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今天造反了吗

作者:溯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9 章

      正说着话,就听前方传来争执声,还伴着东西摔碎的动静。
      
      重华楼这片地方人多热闹,不少摊贩聚在此处,长久下来便成了个小市集。而市集中有人闹事,是再正常不过的。
      
      两人朝那处看去,果然就见人群将声音传出的地方围得严严实实。
      
      沈孤水带着苏云九走近了,站到旁边的戏台子上,见是个卖些便宜古玩的摊子被人掀了,各式各样的小玩意儿散了一地。摊主站在这片狼籍旁,揪着一个人的衣服不放,两人吵得面红耳赤。
      
      被揪着的青年一副桀骜不驯的模样,“小爷肯光顾你这破摊子就已是你祖上积德了,你还要小爷怎的?”
      
      摊主气急败坏,“祖上积德?倒不如说倒了八辈子血霉!这世上哪有那么多不要钱的东西,我不过说你开的价不合适,你就要掀我的摊子?”
      
      “我掀你摊子怎么着?我将你祖坟都掀了你也拿我没辙!”青年口气狂妄,“我奉穆亲王之命巡视湚城,谁不得让我三分?你再纠缠,当心被降罪!”
      
      “你奉谁的命也不能如此不讲道理。你若不赔我,那你也别想走!”摊主死死抓着青年的袖子。
      
      “就这些破烂玩意儿,赔?”青年抬起脚就朝摊主踹去,“滚!别脏了小爷的衣服!”
      
      那一脚该是用了极大的力,只见摊主被他踹得踉跄倒地,口中涌出血来。周围人劝阻许久都无果,见事情反而更严重了,一个个都慌了,连问官府的人为何还不到。已有几个看不下去的上前揪住了那青年,奔去寻郎中的也有了。
      
      苏云九看了身边的穆亲王一眼,见他皱着眉一言不发,她便问:“他说他奉谁的命?”
      
      沈孤水冷笑,“让人打着我的旗号如此张扬,为的便是毁我清誉。这样的事恐怕不止这一件,父皇素来看重民意,要真有人信了,传回宫里去,也够折腾我的。沈落荻是真盯上这块肉了。”说着瞧苏云九一眼,“夫人神机妙算。”
      
      七分夸赞三分戏谑,苏云九却被一声“夫人”羞得不知如何应他,只当没听见。
      
      又等了一会儿,才见官府的人来押了那青年。沈孤水站得显眼,捕头抬眼望向他,却又似不敢看,低着头快步离去。
      
      “这无赖是不是该审?”苏云九问。
      
      沈孤水带她下了戏台,离人群远了,他才道:“恐怕有些难。方才来的那个捕头……眼生得很。”
      
      苏云九脑筋转得快,“莫非连官府都……”
      
      “不错。”沈孤水低声道,“他用的都是些看似与他摸不着关系的人,要细查也难。”
      
      苏云九回头,见人已散去,地上那滩血迹刺得她微微眯了眼睛,“难道就这样算了?”
      
      “难归难,怎能就这样算了。”沈孤水的眼神有些冷,“有些日子没来湚城了,沈落荻的动作倒快。”
      
      一出门就碰上这样的事,湚城平日如何,也是可想而知。此番正是为了这些而来,又亲眼见过,两人都对旁的事物失了兴致。在四周随意走了走,待到黄昏,才往来时的方向去。
      
      重华楼的酒旗在晚风中招展,门前的红灯笼已亮起暖光。一进大堂,里边的店小二就迎了上来,“二位贵客出去半天了,定是累得很。先坐下喝口热汤歇会儿,小的稍后就给您二位上菜。”
      
      他们挑了个隐秘的角落,才刚坐下,店小二就端上了两盅热汤。
      
      沈孤水尤爱喝汤,重华楼做得也讲究。苏云九拿勺子舀起一块肉,发现鸡骨头都被炖酥了,知道他们定是从清早就以文火将这只鸡慢炖到刚才。
      
      苏云九已懒得惊奇。凭沈孤水是这儿的主,他们便没什么不周到的。
      
      正吃着饭,就有底下的人匆匆来同沈孤水耳语了几句。苏云九没听清,倒是瞧见了沈孤水蹙起的眉。
      
      “怎会突然过来?”沈孤水问。
      
      “拿不准。恐怕还得您亲自去一趟才知道。”
      
      话说得隐晦,苏云九也不问,只静静等沈孤水说。
      
      于是沈孤水说他要去官府找人问些话,但不打算让她跟着。本就是为正事,去的又是官府,带着她倒有些不妥。
      
      苏云九点头说此话有理,让他放心去。
      
      “你早些回房休息,我尽快回来。”沈孤水道。
      
      苏云九对那道香酥排骨很是着迷,含糊应了他,随意挥了两下手算是道别,眼睛却盯着桌上的菜。
      
      沈孤水临走还多看了她一眼,似乎又叹了口气。苏云九只当他是觉得她太能吃,顾不上多想其它。
      
      她将桌上的东西扫空后,已撑得有些站不起身了,便又坐着缓了好一会儿,才慢慢上楼。
      
      顶层的走廊宽敞且长,苏云九一路看着门上的牌子,走到烟雨居前,却发觉有些不对劲。她又前后看了几遭,没看出什么花儿来,只当自己撑傻了,拿出钥匙插进锁孔。
      
      沈孤水昨日开门时轻易就将这锁拧开了,苏云九使劲转了转,拧不动,可屋里竟亮起了灯。
      
      “他这就回来了?”苏云九喃喃自语。
      
      里边的脚步声渐渐靠近,还伴着几声嘟嚷,“……这破店,怎么连把钥匙都给不对……”
      
      门被猛地拉开,一名喝得半醉的男子垂眼瞧着苏云九,开口就喷出一股酒气,“哟,这重华楼的姑娘还真是够俊俏,来来来,要能把爷伺候好了,少不了你的好处。”
      
      苏云九听了这话,抬脚就要溜。这已容不得她细想,还是保命要紧。
      
      但这醉鬼反应及快地抓住苏云九的手腕,将她往里拖,还不忘关上门。苏云九张口要喊人,他却一把将她的嘴捂住,在她耳边恶狠狠道:“生得一副狐媚相,还装什么纯良?你若真不愿进来,当初又为何要来干这行?”
      
      这声音细听方觉耳熟,但苏云九一时想不起在哪儿听过。待此人把她扔到床上后,她借着昏暗的光线打量,才有些呆了。
      
      正是那个砸摊子闹事的青年。
      
      沈孤水先前说过沈落荻的人也住在这层楼,却没料到先被摆了一道的会是苏云九。眼下这人站在床边看着她,眼神黏腻,叫她浑身不自在。
      
      苏云九不动声色地打量四周,床是靠着墙的,且头尾还有雕花木屏和帐子,唯一的出口被他给堵着了。若要硬闯出去,拼起来她未必是他的对手。
      
      正看着,就听他开口道:“你这身段倒是不错,该有的都有……看这副生涩模样,该不会……”
      
      苏云九还在家时,苏星河常让她多吃些,说她横看竖看都像块砧板,嫁出去叫人以为娘家待她不好,丢了他们的脸面。
      
      苏云九被这句“该有的都有”说得懵了,不知苏星河是诓她还是这人喝多了眼花。她直愣愣看着房门,此人却被她这副神情想岔了,突然凑过来低笑道:“那小爷我这次岂不是赚翻了。”
      
      他口中的酒气直冲入苏云九鼻中,她忍了忍,才未将刚吃下去的东西吐出来,又冷静道:“奴家见过不少客人,却觉得您在这些人中是最不凡的一位。敢问您从哪儿来?”
      
      他心情似乎不坏,还能同苏云九闲话,“小爷我是洮城的,随豫亲王来此地做事。你眼光不差,我在豫亲王面前可是有头有脸的人。”
      
      苏云九一声微不可闻的冷笑,尽量躲着他伸过来的手,自己也暗暗摸到了藏在腰间的那把匕首。怕他察觉,苏云九嘴上仍和他扯着别的,“奴家听闻今日集市上出了些事情,莫非是您……”
      
      听见这话,这人动作一顿,“湚城的官府管得未免太宽,若是在洮城,谁敢拦着小爷?好在那是群废物,小爷有人撑着,最后照样被放出来了,他们半点好都没捞着。”
      
      “您这样,就不怕惹下什么麻烦?”苏云九柔声问。
      
      “能惹下什么麻烦?”他不屑道,“我奉豫亲王之命行事,所做的全是冲着沈孤水去。弄死沈宁睿,再把沈孤水从这个位置上拉下来,西渊就成了豫亲王的,谁还敢对我们不敬?”
      
      即便这话是从一个醉鬼嘴里说出来,苏云九还是听得胆战心惊。他看她一眼,奇道:“你一个姑娘家,怎会关心这些?莫非……”
      
      苏云九避开他的目光,巧笑道:“这分明就是您主动告诉奴家的,怎还对奴家生疑了呢……”
      
      这人许是喝得懵了,听苏云九这么一说,他也笑,“有道理。小爷今日算有些倒霉,不过既然来了你这么个漂亮妞儿,那今晚该是有许多乐子了……”他一边说着,手一边朝苏云九的衣领伸来。
      
      门突然被人敲响,他吓了一跳,转身喊道:“谁?敢坏小爷的好事,不要命了?”
      
      屋外传来一道娇滴滴的声音,“这位爷,您刚才还同掌柜的说要奴家来服侍您呢,奴家一心想着您,您却对奴家发这样大的火,倒叫奴家伤心了——”
      
      这人低头看苏云九一眼,“你们姐妹还抢起生意了?也罢,来一个是一个,小爷受得住。”说着就放开她,几步过去开门。
      
      苏云九赶紧坐起来,就见门开后沈孤水领着几个人闯进来将这人擒了,而那“风尘女子”则抱着双臂站在一旁冷眼看着。
      
      苏云九与她对上目光,愣了。
      
      竟是许慕瑶。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