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今天造反了吗

作者:溯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怎么?”沈孤水不想同他拐弯抹角,说的话都简略了许多。
      
      沈落荻笑笑,“本王回来时路过湚城,却被守城的卫兵拦下了,说要收本王的路费。”
      
      在沈孤水刚被封为亲王时,沈夕秋就给了他划了七座城池,湚城便是这其中最大的一座,其风光繁华秀丽,甚至被人称为“小皓月城”。
      
      沈孤水先前在战事上立了好几个大功,沈夕秋一高兴,就在皓月城挑了个好位置建起了王府,叫沈孤水搬了回来。人回来了,封地却仍摆在那儿,沈孤水也只是每隔一段时间去瞧瞧。
      
      沈落荻这话有些怪沈孤水疏忽的意思,沈孤水却一脸淡然,“无论是谁,路费都是要收的,不然踏破的那些桥和路拿什么去修?老祖宗定下这规矩多少年了,豫亲王怎么现在才提?还是……”他的眼中带了些嘲讽的意味,“你太久没能出来走动,忘了?”
      
      “从前你在湚城时也就罢了,现如今回了皓月城,你那些封地算是空着,怎么还有收过路费的道理?”沈落荻虽仍是笑着,眼神却愈发凌厉。
      
      “封地空着?”沈孤水挑眉,“我回皓月城已有三年了,从没听父皇说过要将封地收回。你不愿交过路费,难不成是想将那七座城池归到自己名下?”
      
      沈落荻“啪”地一声展开折扇,不疾不徐地摇着,“本王不过是认为你人不在,名却还挂着,有些欠妥罢了。且你手下的那些卫兵对本王,似乎也不大讲理。”
      
      沈孤水一声轻笑,又似叹息,“我已说了,过路费只用作封地道路的修缮,即便有我的名义,却也并不归我所有。若你觉得不妥,大可以去同父皇说。”
      
      “父皇病重,本王又怎好去惹他心烦?既然你这处说不通,那就不怪本王了。”沈落荻说着拱拱手,“告辞。”
      
      沈落荻还没走几步,苏云九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时节还非得扇个扇子,觉得自己很风流怎么的,也不怕冻着。”
      
      沈落荻脚下一顿,并未回头,“长川水灾见好,喜讯频传,那位大功臣也在回来的路上了,你可有什么打算?”
      
      “听你这么问,我便知我的打算只有好好看这出戏。”沈孤水淡然道。
      
      沈落荻一声“好”似伴着笑意说出。真正离去前,还不忘再补一句:“方才多谢嫂嫂关怀。”
      
      “倒还记得你是他嫂嫂。”沈孤水冷冷看着沈落荻远去的身影。
      
      苏云九叹了口气,“他太不知收敛锋芒,那架子端的,同不会好好说话似的。我这是头一次见他,都看得出来他对太子之位虎视眈眈,这个人要防。”
      
      “可他这副张扬的模样,有时却又很讨父皇的喜欢。”沈孤水道。
      
      苏云九沉吟片刻,“都把要对你动手说得这么明白了,确实张扬。”
      
      沈孤水皱眉,“什么?”
      
      “他那副抠门样儿,说白了就是不服你占着封地,再说得更白就是不服你。你这处说不通,他不靠自己还能怎么着?”
      
      苏云九边说边抬手抚平沈孤水的眉头,指尖顺着他的脸一路往下轻划,最后捏住他的下巴,“这只是我的猜测,你这副模样可就辜负这张脸了。来,笑一个。”
      
      “不。”沈孤水抓住苏云九的手,用的劲儿有些大,捏得她龇牙。不知他是在担心湚城的事,还是在报复苏云九调戏他。“这不算猜测,这是事实。”
      
      “那你怎么办?”苏云九也有些担忧,“沈落荻这次回来打的是探病的旗号,父皇的病又不见好,他自然不会轻易回去。宸贵妃又颇受父皇宠爱,万一她再在父皇面前多说几句……”
      
      “这才来了几天,你就知道宸贵妃颇受宠爱?”沈孤水瞧着她。
      
      “这又怎么了。”苏云九反应极快,“毕竟夫妻一场,这些事情总要懂得多些,才好替你分忧。”
      
      沈孤水似乎并不在意这个,揽着苏云九走出亭子,“沈落荻这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这脑子倒还能用,既然你懂,那往后有些事还得你来照应着。”
      
      苏云九咬牙,“我这脑子倒还能用?王爷求人帮忙的态度未免也太敷衍了些。”
      
      “你自己说了,夫妻一场,要替我分忧,我还同你客气什么?”沈孤水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再说,我要是被人拉下去了,你以为你能好过?”
      
      简单两句便挑明了,他们已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也是苏云九亲手给自己挖的坑,她反驳不得。但还有另一层,便是他要真被人拉下去了,她嫁过来也是白费。若她没法同家里交代,那才是真的不好过。
      
      苏陌川的鞭子,她兄妹四人光是想想就发怵。
      
      事已至此,她适应这个新身份的速度也不得不快。
      
      第二日,苏云九按着礼节进宫去请安。沈夕秋仍在床上躺着,她只隔着屏风行了礼便退了,再往皇后宫里去。才踏入殿门,就见皇后正细细打量着一顶四屏凤冠。
      
      苏云九矮身一福,“母后万安。”
      
      皇后回头见是苏云九,便招呼道:“你来得正好,快过来试试这凤冠合不合适。”
      
      苏云九有些迟疑,并未上前,“四屏凤冠是太子妃才能戴的,妾身不敢僭越。”
      
      伺候的人已被遣走了,皇后说的话也直了许多,“这凤冠自打制好后便一直在我这儿放着,搁久了就怕失了灵气。且照眼下的情形,能戴得上这凤冠的,除你之外,再无旁人。”
      
      皇后的意思虽像是已经挑明了,苏云九却仍道:“谢母后厚爱。但母后既这样说,妾身便等真正到了那天再戴也不迟。”
      
      皇后这才满意地笑,“你倒是个沉得住气的。”说着便将那四屏凤冠放回锦盒中。
      
      南沧和东源交好,前些日子东源刚把他们的公主嫁到南沧。而西渊在两年前的一次大战中败给东源,自那以后两国也是纷争不断。苏云九这个时候嫁过来,宫中难免会有些风言风语。
      
      可皇后却像不知道这些事似的,对苏云九提道:“四月十五是月神诞辰,虽说你们成婚多少也给你们父皇冲了喜……但这几日见他又昏睡不醒,我还是放不下心,正打算四月十五去灵玉山中的玉蟾寺进香,再拨些香火钱办斋宴。”
      
      苏云九点点头,“这些事情交给下人们去做就是了,母后不必操劳。”
      
      “傻孩子。”皇后轻点了一下苏云九的脑门儿,“若一并交给他们去做,怎能体现诚意?我不但要亲自去,且还打算带你一同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湚读yin第四声~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