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乔春深锁大乔

作者:阮阮阮烟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公子or骗子

      莫远山劈头盖脸挨了这句训,心中莫名其妙,再看向世子怀中的乔欢,冷汗覆面,神色苍白,空气中还有着隐隐的血腥气,更是不解。
      
      他只给乔欢下过软筋散,何曾伤过他半分?!
      
      莫远山精通医术,顶着世子盛怒的目光,硬着头皮探指扣向乔欢脉搏,想知道乔欢为何如此,结果这不扣不知道,一扣吓一跳,莫远山心中一震,仔仔细细把脉数次,声音发颤,“世……世子,他她他她……”
      
      段西夜皱眉,“他到底伤哪儿了?严不严重?你倒是开药治啊!”
      
      莫远山是有妻室的人,他把出女子脉相、看看血迹位置,心里就明白了,但明白是明白,此事太过离奇,震惊一时还退不下去,慢慢放下乔欢的手道:“……世子,男女授受不亲,这‘病’我治不了,得让内子来。”
      
      “你在乱扯些什么?!什么男女……”
      
      段西夜正要发怒,忽然间明白了什么,声音猛地顿住,僵着身子,怔怔低首,看向怀中昏迷不醒的“少年”。
      
      乔欢再次醒来时,入眼是青色床帐蔓纹,一名身着缃色衫裙的妇人见她醒了,将煨在炉上的一碗汤逼出,端至她面前,“这是桂枝汤,里头加了温经散寒的姜枣,还有……”妇人望着她微微一笑,“……一点点软筋散……”
      
      乔欢眼帘垂了垂,发现自己身上穿着一件簇新的单衣,她伸手扯了扯,见里头缠绕胸前的绷带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件藕荷色薄娟亵衣,上头还绣着几支兰花……
      
      妇人见她打量衣物,含笑在她身边坐下,“衣裳是我为姑娘置办换上的,姑娘可还喜欢?”
      
      乔欢没说话,妇人又道:“世子让我来照顾姑娘,姑娘唤我秋娘就好”,她一手端着汤碗,一手将乔欢扶坐起身,在她身后掖了只软枕,舀吹着“添了料”的桂枝姜枣汤,一勺勺递送到乔欢唇边。
      
      人在屋檐下,乔欢低着头一口口抿了,秋娘收了空碗,“姑娘还想吃些什么?”
      
      乔欢道:“没掺药的。”
      
      秋娘笑着起身,“那可不成,这可是世子特意叮嘱过的,单凭姑娘能瞒天过海这么多年,就知世子所言不虚,姑娘是七窍玲珑心,一个不留神脱了身,到时我等都担待不起。”
      
      “什么七窍玲珑心”,乔欢懒懒靠在软枕上,“一遇见你家世子,就现了形……”
      
      秋娘抿唇一笑,“可见有缘。”
      
      她端着空碗出了房门,发现世子人就站在门外,立敛了笑意,恭敬垂首。
      
      段西夜朝她手上看了一眼,秋娘恭声道:“姑娘刚喝了碗姜枣桂枝汤,奴婢去厨房给她下碗面……”
      
      段西夜冷着脸,“我是让你来看住她,不是让你来照顾服侍她的。”
      
      “是是”,秋娘应声道,“只是姑娘中了软筋散,无力动弹,若一味放任不管,怕是会饿死的。”
      
      段西夜皱眉半晌,“……去吧。”
      
      秋娘要走,又听世子道:“别下面了,去做俩胡饼,多撒点芝麻。”
      
      秋娘忍笑低首去了,段西夜背着手,慢慢踱进了房间。
      
      这里明明是他的地盘,可他竟莫名地有些底气不足,步子迈得很慢,一颗心不安分地在胸膛里乱窜,不知在想些什么,等终于走近那帷幔,伸手撩开,看床上的乔欢见他进来,一脸坦然地看了过来,那些莫名的心绪,又都幻化成了怒气。
      
      明明是她被揭穿了“弥天大谎”,怎么坦然的是她,心虚不自然的反而是他?!!
      
      莫名其妙!!!
      
      段西夜脸色更冷,负手走近床前,看乔欢靠在软枕上,散着如云长发,身上的单衣也松松垮垮的,露出一抹藕荷色的亵衣边缘,再上,是白皙如玉的颈骨肌肤,小巧的下颌,皓齿绛唇,剪水双目。
      
      段西夜想,怎就从没疑过她是女儿身呢?
      
      乔欢生得好,这一点,他几年前就知道,此次时隔多年重见,他在心中嘲她越发生得矫揉作态、貌柔若女,可为何偏偏就没想过她就是女子呢?!
      
      是因为临光侯令“女”充“子”这事太过离奇,还是因为,她的性情,半分不似女子,根本不会让人把她往闺秀方面想……
      
      她可瞒得真好啊,公子大乔,公子大乔,呵,一个欺世的骗子!!
      
      段西夜心里这样想着,口中也冷笑着骂了出来,榻上的乔欢,闻言似是想了一想,而后弯了弯眼,笑道:“是呢。”
      
      段西夜不明白,为何乔欢总能这般嘻嘻哈哈地淡然,守了十三年的秘密被人揭开,不该多少有些惊惶吗,还是说,因为她面对的是他,是她口中那个一无是处、不自量力之人,是她从没正眼瞧过的“阿斗”,所以她半点不在乎??
      
      段西夜心里又要冒火了,他冷冷地盯着榻上的少女,嗓音森寒,“为什么女扮男装?”
      
      乔欢望着他不说话。
      
      段西夜道:“不说饿死你。”
      
      乔欢这才叹了一声,“因为,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关于万一“女扮男装”的事情被发现,应当如何应对,这一点,乔欢和父亲,早备好了说辞,这些年,父亲与家族旁支关系闹得很僵、老死不相往来,也正是为此,只是,这些说辞,原本是为了搪塞慕容氏的,没想到,要先对南梁世子用上。
      
      乔欢道:“若无男儿承嗣,临光侯之位,就得给我那个不学无术的叔叔,我父亲厌极了他,所以令我女扮男装,将来承袭侯位。”
      
      段西夜似在琢磨乔欢此话真假,负手冷看她半晌,忽地一笑,“扮得好,你家人看来还不想把你是女子的事情公布出去,外头寻找的,是公子大乔,而我这里,没有公子大乔,有的,只是一个丫鬟,等回了南梁,你就给小爷我端茶送水、铺床叠被,侯位什么的别想了,以后你就是我身边最低等的丫鬟,生死荣辱都在我一念之间!”
      
      他疾言厉色,将话说得冰冷如铁,然而预想中乔欢担忧惊惶的表情依然没有出现,乔欢没什么力气地靠在软枕上,心里想的,是另一件事。
      
      按原计划,游玩几个月回京后,她还得面对如何获取慕容雍信任这一难题,天下三分,表面的暂时和平下,各境互派密探、探取情报,是心照不宣的事实,但这些密探,多活跃于底层,能进入上层官场的极少,能潜伏在敌对当权者的身边的,更是凤毛麟角。
      
      如能窃取南梁秘事返回北境,这一功,可否助她直入慕容氏核心?
      
      乔欢悠悠想了片刻,看段世子仍在盯着她看、好像在等着什么,配合地抖了两下道:“怕死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女主个人生活有点多姿多彩,不是成天围着男主转的那种,所以她的单人戏份比较多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