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乔春深锁大乔

作者:阮阮阮烟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拒绝or真香

      乔欢睁眼时,望见几步之外,裴绍正与小乔对坐品茗,疑心自己还没睡醒。
      
      她缓缓坐直身体,茶几处的两人向她看来,一个美目流盼、嗓音温柔,“哥哥醒了”,一个神色微尬,匆匆起身,“我让人送巾栉温水来。”
      
      乔欢就着仆从送来的温水净面,慢将双手拭干,神思不再昏沉,而眼前的场景,依旧十分诡异。
      
      算来,这该是小乔第一次走出临光侯府,第一次出府,就选择来到了表哥的渌水筑,还这般“岁月静好”地与表哥对坐品茗……乔欢端起仆从新斟的第三盏茶,目光在眉眼安恬的小乔和双颊微红的裴绍身上微微一扫,含笑啜了口茶问:“妹妹怎么来了?”
      
      小乔轻柔的目光,如飞羽般落在对面的青袍少年面上,“我在家中无趣,来找表哥说说话。”
      
      这个答案,不比“我因想哥哥故而追来此处”,好上多少,乔欢见裴绍闻言头垂得更低,似是不好意思直视小乔,想起自己小睡前裴绍说要娶她妹妹的玩笑话,难道,不是在说笑?难不成,昨日她被喊去丞相府江枫阁后,这两人在昭阳馆,束带定情,真……真看对眼了?!
      
      乔欢心中如五雷轰顶,暗道不可能不可能,然而接下来的闲谈中,当她与裴绍谈到季令将于初七日在拂绿山庄举办文士雅宴时,一直沉默倾听的小乔忽然来了一句:“哥哥,我也想去。”
      
      乔欢当然以“雅宴人杂、照顾不便”为由拒绝,小乔也不纠缠,转向裴绍道:“哥哥不肯带我去,表哥带我去吧。”
      
      裴绍看向乔欢,乔欢以眼色示意他拒绝,裴绍刚要开口,就见对面怯怯弱弱的少女,伸手牵住了他的衣袖,目光恳求,滢滢若有水光,“季令是丞相麾下第一能臣,他所举办的文士雅宴,必然精英云集,我素来钟爱琴棋书画,如能在雅宴上一饱眼福,当三月不知肉味,表哥也是爱画之人,当懂我心,方才我来时,表哥正沉迷画……“
      
      裴绍以疯狂咳嗽,打断了小乔姑娘的话。
      
      “画?”乔欢怔了下,忽然反应过来,“是方才那幅美人图吧,怎么,表哥将之补画完了?”
      
      她好奇心大起,立要起身去寻那画看看表哥心目中的绝世佳人,然未等她站起,裴绍就一把将她拉回坐席,急得双颊通红:“毁了毁了!不小心跌笔毁了!”
      
      小乔姑娘嫣然一笑,“我还记着呢。”
      
      裴绍几要咳出眼泪了,然而小乔姑娘依然云淡风轻,转着手中温热的甜白釉茶盏,悠悠道:“表哥画得真好,形神兼备,惟妙惟肖,就和……”
      
      “去!”裴绍几是吼出声来,双目含泪地望着对面的少女道,“表哥带你去!!”
      
      乔欢蹙眉,“承熙兄……”
      
      然而她的近亲好友兼同窗,不仅像丝毫感受不到她反对的语气,还反过来劝她,“就让小乔表妹同去吧,这样的文士雅宴,也常有世家女子佩戴帷帽、随父兄出席,让小乔表妹同去,我会照顾好她的。”
      
      乔欢无语,见小乔朝裴绍莞尔一笑“多谢表哥”,而裴绍连道两声“不客气”“不客气”,素来温润如玉的一个人,双颊赤如煮红的蟹壳儿,正执帕默默擦汗。
      
      ……见色忘友啊……
      
      乔欢自认识裴绍以来,从未见他脸红成这样,害羞成这样,心理上再怎么不愿相信,也不得不信了。
      
      承熙兄,卿本佳人,奈何慕贼,这“色”有毒啊!!
      
      乔公上午与“儿子”绵里藏针地拌了两句,蕴着满心不快,出府赴宴应酬,回来又听说“女儿”主动出了侯府、去过隔壁的裴家,心头又是一紧,下了马车,直接抬脚往清辉阁去,见小乔并没有如往常闭居阁内,而是倚坐阁外廊下,手里拿着一只扇面大小的月形绣框,正有一下没一下地绣着。
      
      乔公忽地想起多年前的一个晚上,他心事重重,夜深未眠,看见大乔的房中隐约还有光亮,以为她在挑灯夜读,进去才发现她倚在榻边绣帕子玩,登时勃然大怒,从她手中抽走了未绣完的帕子,将她私藏的女儿玩意儿,全都找出来焚毁干净,硬往她手里塞了一把剑。
      
      那是大胤太|祖所赐古剑,名曰定光,比她身高还要高出半头,年幼的她单手根本拿不动,只能双手抱着,他命她跟他走,她就乖乖抱着剑颤颤巍巍地跟在他身后,他让她在祠堂跪下,她就乖乖抱着剑跪在冰冷的地面上,看着顺服无比,只在他让她向列祖列宗认错时,毫无惧色地扬起头来,嗓音清脆,“我知道父亲希望我是个男孩,可我生来是男是女无从选择,择何人为父为母也无从选择,我生而为女,逆了父亲的心意,并非我的过错,而是老天爷不愿给父亲一个儿子,父亲要找人认错,就该找老天爷去。”
      
      总是这样的,表面看起来顺服无比,骨子里其实极其不驯,越是想压制她的性子,她就反弹越甚。小的时候,他还能命令她踏走为她铺好的路,她也总是在他的规划下做得很好,远比他想象的好,他当时很是欣慰,但如今,这些欣慰,已全然化为隐忧,她已越来越不受控,越来越有自己的主张,无论他如何严词厉色,她总是笑得漫不经心:“达成目的的手段,又不止一种,何必只拘泥于旧法,人生苦短,多多尝试。”
      
      她如今尚是修文习武的“少年”,自作主张,应也惹不出多大的事,可若过几年走上仕途,进入朝堂,那时擅自行动,一旦招祸,整个临光侯府,怕都要为之陪葬……
      
      乔公想得心情沉重,看向那廊下“少女”的目光,也越发暗沉,一家“四口”,只有他事事被瞒得严密,只有他真的以为大乔是他亲哥哥,为哄他“身为女子、幽居深闺”,他这做“父亲”的,硬与他“母亲”编排出所谓命格的谎言,哄了他十三年,可孩子大了,还骗得下去吗?昨夜主动见大乔、今日主动去裴府,一条本该翱翔九霄的真龙,一方水阁,又怎关得住呢?是时候告诉他事情的真相吗?
      
      乔公踌躇半晌,终是走上前去,姬珑见父亲至,放下绣框起身,乔公瞥了那框上的莲花一眼,温和问他去裴府一事,末了委婉劝道,无事还是尽量呆在清辉阁、少见外人的好。
      
      姬珑道:“常言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若只囿于这一方天地,不出门亲眼见识大千世界,读再多书,也难解其中深意,读来肤浅枉然”,不等乔公婉劝,他又道,“父亲放心,我出门必严守女子身份,戴好帷帽,循规蹈矩,绝不生出事端,使家中为难。”
      
      乔公听他这话,疑心他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可定睛看去,小乔的神情,又好似与从前没有什么区别,为难沉思半晌,最终,轻轻叹了一声。
      
      初七日,小乔姑娘头戴纱帷帽、身着碧罗裙,守在前厅等候,大乔公子被父母亲拉到后堂,细细嘱咐了大半个时辰,乔欢再三发誓,定不会生出任何事端、必护得妹妹平安归来,才终于脱开身去,与小乔上了自家马车。
      
      裴府马车在后,乔家马车在前,温暖的车内十分安静,乔欢无视身边破天荒地多了个人,直接抱臂闭目养神,姬珑倚着车壁,凝注着一身月牙色长衣束带的乔欢,想起前世之时,他也常这样看她,只不过不是如此光明正大,而是飞檐走壁,在自己家中,有如做贼一般,偷偷窥视着他的“兄长”。
      
      他最常待的,是昭阳馆旁一株古榕树,榕树繁密高大,他隐身其中,可清楚地窥见乔欢在昭阳馆中庭的一举一动,只身一人时练剑抚琴、投壶晒书,宴请好友时,与他们在中庭勾肩搭背、尽情笑语、放浪形骸。
      
      他做贼做了好几年,在乔欢直接笑说与他“无眼缘”后,自尊大受刺激,发誓再不看她,结果没过两年,她却主动来示好,甚至牵着他的手对他道:“这些年来,我心中一直有你。”
      
      他被这一句话震在当场,不久后明白,乔欢的嘴,送人上路的索命鬼。
      
      姬珑正任旧事在心中翻腾,忽见索命鬼睁开双目,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将手伸入袖内,取出了一只剔红花纹盒,递向了他。
      
      姬珑僵着身子不动,索命鬼笑着抬了抬手,“送你的。”
      
      姬珑依然不动,索命鬼笑得人畜无害,“真的,礼物,你长这么大,我这个做哥哥的,还从没送过你什么,这是第一次,以后还有第二次、第三次……”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姬珑微微抬起倨傲的下巴,目光冷沉地审视着那漆盒,仿佛在透视是否藏有开匣即射的暗器,而索命鬼似是手举得酸了,不耐地晃了晃漆盒,“要不要啊,不要我就送给别人了?”
      
      ……索命鬼索命鬼索命鬼索命鬼……姬珑在心中无限循环,以抵抗糖衣炮弹。
      
      索命鬼似彻底泄气了,手往回收,“不要算了……我挑了好久呢……”
      
      姬珑伸手一把抢过。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33217309 1枚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大欢是宝 1枚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