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主超级甜

作者:白雪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妤娘烫伤

      酒席所需的热菜冷菜都已上桌,妤娘擦了擦手准备去寻谨郎过来用饭,刚转过身便见桃花急忙忙地进了厨房,身后却不见谨郎。
      
      “谨郎呢?”
      
      “谨郎刚刚被欺负了,妤姐姐你快回去看看吧!”
      
      桃花说完还促狭地对着妤娘挤了挤眼,妤娘闻言心里“咯噔”一声,来不及探究桃花眼神背后的意思,只对秦氏交代了一下后便匆忙往秦家赶。
      
      两家离得近,没几步路妤娘便到了秦家的院门外。
      
      正待推门而入时,里面传来一阵阵欢快的笑声。
      
      听出是谨郎的声音,妤娘稍稍放下心,推开院门走了进去。
      
      院子内,秦毅站姿挺拔,双臂托着谨郎正往半空中抛,小家伙的身子被抛过秦毅头顶,然后再重重落下被那双强劲的手臂接住。
      
      谨郎兴奋得小脸通红,一双乌黑的大眼睛闪闪发光,小胖手扯着秦毅的衣襟不断地嚷嚷着再来一遍。
      
      妤娘在后面看得心惊胆战,深怕秦毅一个没接住让谨郎掉在地上。
      
      “秦毅!”
      
      娇软的声音第一次叫出他的名字,且夹杂着惊和怒,秦毅动作一顿,抱着谨郎转过身。
      
      身后站着的女子如花朵般娇艳的面容微微发白,一双水润清透的杏眼瞪得圆溜溜的,里面是掩饰不住的担忧。
      
      知道她是担心,秦毅弯下腰松开双臂,将怀里的小家伙放在地上。
      
      谨郎却没玩过瘾,扯着他的衣袖不肯撒手,稚嫩的嗓音软软糯糯地撒娇:“爹爹,我还要玩,再玩最后一次好不好?”
      
      爹爹?
      
      妤娘闻言瞬间抬头看向秦毅,白皙的脸颊渐渐地染上一层绯红,也不知是被气的还是被羞的。
      
      秦毅表情平静,看不出丝毫破绽,只
      是下意识地移开了目光,沉声解释了之前发生在王家门口的事。
      
      末了又添了一句,“若是你不介意,我以后便做他义父。”
      
      听了前因后果,妤娘心中的羞怒去了大半,上前几步将谨郎拉进怀里,抬头对着秦毅道:“多谢你的好意,只是认义父就算了吧。”
      
      若是谨郎认了秦毅当义父,那以后岂不是也高她一个辈分?
      
      秦毅脸色微沉,没想到她会连考虑都不考虑就直接拒绝。
      
      “娘,为什么秦叔叔不能做我的爹爹?”谨郎抬头疑惑地问道。
      
      一双大眼睛里带着懵懂和疑惑,直直地看向妤娘,白嫩的包子脸上露出浓浓的失落和伤心。
      
      妤娘看得心尖发酸,脑海里联想到他之前的遭遇,忍不住红了眼眶。
      
      她的谨郎自出生起便万众瞩目,被亲人们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可如今却被人骂是没有父亲的野孩子。
      
      若是被爹娘和祖母知道了只怕是心都要碎了。
      
      摸了摸小家伙的后脑勺,妤娘颤着嗓音道:“谨郎有爹爹的,只是你不记得了,谨郎的爹爹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正在很远的地方打坏人呢,等把坏人赶走了就能回来接谨郎回家了。”
      
      谨郎出生的那一年,正赶上北漠来势汹汹,父亲身为边关主帅亲自率军迎敌,直到谨郎满月时才在百忙之中抽出空暇千里迢迢赶回家中。
      
      谨郎长这么大,也就在满月时和每年年关见过几次父亲,满打满算一个巴掌都能数的过来,哪里能记得清父亲的样子呢?
      
      谨郎仍是一副懵懂的样子,秦毅的脸色却彻底地沉了下来。
      
      对面的女子眼眶微红,杏眼里含着一层朦胧水光,颤着的嗓音里带着想念,显然是一副对前头的男人旧情未了的样子。
      
      不然怎么会连让他做她儿子的义父都不肯?
      
      “他一次都不来见我,我不想让他做我的爹爹了。”谨郎失望的垂下脑袋,双手无意识地捏着衣角。
      
      妤娘忍不住为父亲开脱:“他来见过谨郎的,只是你当时太小了都不记得了,娘亲可以作证。”
      
      小家伙嘟了嘟嘴唇,这才勉强相信,“那我可不可以要两个爹爹?他是我的爹爹,秦叔叔也当我的爹爹。”
      
      妤娘闻言有些哭笑不得,秦毅若是做了谨郎的义父,她以后倒不知该如何称呼他了。
      
      见娘亲有些犹豫,谨郎转了转灵动的眼珠,上前抱着妤娘的腿便开始撒娇:“娘亲,好不好嘛!娘亲。”
      
      奶声奶气的童音一声接着一声,乌黑的眼眸满含希冀的看着她,妤娘很快便缴械投降。
      
      “好了好了,我答应便是了。”
      
      秦家于他们有大恩,谨郎若是认了秦毅做义父,以后便更能名正言顺地孝敬秦氏,也算是偿还了秦氏的恩情。
      
      至于以后秦毅高她一个辈分,若是秦毅不介意,她也泰然处之便是。
      
      “娘亲最好啦,以后我也有爹爹啦!”
      谨郎瞬间发出一声欢呼,随后松开妤娘
      跑到秦毅面前仰起头,声音响亮地叫了一声“爹爹”。
      
      秦毅看了对面一眼,脸色稍霁,唇角勾起一丝浅笑。
      
      方才还拒绝了人家,现在又出尔反尔,妤娘有些不好意思,想到三人到现在都还没用午饭,便径直去了厨房。
      
      这几个月来对于做饭妤娘已练得娴熟,虽然味道平平淡淡,但是速度却快了不少。
      
      动作利落地淘了米蒸上,妤娘舀了清水洗过菜后放在案板上开始切,刀下的青菜绿汪汪的,衬得那一双纤细的手指愈发白皙,煞是好看。
      
      忽觉门口光线一暗,妤娘手中动作一顿,转头看去,发现是秦毅站在门口。
      见她看来,秦毅抬脚进了厨房走到风箱旁坐下后道:“我帮你生火。”
      
      妤娘想说不用,可对方却不给她拒绝的机会,早已掏出了火折子点燃。
      
      视线一转,见谨郎和前不久得的那一只兔子在院子里玩得开心,妤娘放心地收回目光专心切菜。
      
      两人都不是爱说话的性子,厨房里一时沉默下来,只听得刀和案板相击发出的声音和火烧枯枝的噼里啪啦声。
      
      菜切好后,妤娘拿油烫了锅,随后将手中的菜全倒入锅内,不经意地抬眸,冷不防地对上一双深邃眼眸。
      
      也不知看了她多久,见她看过去竟没有丝毫要避开的意思,仍旧直直地紧盯着她不放。
      
      没来由地,妤娘心中一慌,急急忙忙移开目光,右手却不小心碰上了锅沿。
      
      铁锅早已被烧得火热,冷不丁碰上,妤娘下意识痛呼了一声,等拿开时已经迟了。
      
      秦毅见状心一沉,几步上前抓住那只受伤的手,定睛一看,只见柔软的手背上多了一道红痕,映衬着雪白的皮肤显得异常刺目。
      
      握着她手腕的手掌宽大火热,掌心粗糙带着厚茧,她甚至能感受到他手心摩擦着她细嫩皮肤带来的颤栗感。
      
      男人离她很近,近到她能闻到他身上发出的男性独有的火热气息,他低着头目光不善地盯着她手背上的那道红痕,仿佛有什么深仇大恨的样子。
      
      鼻翼间呼出的热气尽数喷洒在她手背上,带起一阵阵轻微的颤栗。
      
      意识到两人的距离太近,妤娘正待抽回手时,男人却拉着她走到水缸旁舀起清水开始冲洗。
      
      “多冲几遍,然后再敷药。”
      
      冰冷的清水冲刷着手背,妤娘被激得瑟缩了一下,手腕却被他紧紧握住动弹不得。
      
      冲洗过后,秦毅不容拒绝地拉着妤娘出了厨房往自己的屋子走去。
      
      院子里早已不见谨郎的身影,妤娘不知为何心中莫名地松了一口气。
      
      进了屋子后,秦毅松开手中握着的细腕,三两步走到床头从旁边的箱子里拿出一个白色的椭圆形瓷盒。
      
      让人坐在凳子上,秦毅正准备上药时,妤娘见状连忙推拒道:“不,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
      
      秦毅动作一顿,抬眸看去,就见面前的女子小脸微微泛着红,水润润的杏眼转来转去就是不敢看他。
      
      唇角勾了勾,秦毅打开盖子道:“你一只手不方便。”
      
      说完便捉住那只细白的腕子,另只手的食指挖了透明状的膏药对着手背上的红痕抹了上去。
      
      指下的肌肤瓷白细腻,柔软嫩滑,秦毅不自觉地放轻了力度。
      
      妤娘垂眸,眼前蹲着的男人捧着她的手眼神专注动作轻柔,仿佛手中捧着的是一件绝世珍宝。
      
      如羽扇般浓密卷翘的睫毛颤了颤,察觉到男人有抬头的迹象,妤娘快速地移开目光,一颗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有点做贼心虚的意味。
      
      手中的纤纤玉手柔软嫩滑,秦毅虽心有不舍,却还是在上完药后松开了。
      
      目光一转,在瞥到她放在腿上的另一只手时定住。
      
      “这只手是怎么回事?”
      
      不由分说地抓过那只手,秦毅仔细地端详,发现手背微微红肿,还有一道已经愈合了的口子,留下一道印迹。
      
      妤娘闻言看去,发现她那只有些难看的手已经被握住,想抽回来却抵不过男人的力量,遂结结巴巴道:“是,是冻伤,已经快好了。”
      
      秦毅无言,略有些粗糙的大拇指摩挲着那道冻疮,动作轻柔缓慢,带着一股子说不出的怜惜。
      
      妤娘感到手背上红肿的地方在男人的摩挲下突然传来一阵子痒意,一张小脸瞬间染上一层绯红,如同海棠初绽娇艳欲滴,杏眼里不自觉地含了朦胧的水光。
      
      秦毅一眼看去便觉呼吸一窒,下意识握紧了手中的柔荑。
      
      乌黑的双眸愈发深邃,仿佛是被吸入了墨汁,隐约可见有灼热的光芒闪烁。
      
      察觉到男人的目光越来越灼热,妤娘仿佛被烫着一般迅速地用力抽回手,连忙起身后退了几步,“锅,锅里的菜好像糊了,我去看看。”
      
      说完便慌张的出了屋子,颇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样子。
      
      秦毅低头,手指微屈,仿佛还能感受到那抹滑腻留在掌心。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现在,谨郎叫秦毅爹爹,秦毅:“乖儿子。”
    后来,谨郎叫秦毅爹爹,秦毅:“不准叫,叫我姐夫。”
    谨郎:“……”嘤嘤嘤,男人心,海底针。
    按照大纲秦毅这章本来可以亲小手手的,但是码字的时候又觉得进展太快了感觉有点不太对,所以小手手就没亲成。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