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他

作者:梦筱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章

      俞倾正忙着归档合同,内线响起,主管周允莉让她过去一趟。
      她以为又来了合同,结果却是安排别的工作给她。

      “今天忙不忙?”周允莉淡笑着问道。
      俞倾:“挺忙,不少合同没整理。主任,什么事?”

      周允莉把手边的文件夹递给她,“这份法律意见书,解决方案不咋地,这方面你最拿手,上午修改好,可不能耽误集团的工作计划。”

      俞倾打开来,傅氏集团下面一个控股公司打算进行资产剥离。
      是她擅长的不错,可现在不属于她岗位职责。

      这是顶替她岗位的那位同事的分内工作。
      凭什么工资是那个同事拿,做不好的工作要她来?

      她哪会任人宰割,“主任,上午怕是来不及,潘秘书还安排了我工作,我不敢耽误。”
      周允莉微笑,“没关系,今天改出来就行,实在不行,晚上你带回去加班,明早给我。”她挥挥手,“快去忙吧。”

      “...!!”

      俞倾扯个冷笑,拿上文件夹离开。

      临近中午,俞倾接到潘正电话。
      让她到总裁办一趟,合同细节还要再斟酌。
      当然,这只是借口。

      今天傅既沉没亲自打电话,让潘秘书代劳。

      潘正的声音又传来:“你现在就上来吧。”

      俞倾应下,中午又能到傅既沉那里蹭饭。
      打开抽屉,她选了一个褐色钥匙扣。

      到了总裁办,俞倾透过隔断玻璃看到潘正忙着接电话,她没打扰,直接去找傅既沉。

      傅既沉也忙,在oa里把批准即将要支付的各合同款项。
      俞倾自己招呼自己,到冰箱拿了瓶柠檬茶,踱步到窗边,等着傅既沉忙完一块吃午饭。

      傅既沉办公室有两整面落地窗,视野极为开阔,正对着最繁华的街区。

      俞倾坐在沙发扶手上,看着街对面那一片鳞次栉比的楼群,从她这个位置隐约能看到她们家公司的那栋大厦。
      她不知道鱼精在不在公司。
      也不知道父亲是不是在开会,闲下来时会不会想她。

      俞倾收回思绪,拧开手里的柠檬茶,这是朵新今年新上市的一款饮料,单品销售量挤上饮品排行榜前十。
      口感柔软细腻,咽下去后,酸酸甜甜。
      她最喜欢的是瓶身上的广告语‘一见倾心’。

      没多会儿,餐厅那边送来午饭。

      俞倾坐过去,把饭盒一一打开,“你还要多长时间忙完?”她问傅既沉。
      傅既沉没吱声,放下鼠标去洗手。

      俞倾品着美味佳肴,“你天天一个人吃饭多没劲儿,以后我过来陪你。”
      傅既沉毫不留情道,“今天允许在你过来吃饭,只是有原因的给你破例一次,其他你就别多想了。”

      俞倾随即明白,合着是照顾她昨晚睡太晚,给她提供午休的地方。昨晚他太能折腾,放她睡觉时快凌晨三点半。
      她并不知道傅既沉拒绝她过来,是因为单纯不喜欢在办公室用餐。还以为他是不想浪费中午时间。
      毕竟她一过来,或多或少就要牵扯他精力。
      “我一周过来吃两次,正好给潘秘书送合同,顺便在这吃。”

      傅既沉没吱声,示意她快吃。

      好吧,她再想法子磨他。

      琢磨半刻,俞倾放下筷子。
      “不吃了?”傅既沉问了句。
      “嗯。最近减肥,不能多吃。”
      她端起汤碗,一小口一小口嘬。

      傅既沉以为是汤太烫,等他喝了几口,温度正好,“你还真当红酒品?”
      俞倾不紧不慢:“这是工作日里,跟我们傅总共进的最后一顿中餐,我不是想好好品味一番嘛。”

      傅既沉知道她想以后天天过来蹭饭的心思,没接话。
      今天已经是他第二次破例在办公室用餐。
      没有第三次。

      俞倾没等到回应,她瞅着傅既沉面前那道菜,又拿起筷子,“胖就胖,撑就撑吧,以后也吃不到那么好吃的私厨菜了。”
      她在等着傅既沉心软,对她说:行了,别那么没出息,想吃的话,以后中午就过来。

      结果,傅既沉直接把那道菜放她面前,“都归你。要是还不够,就把菜汁泡米饭吃。”

      俞倾:“......”
      哪天他落她手心,她会加倍讨回来。

      她差点忘了一件事,从口袋拿出钥匙扣,“喏,送你的。来而不往非礼也。我都在你这吃了两顿饭。”

      傅既沉看着那个褐色篮球钥匙扣,精致也别致。
      跟她那些小吊饰同一品牌,价格不便宜。
      可他用不上,也没钥匙没门禁卡放上面。

      俞倾见他犹豫:“放心,单纯回你的礼物,没有任何居心,不是要讹你午饭。”
      傅既沉:“......”

      --

      下午时,俞倾正忙着修改那份法律意见书,房东钱老板发来:【小俞啊,不好意思,又打扰你,我跟买家约了晚上下班见面,把定金交了,想赶紧办过户手续。】

      俞倾:【对方加价了?】
      钱老板叹气:【哪能呢。】

      短短三个字,俞倾仿佛能看到钱老板此时脸上的无可奈何。

      钱老板又发来:【今天下班还得麻烦你跑一趟,买家那边要签个三方协议,该你补偿的,我一分不少,到时咱见面再谈。】

      买卖不破租赁,可买家不打算出租,说是要给父母住。

      俞倾理解房东的处境,爽快答应下来。

      钱老板:【我让我儿子去接你。】
      俞倾不想麻烦钱程,【不用,我打车过去。】

      下班前,俞倾收到钱程的消息:【姐,我在你们公司楼下。】
      都说了不用过来,他还是赶来接她。

      出了大楼,俞倾看到喷泉边的钱程,他在跟美女说话。

      这位美女就是销售部京津冀大区经理,肖以琳,也是销售总监赵树群的婚外情女主角,公司传的沸沸扬扬,也不知道真假。

      关于肖以琳的传说,她来傅氏集团的这几个月里,听了不下十个版本。

      肖以琳性感,漂亮,性子泼辣,工作上雷厉风行,特别能吃苦,在短短两年内就从地区业务主管升到大区经理这个职位。
      也有传言,她能力只是一方面,主要靠男人这个跳板。

      那边,钱程看到她,跟她挥挥手。

      肖以琳转头,扫了俞倾两眼,还特别注意俞倾肩上那个包。
      她跟俞倾因为工作关系,经常接触,她看过俞倾好几个包,一个比一个土,俞倾的品味大概是傅氏集团女职工里最差的。
      要不是公司规定上班期间必须穿工作服,她很难想象,俞倾对衣服的审美是怎样,真是白白浪费了那张脸。
      她收回视线,跟钱程道别,走去停车场。

      今天钱程来的早,车停在另一边露天停车场,两人边走边聊。

      钱程说起肖以琳,“她是我们那个区域大区经理,刚才正好碰到聊了两句。”
      他说了说为何急着卖房,“那套房子已经抵押做了贷款,现在实在拿不出那么多钱打货款。”
      “今年朵新市场起来了,你们公司给我们经销商定的任务量也翻倍。”

      其实,他们已经完成整个年度进货任务,谁知道肖以琳三周前突然通知,公司临时调整经销商的考核指标。
      他们家要再发货一百万。

      这考核政策说变就变,他们到哪里讲理去?
      店大欺客。
      还想从朵新那里赚钱,只好忍着呗。

      原本他们家手头也有不少流动资金,但还代理了其他品牌快消品,压货压了快两百万在里头。
      肖以琳还吓唬他们说,要是完不成任务,就要考虑换别的经销商。

      钱程叹口气,“我们两年做起来的市场,又不舍得放弃,只能卖房子。”

      俞倾包里振动声传来。
      傅既沉给她发来消息:【你中午就是带你的钥匙扣到我办公室见见世面?】

      俞倾一头雾水:【?】

      傅既沉看着这个问号,他又到沙发边找一圈,拿开抱枕,钥匙扣正安静躺在扶手角落,应该是俞倾躺沙发上午睡时,不小心踢到了里面。
      【找到了。】他回俞倾,穿上西装去找潘秘书。

      潘正猝不及防,老板竟然主动来找他。
      他还在打电话,刚打算挂断,傅既沉示意他,“不着急。”

      潘正坐不住,便站了起来。
      电话里,女儿还在奶声奶气说着,“爸爸,不要喝很多酒。早点回来。”

      潘正跟女儿保证,“嗯,好的。爸爸保证一滴酒不喝,等工作结束了就马上回家。”

      通话时间很短,潘正收线。

      傅既沉忽然抬头问潘正:“做生意跟经营婚姻,哪个难?”
      潘正差点没接住话,他没料到老板会冷不丁抛出这么个话头,“都不容易。也因人而异。”

      傅既沉点点头。等着他往下说。

      潘正略有犹豫,还是决定如实道来:“对您来说,可能做生意更容易。”

      做生意更多是金钱上的投资,婚姻要投入更多的感情。
      很显然,老板现在的身份地位,注定没有很多时间给家庭和婚姻。

      更重要一点,以老板随性、不喜欢被女人管束,也不想被婚姻束缚的性格,老板也没有心思去经营一段不一定会有最终收益,却又因此会失去自由的婚姻。

      以前他怕老板找不到灵魂伴侣,毕竟老板那个圈子里追他的那些女人,都是想要嫁给他。
      直到俞倾出现。
      没想到俞倾比老板还要洒脱。以前是老板怕周围的女人黏上他,现在是俞倾担心老板会问她要感情要婚姻...
      不过俞倾的担心是多余的。
      老板这个人,从没想过结婚。

      潘正这才想起正事,“傅总,您什么吩咐?”
      傅既沉:“你这边有门禁卡和车钥匙没?给我一套。”

      潘正一时没想明白,老板这是突然来的哪一出。
      老板有贴身保镖,保镖什么都有,各辆车的副钥匙和门禁卡。
      尽管心中疑惑万千,他还是找出备用的一套给老板。

      傅既沉接过几张小巧的门禁卡,“你忙。”

      潘正目送老板离开,百思不得其解,老板怎么为什么突然自己带门禁卡。
      关办公室门之前,他又望了一眼老板。
      只见老板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个什么东西,之后,低着头,走得很慢。

      他只能看到老板后背,不知道老板在做什么。

      傅既沉把那串门禁卡,小心翼翼卡在钥匙扣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200个红包,前50,150随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