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主超级甜

作者:白雪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挑拨离间

      林大户的宅子位于城西的桐花巷,这一条巷子住的大多是有名的富商巨贾,因而每座宅子皆建的宽敞气派,林府亦是如此。
      
      妤娘从侧门进入后轻车熟路的往平日里授课的落英阁走去。
      
      一路上亭台水榭、假山奇石、小桥流水美不胜收,妤娘却目不斜视,直到进了落英阁。
      
      暖阁内地龙烧得正旺,甫一入内便觉暖气扑面而来,西面的梨花木香案上摆了一只三足青花缠枝香薰炉,清甜好闻的花香从炉口溢出弥漫在整个暖阁内,让人闻了仿佛置身于百花盛开的春天。
      
      东边的轩窗下围着两个约莫十三四岁的少女,其中一个着烟云蝴蝶对襟袄裙的少女梳着垂鬟分肖髻,乌黑的发中只简单的插了一支白玉嵌翠碧玺花簪,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瓜子脸、柳叶眉,五官小巧皮肤白皙,清秀有余而柔美不足,唯一出彩的地方便是那一双桃花眼,大而明亮,眼尾微微上挑,流露出一种说不出来的娇媚。
      
      此女名唤林挽秋,是林老爷的庶女,平日在府中颇受宠爱。
      
      站在她身旁穿着青色棉布袄裙的女孩是她的丫鬟,名叫绿枝。
      
      林挽秋见了妤娘眼睛一亮,招招手道:“夫子快来看,这是父亲今早叫人摆在暖阁的花。”
      
      妤娘走进一看,梨木架上摆了一个彩瓷花盆,盆里盛开了一大朵颜色洁白如雪的花,花朵外瓣较大,内瓣细而皱,层层堆积如玲珑之塔,散发着沁人心脾的芳香。
      
      “夫子,你猜这是什么花?”林挽秋迫不及待地问,语气里微微透露出一丝得意,像是小孩子得了新鲜的玩具便喜欢向玩伴炫耀。
      
      妤娘道:“牡丹花,此花名叫白雪塔。”
      
      白雪塔是牡丹的一种,因为盛放时花瓣洁白如雪,层层叠叠又如玲珑之塔而得名,亦被称为“玉楼春”。
      
      林挽秋有些惊讶,“夫子认得?”
      
      她本以为这个夫子只是容貌出众了些,琴技了得了些,但也仅此而已。毕竟小门小户出生,眼界比不得她们这种富贵人家出生的开阔,倒没想到是她小瞧了人。
      
      妤娘点点头。
      
      绿枝好奇问道:“夫子家里也有这花吗?这可是我们老爷花了好几百两银子得的呢!”
      
      妤娘道:“……没有,我曾在书上见过。”
      
      其实她家里还真有这种牡丹,还不止一种,赵粉、二乔、豆绿等,甚至连寻常勋贵人家都不可得的魏紫姚黄也各有一株。
      
      妤娘看了看屋里摆着的沙漏,发现时辰已经不早了,然而另一个学生林挽夏却还没有来。
      
      “大小姐到现在还没来是有什么事吗?二小姐可知道?”
      
      林挽秋往窗外看了看,似是才发现长姐迟迟未来,“我也不知道,夫子是知道的,长姐她,平日里都不爱搭理我。”说完忍不住咬了咬下唇,神情之间有些委屈。
      
      妤娘闻言皱了皱秀眉没再说什么。
      
      经过这些日子的接触她对林挽夏的性子还是有些了解的,林挽夏是嫡出,甚是不喜庶出的林挽秋,平日里对这个妹妹不是爱理不理,就是出言讽刺两句。
      
      林挽夏更不喜的还是她这个夫子,她刚来授课时林挽夏便天天不来,后来这事不知怎的被林老爷知道了,被训斥了一顿后,来倒是来了,经常迟到不说,课上还总是对她挑刺,她都不知道哪里惹了这位大小姐的不喜。
      
      正在这时,门口厚重的帘子被挑开,从外面走进来一个穿着水红色比甲梳着双髻的丫鬟。
      
      妤娘认得这是林挽夏的贴身丫鬟,名叫芳菲。
      
      芳菲进了暖阁随意地扫了一眼妤娘,然后对着林挽秋行了一礼,“见过二小姐。”
      
      然后才对着妤娘语气傲慢道:“我们大小姐今天身子有些不舒服所以就不来上课了,特地遣了奴婢来告诉夫子一声。”
      
      妤娘神情平静,看不出丝毫被不尊重的愤怒,“既然如此,便请大小姐好好休息吧。”
      
      没有看到妤娘生气的样子,芳菲有些不甘,但也没再说什么转身便出了暖阁。
      
      “芳菲也太目中无人了,怎能对夫子如此无礼,也不知长姐平日里是怎么管教的。”
      
      林挽秋低声抱怨了一句,说完见妤娘没有任何反应又忍不住接着道:“中午用膳的时候长姐还好好的,怎么这会儿就……”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妤娘看了一眼林挽秋道:“既然大小姐不来我们便开始上课吧。”说完便转身坐到平时上课的位子上,拨了几下架在面前古琴的琴弦试了试音。
      
      她的琴技曾有幸得到过一代大家韩宋的指点,再加上她领悟力强和勤奋练习,在京中多才多艺的贵女中也是排得上名号的。
      
      只是她没有想到昔日当□□好来发展的一项才艺如今居然成了她赖以生存的手段。
      
      由此看来,人果然还是要多学习的,毕竟谁也说不准学到的知识哪一天就派上了用场。
      
      林挽秋见面前的女子仍旧无动于衷不免心生了一丝恼怒,这人真不明白还是在揣着明白装糊涂?她都暗示得这么清楚了她竟还能忍得下去!
      
      罢了,就算妤娘生气又能如何,还不是照样拿林挽秋没办法。
      
      妤娘试音过后便开始讲课,边讲边示范,然后让林挽秋练习,看到错误的地方便指出来。
      
      只是林挽秋今天不知怎的,总是不在状态频频出错,妤娘正想打断的时候她突然停了手中的动作。
      
      “夫子知道长姐为什么……不喜欢您吗?”林挽秋问道。
      
      妤娘一愣,这个她倒还真不知道,不过也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她不会在林府一直教下去。不过经林挽秋这么一问,想必她是知道原因的。
      
      林挽秋也不等妤娘回答,便自顾自地道:“其实在夫子之前是一位梁夫子教我们习琴,那位梁夫子不仅长得丰神俊朗且温文尔雅颇有才华,我长姐她……渐渐地就喜欢上了梁夫子。
      
      但是这事后来传到了爹的耳朵里,爹发了好大一通的脾气将梁夫子赶出了林府,所以长姐才不喜欢夫子的。”
      
      林挽秋说完便偷瞄妤娘的反应,这样无端端地被迁怒任谁都会有些怨言的吧?
      
      她本来不想说出这件事的,若是不小心传到了爹或者长姐的耳朵里她必定没有好果子吃,可是不说出来她心里咽不下这口气。
      
      凭什么她林挽夏就可以想不来上课就不来,而她就要乖乖的坐在这里听一个小门小户出身的寡妇对她指手画脚,传出去她还要不要做人了?
      
      再说了,如今这个寡妇是动不得林挽夏,以后可就说不定了。
      
      想到今天午膳时爹爹突然宣布的决定,林挽秋不禁看了看妤娘的脸。
      
      肌肤莹润白皙的小脸上,眉不扫而黛,唇不点而朱,一双大大的杏眼里像是含着一汪春水,又娇又软。如此出众的外貌难怪她爹想娶回去当继室。
      
      若是以后妤娘能和她联起手来那就更好了,看林挽夏还怎么猖狂。
      
      可令她失望的是妤娘什么都没说,反而指着她手下的古琴道:“刚才有几个错误,听我再给你弹一遍。”
      
      说完纤纤玉指便抚上琴弦,轻轻拨动便有悦耳动听的乐声倾泻而出。
      
      林挽秋哪还有心情去听,气都要气死了。
      
      果然是小户人家里出来的,不堪大用。
      
      妤娘瞥了一眼林挽秋眼底掩饰不住的怒意,装作视而不见,仍旧抚着手下的琴。
      
      林挽秋使得这些小伎俩她一眼便看穿了,只是装作不知道而已。不管她如何挑拨她和林挽夏之间的关系,她也是不打算掺和到她们两姐妹中间去的。
      
      反正这是最后一次课了,她只需尽到自己的责任到时候领了银子走人便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投出了霸王票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贤贤 1枚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