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他

作者:梦筱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三章

      俞倾今天没加班,回到家,冷冷清清。
      她看了会儿书,不自觉瞅向桌旁的那个包包。

      傅既沉这么高调的把包送到她办公室,应该就是为了让她上班时背,换掉她现在用的那款包。

      说起跟房东儿子钱程同款的‘情侣包’,下午她去茶水间,行政部有好几个同事当着她面夸钱程。
      说找男人就要找钱程这么贴心,懂女人心的男人。

      前一秒,她们还在夸钱程,后面又扯到赵树群身上。说肖以琳那些几万块的包都是赵树群给买的。
      一星期每天换一个,都不带重样。
      不知谁插了句,赵树群好像跟肖以琳闹掰了,他们两人在楼梯间争执被人给听到。

      俞倾收拢思绪,合上书,拿过那只包,小心撕下五金上的保护膜,到床头柜抽屉里挑了一个跟它色系相配的吊饰。

      睡前,俞倾接到傅既沉电话。
      “明天几点起?”这是他的第一句话。

      俞倾关了灯,靠在床头,“傅总呀,你说你怎么这么扫兴?我还以为你打电话给我,是关心我来着。”

      傅既沉点上烟,“今天喝了几杯水?吃了几顿饭?吃没吃饱?加没加班?想没想我?”

      俞倾猜测,他今晚心情不错,竟有闲情逸致跟她扯闲篇。
      “喝了八杯水,吃了两顿饭,没吃饱,没加班。”中间隔了两秒,“想你了。”

      电话里突然没了声。
      海浪声涌入。

      傅既沉住海边酒店,他正靠着露台木栏杆抽烟。
      眼前就是大海沙滩,还有海浪声。
      她突然这么一本正经说想他,他形容不上来心底冒出的那种微妙感觉。

      然而俞倾的话并没说完,她接着道:“你信吗?”

      ‘想你了’后边还有半句,‘你信吗’。

      傅既沉吐出烟雾,被深蓝的夜色吞噬。
      他反问:“为什么不信?俞倾,你想我就直说,别口是心非。”

      俞倾‘呵呵’两声,往被子里钻了钻,半躺着。“傅总,看在你送我包的份上,我原谅你的自恋。”
      她闲聊,“今天出海了?”
      “没,潘秘书和乔洋陪他们一块钓鱼。我说我晕船。”
      “哈哈。”俞倾没忍住笑了出来。
      “俞律师,在干什么?”
      “没干什么。我睡了,明天还要早起。”

      “嗯。祝你能起得来。”

      傅既沉挂了电话。

      俞倾把被子往上拉,鼻尖都是被子上好闻的味道,也是他身上的气息。

      要是哪天,他知道她是俞家小女儿,他会是什么表情?
      大概把他自己掐死在床上的心都有了。

      唉。

      过一天,算一天吧。

      俞倾拿开身后的靠枕,挪到傅既沉那边,枕在他枕头上。
      想着一些糟心事,不知不觉便睡着。

      早晨五点一刻,傅既沉已经起来,他给俞倾打电话。
      打了两遍,那边才接听。

      电话里,传来还没睡醒的,含糊不清的声音,“干嘛?”声音不耐,尾音又拉得很长。

      “夸下海口五点钟起床的人,怎么,还没醒呢?账户里的钱亏得差不多了吧?”
      “......”

      卡里有两百多万打底,俞倾不由懈怠,早起赚钱的意念没那么强烈。

      过了几秒。

      听筒里传来哼哼唧唧不愿早起的撒娇声音:“傅既沉,你吃了我吧,我是只懒惰虫,你是早起的鸟儿,你快把我吃掉,被吃掉了我就不用早起了。”

      傅既沉:“......”
      大概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而她更不知道,自己可怜兮兮撒娇时,让人浑身都燥热。

      “俞倾,起来了!不然你连西北风都没得喝!”

      俞倾掀开被子,强撑着坐起来,整个过程眼睛始终眯着。
      她总有那么几分钟起床气,过去就好了。

      “还没起?”傅既沉又问。
      “起了!”

      声音恢复正常,刚才的撒娇恍如一场梦。

      俞倾睁眼,看了看时间,还不到五点二十。“傅既沉,你说你出个差就不能安安稳稳睡一觉吗?”
      “我要赶去机场,怎么睡?”
      俞倾刚醒,反应迟缓,“啊?”
      傅既沉拿上行李箱,“中午你就能看到我。”

      这是他出差的第四天,俞倾感觉过的很快。
      其实也挺慢。

      通话结束,俞倾以最快的速度洗漱。
      她倒杯水,到傅既沉书房去看书,再研究今天的股市走向。

      八点半,她跟往常差不多时间到办公室,只有章小池一人,她正收拾文件。
      “小倾城,早呀。”
      “早。”
      “你这是要出去?”俞倾问。
      章小池点头,“有个劳动合同争议案,上午开庭。”她带上一摞资料,挥挥手,“拜拜。对了,你桌子我擦过了。”
      话音落,她人都走到了办公区门禁那。

      章小池不在,俞倾感觉办公室空落落的。
      九点钟,法务群里,主管周允莉群发消息,【今天早会不开了啊,下午有空再补。】

      后来办公区同事聊起来,俞倾才知道,秦墨岭的乐檬饮品公司,起诉了朵新,至于为什么起诉,现在还不清楚。
      周允莉是过去跟诉讼法律顾问对接。

      傅氏集团旗下公司太多,职工也多,每天都有大大小小各种纠纷和官司。

      不用开早会,节省半个多小时时间。
      俞倾开始归档合同。
      桌上内线响起,是赵树群,让她陪他去某家大型连锁超市总部。
      “周主任上午抽不开身,我跟那边负责人已经约好时间,你跟我去一趟。”

      虽然跟赵树群闹得挺不愉快,不过工作上的事,俞倾一向能理智对待,“好,我马上下去。”

      她把桌上所有纸质合同入柜,关上电脑,走之前又交代同事:“要是有领导打内线找我,说我跟朵新的销售总监出去谈业务了。”
      “好,没问题。”
      她拿着包下楼。

      公司给赵树群配了专车,司机已经把车开到大门口,赵树群也在车上,给她从里面推开后座车门。

      “谢谢。”
      俞倾坐上去,关门。

      赵树群把合同递给她看,“这是他们那边草拟的合同,每条都严苛,你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调整,还有能争取的。”

      俞倾接过来,点点头。
      这是朵新跟第六家全国大型连锁超市合作,每一家都是赵树群亲自谈下来。
      现在全国范围内,基本大大小小的超市和便利店,都有朵新的饮料。
      朵新有今天的成绩,有大半是赵树群的功劳。
      可一个如此优秀的总监,偏偏这么无底线的在工作上纵容肖以琳。

      “赵总监。”

      赵树群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如果你是打算跟我聊钱老板还有卓华商贸的事,今天我没时间。”
      他指指她手里的合同,“快看吧。”

      俞倾懂了,没再废话。

      赵树群个人是很欣赏俞倾的,漂亮聪明。
      她对销售还有市场风险的分析,跟他不谋而合。

      可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下,欣赏,就变得一文不值。

      与他而言,他要顾及朵新大局利益,没法做到方方面面都妥帖。
      总要有所得,有所舍。

      --

      十一点钟,俞倾和赵树群从那家超市总部出来。
      谈的还算愉快,对方有合作诚意。

      坐上车,赵树群道了句:“今天麻烦你了。”
      这句感谢的话,是真诚实意。
      刚才跟对方法务对接,明显俞倾的口才和专业知识在对方之上,给他们朵新争取了不少有利条款。
      从专业上来说,她不输周允莉,只不过缺少‘社会的毒打’,不懂变通,什么事都一根筋坚持原则。

      这会儿路上正堵,汽车半天挪一步。

      此时。
      法务办公室,肖以琳来找俞倾算账。
      天津那个经销商的合同,她昨天跟周允莉打过电话,周允莉说已经替她催过俞倾。

      可俞倾还是卡着不放。

      一小时前,她接到天津经销商的电话,说既然她这边没有合作意向,他选择了乐檬,跟乐檬的合同已经定下来。
      当时,她气得手发抖,手机差点没拿住。

      就因为俞倾压着她正式合同不给盖章,她错失了一个有实力的经销商。
      还是被竞争对手给抢去。

      她直接来找俞倾讨说法。

      哪知道,俞倾不在。
      其他律师跟她说,俞倾跟销售部赵总监出去了。
      呵。
      就说俞倾怎么这么嚣张,合着早就勾搭上了赵树群。

      以前赵树群可都是跟周允莉搭档,从来不跟一些小律师打交道。
      用赵树群的话,年轻女孩他从不搭理,招惹不起,麻烦。

      可到底还是没禁得住俞倾的诱惑,所有原则都不再是原则。
      也可以理解,她一个女人都觉得俞倾好看,更别说男人。
      谁有那个定力?

      难怪赵树群要跟她断了,还说是家里老婆发现了什么,其实就是想找个更年轻更漂亮的情人。

      她突然想起,有次,她们有个大区经理的经销商,资质不合格,赵树群还亲自给俞倾送来情况说明书。
      当时她还纳闷,赵树群怎么屈尊降贵给一个小法务专员面子。
      原来那时,就有苗头。

      他应付女人还是那一套,送包。
      听说俞倾收到的那个包,虽然不贵,却用了心思,现在国内柜台订不到,至少要等半年拿到货。

      一个男人而已,俞倾想要赵树群的话,拿去好了,她不稀罕。
      可是,谁都不能影响了她的利益。

      -

      快十二点钟,俞倾和赵树群才到大厦楼下。
      俞倾下来,赵树群的车开进地下停车场。

      紧跟着,一辆宾利也缓缓驶入停车场。
      俞倾等电梯时,收到傅既沉消息:【今天外派出去了?】

      俞倾下意识转身,身后没人。
      她打电话过去,“你刚看到我了?”
      “嗯。”

      电话里,俞倾听到傅既沉关车门的声音。

      俞倾这才回答他之前那个问题,“我上午陪朵新销售总监去谈合同。连锁超市大宗采购,我们是被动那方,不过谈的还不错。”
      “不错就行。”下一秒,话锋便转了,“那个包挺适合你。”
      “......”
      合着绕了大半圈,是想夸自己眼光好。
      看来他心情不错,她趁机讹他午饭,“傅总。”

      她这声傅总,明显撒娇。
      傅既沉知道她打什么算盘,“没得商量。我办公室不可能再让你用来吃饭。”

      “谁说要去你那蹭饭了?别自作多情。”俞倾总是有很多反驳他的理由,“我是想说,好几天不见,我真怕不认识你了。”

      这时,有其他部门同事往这边走,也是过来等电梯。
      俞倾挂电话,然后给傅既沉发消息:【有人过来。】

      傅既沉没再回她。
      看来只能自己解决午饭。

      已经到饭点,俞倾没回办公室,直接乘电梯去食堂。

      公司食堂占用了裙楼的四层楼,一共有四个职工餐厅,一个高管餐厅。
      傅既沉和集团高管的餐厅在最上面,各自有专用包间,专梯直接停在那楼。
      她们基本没机会看到傅既沉。
      不过偶尔,傅既沉也会到职工餐厅吃饭,关心一下她们的伙食情况。

      电梯停靠,俞倾下来,朝着常去的二号餐厅方向走去。
      刚走没几步,身后传来带着怒气的声音。
      “俞倾!”

      俞倾回头,是肖以琳,来势汹汹。
      她手机又震动。
      傅既沉:【我今天去二号餐厅吃饭。你到时远远看一眼,看看你还认不认得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入V啦。
    还是老时间,晚上八点,三更。
    谢谢支持,笔芯。
    PS:这是一篇沙雕甜文,无虐点。又名《总裁的辛酸上位史》
    *
    本章200个红包,前50,150随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