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主超级甜

作者:白雪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防苍蝇

      马车在官道上行驶了一整天,终于赶在天黑之前进了翼州城。
      
      一大队车马停在驿站门口,很快便有下人出来迎接。
      
      驿站的管事人见了戚夔的官员文书后连忙点头哈腰的将人迎了进去。
      
      林挽夏扶着丫鬟芳菲的手跟在婆母薛氏身后,正拎了裙摆准备跨过门槛时突然被芳菲拉了一把。
      
      “小姐,你看……”芳菲指了指身后,瞪圆了眼睛露出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林挽夏听到她的称呼有些不满的皱起眉头,“说了多少遍,要跟我改口叫少夫人。”
      
      她如今已是戚家妇,早就不是林家的大小姐了。
      
      见芳菲没反应不由得转身看了过去。
      
      当看见正朝她这边走来的三人时,脸上的表情顿时冷了下来,语气里带着嘲讽自言自语了一句:“还真是冤魂不散啊!走到哪里都能碰见她。”
      
      见三人到了面前,连忙堵在门口正中央的位置,迫使他们停下脚步。
      
      目光倨傲的打量了一眼三人衣着寒酸的样子,林挽夏讽刺道:“这里是专门接待过路官员及其家眷的驿站,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的地方。”
      
      妤娘闻言立刻反唇相讥:“现在可不是正有一只疯狗在对着我们乱吠!”
      
      “你!”林挽夏被气得涨红了脸,想也没想便举起手要对着那张脸扇过去时,却冷不丁对上她身后男人阴沉的眼神,举在半空中的手顿时像是被钉住了一般,打不下去。
      
      恨恨的放下手,林挽夏对着正在往驿站搬运行礼的下人恼怒道:“你们几个看好了他们三个,谁也不准放进来。”
      
      “放肆!”
      
      薛氏带着贴身嬷嬷从驿站里出来,斥退了下人后对着林挽夏一脸怒容道:“林氏,是谁给你的权利将这三位贵客拦在外面?”
      
      她方才进了驿站后察觉到林氏没有跟上来便使了丫鬟去找,没想到丫鬟很快便来报说二少夫人在门口和三个陌生人起了冲突。
      
      她一下子便想到了许是秦毅和其家眷,连忙赶来了门口正好听到了她这句话,连阻拦都来不及。
      
      “贵客?”林挽夏不可置信的拔高了音量:“他们三个不过是桃花村里的下等村民,也配做我们戚家的贵客?”
      
      薛氏听了恨不得让人上去堵住她的嘴,语气凌厉道:“你住口!是谁教你这么没规没矩的?我这个婆婆的话没用了是不是?若不然你现在收拾东西回了林家,等什么时候学好了规矩什么时候再回来!”
      
      林挽夏闻言被吓了一跳,立刻白了脸色,她本就对这个婆婆心存畏惧,如今听她想要将自己送回家去,心中更是慌乱如麻,哪里还敢再说什么。
      
      连忙低头认错:“媳妇知错了,还望婆婆恕罪。”
      
      薛氏脸色稍霁,语重心长道:“这是在外面,你犯个小错我还能不与你计较,可等回了京城国公府,稍行踏错便会连累整个二房,届时就不是我能做主的了。”
      
      林挽夏此刻心里又是慌乱又是对妤娘咬牙切齿,哪里听得进去薛氏的说教,只得含糊的应了。
      
      薛氏见她丝毫没将自己的话听进去,也歇了再教养的心思,这般朽木不可雕,等进了那能吃人的后宅大院,必定会被吞得连渣都不剩。
      
      心里叹息一声,薛氏这才转了脸对着妤娘三人语带歉意道:“儿媳莽撞,冲撞了三位贵客,还请不要见怪!”
      
      妤娘见状连忙道:“夫人言重了,这一路上多亏有夫人看顾,妤娘心中感激不尽。”
      
      薛氏见她举止有礼,言语温和,不由得抬眼细细打量了一番,看得越是仔细,心中越是震惊。
      
      想不到那辆简陋的青帷马车里坐的人竟有如此出众的容貌,怕是连京城中那些出身世家的千金贵女们比之起来都要逊色三分。
      
      只是看着那精致的眉眼,她心中竟不由自主的生出一丝熟悉之感,像是在哪里见过一般,随后又被自己给否定,这般仙姿玉貌任谁见了也过目难忘,她又岂会不记得?
      
      想来是错觉吧,薛氏心里这般想着,面上表情丝毫不变,然后带着三人进了客栈。
      
      正引着三人去客房,路的尽头迎面走来一位玉带锦袍,面容俊秀的年轻公子。
      
      戚言徽走到薛氏面前面容尊敬道:“客房已经收拾好了,儿子扶母亲去休息吧?”
      
      戚言徽纨绔归纨绔,对薛氏这个一手将他养大的嫡母却是极敬重的,这也是薛氏肯多疼爱他几分的缘故。
      
      见儿子如此孝心,薛氏脸上露了笑,连带着心中对林挽夏的怨气也消散了不少,“你有心了,我先带这三位贵客去客房安顿,随后便回去。”
      
      妤娘见状连忙道:“夫人不必如此客气,找一位仆从为我们引路便可。”
      
      戚言徽这才注意到跟在母亲身后的妤娘,顿时眼睛都亮了起来,脸上的惊喜遮都遮不住,嗓音有些激动道:“原来是你!”
      
      说着便要来拉妤娘的手,妤娘心一惊,连忙躲在了秦毅身后。
      
      戚言徽见堵在他面前的男人脸色阴沉,冰冷的眼神冷冷的盯着他,顿时一激灵,面容讪讪的收回手。
      
      见心心念念的美人此刻正蹙着细眉,一脸不悦的瞪着他,戚言徽这才意识到方才唐突了佳人,连忙作揖道歉:“是在下唐突了,姑娘勿怪!”
      
      薛氏闻言在一旁忍不住笑着道:“我看你是见到好看的女子便犯了迷糊,这位是秦夫人,哪里是姑娘。”
      
      戚言徽顿时神情一愣,随后震惊的看向对面,果然见她梳着妇人头,乖乖巧巧的站在那个黑脸男人身边。
      
      一颗倾慕之心瞬间碎得稀巴烂,戚言徽满脸受伤,像是受到了莫大的欺骗一般。
      
      之前上元佳节,他在灯笼铺子边见她转过身露出一张楚楚动人的小脸时,顿觉惊为天人,后又见她眨着灵动狡黠的晶亮双眸戏弄着林挽夏,更觉她活泼可爱,说是一见倾心也毫不夸张,哪里还能注意到她当时也是梳着妇人头。
      
      后来佳人悄悄离开,他寻遍了城中的每一处地方也没得到佳人芳踪,心中懊悔当时没来得及去询问佳人住处。
      
      念念不忘了这么多天,如今又在驿站里偶遇了佳人,只在心中感叹着她容颜更盛,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跑了她,之后便得了这个让他心碎的消息。
      
      站在她身边的男人面容冷峻一看就知是个不好相与的,且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粗犷气息,像个无知莽汉一般,哪里懂得怜香惜玉?可真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戚言徽越想越替佳人感到难过委屈,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想象着佳人此刻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等待着有人来英雄救美使她脱离苦海,而他就是那个人。
      
      联想到佳人对他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于是选择了以身相许,顿时觉得死过去的心又活了过来。
      
      林挽夏见丈夫紧盯着妤娘不放,恨不能一双眼睛都粘在他身上,心里顿时又嫉又妒,忍不住上前推了他一把,“她已经是有夫之妇了,戚言徽你死了这条心吧!”
      
      当初她带着满心欢喜嫁给戚言徽,新婚第二天却在他的书房里发现了一副画着妤娘的画像,没人知道她当时心里有多恨!
      
      这个贱人不仅勾得她爹与她生了隔阂,还让她丈夫神思不属,与她离了心,她撕碎了那幅画恨不得也将画里的人也撕碎掉。
      
      “看来我刚才的话都是白说了,谁教你对着丈夫大喊大叫的?你还有一点做妻子的本份吗?”薛氏见她当众失态,还那般说自己的丈夫,顿时寒了脸。
      
      林挽夏眼中含了泪水,双手死死的攥紧,锐利的指甲狠狠地刺中掌心,带来的疼痛让她从妒火中稍微清醒一点。
      
      压抑中胸腔里翻滚着的刺骨恨意,林挽夏带着阴毒的眼神狠狠瞪了妤娘一眼,随后抹着眼泪转身跑开。
      
      芳菲见状连忙追了上去。
      
      薛氏见儿子仍旧只知道盯着秦夫人看,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徽儿,林氏到底是你的妻子,你跟上去看看。”
      
      戚言徽闻言想也不想的便摇头拒绝,林挽夏性格太过娇纵,他一点也不喜欢,娶她不过是遵从父名罢了。
      
      “她闹够了自然就消停了,我还是先帮母亲招待贵客,母亲回去休息吧!”
      
      薛氏冷了声音道:“不用你招呼,回去!”
      
      见母亲一脸严厉戚言徽不敢再违抗,恋恋不舍的看了妤娘一眼后便往自己的客房走去,背影失魂落魄。
      
      薛氏缓了脸色,边带路边道“今日这两个不争气的倒是让你们笑话了。”
      
      妤娘笑而不语,别人的家事她不予置评。
      
      薛氏默不作声的打量了她几眼,随后语气里带着试探的问:“秦夫人似乎与犬子及儿媳认识?”
      
      妤娘早知道薛氏会问,因而不带一丝隐瞒,“二少夫人还在闺中时我曾教授过她琴课,之后上元节在青州城赏灯时我们三人又偶遇过。”
      
      薛氏闻言放了心,儿子贪恋美色的性子她是知道的,只是秦夫人已为人妇,还有了一个孩子,他便是再喜欢也不能如何。
      
      将他们三人带到客房后薛氏交代道:“有什么需要的只管来与我说。”
      
      妤娘回道:“有劳夫人了。”
      
      薛氏点点头,随后带着替身嬷嬷离开了。
      
      秦毅打量了一眼屋子,随后对着妤娘道:“你们先休息,我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
      
      说完不等妤娘回应便转身出了房门。
      
      妤娘只得整顿着行礼,谨郎摸了摸瘪瘪的肚子道:“娘,我饿了。”
      
      驿站的饭食有仆人专门提供,估计等下便会有人送来,午间在路上随便吃的一点干粮,妤娘此刻也感觉到腹中饥饿。
      
      见桌上放的有新鲜的糕点,妤娘推到小家伙的面前,“先吃一两块垫垫肚子,等下就有饭菜送来了。”
      
      谨郎乖巧的点头,随后拿了一块糯米糕啃着,双颊鼓鼓的像一只小松鼠。
      
      秦毅很快便去而复返,回来时手中拿了一顶幕篱,伸手交给妤娘。
      
      低头看了看被硬塞在自己手中的东西,妤娘有些发愣,“这是?”
      
      秦毅一本正经道:“明天出门带着,防苍蝇!”
      
      如今天气尚且有些凉寒,哪里来的苍蝇?可见他一脸严肃不像说谎的样子,妤娘只好点头。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秦毅打开门,见外面站着的是驿站的下人,来送饭菜的。
      
      来送菜的下人一共三人,手里皆提着大大的饭盒,将冒着诱人香气的饭食摆满了一大桌,看得谨郎差点流口水。
      
      上完了菜,领头人一脸讨好道:“这些饭菜都是戚二公子亲自点的,三位请慢用!”
      
      说完便领着身后的两人转身离去,顺带着关上了门。
      
      妤娘落了座,正准备用饭时见秦毅站在桌边一动不动,抬眸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黑如锅底的脸,眉头紧皱着瞪着桌子上的饭菜,一副深仇大恨的样子。
      
      脑中灵光一闪,联想到方才的幕篱顿时反应过来他说的“苍蝇”是谁。
      
      不知怎的,唇角抑制不住的扬起,咸味的饭菜吃饭口中全变成了甜滋滋的味道。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