊都皇帝而去个黑衣人突然倒地不起。
      有个貌似领头的黑衣人见事不妙,赶忙招呼其余几个黑衣人撤离,只是还没来得及跑,就已经倒地不起。而这一回受惊的人群也看清了是怎么回事,那个渊都皇帝旁边妖娆妩媚的妃子,原来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一把绣花针,就制住这些看起来身手不凡的黑衣人。
      “皇上,死了。”赶来的禁卫军对这些倒地的黑衣人检查后,说道,“是中毒而亡。”
      众人看向渊都皇帝身旁的宠妃目光闪烁,蛇蝎美人。
      黑衣人已死,人群不再骚乱,渊都皇帝抱着他的爱妃,喝了口茶压惊,气愤道,“大秦皇帝!这就是你们大秦的待客之道!寡人还以为可以和大秦和平共处,看来大秦是不想了!寡人告诉你,如果寡人在大秦出事,明日寡人的大军便会踏破你大秦!”
      大秦皇帝确实是曾想杀了他,但那只是曾经,此时出了事,大秦皇帝也是恼火,“渊都皇,不不,孤绝对没有那个意思,让渊都皇受惊了,孤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大秦皇帝好一阵安抚,渊都皇帝才稍微消了气。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