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今天造反了吗

作者:溯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三月,南沧碧海城中春光大好。草木被微风的轻语唤醒,纷纷抽出嫩芽。回南的燕衔了新泥飞到屋檐下,抖落一身细雨。
      
      这样的好时节,苏云九脸上却愁云密布。
      
      她本和自家哥哥一块儿当混世魔王当得好好的——除去起初还不懂事的那两三年,余下十几年她都是这么过来的。
      
      可在这年春天,她被她爹那老顽固绑上了花轿,要嫁给她素未谋面的敌国王爷。
      
      那日苏云九一袭黑衣,蒙了面,在集市口前分发她偷来的几大箱金银财宝。
      
      这些财宝的主人在远处紧盯着这边,苏云九还故意气他,拿起根金条冲他晃了晃,眼中笑意张扬。
      
      “还有闲心在这儿看热闹?”身后有人闲闲问。
      
      这人回过头,腿立马发软了,“二……二爷。”他眼珠子一转,“小的自知犯了错,没胆子逃,您看能否从轻发落……”
      
      被称作二爷的紫衣男子摇着折扇,嘴角虽上扬着,眼神和语气却透着寒意,“你贪了这样多,没胆子逃,便有胆子求我从轻发落?”说罢转头吩咐身后的捕快,“带走。”
      
      贪官的手被铐住,面色也灰败下去。
      
      紫衣男子见事已办妥,便走到苏云九面前,收起折扇往她脑袋上一敲,“你也跟我走。”
      
      苏云九将面罩扯下,“苏月辉你是老糊涂了还是又从凝香馆醉了酒出来?没瞧见我东西还没发完……”
      
      “你先替你自己操操心吧。”苏月辉紧紧钳住苏云九的手腕,将她带到人少的地方,而后压低声音,“陛下要把你嫁到西渊去。”
      
      苏云九一个趔趄,“原……原是他醉了。”
      
      扇骨又重重落在她额上,“少说些胡话。前些日子边境部族有人潜入西渊境内偷猎,被抓着了。那西渊国君脾气大,派了五千精兵过来讨说法。眼下局势复杂,陛下却不愿轻易动手,便要指一位公主嫁过去,以示亲近。”
      
      南沧与西渊向来不对付,大小摩擦持续了近百年。木棍在石头上擦出火来都用不了这么长时间,两国走到如今也已是一触即发的地步。
      
      苏云九有三个哥哥,大哥跟着她爹走仕途,三哥常与她一起发扬他们家的祖传手艺。唯独这二哥成日流连烟花之地,不知道的以为他是四兄妹中最没出息的,知道的都说不能小瞧了这位二爷,四面八方的消息可全握在他手里。从他口中说出的话,就没有不准的。
      
      苏云九此时却敢驳他,“你就会诓人。我什么样他还不清楚?让我嫁过去哪是想亲近,怕是想把西渊拆了。”
      
      苏月辉叹了口气,“他确有此意。”
      
      “……”
      
      “大哥听了这事便去物色姑娘了,想找个人替了你。那些大家闺秀哪有你这身本事,我看八成是没戏。”苏月辉道,“爹正满城找你呢,你倒好,还闹出这么大动静,生怕他找不到你?”
      
      苏云九讪笑,“我这不是手痒么……那你说怎么办?”
      
      “你先随我去我常去的勾栏里躲着,我再想办法。”
      
      苏云九迟疑片刻,“你不怕爹发现你那些勾当?”
      
      苏月辉揪起苏云九的后领,将她拖着走,“我哪些勾当?你要再废话……”
      
      “想去哪?”街的拐角处闪出一个人来,“苏月辉,我是让你把云九带回去,不是让你趁机把她藏起来!”
      
      “爹。”苏月辉讨好地笑笑,“这事怎么也得看云九的意愿不是?即便从前您把我娘从花轿里劫了下来,那也是我娘先点了头的……”
      
      “兔崽子!”苏陌川一声怒喝,吓得这两人一激灵,转身就跑。没跑几步,便被身后的家丁们围住了。
      
      苏陌川沉着脸,“把他们绑回去。”
      
      这绑是真绑。回到府中时,兄妹俩手腕上的粗麻绳都还系得牢牢的。
      
      苏陌川在他们面前背着手来回踱步。踱了一刻钟,才长叹一声,开始讲道理。
      
      “若我不得陛下赏识,恐怕如今都还是个不上不下的尴尬境地。他既发了话要我们帮这个忙,我们又怎好推脱?”
      
      “盗”是他们家族世代相传的手艺。这一行当又分承天门、恭和门、遁地门三派。承天门专挑贪官污吏下手,取得的财物小半归自己,大半散给穷人。恭和门只干些小偷小摸,填饱肚子就行。遁地门便是俗称的土夫子,做倒斗生意。
      
      苏陌川年轻时十分猖狂,碧海城中贪官的府邸几乎都遭了他的黑手。此事被上奏到国君那处,国君却没治他的罪,反倒给他封官加爵,又赐国姓,并查处了那些府中遭窃的官员。
      
      此举算是收服了苏陌川。后来国君要他去盗敌国的阵法图之类的东西时,他也都应了,还因此立了不少功,日子才越过越顺。走上“正途”后,苏陌川怕敌人报复时盯上他们家,便对外做了一出金盆洗手的戏,以掩人耳目。
      
      但苏云九和苏星河仍爱一起查贪官,一有消息便动手。借口说狡兔三窟,怕先去报官会扑空,实则不过是为了方便把得来的东西塞进自己口袋。每回上缴了多少,散去了多少,他们自家又留了多少,一笔笔全记在苏陌川那儿。国君对此睁只眼闭只眼,也不爱过问,只说信得过他们。
      
      “您这些年来帮了他这样多,欠他的早还清了。”苏云九不服气,“况且这事扯上我做什么。您既要帮,那您嫁过去便是。”
      
      “你……”苏陌川扬起手,巴掌却没真正落下去。“陛下封你为公主,你和星河平日里四处闯祸添麻烦他也由着。他这般疼你,你怎能不报答?”
      
      “非要这般才是报答?宫中的公主们年纪同我也差不离,怎就偏是我了?”
      
      “嫁个王爷哪用得着她们。”苏陌川压了火气,耐心劝着,“西渊的储君之位还空着,你那夫君若能当上太子,你在两边都可扬眉吐气。到时你再将西渊的玉玺拿了,乱了他们的阵脚,陛下便会迎你回南沧,许给大将军……”
      
      “陛下连这些都想好了,可见他收云九做义女不过是因着有这般用处。究竟是不是疼云九,爹难道还不明白?”苏月辉冷冷道。
      
      “你还添乱?”苏陌川照着苏月辉的后脑勺就是一掌,“西渊那些王爷中但凡有个喜欢男子的,我立马把你嫁过去,你也不用替你妹妹操这些心!”
      
      话音刚落,就听外边传来一声巨响。
      
      “老爷。”管家慌慌张张跑进来报,“三公子他快把您的寝房拆了,您去瞧瞧吧。”
      
      苏陌川扶额恨道:“当初就不该生这么多,养到现在没一个省心的。”
      
      待苏陌川走远,苏云九和苏月辉忙使了巧劲将绳子解了。才站起身,就见苏星河跑过来,神秘兮兮地说他有妙计。
      
      这两人也算一时心急,忘了他们家老三是个什么德行,竟轻易信了。
      
      正巧他们大哥苏风末也进了家门,兄妹四人围着院中的八仙桌坐定后,苏星河献宝似地呈上一个锦盒,打开盒盖,又将里边的东西翻开。
      
      苏云九探头瞅了一眼,惊叫出声。
      
      苏风末反应极快,立马左手捂住了苏云九的眼睛,右手重重地扇了下苏星河的后脑勺,“这东西怎能让云九看见?”
      
      苏月辉在一旁点头,“就是,这东西只能我们三个偷偷看,怎可当着老四的面打开。”
      
      苏风末:“……我不是那个意思。”
      
      苏月辉还挺讶异,“啊?可我就是那个意思。”
      
      “……”
      
      几人默了片刻,又听见他们的爹在院门吼:“苏星河!你竟敢连陛下赐的玲珑玉锁都砸了!”
      
      声如洪钟,惊得枝头的鸟振翅四散。
      
      苏星河倒像没听见,随手把那盒南沧名魁画像甩到他爹面前,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您若不把这门亲事回绝了,我就把您珍藏的这些玩意儿交到娘手里。”
      
      “反了你了!”苏陌川的老脸气得通红。
      
      “您看着办。”苏星河又诚恳道。
      
      苏陌川果然看着办了,只不过办的是拔出腰间的鞭子。
      
      苏风末和苏月辉见状赶紧去拦,但老爷子劲儿忒大,两个做儿子的也不敢真正使力,终是没拦住。
      
      苏云九许久不见她爹发这样大的火,鞭子劈头盖脸落到苏星河身上时她抖了好几下,苏星河倒是一边假意哀嚎着打滚,把苏陌川引过去几步,一边抽空冲她猛眨眼。
      
      苏云九与苏星河最亲,自然懂他的意思,忙抬脚就溜,可才逃出家门,后颈便遭了狠击,整个人软绵绵倒地。
      
      再醒来时,眼前已是一片昏暗。苏云九抬起手,感到手腕被什么东西锁住。再四下探了探,她才猛然发觉自己在轿子上。
      
      苏云九抬腿狠踹轿厢,“哪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要拐我?有种同我单挑,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做什么?”
      
      轿帘被人从外边掀开,亮光涌进来,苏云九不由得眯起了眼睛,却也瞧见了轿子那鲜艳的红色。
      
      “是我叫人留了一手。”苏陌川在窗外看着她,“你是最合适的人选。陛下的话已说到那样的份上,若再违抗,就是不识好歹了。更何况你留在家中也不学好……”
      
      苏云九有些心凉,看都不愿看她爹,只问站在后头的苏月辉:“怎的大哥三哥也不来送我?”
      
      “老三在祠堂里跪着呢。大哥说不忍见你,留在那边看着了。”苏月辉道。
      
      “大人,时辰到了。”护送花轿的将士过来提醒。
      
      苏陌川叹了口气,叮嘱道:“她腕上那千机锁的解法是她没学过的,我把图给你,不到皓月城万不能解开。”
      
      “是。”
      
      锣鼓唢呐齐鸣,受惊的马不安分地往前挪了几步,这将士忙上前牵住。苏月辉趁苏陌川转身的空档,袖中银线一甩,末端的小钩子将图纸自将士怀中钩出。
      
      他又急急追过来,假意叮嘱:“在西渊没有我们替你撑腰,你千万记得把握分寸。”
      
      苏云九刚要点头,手心便落了什么东西。她垂眼看见那张折得方方正正的图纸,险些惊叫出声,幸好忍住了,只做口型道:“苏月辉你胆儿也忒大了。”
      
      苏月辉做戏做全套,沉痛道:“保重。”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