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主超级甜

作者:白雪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启程回京

      立春过后,大地开始回春,微风夹杂着丝丝缕缕的冰凉扑在脸上,凉飕飕的,却让人头脑清醒。
      
      妤娘离开秦家的这天,天气阴沉,远处的天边堆积着层层叠叠的黑云,空气闷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谨郎舍不得秦氏,一双眼睛哭得红肿得像个核桃,秦氏看的心疼不已,连忙掏了帕子替他擦眼泪,口中安慰道:“谨郎别哭,等你长大了以后再来看望阿嬷。”
      
      几日前妤娘和她说,她托人打听亲人的消息已经有了着落,说是已经搬去了京城,她和谨郎今日便要离开秦家前往京城投亲。
      
      不说她早已将妤娘当儿媳看待,心里舍不得她离开,便是陌生人同住屋檐下这么多天,也是舍不得的。
      
      更何况还有活泼可爱的谨郎,想到此处,心里一酸,差点也跟着掉下泪来。
      
      谨郎抽噎着点头:“谨郎,一定还会回来看阿嬷的!”
      
      秦氏笑着应了,“好,阿嬷在家里等着谨郎。”
      
      妤娘亦跟着红了眼眶,手中拉着谨郎便在秦氏面前跪了下来。
      
      秦氏见状大惊,连忙去搀扶她起身,口中紧跟着道:“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
      
      妤娘按住她的手,抬起含着晶莹泪珠的杏眼,声音哽咽道:“大娘对我的大恩大德,妤娘铭记在心,日后定当双倍报答。
      
      此去一别,不知下次相见是何时,还望大娘自己多保重!”
      
      说完便拉着谨郎对着面前的秦氏郑重的磕了一个头,泪珠坠落在额头下的青石板上,溅开一朵小小的水花。
      
      妤娘长这么大,跪过的人屈指可数,可从未像今日这般心存感激,充满不舍过。
      
      秦氏终究被她的举动惹出了泪,将两人扶起来后,伸出一只枯瘦却干燥温暖的手轻抚了抚面前这张即便是哭起来也动人心魄的小脸。
      
      “你们母子俩以后顺遂平安大娘便心满意足了,说什么报恩不报恩这种见外的话。”
      
      心里却充满了遗憾,到底是她们没有缘分,做不成一家人。
      
      “去吧,等下了雨就不好走了。”
      
      妤娘含泪点点头,随后牵着谨郎心中充满不舍的上了马车。
      
      秦毅披了蓑衣出来便见母亲站在门口不舍垂泪,步子顿了一瞬,随后走过去劝道:“娘,回屋吧!”
      
      秦氏看了不远处的马车一眼,仍旧抱着一丝希望对儿子道:“娘知道你心悦妤娘,娘也舍不得她,不如你路上找个机会向她表明心意,待见了她亲人之后再求娶回来?”
      
      眼中飞快的闪过一丝晦涩情绪,秦毅避而不答,转移了话题,“娘你在家多保重身体,我很快就回来。”
      
      秦氏便以为他是答应了,脸上露出一丝笑,口中催促道:“那你去吧,路上小心点。”
      
      末了不放心的叮嘱一句:“向她亲人求亲的时候态度要放诚恳点!”
      
      秦毅闻言无奈点头,随后坐上车辕驾了马车。
      
      “娘,我们走了!”
      
      黑色的大马喷了一个响鼻,迈着蹄子哒哒的开始往前走。
      
      妤娘忍不住撩开了车帘,探头回首。
      
      那座简朴的小院,承载了她四个多月的欢声笑语,痕迹斑驳的木门前,站着的老妇人正面目慈祥的看向这边,布满皱纹的脸上带着微笑,像是一位等待着游子归家的母亲。
      
      被泪水模糊的视线里,那张脸却深深的刻在了心头上。
      
      青州城外,烟雨朦胧。
      
      一大队车马停在官道上,打头的马车宽大华丽,里面主位上坐着一个约莫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身穿禇红色锦袍,方形脸上蓄着美髯,一双眼眸锐利精明,不怒自威。
      
      马车里摆了一张梨花木做的案几,旁边跪坐着一个端庄貌美的妇人,妇人虽已年过四十,却保养得当,一双纤纤玉手皮肤光滑,正摆弄着茶具。
      
      外面的侍卫见细雨蒙蒙中,有一辆青帷马车正从旁边的小道上赶来,赶车的男人一身蓑衣,半边脸挡在斗笠下,只露出线条凌厉的下巴。
      
      侍卫撩开窗帘,低声道:“大人,人来了。”
      
      戚夔闻言眸光随意往外一瞥,马车已经到了跟前,身穿蓑衣的男人拉紧缰绳停了马车,随后跳下车辕迈着大步往他这边走来。
      
      几日前,他收到父亲从京城送来的急信,信上交代他在回京述职的那天在城门口等一个叫秦毅的男人,路上无论如何也要护着这个人安全回京。
      
      信上没有说明原因,更没有提及此人的身份,因而他心中难免存了几分好奇。
      
      如今观此人步伐矫健,轻盈无声,不由得在心中猜测他是习武之人,且身上带着一股长年在战场上才能磨砺出来的杀伐之气。
      
      转瞬间人已到了面前,秦毅停在几步之外的距离,双手抱拳,声线沉稳道:“在下秦毅,见过戚大人!”
      
      戚夔坐在马车里略抬了抬手,示意他免礼。
      
      “路上遥远,有劳戚大人看顾。”
      
      戚夔见他态度不卑不亢,进退有礼,不禁心生了几分欣赏,点了点头道:“若是有需要尽管来报。”
      
      秦毅闻言再次抱拳道谢,随后才转身回到自己的马车上。
      
      领头侍卫见状一声令下,长长的车队开始沿着宽阔平坦的管道行驶,秦毅驾了马车跟在最后面。
      
      戚夔的马车内,妻子薛氏将煮好了的茶推到丈夫面前,面带疑惑问道:“公公信中说让我们一路看顾此人,却不知他是何身份?”
      
      戚夔端起香茶轻啜了一口后才道:“只说是晋王要见的人,千叮万嘱让我一定平安带回京城,且不可泄露消息。”
      
      京中局势越发紧张,也不知此次被调回京是好是坏。
      
      想了想终究还是不放心的叮嘱了妻子一句,“他既驾了马车前来,里面坐着的想必是其家眷,到了驿站你多照看几分,别忘了约束下人别往外传,万不可出了岔子。”
      
      既然是晋王要见的人,自然是怠慢不得,薛氏知晓其中的利害,连忙点头应了下来:“我明白的,老爷放心。”
      
      只是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丝忧愁,“当初老爷要为徽儿聘娶林家嫡女我便不怎么赞同,如今他们二人成婚没几天便闹了矛盾,徽儿整日魂不守舍的。
      
      虽不是我亲生,但到底是在我膝下养大的,看着难免心疼,林家嫡女性子太娇纵了些。”
      
      说到最后,薛氏语气里难免带了不满。
      
      戚言徽是一个妾室所生,生时难产那个妾室没多久便去了,因而她便将孩子抱了回来养在自己膝下,这么多年来虽比不得亲子,但也是有感情的。
      
      因而才会对这个跋扈的儿媳心生不满,当初在两人定亲之前她便派人去打听了这个林家嫡女。
      
      得到的消息却是她嚣张跋扈不说,动辄便打骂下人,丝毫没有大家千金的礼仪规范,更有甚者还恋上了给自己授课的夫子,如此不知廉耻的女子怎堪为妇?
      
      可她心中再不情愿,老爷已经拍板定钉订了这门亲事,到底不敢违背。
      
      戚夔闻言皱了皱眉头,当初林涣找人来说和时他便调查过林挽夏的情况,知道此女不堪为戚家妇,可他看中了林家背后的财力最终同意了。
      
      他如今回京述职,能调动的职位统共就那些,下面还有一堆人挣着抢着,虽然家族里会有人出面替他活动,但他是庶子,那些人到底不会太下功夫在他身上。
      
      所以他需要大量的钱财上下打点才行,林涣能为他提供助力再好不过,且他的这个庶子对读书一窍不通,整日里不学无术,流连花丛,向来不得他喜,因而最终才同意了这门婚事。
      
      只是再如何不喜,到底是他的儿子,也不忍他受了委屈,口中交代道:“既如此等到了京城你再做主为他纳几个合心意的妾室。”
      
      薛氏闻言应了下来,想到日后有妾室打压了林挽夏的气焰,她的性子或许能收敛不少。
      
      官方平坦开阔,车队的速度越来越快,青州城已经落在了身后。
      
      谨郎哭得累了躺在妤娘怀里睡了过去,白嫩的脸颊上还挂着几颗豆大的泪珠,眼睛周围红通通一片。
      
      妤娘取了毯子盖住他的小身子,然后动作轻柔的擦掉他脸上的泪珠。
      
      动作顿了顿后,最终掀开了车帘一角。
      
      外面的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黑云散了去,光线明亮了不少,官道两旁的原野冒出了点点新绿,被雨水洗濯了一番,愈发显得翠□□滴。
      
      车辕上的男人腰杆挺直的坐着,留给她一个宽阔坚硬的后背,身上穿着的蓑衣正一滴一滴往下坠着水珠,有的还被迎面而来的风吹到了她的脸颊上,丝丝凉凉。
      
      这些时日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经过那晚之后秦毅对她的态度明显冷淡了不少,与她说话的语气也不似之前的柔和,像是回到了他们初见的那个时候。
      
      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在因那晚自己误会了他而生气,可仔细一想又觉得他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
      
      想不明白原因,又见他始终没有回头的迹象,妤娘不免有些泄气的放下了帘子。
      
      外面的秦毅身子僵硬得如同凝固了一般,察觉到身后没有了动静,这才慢慢的放松下来。
      
      压低的斗笠遮住了他暗沉的眸中飞快闪过的一丝晦涩。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路上有林挽夏做伴,绝对不会太寂寞哈哈哈(?ω?)hiahiahia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