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设不能崩[无限]

作者:条纹花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旧宅(七)

      冷眼看着三个人离开房间,乔元彬招手让顾奚栎过来:“你对亡灵领域了解多少?”
      
      顾奚栎:“《计划》合同上的内容我都知道,其它的都是听人说的,不知道真假”
      
      那基本就可以说是没什么了解了。
      
      外界的说法太多了,只有真正进入过亡灵领域的人才知道这里面都有些什么。
      
      乔元彬:“我其实也觉得出站口在楼上,你应该知道那是整个领域里的最薄弱点,但你可能不知道,领域里最薄弱的地方都守着最强的亡灵。”
      
      说这么多,乔元彬就是要告诉她,刚刚她留下来的决定是对的。乔元彬对自己的另眼相待太明显了,顾奚栎觉得这并不只是因为她在新人里面出类拔萃,还有一些感情上的原因,让她格外的照顾自己。
      
      顾奚栎:“我没打算跟他们走,乔姐,你对我特别好,跟你一起我才有安全感。”
      
      乔元彬被直球打得懵了一下,叹了口气:“你也太容易相信人了。”
      
      现在这里还有六个人,这一楼在地图上的标注都是房间,旁边这间房也是个大套房,请的设计师这时候智商突然上线了,难得把布局弄得十分合理。照例又是翻找,这房间乱的很,周围还有刀砍的痕迹,地摊上也有血迹。
      
      看了这两个房间之后,顾奚栎怀疑这个宅子里发生过凶杀案。在这个房间里面,找到的唯一有价值的线索就是一张纸条:[大嫂,你要的项链我放在保险箱中了,密码是源良的生日]。
      
      纸条年提到的保险箱却不知道在哪里,这并不是一个小东西,如果有的话,现在肯定已经找到了,两间房都已经翻了一遍了,带密码的保险箱没看见。
      
      顾奚栎:“钥匙在纸人身上,那保险柜会不会在镜子里?”
      
      她说的是藏着镜女的那一面镜子。
      
      这个推测很有道理,这个领域有点恶心,重要的东西都在鬼怪身上,比如说钥匙,弄死了鬼怪还能得到一些讯息,逼得你不得不跟鬼怪正面对上。在顾奚栎看来,其实也还好,比如说发现纸人的时候,可以第一时间选择对付它,用火烧了它,一样能得到钥匙,却不会遇到后面纸人活过来杀人的危险。
      
      仿佛在告诉游客们,不要怂,正面刚。
      
      镜子里此时没有女鬼,顾奚栎打开水龙头,看到女鬼的身影慢慢的浮现出来,当它出现的时候,镜子里就再照不出镜外的人,由它独自占据镜子里的空间。
      
      看到顾奚栎,镜女明显僵了一下。
      
      顾奚栎:“你知道保险箱在哪?”
      
      花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他是老手中的老手了,没见到这么一本正经问亡灵话的人。意想不到的是,镜女居然回应了她,镜女摇了摇头。
      
      顾奚栎:“居然回答了,你肯定是在撒谎。”
      
      镜女:“……”我要杀了她啊啊啊啊啊!
      
      花濛怀疑自己眼睛花了,因为他看到镜女居然被气得发抖。从来只见过人在亡灵面前发抖……他一瞬间怀疑自己是不是见识太少了,总不会是大小姐的操作太骚了罢!
      
      顾奚栎转头问花濛:“我直接砸烂镜子成吗?”
      
      镜女……镜女气得流下了两行血泪。
      
      看这样子是可以砸的,顾奚栎早有这个想法,砸了镜子无非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弄死了镜女,另一种就是镜女可以从镜子里跑出来,自由的害人。到底是哪一种,不需要行动验证,只需要语言验证。
      
      镜女是到目前为止遇到的鬼怪中,唯一可以正常沟通的,大概做鬼的都比较情绪化,显得它还有些傻白甜。
      
      一试就试出来了。
      
      花濛:“谁来?”
      
      顾奚栎:“我来罢,我还有三条命。”
      
      其他人都离开了浴室,不过没把浴室的门给关上。顾奚栎找了一根棒球棍,砸在镜子上,却只将镜子砸出个裂痕来,第二次她咬牙将脸都憋红了,“嘭”一声镜片碎得到处都是。
      
      顾奚栎:“你们快来看!”
      
      大家都凑过来,镜子里面有一条黑漆漆的通道,花濛用蜡烛照明,里头只能四脚着地爬进入,狭窄到只容一个人通过。通道大概三米长,尽头处一个人抱着银白色的箱子坐在地上,几乎是用身躯将箱子牢牢的包裹着,看不清脸。
      
      不出意外的话,这个箱子就是他们要找的保险箱。
      
      花濛观察了好半天:“皮肤青白,应该是个死人。”
      
      砸些零零碎碎的东西进去,这个死人都没动静,花濛看向顾奚栎。
      
      “不是让我去吧!”
      
      顾奚栎瑟缩了一下:“不要,好吓人的,我不敢进去。”
      
      也下意识看了顾奚栎一眼的男玩家有点不好意思,让一个新人女玩家去从死人怀里抢东西,确实有点为难人家姑娘了。最后三个男人猜拳,李可本来还推说他长得胖,不合适这个任务,谁也没有理他,最后还真是李可输了。
      
      叹了口气,胖子哭丧着一张脸在花濛两人的帮助下,爬进了通道中。他肥胖的身子一堵,里面啥情况都看不到了。说实在的,他的爬行动作是有些滑稽,可是这当下谁也笑不出来。
      
      他就这么慢慢的往里面爬,在这样狭小的洞里面,他的灵活完全显现不出来。外面看着的人都有点着急,好容易爬到底了,他又停了下来,不知道在做什么,身体左动右动的,好像跟人在里面打架似的,小腿不停的往外踢。
      
      全程仅仅有细微的声音传出来,这期间也没有人敢说话。足足过了好几分钟,李可才以极快的速度往外退,因为里面太狭窄不能转身,他还爬出来的动作更滑稽了。
      
      爬到边缘,两个男人帮忙将他弄出来,只见他“呼呼喝喝”的喘气,脖子一圈红,显然是被掐的。脸上还有两道血痕,从耳后一直到嘴角。
      
      箱子递给花濛,李可吐了一口血沫,没等人问就主动说了:“我爬到底去拿保险箱,它忽然扯住了我……”
      
      可以想象当时惊悚的场面。
      
      新人女性紧张得不得了,失口问:“那你怎么不出声?”
      
      李可阴阳怪气的瞪她一眼:“我出声干嘛?!”
      
      这是心里存着火,所以不装了。这态度对新人可不够和善,所以说在亡灵领域里面是装不了多久的,情绪都崩溃了还在意什么人设。
      
      李可是全程没出声,可他不出声才是最好的选择,谁知道他出声会不会被判定太大声,触发死亡惩罚。就算他出声呼救了又能怎么样,这条隧道这么狭窄,就算是有人肯帮忙,爬进来还会堵住了他后退的道路,根本没有意义。
      
      顾奚栎看了一眼通道,她没有猜错,抱着箱子的果然是镜女的尸体。它现在躺在地上,颈部扭曲到了一个常人无法达到的地步,像是骨头都被一寸一寸的敲碎了,烂泥似的瘫软在地。以至于它的脸可以侧着朝外,一半烂掉的脸能叫外面的人看得清清楚楚,它也能将外面的人看得清清楚楚,那双雾蒙蒙的眼睛正盯着李可,好像在静静的倾听他刚刚与自己搏斗的丰功伟绩。
      
      李可并没有回头看一看,还在抱怨他刚刚遇到了生命危险,逃脱的非常艰难。
      
      这一幕给顾奚栎的感觉很不好,保险箱既然已经拿到了,她提议离开房间。
      
      几个人退到刚刚进来时路过的小厅中,保险箱是需要密码才能打开的,找到的纸条上说保险箱的密码是源良的生日,这可能根本不是全名,这个人的身份现在也弄不明白,又得找线索。
      
      花濛眉头蹙成了个川字,烦闷的盯着保险箱,总觉得他们时不时的就要遇到一个死胡同……令人头疼:“现在怎么办?”
      
      顾奚栎不着痕迹的看了花濛一眼,知道他现在是心乱了。从进入亡灵领域开始,他方向一直都是很明确的,甚至不采纳闵三旭的任何意见,现在他却主动询问身边的人。
      
      可他身边现在都是些什么人呢?
      
      乔元彬显然不是智囊型的人物,甚至各方面都不算出众,她自己估计也知道这一点,但好在懂得买定离手的规矩,觉得跟着花濛行动比较安全,就一条路走到底。
      
      李可不用说了,女新人不敢提什么建议,只希望乔元彬能带她飞,剩下的一个叫做朱庆的老手,显然是没什么主见的,闵三旭提议的时候他觉得不错,花濛说话的时候他觉得也有道理。
      
      甚至闵三旭的走的时候问过他走不走,他当时很犹豫,最后犹豫的时间太长了,没能跟着走,可闵三旭走了之后他又数次问,是不是也该上楼看看。
      
      这样的情况下,花濛的提问好像有点多余。
      
      顾奚栎:“花哥,保险箱能给我看看吗?”
      
      花濛将保险箱递给她,问:“你是觉得密码可能就在保险箱上嘛?”
      
      “不是”
      
      这个猜测也太过乐观了,完全没有根据,只是大家美好的愿望而已。顾奚栎研究了一会保险箱,上面的密码是八位的,肯定是试不出来的。
      
      顾奚栎忽然问:“乔姐,你玩过九连环吗?”
      
      乔元彬:“玩过,不过解不开。”
      
      顾奚栎拿起旁边的矮凳,重重的往保险箱锁扣的位置砸下,那保险箱放了也不知道多久,锁并没有游客们想象的那样扎实,使劲一砸,盖子就弹开了。
      
      饶是花濛也被顾奚栎这一下惊得目瞪口呆,差点跳起来:“你干嘛?”
      
      顾奚栎:“我也玩过九连环,我哥送过我一个玉的,这东西据说在末日前很值钱,不过末日后就没人要了。我当时还小,根本解不开,就用石头给砸开了。保险箱也一样,不知道密码可以暴力破坏嘛!现在不就开了。”
      
      不是问你为啥砸开,而是问你哪来的狗胆直接砸?!
      
      = …… =
      
      【尸体的眼神好渗人啊……】
      
      【背后发凉,不瞒各位,在下毫无防备对上尸体的眼睛,冷汗直流】
      
      【+1】
      
      【+2】
      
      【小顾是不是有点莽撞了?】
      
      【看问题有时候不能看过程,要看结果。主播出事了吗?没有!】
      
      【啊啊啊啊,看得好紧张,就没人好奇保险箱里有什么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嘤嘤嘤,差一点赶不及更新的时间!
    昨天闺蜜索要存稿,我告诉她大纲比存稿长的意思就是木有多的存稿……存的稿都用完了,木办法!瓶子开每一本新文的时候都像是在挤牙膏,而且挤的即将用完的牙膏,怎么存得下来稿!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